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四三章 主办方的邀请
  “快请坐张先生,还有柳先生,哎呀,耽搁你们时间了,恭喜张先生顺利拍得今日的标王啊,恭喜恭喜,请坐请坐!”

  不得不说,被工作人员带进一个办公室之后,里面的人那叫一个热情啊,标准的普通话是麻溜地从嘴里面蹦了出来,看起长相,也看不出来是缅甸人还是华夏人,张天元对东南亚很多国家的人的长相和华人都分不清。

  这人大概四十多岁,挺着个将军肚,脸上也有点肥嘟嘟的,这笑的时候,那肥肉真得是一抖一抖的。

  “多谢了,不过你们让我来这里,不会就是为了恭喜吧,肯定有别的事情对吧?”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这么热情,张天元也不好板着脸,说了声谢谢之后,这才问起了对方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其实他心里头已经隐隐约约的地感觉到了,毕竟头一天那百瑞祥的老板也是这么被找去的,只要不是白痴,都能够联系到那个事情。

  但想到归想到,总是要确认一下的,说不定人家还有别的事情要找他呢,毕竟他今天在毛料大厅里面做了几件出格的事情,也可能是因为那些事情来找他。

  “张先生还真得是神机妙算啊,来来来,先把手续办了,办完了之后再说也不迟。”那人笑着说道。

  “不用了,还是先把事情说清楚吧。”张天元说道。

  “那也行,是这样的,张先生今天不是拍下了这块标王嘛。我们希望张先生能够在翡翠公盘上公开解石,当然解石所需的费用都由我们来承担。除了毛料本身的费用之外,其余的费用我们都可以替您支付。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张先生在明天早上来公开解石,您也知道,百瑞祥的毛料赌垮了,这个事情对我们的影响是不小啊,我们也希望能够打一个翻身仗,再来一次公开的解石,至于解出来的翡翠,张先生您完全不用担心,需要什么证书或者票据。我们都会为您办妥的,到时候可以轻轻松松办理托运手续。”

  中年男子见张天元好像很急的样子,也就不饶弯了,直接把让张天元来这里的目的说了出来,话语之中,还带着一些恳求的味道,似乎是很无奈的样子。估计百瑞祥那次公开解石,对他们的影响还真的不小,只是张天元这个局外人察觉不到罢了。

  “请恕张某直言。这块料子有着严重的恶绺,就算是今天的标王,但赌垮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你们真就敢冒险吗?如果再次赌垮的话。你们的损失还会更大,真得要那么做吗?”

  张天元心里头的疑惑,不是没有道理的。一般来说,公开解石选择的都是表现比较好的料子。尤其是大多数人都看好的料子,而不是这块恶绺料子。这块料子本身的表现可不怎么出色,甚至可以说非常差,之所以能够拍上那么高的价,这是有原因的,就是关氏珠宝和百瑞祥从中作梗,不然的话,这块料子绝对不可能成为今天的标王的。

  “张先生,我们也就不绕弯子了,之所以让您开公开解石,是有三个原因的,这第一个原因,就是您昨天早上解了一块料子,虽然是请别的师傅帮忙的,但最后是赌涨了,你的名气比较响,如果说你要解石的话,肯定会有很多人看,不会出现冷场的情况,这第二个原因,我们已经调查过张先生的一些资料了,得知张先生在国内有华夏神眼之称,是赌石圈子里的大师,而第三个原因,主要是杨耀山杨先生的推荐,他认为您有这个能力。”

  那中年人讲解的非常详细,看起来也不是临时做出的决定,而是经过了仔细的调查和商议之后,才最终选定了张天元来公开解石。

  昨天下午也有很好的料子被拍出去,他们就没有那么做,看起来也不是说随便选个人就来解石了,真要是解垮了,对他们的影响估计更大,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慎之又慎,经过了一番仔细的斟酌和考察之后,才选定了张天元来公开解石,也算是费了一番苦心了。

  “原来如此!”

  听对方把话说完之后,张天元也大概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了,对方的理由还是比较充分的,看起来这一次的确是下了大功夫了,只能说,这缅甸政府方面也是有能人的,这么一次也算是赌博的解石,还真得是选对人了。

  这一点张天元自己最为清楚,因为他知道那毛料肯定能够赌涨,所以主办方的这个决定,真得是再正确不过了,这肯定是有高人指点的,只是他没想到杨耀山居然也向主办方推荐了他,这说明杨耀山还是挺看重他的。

  其实就算杨耀山不推荐,缅甸组委会方面都会让张天元来解石的,一开始没有重视张天元,主要还是因为张天元资历太浅,他们没有在乎而已。可是后来情况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张天元在百瑞祥解石失败之后,居然还敢当众解石,而且赌涨了,那份沉着与淡定,让他们关注起了张天元,并且设法调查了一下张天元的相关资料,这才惊讶的发现,张天元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离开,这个人真得是赌石界的奇才啊。

  甚至就在他们犹豫不决的时候,从仰光来了一位大师,是缅甸政府都十分敬仰的佛教大师,也是点了张天元的名。

  缅甸本就是佛国,对于佛的信仰,那绝对不是张天元这种不相信宗教的人能够理解的,那甚至可以说是狂热了,就跟以前的个人崇拜差不多了,这位大师的话,对主办方来说,那简直就跟圣旨没什么分别了,没有人敢违背的。

  至于说大师怎么知道张天元赌石能够赌涨,那就不知道了,或许是感应到了张天元身上的地气。又或者只是瞎猜的,反正这些人是不敢问的。问的话,大师肯定也是会选择打哑谜。让你猜得头疼。

  “这位先生,我们并没有打算在缅甸解石,你看这个事情怎么办?”

  不等张天元说话,柳生平先出言拒绝了,他知道自己这个未来的女婿不是一个喜欢显摆的人,而且这块料子到底能不能解出玉肉来,也依旧是个未知数,他相信张天元不假,可是如果张天元判断错了呢?

  他无条件相信张天元的意思可不是说就一定相信那东西会出好的玉肉。而是说不管那块料子能不能赌涨,他都愿意相信张天元,如果赌垮了,他认命,也不会责怪张天元,是这么个道理,毕竟毛料没有解开,谁也不知道那里面到底有没有玉肉。

  更不可能知道那玉肉是好还是坏。

  “柳先生,您先别急着拒绝。听听我们的条件吧,不管这块料子最终是赌涨还是赌垮,我们都会支付给您竞拍价的百分之五十作为酬劳,也就是说。接近一百五十万欧元白白送给您。当然了,您可能并不在乎这些钱,不过我们还有另外的优惠条件。以后每一次张先生和柳先生来缅甸,我们都会专车接送。放心,是那种有空调的专车。另外,为你们准备最好的食宿,还有,只要两位来,就是没有邀请函,也可以随意进入会场,更重要的是,如果有什么内部消息,你们也可以第一时间得到,这条件足够优惠了吧?”

  这主办方为了让张天元解石,看起来也是拼了,竟然给出了这么多优惠条件,这可是以往所没有的,就算是之前百瑞祥的解石,也没有这么多的优惠条件,其实别的都好说,关键就是内部消息可以分享,这实在太重要了,这简直就等于是在缅甸有了一个眼线啊,这边有什么情况,张天元和柳生平就能够在第一时间得知。

  他们显然是知道张天元和柳生平都不在乎钱的,那么点钱,对这样的两个人来说,根本就不在话下,一百五十万欧元,又不是一百五十亿,对这两位来说那跟毛毛雨没什么差别,单纯只是钱上面的补偿,那肯定不行,所以想了许多优惠策略,总有张天元和柳生平能够动心的。

  “行,既然是这样,我们也总不能敬酒不吃吃罚酒吧,我同意了,就明天早上现场解石,具体要怎么安排,你们来协调吧。”

  柳生平还在犹豫的时候,张天元却一口答应了,张天元考虑到了很多事情,觉得这次如果公开解石的话,对自己还是极为有利的。

  首先,对方可是缅甸政府,从军政府过来的,万一自己不配合,对方要是强行要他现场解石,那个时候连优惠条件都没有了,那就真得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其次,他知道这块料子能够赌涨,如果说再这次大会上赌涨的话,那神罗珠宝的名气更是会大幅度提升的,他张天元也会彻底成为赌石圈子里的行家,以后国内的珠宝界,估计都要对他高看一眼了。

  消费者很奇怪,尤其是华夏的消费者,就是喜欢跟风,别人说这个好,他们就会去试试,如果不错的话,那就会一传十十传百,然后生意越做越好了。

  张天元平日里并不关心公司的事情,把权力下放了下去,但是作为公司的大老板,他还是希望能够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为公司多做一些事情,让公司更加平稳,更加健康的发展起来。

  听到张天元的话,柳生平愣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说话,他也想明白了其中的一些道理,尤其是这一次对方给的优惠条件实在太好了,绝对值得。

  那缅甸方面的工作人员听说张天元愿意现场解石之后,那真得是高兴得不得了,急急忙忙就以最快的速度帮助张天元办理了手续,包括合同,还有其余手续都一并弄好了,等到明天解石之后,那翡翠也是可以直接托运,张天元都不用来了,如果出了事情,那缅甸方面是要按照翡翠的原价照价赔偿的。

  两个人办完了手续之后,就从侧门离开了,没有从正门,不是怕被看到了,反正都要现场解石了,被看到也没什么,而是怕太挤了,那边人实在太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