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四六章 赌石无大师
  按照昨天的约定,当张天元和蛇麟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就有一辆专车过来接送了,这车明显是走私车,不过管它呢,只要是缅甸政府方面开来的车,又有空调,张天元也不怕会出什么事情,再说了,现在身边不是还有蛇麟这个保镖嘛。

  本来张天元是打算让柳生平和翁红一起乘坐这专车的,可是上来一看,最后还是作罢了,这家伙,车上居然都有荷枪实弹的士兵,搞得像押送犯人似的,把车里面都给挤满了,柳生平和翁红来了,也坐不上车的,所以就作罢了。

  反正柳生平的那辆mpv商用车,其实也是蛮不错的,也有空调,不比这辆所谓的专车差。

  到了内比都宝玉石交易中心,张天元就给蛇麟指了指那块看起来满身裂痕的翡翠毛料。

  蛇麟一看那料子,整个眼睛都瞪大了,他虽然不懂翡翠,可是跟张天元久了,也明白了一些道理,就是这料子也要看长相的,长相好了,那才有可能出翡翠,至于说怎么看,他不太清楚,但有一点能够可定,这满身裂痕的料子,可以说是奇丑无比了,怎么可能会出好料子啊,他实在是有点理解不能了。

  “兄弟,这块料子真得值将近三千万rmb,你说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蛇麟的惊讶和怀疑,张天元完全能够理解,别说是蛇麟了,就算是真正懂翡翠的人,看了这样的一块料子,怕也是会产生这样的情绪的。其实这都非常正常,如果张天元没有六字真诀。没有地气的话,他看了这块料子。也肯定会产生同样的想法的,毕竟正如蛇麟所想的,这料子长得太丑了。

  “蛇队,这选毛料可不是选美女,别看他样子丑,可是肚子里有货啊,三千万rmb买下的东西,万一他能够直接翻两番,甚至更多呢?你说买不买?”张天元笑了笑。看向了蛇麟说道。

  其实做了这么久的生意,张天元也发现了,这世上,四平八稳的人永远是赚不了大钱的,当然也不会亏大钱,只有敢于冒险的人,才有可能成为巨富,这不是吹牛,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生活经历。

  最简单的例子其实就是赌石了。买明料,你永远赚不了大钱,因为你的成本就很高了,当然。你也不怕吃亏,就像关震霆那样的人。而赌石,你可能一夜暴富。也可能一夜变成穷光蛋,一个人的人生如何。也就是看你如何抉择了。

  “真能那样,就太值了。”蛇麟虽然不懂翡翠。更不懂赌石,但是他却知道张天元的本事,从前往神罗谷那一次开始,他就对张天元越来越了解了,可是即便如此,张天元还是有些神秘感存在,让他无法搞清楚,他有时候甚至就在想了,这张天元该不会就是天上的神仙下凡吧,当然也仅仅就是想想而已,这样的话,真要说出来,别人要不就当他是开玩笑,要不就直接当他是神经病了。

  蛇麟不管如何去猜测张天元,但他心里头都有一杆秤,他知道,自己今天的一切,那都是跟了张天元之后得来的,所以他也知道该如何处理自己心中的疑问,别说现在没看出什么,就算是真得知道张天元的什么秘密,他也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毕竟对他来说,张天元是大恩人,而且是可以让他一直过上好日子的大恩人。

  说句私心话,他还不想毁了自己的幸福生活,这马上就要跟徐玥订婚了,要是他真得跟张天元闹掰了,发生什么事情的可能性都有。

  “蛇队,别瞎想了,帮我在一旁盯着,别让人瞎搞,有不认识的人靠近,就给我赶走,这料子金贵着呢,万一解坏了那损失可就大了。”

  因为预定的解石时间还没有到,所以张天元打算再把这料子好好看看,顺便把要切去的地方用粉笔画出来,免得切下去之后把哪里切坏了,另外也是做做样子嘛,不然你连线都不画就直接切,怕是会引起怀疑的,有些事情,能做得完美一点,那就做完美一点,就是费点时间而已,谨慎小心些总没有坏处。

  再说了,这块料子张天元也就当天看了一下,接下来几天为了避免被人盯上,他都没敢再去看,这会儿料子已经到手了,自然是可以仔细打量打量了,就像是娶到了手的妻子,怎么看都无所谓了。

  这块料子很高,足足有三米左右,不过是属于长条形的,宽只有不到一米,这样的料子,除非是出现长条形的翡翠,否则的话,翠都不会太大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专家都犹豫不决,不敢对这料子下手的缘故。

  可以看到,在料子的侧面有一个切开的窗口,只可惜切开之后,并没有出翠,所以这个窗口使得人们对于这块料子的评价也就变得很低了,就算是窗口能够见绿,那也还要考虑这种恶绺的料子要不要买呢,现在连窗口都没见绿,自然是不敢有人轻易下手了。

  别说是普通人了,就算是真正的专家,就算是经验非常丰富的老师傅,从这窗口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在窗口的背面,则是那深深的裂痕,看起来简直触目惊心,而且不止一个,那恶绺每一个都有将近一米来长,往里面贯穿了进去,用肉眼很难看清楚到底有多深,是不是伤到了里面的翡翠。

  说实在的,就算是赌裂的人,也不敢轻易对这个料子出价的,那百瑞祥的老板以及关鹰,还有母仪,他们其实根本不是赌裂,甚至连赌石都不算,他们赌得是人啊,他们主要还是通过对张天元的分析观察,所以最后才决定出价的,所谓的心理价位,不过是他们自己心里头的价位而已。真正赌裂的,看到这样一块料子。还真轻易不敢下手的,因为很难确定到底出多少钱合适。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开始投石问路的人比较多。到了后面出价上了五十万之后,就很快减少了,或许很多人觉得这料子五十万欧元以下买下来还能碰碰运气,再多的话,那就不划算了。

  其实张天元不得不感叹一下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里面的翡翠形状有点古怪,是一个不规则的形体,距离切口大概五公分左右,也就是说。开窗的再往里面靠近五公分,那就能够切出绿来了。

  而距离那裂口,也是差了五六公分的距离,好像是刚好把那裂口给避开了似的,你说这要不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料子怎么会长成这么个样子,长得如此精妙呢?

  其实这料子怎么切,都由他自己定了,他能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切的时候也不费劲,但是要选择一种既不引起别人怀疑,又可以让玉肉出来的时候引来更加强烈的冲击,那就必须得好好考虑一下了。

  毕竟是公开解石。那也是有些表演的成分在内的,张天元也不想就随随便便地把料子解开了,那多没意思啊。

  “天元。你来得还挺早啊,这料子就要开始解了。你可想要了,一旦动了刀子。就不能再停手了,不然就是半途而废,这不吉利,咱们做生意的,最忌讳的就是半途而废了。”

  在张天元坐在那里思量着如何以一种更富冲击性的方式将料子解开的时候,陆陆续续的,看热闹的人也多了起来,而柳生平和翁红也已经到了,他们那辆mpv出发的稍微晚了一点,比张天元晚到这里十来分钟。

  除了那辆mpv之外,还有几辆大巴车也都跟着,今天这看解石的人,似乎比那天百瑞祥公开解石还要多,那天还有很多人不知道,而今天这事情,缅甸方面可是做了大力宣传的,所以知道的人更多了,来看热闹的人也是非常多。

  柳生平见张天元坐在那里发愣,就问了一句。

  “放心吧伯父,我既然花钱拍下了这块料子,那就有九成的把握不会赌垮,我有钱,可是也不会乱花的,您就把心放肚子里吧,没事儿。”

  张天元表现出了自己应有的自信,这个时候就没必要谦虚了,面对这么多人,回答自己未来岳父的话,如果连这点自信都没有,那肯定是不行。

  他抬头看了一眼,今天这人来得还真是多,其中有很多人甚至就是曾经在酒店里围着他要签名,要留影的,不过此时每个人的表情都有所不同,有些人很兴奋,而有些人则露出了看热闹的表情,更有甚者,则摆明了就是来等笑话看的。

  赌石这一行,归根结底不管你名气多大,威望多大,本事多大,那都没有用,这也是为什么赌石行里不会存在大师的原因。

  因为一次赌垮,你就可能从大师的宝座上直接坠落下去,甚至有可能变得臭名昭著。而一次赌涨,也可能让你声名鹊起,一夜之间一鸣惊人,成为举世瞩目的赌石高手。

  大师这个词儿,听着好听,可是真敢用的,还真不多。

  玩翡翠的,跟玩赌石的,还不一样,玩翡翠的包括了雕刻、鉴赏等等,比赌石可容易多了,而且风险也小多了,所以那一行里能出大师,杨耀山就是那样的大师,但赌石圈子里,也有被自己朋友称为大师的,其实连他自己都不敢承认。

  张天元如今在国内的赌石圈子里,那是绝对意义上的大人物,尤其是闫城赌石大会之后,知道他的人,那比比皆是,再加上他在香港赌船上又玩了一把,结果让他的名气更是名扬四海了。

  很多人相信张天元的本事,更相信张天元的运气,认为张天元根本就是财神爷转世。

  正因为如此,看到张天元身旁的那块料子之后,很多就在内心唏嘘开了,早知道张天元会看中这块料子,自己当初就应该下狠心去砸,那不过才两百九十万欧元嘛,只要多砸一点,那多半是会赌涨的。

  张天元是谁,那可是财神爷转世,是好运宝宝啊,跟着他走,这条道就不会是黑的,很多人都相信这一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