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四五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母仪今天可是在明标竞拍区惹来了一肚子的气啊,本来他如果听张天元的,去拍几块料子,虽然不能大涨,可是绝对不会赔钱,还能赚一点零花,最起码心里头会很舒服,可是这下倒好,那几块料子全部错过了,为了741号毛料跟别人争,结果是屁都没有挣到。

  “母老板,你这是不相信张兄弟的话啊,活该倒霉。”

  萧峰锐这话说得可是一点都不客气,本来就是嘛,要是按照张天元说的,也不会有这档子事儿。这母仪也太能折腾了,还说什么多出二十万就能拿走那块料子,他也不想想,他多出二十万,别人就能再比他多出,因为这个对手搞不好就谁张天元啊。

  因为刚见面,所以萧峰锐还没来得及问呢,不过他基本上可以肯定那块料子是被张天元给弄走了,能够刚刚好比别人多出一块钱拿走那块料子,他觉得除了张天元之外,好像还真没有谁能够做得到。

  “嗨,你说得也是,我活该倒霉,鬼迷心窍了呗,看起来只能是在暗标的时候让张老弟再帮忙选一两块料子了,最起码这一次不能空手而归啊,晦气啊,不知道拍下那料子的小子到底是谁,真想收拾那小子一顿。”

  母仪摇了摇头,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今天来除了找张天元发牢骚之外,其实更重要的事儿,就是让张天元帮自己在暗标或者还没有竞拍的明标料子上再帮自己指点指点迷津,别让自己一条道走到黑,回去什么都没得到。那这缅甸之行可就算是白来了。

  听了母仪的话,张天元却是一直没说话。不过实在忍不住嘴角的肌肉都抽动了起来,那分明就是想笑而又笑不出来的感觉。他当然知道这事情是怎么回事儿了,料子被他抢走了,不过他以为自己的对手只有那关鹰和百瑞祥的老板呢,谁知道还横里杀出了一个母仪。

  不过因为料子底下显示的都是那一刻的最高价,所以母仪的这个二百八十万欧元就没有出现过,或者是闪了一下就消失了。

  “张兄弟,你也憋着不敢笑了,我跟萧老板在竞拍区的时候就分析过了,这块料子八成是你拍走了吧?”

  慕容德抬头看了一眼张天元的表情。心里头就明白了,自己跟萧峰锐之前的预料果然是对了,拿下那块料子的人,还真就是张天元,而不是别人,这母仪跟张天元斗,最后的结果已经可想而知了。

  母仪又不懂翡翠毛料,而张天元则是这一行的专家啊,甚至被封了个华夏神眼的称号。两人在这方面斗法,那结果怎么样,用屁股都能想得出来。

  “不是吧!”母仪听到这话,愣了一下。猛地看向了张天元,却见张天元终于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这憋笑也是怪难受的一件事情。

  “哈哈哈。没错,真得是我拍走了。母老板,别说你再加二十万。就算再加二百万,那料子我也是要拍走的,所以不要再有什么遗憾了,我想你也不会出五百万欧元买那么一块料子吧?”

  张天元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半晌才终于稍微缓了一点,笑着对母仪说道,其实幸亏母仪没有多出那二十万,不然张天元还是能够以多一块钱的价格把那料子拿走,到时候母仪估计就会更抓狂了,毕竟差十万欧元和差一块钱,这还是很悬殊的,差十万欧元的话,人心里头还能接受,要是差一块钱,这人心里头就没办法接受了,就像百瑞祥的老板那样,现在真的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要多郁闷有多郁闷啊。

  “唉,要是你拍的,那我还真就不生气了,你这小子,刚好比那第二高的价格多出了一块钱,估计那个人非得气死不可了,我可不想那样,真要那样,那我就直接一头撞死在几点的大佛之上了,对了,那个人是谁,你们知道吗?”

  母仪听到这料子是张天元拍的,一下子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去,他很清楚,自己在赌石这方面,肯定是斗不过张天元的,输给张天元,他心服口服。再说了,他还真怕自己因为之少了一块钱就没拍到料子而气得撞墙呢,那的确是有点太憋屈了。

  “那个人我知道,是百瑞祥的老板,我们去支付毛料费用的时候见过,看起来人真得好憔悴。唉,当初我带张兄弟去见这位大老板的时候,他那叫一个高傲啊,说什么张兄弟年纪轻轻不学好,非要搞什么古董,还把我们搞古玩的都骂了一通,当时我那个火啊,后来就发誓要报这个仇,不过后来因为发生了很多事情,也就把这茬给忘了,本来就是个小时,不足挂记,谁能想到今天张兄弟无意之间,居然是报了几个月前的仇啊,这果然是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萧峰锐想起了几个月前发生的事情,还是不胜唏嘘,当初他就觉得张天元并非池中之龙,可也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厉害,这才短短几个月时间,就把他给比下去了,也幸亏当初跟张天元把关系搞得不错,不然的话,如今真是不知道要该怎么办了。

  “那是那家伙活该。”母仪恶狠狠地说了一句,然后谄笑着看向了张天元说道:“张老弟,你看我这好不容易来缅甸一趟,总不能空手而归吧,你总得让我也拿点东西回去是吧?我可是给朋友们吹过牛了,说这一次来缅甸肯定能带回去好的料子。”

  他其实不求赚钱,只是想要有点面子而已,来的之后给自己的几个朋友吹过牛了,说自己这一次来缅甸肯定能弄到好料子,肯定能够赌涨,就算赚不了多少钱,但是肯定能把好的翡翠拿回去。要是什么都没有,那就太丢脸了。

  “罢了。看你可怜,就再给你指点指点吧。不过母老板,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了,接下来这几块料子,出翠的可能性比较高,但我也不能百分百保证,如果你要是赌垮了,也别怪我啊,不然以后永远都不要让我帮你做什么了。”张天元其实另外还看了几块有翠的料子,只是利润太小。而且翠色也没有那么好,不过大发母仪是绰绰有余了,母仪根本就不懂翡翠,他那些朋友也是两眼一抹黑,就算只是豆青种的料子,他们也会喜滋滋的,这就当是糊弄人了,免得总是被这厮缠着,分不开身。

  “行行行。没有问题,我怎么会怪你呢,谁也不是神仙,还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啊。我不担心,一点都不担心,什么料子。赶紧给我看看啊。”母仪搓了搓手,显得非常兴奋。他心里头想,张天元虽然不是神仙。但看毛料还是看得很准的,多看几块的话,那就算真有赌垮的,也会有赌涨的,其实他不怕垮,关键是要有料子,就算是赔钱了,他也高兴,回去给朋友吹牛说是赌涨了就行了,反正他那些朋友也不懂这个,更不会关心这个。

  张天元凭着记忆把那几块毛料的编号写了下来,他现在可是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啊,这不算什么,他不想让这母仪看自己的平板电脑,关键是电脑上拍了毛料的照片,不想让母仪看到,要是被这厮看到了,肯定又得胡乱出价了,这母仪跟萧峰锐和慕容德不一样,这厮不厚道,必须得提防着点。

  每说出一块料子,张天元都要叮嘱一番,表包括这毛料大概能解出什么样的翡翠来,要出个什么价,至于母仪到时候怎么拍,那就是母仪自己的事情了,他不愿意去干涉,如果母仪下一次再耽搁了,他就有理由拒绝母仪的任何要求了。

  当然,他最后都会加一句话“赌涨还是赌垮,这要看运气,我可不敢保证,亏了还是赚了,都不要找我的麻烦。”

  这话当然必须得说的,就跟银行说的离开柜台,概不负责一个道理,咱是强势的一方,来电霸王条款怎么了,不服你别买啊。

  萧峰锐和慕容德最后因为麻烦都先走了,张天元跟母仪在那里解释了将近半个小时,这才把母仪打发走,要不是这一次欠了这厮的一些人情,他真想一脚把这厮直接踹出门去,然后什么事情都不要管了。

  送走了母仪之后,张天元才揉了揉有些困乏的眼睛,去洗了个澡,准备睡觉了,这两天蛇麟都没在家,而是去了仰光找熟人弄工具去了,这翡翠公盘一结束,他们还有另外的大事情要完成的,那个也不能耽搁了,就算只是张天元的一点点奢望和冒险情怀,那也得去那里看个究竟,否则的话,就算是回国,他心里头怕是也放不下的。

  早上大概六点多的时候,张天元正在睡觉,突然听到房门响了起来,他这个人睡觉比较浅,所以一有什么响动就会醒过来,便急忙顺手拿了房间里的一个热水器走了出去,这热水器是用来做武器的,可不是用来烧水的。

  “谁!”

  “嗨,到底还是把你吵醒了,我还说了要小心要小心的,结果你还是醒了。”

  “蛇队,你回来了啊?事情都办得怎么样了?都弄妥了吗?”

  看到是蛇麟,张天元这才尴尬地将手中的热水器放了下去,两天没见蛇麟了,他发现蛇麟回来的时候,背上的背包明显变得更加鼓了起来,估计就是他买的东西了。

  “放心,我办事你绝对不用操心,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就等公盘结束之后,咱们就可以出发了。”

  “好,那就好,你回来的正是时候,你不是一直都想见识见识我公开解石吗?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以前你没能仔细看,今天就让你开开眼,看看那其貌不扬的翡翠毛料是怎么变成翡翠的。”

  张天元并没有询问蛇麟都准备了些什么工具,反正他也不懂那些,到时候蛇麟自然会告诉他的,今天要去解石,看看时间,也已经差不多了,是该起床前往赌石会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