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四一章 截胡
  “就按照你的准备来办,不用慌!”

  柳生平毕竟还是经历的事情比较多,像这种类型的拍卖,他也是经历过的,所以他并不紧张,反而还安慰了张天元一句,他和张天元一样,最后这段时间里要出价的毛料都不止一块,因此时间上其实挺紧的,但是他却并不着急,看起来是游刃有余啊。

  这说明柳生平知道这种竞拍,最后虽然紧张,但只要你的价格出的适当,应该还是能够稳稳把你想要的东西拍下来的,顶多也就是吃点小亏而已。

  吃小亏占大便宜,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所以他早就打定了注意了,另外的几块毛料,他都要在原先估价的基础上再多出一点钱,只要不是抬得太高,相信东西一定可以拿下,就是那块741号毛料,他也已经准备好输入四百万欧元的出价了。

  张天元紧张不假,但是并不慌张,手心里出汗,却并不颤抖,所以实际上他或许只是因为第一次接触这样的拍卖,有些兴奋罢了,只是兴奋和慌张的表现有点相似,柳生平误会了。

  ……

  真正紧张的人,其实大有人在。

  “七分钟!快了快了!看起来这帮孙子真得是要跟老子玩到底了,二百万到底够不够啊,不够的话再加点?”

  关鹰坐在那里,看着到了一百六十万欧元之后就没有动过的出价。心里头十分紧张,他虽然也是老油条了,可是担心的事情却要比柳生平和张天元多。

  钱出得少了。他怕拿不到那块料子,可是钱出得太多了的话,又怕那料子里面没有玉肉,最后赌垮了,真得是前怕狼后怕虎,紧张也就属于自然了。

  而柳生平和张天元只需要担心能不能买下料子就行了,至于那料子里有没有翡翠。值多少钱,他们都已经有了定论了。

  多一份担心。就多一份紧张,这是肯定的,再加上关鹰最近好像认识张天元以后就没安生过,他也渐渐对自己有点失去了信心了。感觉真得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万一这一次真的又赌垮了,他这关氏珠宝的掌舵人身份怕是就要让位给别人了。

  关震霆吗?

  或许以后真的需要一个稳妥的掌舵人吧。

  现在关鹰自己都越想越没自信了,更别说一旁的关震霆了,本来就不愿意冒风险,此时心里头简直就跟打鼓似的,“咚咚”作响。

  ……

  “老板,还剩下两分钟时间了,其余的料子我都已经准备好出价了,这块恶绺的料子。您真得打算出二百五十万欧元吗?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角落里,百瑞祥的老板和赌石顾问老秦也在忧虑,越是到最后。就越是紧张,他们自然也不能例外,这次改变规则之后的明标竞拍,跟暗标非常像,不到最后一刻,你就不会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不会知道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其实大多数的毛料商人都不喜欢这样的刺激,对他们来说。越平稳越好,反而是那种有几个闲钱没处扔的人,才会喜欢这种竞拍方式,因为很刺激,他们要的就是这种感觉,正常商人谁喜欢刺激啊。

  但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这种未知和刺激都是现实存在于赌石之中的,不管是明标、暗标还是解石,不到最后,你就不知道结果是什么,这就是赌石,赌石本身就是一件要冒风险的事情,你想十拿九稳,对不起,就算是有特殊能力的张天元都做不到,更别说别人了。

  “二百五不好听,最多咱们吃点亏,二百六十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我敢断定,按照之前的出价情况来看,出到这个价位,这块毛料就绝对是咱们的了。”

  百瑞祥的老板之所以会这么有信心,主要还是因为到了一百六十万欧元之后就没人加价了,这说明了一个问题,说明大家觉得这块毛料也就基本在这个价位了,扔出去十万欧元,那就是将近一百万rmb啊,一辆不错的轿车就能入手了。

  也正因为如此,在他看来,自己将价钱出到二百六十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欧元,那肯定就十拿九稳了,如果这还拍不到,那只能说是天意弄人。

  此时在这拍卖厅里,还有两个人盯着这块毛料,不过他们不是要出价,而是在讨论呢。

  “慕容,你说这一百六十万是谁出的,会不会是张兄弟啊?”说起张天元,萧峰锐就非常感激,昨天张天元给他们推荐了几块毛料,让他们去拍,连大概的估价都告诉他们了,不管那些毛料里面有没有东西,总归人家有这份心,那就是够朋友了,所以关于张天元的事儿,萧峰锐就特别在意。

  “我看不会是天元,他那人最稳了,要出价,也肯定是最后出价的,绝对不会那么早就把自己的底儿露出去,我看这块料子,最后可能不止两百万欧元,你觉得呢?”慕容德自然对张天元那也是感恩戴德,他和萧峰锐的投标机上都已经输入了数字,准备竞拍张天元介绍的毛料了,张天元介绍的那毛料他们自己也看过了,真得是相当不错的,他们也认为能够赌涨,而且计算是赌垮了,他们也不会去怪罪张天元的,因为之前就说得很明白,张天元只是建议,他们想买就买,不想买就算了。

  “这小子是后来者居上啊,原来还要咱们照顾,现在倒是变成他来照顾咱们了,你说这事情有意思不?”

  “是啊,那小子贼的很,本来我也打算竞拍这块料子呢,不过听他要拍,我就直接放弃了,一来是跟他抢不够朋友。毕竟他都帮了我们了,二来是抢不过啊,那小子看东西看得太准了。估价也很拿手。”

  “是啊是啊,咱们也别管他了,先把自己的料子弄到手吧,就剩下一分钟了,已经有人开始出价了。”

  两个人说完话,就开始低头将自己的价出了出去,最后几十秒。万一慢一点时间过了的话,那就惨了。

  ……

  最后十秒钟。几乎所有的人都低着头开始出价了,都为了自己的毛料做出了最后的一搏。

  关鹰起先输入了二百万欧元,可是犹豫了一下,最终将二百万改成了二百六十万。然后才输了进去,按了确认键。

  百瑞祥的老板之前打算出二百六十万带零头,可是到最后,也还是又加了二十万,直接出到了二百八十万九千九百九十九,这才放下了心。

  当他们出价完毕的时候,时间也到了最后的一秒钟,他们都尝尝舒了口气,如果再慢那么一点点的话。这价就出不出去了。

  大屏幕上最后的数字跳动非常疯狂,现场恐怕除了张天元之外,再没有人能够看清楚那最后的出价了。

  张天元是在最后一秒出价的。数字正好比百瑞祥的老板多了一块钱,因为那最高的一个数字,他看清楚了,他知道那个数字不会再发生改变了。

  而一旁的柳生平却在关键的时候出了问题,把其余的料子拍下来之后,本来是打算四百万欧元将那741号毛料拿下的。可是关键时刻,投标机的按键却没了反应。这也是为什么最后他的出价没有显示在大屏幕上的原因。

  柳生平觉得这是老天爷在玩他,其实这是老天爷在帮他啊,让他可是少损失了不少的钱,他应该庆幸自己的投标机突然坏了。

  在倒计时归零的那一刻,柳生平急忙朝大屏幕上看去,他这个时候可没闲时间去找主办方的麻烦,他要先看看那块料子是不是已经拍下来了,到底最高价是多少钱,澳门赌博网站:他现在还有些后悔呢,要是早早出价的话,就算投标机有问题,也可以及时解决了,而不会像现在这样,如果倒了霉,他一定要找主办方讨个说法的。

  “咦?我靠,这怎么可能啊,怎么会是这个价,我日!”

  在大屏幕停止闪烁的时候,拍卖厅里也是最粗蛮的时刻,各种粗口都爆出来了,很多人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死死地盯着大屏幕,要么就是双手捂着头,要么就是使劲地拍自己的脑袋。

  几家欢喜几家愁,这话真没说错,就算是在这明料的拍卖上,也是如此的情况啊,不过这个还好,你出价顶多是没拍到毛料,不想赌石的时候你已经花了大钱却赌垮了,那才更加揪心。

  “老板,情况不错,我们看中的四块毛料中了两块,而且是表现最好的两块,您看中的那料子怎么样了,中没中……”问到这里,老秦就打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他们老板的表情可不怎么好看啊。

  此时百瑞祥的老板明显是一脸的目瞪口呆,而且有一种想要哭,又想要笑的表情,这样的表情,在这位老板的脸上,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过了,而今老秦却又看到了,这说明是看到了最不可思议的事情,看到了无法相信的事情,实在是不能理解的事情。

  “老秦啊,你说这世上有人会能掐会算吗?”

  百瑞祥的老板听到了老秦的话,不由苦笑了一声问道。

  “不可能吧,这都什么社会了,能掐会算这种事情,不太可能。”老秦摇了摇头道。

  “是啊,我也以为是那样的,可是你看看大屏幕,你觉得这不是能掐会算之后的结果吗?有人居然出价就比咱们多了一块钱,这点差距,就一块钱啊,居然料子就被别人给抢走了。”百瑞祥的老板现在要多沮丧有多沮丧了,如果说出价差距比较大的话,他还能接受,可是这就差一块钱,这也太让人憋屈了吧。

  “老板,或许那块料子根本就没有玉肉,咱们没有拍下,也不算吃亏,花了二百九十万欧元拍下这块料子的人,说不定会了乐极生悲的。”老秦劝道。

  “如果这块料子就是姓张的那小子拍下来的呢?你觉得它会无的放矢吗?”百瑞祥的老板反问道。

  “这,这个,我还真就不信了,那姓张的虽然本事不错,可也总不会每块毛料都看得准吧,肯定是会有看错的时候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