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四四章 自食恶果
  “天元,能告诉伯父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们在缅甸解石吗?”到了外面之后,柳生平喊住张天元问了一句。

  你要说他真不知道张天元怎么想的,那不可能,柳生平可是真正的老江湖了,他就算一开始有点没想通,可是转眼间就想明白张天元为什么要这么做了,他如此问,是想看看张天元还有没有其它想法,毕竟他这个未来女婿,鬼点子可是一个比一个让你惊讶啊。

  “嘿嘿,伯父,你说这么好的条件,能不答应吗?一百四十五万欧元呢,这换算成rmb,可就是将近一千四百万左右啊,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

  “小兔崽子,你别跟我来虚的,说说你的真实想法,你会使稀罕这点钱的人?”柳生平当然知道张天元是在开玩笑,伸手在张天元的头上拍了一下,笑骂道。

  “嘿嘿,其实我主要还是想到了那些优惠条件给咱们带来的好处,一个做珠宝生意的公司,如果能够随时得知缅甸翡翠的行情和最新信息,那比什么都重要。更何况跟这些人把关系搞好了,我的翡翠矿坑也就有眉目了,伯父你是知道的,我一直都希望能够在缅甸开矿,不过现在这事情似乎不好办啊,没熟人根本不行,现在有这么点希望,我肯定是要试试了。”张天元笑了笑说道。

  这当然是他的真实想法之一,不过他的有些想法实在太大胆,也太疯狂了,都没敢给柳生平说出来。他的野心可绝对不止是占领国内的珠宝市场,早在帝都的时候他就考虑过了。自己的珠宝公司一定要做大做强,做成那种全世界最知名的珠宝企业。而不仅仅是赚国人的钱。

  再说了,在商言商嘛,再小的利润那也是利润,缅甸方面愿意让利百分之五十给他,他又何乐而不要呢?

  更何况张天元和百瑞祥的老板想到一块儿去了,都想着借着这次缅甸翡翠公盘来宣传一下自己的珠宝公司,让自己的珠宝公司扬名海内外。或许不同的就是百瑞祥赌垮了,而张天元肯定能够赌涨。

  要是现场解石赌涨了,那毫无疑问。神罗珠宝就会出一个大风头,在珠宝行业,从来就没有树大招风这样的说法,应该说树大招财才对,这样的现场解石,那可是绝对意义上最好的广告啊,比你请大明星打广告还要划算得多。

  百瑞祥的老板不是傻子,他能那么做,其实就已经证明了这个事情的巨大好处了。只可惜的是百瑞祥的毛料赌垮了,不然的话,那就会使完全不同的情况了。

  因为缅甸方面答应特事特办,所以张天元中标的几块料子都在那个办公室里就把手续办好了。他根本就不用再去窗口排队,只是在外面等了一会儿翁红,翁红去办理柳氏珠宝的几块毛料了。她倒也是轻车熟路,毕竟第一天的时候就已经做过类似的事情了。

  等手续办完之后。三个人便悄然离开了公盘会场,乘坐那辆mpv商用车返回了酒店。这一路上,三个人都没有说话,不过脸上却都谁一脸的兴奋,很显然这一次的收获实在是太大了,虽然说料子一块都还没解出来,但是柳生平和翁红都对张天元有信心,所以在他们看来,那些料子就算有赌垮的,但是总得来说肯定会使赌涨。

  “来来来天元,咱们爷俩干一杯,那红酒没味,所以伯父特地给你弄来了一瓶白酒,这可是上好的茅台啊,预祝你明天解石大涨,给咱们也来个开门红!”

  回到酒店之后,柳生平吩咐酒店方面给弄了些酒菜,然后送到了房间里,今天到现在几个人还都没有吃晚饭呢,正好一边吃,一边庆祝一下。

  他并没有叫上石老王还杨师傅,倒也不是不相信那两个人,只因为那两个人今天白天出去逛了,结果回来的时候实在太累,所以就睡着了。

  一来是不想打扰,二来这解石的事情,那两位也不知道,就作罢了,只是他们三个在房间里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吃着菜,感觉不仅温馨,而且也是其乐融融,真得很像是一家三口啊。

  张天元这还没有跟柳梦寻成婚呢,却已经把未来的岳父和岳母给彻底拿下了,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本事啊。

  “多谢伯父,不过今天这事情,要不是伯父你在一旁压阵,就我非得紧张死不可,那里还能出价啊,所以这功劳,伯父你才是最大的,伯母是第二大,我呢,最多排老三。”

  张天元这话自然是客套话,对别人,他或许不会这么说,可毕竟这位是他未来的泰山大人啊,总不能说功劳全是自己的吧,毕竟这位泰山大人也是操了很多心的,没有功劳也就苦劳嘛,张天元又不想去得个什么功劳奖,所以这功劳分给未来的岳丈大人,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啊,没见他还想直接出价四百万欧元嘛,说到这点,他还不如你这个年轻人呢,这功劳全都是你的。”

  翁红不喝白酒,所以只倒了一杯红酒,一边晃着酒杯,一边瞪了柳生平一眼,对着张天元说道,她是真心佩服自己当初的英明选择啊,幸亏当初没有因为第一次见到张天元的穷酸样而嫌弃,不然的话,损失了这么好的未来女婿,那可真得是要后悔死了。

  尽管现在一块料子还都没解出来呢,但她就是没来由的信心十足,就是相信那些毛料解开之后,肯定会大涨。不说别的,单纯就去看看张天元以前赌石的经历,就明白她这份信心并不是空穴来风了。

  ……

  “这菜吃好了,酒是不能多喝了,我明天要亲自解石。可不能醉醺醺起不来了,不然是要闹笑话的。”

  “要是。那天元你就回房间休息去吧,不要太操劳了。要不然梦梦打电话过来可是要埋怨我们两个了。”柳生平见张天元脸都红了起来,还真以为张天元喝得有点多了,所以就急忙扶着张天元站了起来,并且把张天元送出了房门。

  “伯父,您还是回去吧,看伯母都醉得不省人事了,你还得照顾她呢。”

  张天元说这番话的时候,心里头其实是在暗笑,自己这未来的岳母大人酒品可不怎么好啊。就是喝红酒而已,居然喝醉了,喝醉了之后居然拍着张天元的肩膀称兄道弟,搞得张天元尴尬不已。

  此时自己那未来的岳母还在地上躺着睡觉呢。

  柳生平尴尬地看了看自己的老婆,又叮嘱了张天元几句,这才关上了房门,至于之后房间里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张天元就不关心了,他也真得是该去睡一觉了。虽说酒没有多喝,醉酒的样子完全就是装出来的,可是明天既然要解石,那今天就要养足了精神才好嘛。

  ……

  “看看看。我就说嘛,张兄弟肯定是在他泰山大人的房间里,他还能出去喝花酒不成?”

  “行行行。你说的对好了吧,这事情都要争。有个什么意义啊,你可真行。”

  张天元扶着墙站了一会儿。利用地气把酒劲给消退了,然后就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可是没走两步,就见到萧峰锐和慕容德出现在了柳生平的门口,三个人刚好打了个照面。

  “嘿,好大的酒气,你喝酒了啊?庆功酒?柳老板请你的?嗯,这气味,好像是茅台啊,还是陈酿啊,你小子有福气了。”萧峰锐喜欢喝酒,所以对酒也就很有研究了,这好酒,他一闻就能够闻出来。

  张天元注意到慕容德和萧峰锐的脸上都充满了喜色,而起这两个人也明显是喝了酒了,而且还喝得不少,走路都是一晃一晃的,不过即使如此,那高兴劲儿就好像是完全挡不住似的,使劲地从身体里面望外面跳,好像生怕是被困住了似的。

  “没错,是庆功酒,你们不也高兴呢吗?今天我的岳父岳母买了几块好料子,所以高兴,自然就要请我喝酒了,看你们这样子,估计也是料子买中了吧?”张天元笑着问道。

  “当然买了,只要你的判断是对的,那我们就能赚钱,要是你的判断错了,那我们可就亏了。”萧峰锐笑着说道,嘴上这么说,但其实他心里头已经认定了张天元所说的话就是真得了,也就是说,他现在就认为自己买的那几块毛料里面有货。

  三个人一边说话,一边走向了张天元的房间,刚到那里,就看到母仪坐在地上,一脸的闷闷不乐,萧峰锐就有些纳闷了,问道:“母老板,你这是怎么了?被哪个美女给甩了吗?难道所张兄弟让你买的料子,你没买下?”

  “到屋里说吧。”张天元打开了自己的房门,然后将三个人都让了进去,并且倒了茶水。

  “母老板,你到底怎么了?是萧大哥说的那样吗?你没有买我让你买的那几块料子?”张天元也很纳闷,人萧峰锐和慕容德都买下了料子了,按理说母仪这个心理专家就更应该能买得到了,毕竟他在判断一个人的心思方面,还是非常准确的。

  “嗨,王八蛋的,快别提了。本来我去那里,是想买张老弟介绍的那几块料子的,可是最后却看到741号毛料的价格飙升,我不懂料子,可是却很懂别人的心思,我估摸着那块料子肯定能赌涨,所以就把精力全用在那上面了,另外的料子,一块也没买到,可恨的是,我出了二百八十万欧元,本以为稳稳拿下了,谁能想到有个孙子居然出了二百九十万欧元,刚好就比爷爷我多了十万欧元啊,你说我当时怎么就那么浑啊,我就该再多出二十万,凑个整数的,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那个叫,要是让我逮住了,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他,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跟我抢料子了。”此时母仪一脸的愤怒啊,为了那块料子,他可是错过了张天元给介绍的那几块料子,结果到最后连一块明标料子也没拍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