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四零章 三方鼎足
  “既然如此,那你就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会出价了,那小子肯定也看上了这块料子,我为什么会让咱们的人关注那小子,就是这个道理,事到如今,只能拼一拼了!”

  或许这位百瑞祥的老板嘴巴上对张天元还不服气,但是心里头却已经相信了张天元的本事了,他这两天就在观察张天元的一举一动,甚至还找了一些人,询问张天元那几天的举动。

  最不可思议的是,他给缅甸主办方方面提出的补偿要求居然不是钱,而是要求看一看监控录像,然后把有关张天元的监控全部都拷贝了下来,仔细研究了很多遍,最终得出结论,张天元对这块料子非常感兴趣,明显是看出了什么。

  说起来也可笑,百瑞祥的赌石顾问可不少,但这位百瑞祥的老板却将这一次百瑞祥在缅甸的翻身仗,以及自己的翻身仗都押在了张天元的身上,偏偏张天元不是他的朋友,也不是他的亲戚,甚至跟他还有一些嫌隙。

  这一届的翡翠公盘怪事连篇,不过最怪的,只怕就是关氏珠宝和百瑞祥这两家华夏最大的珠宝公司,而且都是跟张天元有嫌隙,有竞争关系的珠宝公司,居然不约而同地跟着张天元选择了来豪赌这块恶绺的翡翠。

  这种事情,恐怕说出去都没人信,但它还就切切实实地发生了,如果让张天元知道了,只怕真要后悔自己以前演技太真了,现在表演起来都没人信了。

  “那老板,咱们接下来还要出价吗?好像对方已经不动了。现在出价已经定格在了一百六十万欧元?”老秦听了百瑞祥老板的一番话之后,也是深有感触。或许跟着张天元出价,还真得能够赢回一些面子。在这次翡翠公盘上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知道我为什么还连续出价吗?我是想要测试一下对方的心理价位,现在看起来,对方和我们估计的价位差不多,都字两百万欧元左右,所以接下来不用继续了,等到拍卖会快要结束的时候,直接投个两百五十万就行了,那人就算看到了,估计也来不及了。”

  “这么说。可以开始关注别的料子了?”老秦问道。

  “嗯,其余几块料子你来帮我盯着就行了,我今天就冲这块料子来的。”

  百瑞祥的老板说话的时候语气很平静,声音也不大,但是心中却很紧张,只是他这人伪装得比较好而已,就像昨天解石之后,他心中不管有多失望,多愤怒。最终都没有发火,甚至就连愤怒的表情都没有表现出来,如此心态,也是令人感慨不已啊。这说明他真得是个能干大事的人,难怪能够成为百瑞祥那种百年老店的掌舵人呢。

  而且百瑞祥的老板这分析能力和判断力也是很可怕啊,他几乎是把张天元彻底看透了。如果说张天元没有六字真诀的话,跟他斗。还真得是有可能会惨败的。所以说,百瑞祥的老板如果输了。那也是输给挂逼了,这没办法。

  而对于对手关鹰的心理分析,也是入木三分,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要干什么,他跟关鹰是老对手了,如今却不知道彼此是谁,双方都把对手当场了张天元,这判断上却还能不出偏差,也是实属难得了。

  如果真得只是这位百瑞祥的老板跟关鹰对赌的话,搞不好最后还真能赢,毕竟他还是比关鹰多想了一步,对于那翡翠的认可程度比关鹰要大,关鹰认为二百万欧元就足够了,而百瑞祥的老板则愿意出二百五十万欧元。

  不过可惜啊,这两个人都没想到,其实在他们互掐的时候,有一个人只是在那里作壁上观,等待着拍卖会到最后,再突然出手。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赌局,看似无惊无险,实则却是复杂得很呢。

  “停住了吗天元?”

  “嗯,停住了,一百六十万欧元,这说明出价的人对这块毛料的价值评估还是不够准确。”

  “这样就好了,这样的话,我们就省心了。”

  听到张天元的话,柳生平也是松了口气,反正他对于这块料子的判断,是完全相信张天元的,所以就算是让他出一千万欧元,他也是毫不犹豫的,他资金带的很充足,这一次能跟他争夺的,也就是百瑞祥、关氏珠宝等几个大的珠宝公司,他还真是不怕什么。

  再说了,他还真不相信有人在无法判断这块料子究竟如何的情况下,敢出一千万欧元来跟他抢料子,毕竟这块料子的表现并不好,而且是赌裂,真这么赌,那就是脑子进水了。

  他敢出一千万欧元,那是因为他相信张天元,而别人呢?就算真得相信张天元,也不敢像他这么玩吧,毕竟张天元是他的未来女婿,他就算赌垮了,那也认了。

  张天元看到那出价停住了,心里头也笑了,柳生平相信他,那是因为他是柳生平的女婿,而他相信自己,则是因为六字真诀,有些事情其实可以分析到的,只要不太笨,那就没问题,这样的料子,除非是谁疯了,不然不可能出三百万欧元以上,这也是他铁了心认为三百万欧元就能够拿下的理由。

  “天元,这下子情况稳定了,我也就放心了,你要是没别的事情的话,就稍微帮着盯一下这块料子吧,到最后了,咱们都出个价,不管谁最后拍下了,钱一人付一半,解出来的料子,也对半分,你看如何?”

  正所谓亲兄弟明算账,更何况张天元还只是柳生平的未来女婿而已,现在还不是呢,所以有些事情事先说好了,总比事后扯皮要好。

  对于柳生平的这种做法,张天元很是赞赏,他就喜欢这种直率的人。交流起来不累,所以笑了笑道:“行。伯父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过我看啊。其实咱们一个人出价就行了,就我说的三百万少一个块钱就行了,您可不要多出啊,不然会吃亏的。”

  “虽然你这么说,不过还是保险一点吧,万一时间上掐错了,过了那个时间点,还能补救,所以就算是两个人出同样的价。也可以的。”柳生平其实心里头一直觉得三百万不靠谱,所以想要出四百万,只是又不好意思说,怕伤了张天元的面子。

  张天元却没能想到这一点,觉得柳生平说得也有道理,就点了点头道:“那行,就按照伯父你说的办吧,东西我先盯着,你赶紧把其余的料子盯紧了。”

  “我有意见!”一旁一直没吭声的翁红突然说话了。

  “你有什么意见?”柳生平愣住了。

  “我说亲爱的。你也真好意思占咱们女婿的便宜啊,他已经给咱们指点了那么多可能赌涨的料子了,这块恶绺的料子,要我看。就让女婿自己拍吧,或者咱们帮着一起拍也行,等拍下来之后。咱们再按照市价的八折来买,女婿给咱们打八折没问题。可咱们不能白要你知道吗?

  翁红这话张天元听明白了,如果按照张天元的估计。这块料子最后的玉肉都可以卖一亿欧元,一半那就是五千万欧元,百分之八十就是四千万欧元,按照翁红说的,张天元最后不仅能得到这玉肉的一半,还能得到四千万欧元,最多再减去一般的竞拍费用,不过一两百万欧元而已。

  可是按照之前的分配方式,张天元就只能得到一半翡翠而已,同样要支付一半的竞拍费用,显然是会吃亏的。

  很明显,这心思细腻而且有贪财的女人,这一次却显得非常大方,做了一件让张天元心里头非常舒服的事情,不管最后怎么分配,反正她能说出这样的话,张天元心里头就很舒服,这说明未来的丈母娘不事那种吸人血的怪物。

  “伯母,你这样做可不行,除非没把我当您的女婿。”

  这可不是什么假客气,张天元是真心想要白送给柳氏珠宝一个顺水人情的,反正在他心中,柳氏珠宝即使将来不是自己的,那也有柳梦寻的一份,总不能让柳氏珠宝垮了吧,柳氏珠宝做得越好,以后接收起来也就越高兴。

  再说了,几千万欧元,虽然多,但还不至于让张天元太过动心,人家柳老爷子可是送了几十亩地给他做生意,他如果连这点大度都没有,那还不如人家老人家呢。

  “天元!”

  “行了,你们不要多说了,既然我们之前都商量好了该怎么分配,临时就不要更改了,我这个人向来说一不二,再说了,哪有给岳父岳母送出去的礼物还收回的,你们如果真把我当外人的话,那行。”柳生平想说话,可是却被张天元拦住了,他已经做了决定,就不想改变了,几千万欧元而已,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真是无所谓的。

  见张天元态度如此坚决,柳生平看了看翁红,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无奈耸了耸肩,虽然这女婿有时候有点牛脾气,不过这牛脾气,他们喜欢,既然如此,那就随了这未来的女婿吧,不能让女婿的好心变窝心啊。

  ……

  商议了分配方式之后,三个人就没有再提这个事儿了,只是一会儿聊两句其它的话题,一会儿又开始关注毛料,一直到竞拍会还有十分钟左右就要结束的时候,才渐渐紧张了起来。

  “伯父,伯母,还有不到十分钟时间了,这段时间里,几乎所有的毛料出价都处于停滞状态了,看起来大家都学聪明了,在等着最后的时间点出价呢,咱们也该准备起来了。”

  此时的童噬,竟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手心里全都是汗水,这跟前天的拍卖完全是不一样的,因为规则不一样,所以更加紧张,也更加刺激,这让他多少有点不太喜欢,他这个人,还是更喜欢稳妥一点的事情,更喜欢将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头,而不是这样子没把握。

  这越到最后,压力明显就越大了,能感觉到心脏在不断加速跳动。

  “不慌,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旁的柳生平拍了拍张天元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