|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四九章 先送你上天堂,然后地狱
  “天元,你不要慌,要么先歇一歇,喝口水,千万不要紧张,不到最后一刻,这什么都说不准的。”

  柳生平距离张天元解石的位置很近,原本是坐着的,此时都已经紧张地站了起来,因为他开始担心了,之前张天元在推荐这块料子的时候,只是说了凭直觉和靠运气,并没有说明究竟为什么推荐这块料子,所以当他看到那裂绺居然深到了那种程度,都切去了三分之一,居然连一点绿都不见,自然是有些担心了。

  他也是普通人,虽说信任张天元多一些,但也不是无条件信任,万一张天元真栽到沟里去,他这个做未来岳丈的,肯定还是要拉一把的,不能让张天元一条道走到黑啊。

  这块料子现在的情况是明显不太对劲,他怕张天元因为慌张,开始胡乱解石,最后把好的料子都给解废了,那可就惨了。所以为了让张天元能够冷静一下,他走到了张天元的身边,安慰了张天元几句,并且让张天元先休息一下,之后再接着解石,这样的话,最起码不会因为紧张而下刀出问题。

  “我不累柳伯父,这点小事儿,还不至于让我紧张起来,您放心吧,我的直觉一定不会有错的,一定不会!”

  在柳生平面前,就没什么好装的了,他不想让柳生平一直提心吊胆,只是这话又不能明说,也就是告诉柳生平不用担心而已,只要柳生平肯相信他,那就可以安心等待。

  不过这个显然是妄想。遇到这种事情,看到现在毛料的情况。那还真不是说能相信就可以的。任谁都会紧张的,柳生平自然也不能例外。看起来张天元这游戏玩得还算真实,连自己未来的岳父都给吓着了,估计那些想看他笑话的人,一定此时会非常开心吧。

  柳生平无奈,只能坐了回去,按着张天元继续解石。

  当他看到张天元的双手依然非常稳健,甚至连抖都不抖一下的时候,就放心了,这说明张天元真得如他所说的那样。根本就不紧张。

  现在这料子切去了三分之一,距离翡翠的出现已经非常近了,只要张天元随便在这切开的地方再切进去四五公分,一定就可以把翡翠给切出来,本来他也打算是这么干的,可是却听到了一些他很不喜欢听的话。

  “兄弟,有人在嘲笑你呢,那话很难听啊。”蛇麟也听到了。

  “哼,想要让他疯狂。就先让他高兴吧,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再来一刀。”张天元本来是不想卖关子了,怕自己的未来岳丈担心。可是现在为了让那些背地里笑话他的人再继续得瑟一下,最好是心情好到极点,然后再把翡翠亮出来。

  他们越是现在高兴。待会儿就会越发失望,这绝对是一件相当妙的事情。什么东西猛地上下,那都不好。更何况人的心情了。

  张天元这一次选的切线是在正中间的,不过刚好是避过了里面的翡翠,他就是要故弄玄虚,让那些笑话他的人事实从天堂直接坠落到地狱的那种感觉,想想都觉得爽啊。

  没办法,张天元现在才二十六岁,还是个年轻人呢,有时候犯一下牛脾气,任性一下,也是非常正常的事儿,他也不想总是暮气沉沉的,明明是个年轻人却非要学人家老人说话,把自己整得多老成似的,没意思。

  该深沉的时候深沉,该任性的时候任性,他就是这么一个人。

  “咔咔咔!咔嚓!”

  随着张天元手上稳稳地操控切石机,那巨大的合金刀锯也发出了与石头接触的刺耳响声,这响声传进每个人的耳朵里,都是让每个人心中忐忑不安。

  等着看张天元笑话的,自然是担心万一这一下子切出了翡翠来,那可就有点丢人了,但是那些等着出翡翠,等着见证奇迹的人,也是紧张万一这一下子下去什么都看不到,那就完蛋了。

  不仅是让他们对张天元失望,更重要的是,他们对这一次缅甸翡翠公盘上的毛料都要产生怀疑了。

  这种紧张不是没有道理的,关键张天元这一刀子下去,到底有没有翠,按照正常情况下那就可以定论了,再看下去那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当然,这只是一般情况,是没有人刻意制造假象的情况下,但问题是今天这块料子,张天元做了些手脚,可以避过了那里面的翡翠,所以这一般情况自然也就不成立了。

  但外人不知道啊,他们还以为这一刀子下去,是一刀富还是一刀穷,就可以见分晓了。

  终于,刀锯将翡翠毛料整个一分为二,从中间切开了一道口子,然后由铲车把两块分开的料子渐渐分开,不过并没有离远,只是让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中间的切面。

  “没有翠!”

  “是啊,这也怪了,你看那黑色的蟒纹都那么清楚,还有淡淡的绿雾,怎么会没有翡翠呢,这不科学啊,现在料子都解成这样了,居然还没有翡翠,这块料子真的是要赌垮了啊,完蛋,白这么早起来了,早知道就该好好睡一觉算了。”

  “是啊,真是浪费时间,今年这翡翠公盘真是邪性啊,中间隔了一天,两次公开的解石居然都垮了,闹什么啊?”

  “是啊,我也觉得不太对劲,是不是挖矿挖得太严重了,结果得罪了神明佛祖啊?”

  “有可能,上一块六十万欧元,还好,这一块可是二百九十万欧元呀,居然也只是一块破石头,这太惨了吧。”

  “嘿嘿,我早就说过,那料子根本不值二百九十万,连两万都不值,看到了吧母老板?”小马得瑟地看向了母仪,这话分明就是故意来气人的。

  此时发生的事情。用行里的话说,那就是已经赌垮了。不用再去切了,就算是继续解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越是懂这一行的人,越是看得明白,反而是那些不太懂得,还在问呢。

  “这还没解完呢,怎么都说赌垮了啊?”

  “笨!”

  “不是,你别光说我笨啊,给说个理由啊,头疼。”

  “这叫常识知道吗?难道我还要给你解释一下一加一为什么等于二吗?那可不是我们研究的范畴。咱们知道一加一等于二就行了,你今天看着赌石,道理也是一模一样的。”

  “这么说就变成废石头了?将近三千万rmb就买了一块破石头?”这外行直接听傻眼了。

  尽管在很多地方,石头那也是稀缺资源,用来铺路盖房什么的都能用上,可是这是赌石啊,赌得是里面的翡翠,可不是石头,再说了就算那石头真得有价值。那么大一块,也就几块钱而已,这可是花了将近三千万rmb啊,在国内都能买到一些真正的豪车了。

  之前就说过。赌涨还是赌垮,不是看里面的翡翠好坏,而是要对比解出来的翡翠价格和拍卖下这块毛料的价格。如果更高,那就是赌涨。如果更低,那就是赌垮了。外行人可能有时候会被搞糊涂。但是这要是什么都没切出来,那就算是三岁的小孩子也知道肯定是垮了,被说是花了两百九十万欧元买的,就算只是花了十几块买的,那也是垮了,因为这东西不值那么多钱。

  切石里面也有一种说法,叫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

  你一刀下去没有料,那不算垮,反正继续切就是了,说明没有切到位置上,第二次切下去还没有东西,也无所谓,还可以继续,但是如果第三刀切下去都没有料子,那可就要好好分析一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

  从现在的情况来分析,这样从中间直接切下去,还是看不到翠,而且里面还有裂绺,这有七八成的可能性是赌垮的,虽说不是百分之百,可是很多人对于这七八成的可能性,那还是非常相信的。

  打个比方说,一场足球比赛到了补时阶段了,比分还是0:2,甲是0,乙是2,这个时候,估计九成接近十成的人都会说肯定甲要输了,虽然也有人相信补时那几分钟能够来个惊天大逆转,但那种可能性真得是微乎其微的。

  现在这块料子的情况,就跟这样的一场足球比赛差不多,想要让人觉得张天元能够赌赢,这实在是不太好办。

  补时阶段大逆转的事情不是没发生过,但是几率实在太低了,人们更愿意相信普遍情况下的结果。

  人群里,发出了接连的叹息声,也有人在那里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关氏珠宝有个员工就大声喊了起来:“张天元,我看这料子就不要继续解了,干脆便宜处理了算了,哥哥我觉得你可怜,你看给你个两万欧元,行吗?”

  张天元听到这样的喊声,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是笑了,只是他这笑是从心里头笑的,他为什么要让那些人觉得自己要赌垮了,说白了,不就是让这些人上当嘛,要是这些人不上当,不说这种话,那他还觉得有些无聊呢。

  当然,也有一些人此时心里头惴惴不安,担心的是这接连的赌垮,是不是说明了这一次翡翠公盘的整体毛料价值都不高,赌性都不强,如果是那样的话,就没有必要继续坚持下去了,完全就是浪费时间嘛。

  尽管这块料子本身就表现不好,赌垮的可能性本来就不小,可是张天元的名气摆在那里呢,缅甸方面据说还有高人指点,如果说这样还是赌垮了,估计这些人就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了,就好像黑夜的大海之上突然间没有了灯塔,那种感觉,只能让人惊恐和慌乱。

  “咦?难道是老天爷开眼了,故意来惩罚这小兔崽子呢?这块料子居然会赌垮,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就算是我那三万开打了水漂,也值了。”

  关鹰之前虽然也押了赌涨,但是他心里头更希望的其实还是赌垮,如果这块料子赌垮的话,那他就算扔进去三万欧元,那也值了,他现在就一个想法,哪怕损人不利己,也不想让张天元得意,不然他算什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