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三九章 作壁上观
  关鹰将关震霆的推向了一旁,然后拿过投标机,按下了确认键,那上面的数字正好是一百二十万欧元,看起来他真得是铁了心要赌一把了。

  其实在关鹰的心里头,能不能拍下这块料子都是无所谓的,只要能给张天元添堵,他吃亏也高兴。这一次来到缅甸,关氏珠宝也是带了将近很多钱的,这块料子他估计最高也就能涨到两百万欧元,就算是真得被张天元坑了,他也认了,不过他更相信不会被坑,根据他这么多年的经验,他绝对相信自己的判断。

  “老爷子你!”关震霆有些无奈了,他毕竟只是关鹰的儿子,也不是关氏珠宝的掌舵人,如果关鹰执意要出价的话,他也没办法了,只能是坐在一旁无奈地摇头。

  这就是性格上的不同引起的判断上的不同了,关鹰喜欢冒险,而关震霆则不喜欢,他甚至对赌石都不感兴趣,宁愿花费更多的钱去买明料,那样最起码能够稳妥一些,不想全赌料子和半赌料子这么不确定。

  也难怪关鹰曾经怀疑过关震霆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还偷偷去验过dna,不过还好,他还没戴绿帽子,但就是如此,他对这个儿子也喜欢不起来,顶多就是不讨厌罢了。

  ……

  “三十分钟时间,一百二十万欧元的加价,天元,刚刚不是你出的价吧?”

  柳生平一直盯着741号毛料,毕竟这块料子才是他们今天的重头戏,其余几块料子。他都交给老婆翁红去负责了,翁红虽说不懂赌石。但也使商业精英,料子已经选好了。出价还是没有问题的。

  当他发现这块料子的出价已经飙升到一百二十万欧元的时候,就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扭头看了张天元一眼,然后问了一句。

  “不是我出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张天元这会儿一直在关注自己看中的其余几块料子,虽然都有人出价,不过很快就停止了,他知道那应该是投石问路的办法,澳门赌博网站:有人将把这潭水给搅浑了。不过这对他影响不大,他已经基本确定了那几块料子最后可能的价位,通过对以前资料的分析,以及自己鉴字诀的效果,只要时间点掐得好,那基本上有九成的把握可以把那几块料子拿下来。

  “情况不妙啊天元,这块料子好像反而是成为了热点了,你看着才过去三十分钟,价格已经飙升到一百二十万了。还在不断提升,虽然每一次加价没有之前那么疯狂了,可这现象也不太正常啊,你说这三百万欧元的估价。真得挡得住吗?”

  柳生平没敢告诉自己的心理估计是四百万欧元,他主要是怕张天元有什么想法。

  张天元看了看大屏幕,果然那数字又变化了。之前是一百二十万欧元,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百二十五万欧元。又有人出价了。

  “伯父,这块料子交给我吧。你忙自己的,我那边问题已经解决了,就剩下最后的出价了。”

  “行,不过有什么新的变化,一定要及时通知我啊。”柳生平还是不太放心。

  张天元点了点头,柳生平在这出价方面不是很相信他,这他能理解,毕竟就算是赌石大师,那也未必是竞拍大师啊,这术业有专攻,柳生平在别的方面可以无条件信任他,但是在这个事情上,就不敢轻易相信他了。

  “嗯,一百三十万欧元了,居然还在出价,看得出来,这有两拨人在互咬啊,其余的人,都已经陆续退出了。”

  张天元心里头真得一点都不紧张,因为他有十足的把握,这块料子再涨,也不会超过三百万欧元的,这不是狂妄,其实也不是自信,主要还是因为他如今的地气变得更加厉害之后,鉴字诀的功能也变得更加强化了,对于赌石估价的准确性,也是上了一个台阶,上下差距不会超过三十万欧元,而张天元的估价是二百七十万欧元,他给柳生平说的是三百万欧元,这本身就已经是上限了,别看现在那些人斗得热闹,可是任何事情都是如此,一开始热闹,到后面就未必了。

  竞拍这种事情,张天元经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一件东西,一开始叫价的很多,出价的也很高,但是越往后面,就越少了。

  张天元现在已经不用操心自己的其余几块料子了,既然有人想要斗,那他就好好看看热闹算了,有时候做一做旁观者,也是蛮不错的享受。

  “哦,一百四十万欧元,这时间隔得比之前长了很多,看起来出价的人应该是有些犹豫愣了,好事。”

  张天元一边看着大屏幕,一边向旁边的柳生平说着情况,翁红就没必要知道了,反正他这个未来的丈母娘也不懂。

  他到现在也没有出过价,因为觉得么什么必要,反正才过去半个小时,距离这次的明标竞拍结束还有一个小时呢,他完全可以作壁上观。

  好猎手,那遇到猎物之后都不会着急出手,只有等看准了时机才会出手呢,现在出价,只会是将价格抬得更高而已,没有丝毫的好处。

  ……

  “老爷子,已经是一百五十万了,还要继续吗?再出价,可就接近两百万了,要不咱们等到最后的一分钟时间里再出价吧?这样只会把价格抬得更高了!”

  关震霆的话,倒也没错,时间还早得很,这个时候继续出价,唯一的作用就是将那毛料的价格抬高了,当然,也可能会吓走一些小的毛料商人,可真正的对手却绝对不会害怕的,因为大家谁也比谁多不了几个钱。

  “你说的没错,那就再等等吧。”

  关鹰并不是顽固不化之人,他预计之中这块料子顶多就是二百万欧元。如果超出了这个价,他就不敢继续再加价了。所以这个时候稍微停一下,让对方误以为他要放弃了。到最后再突然出价,这样以退求进,倒也不失为好计。

  关震霆能力还是有的,关鹰心里头非常赞许,他一直觉得,自己这个儿子要是再有一点冒险精神的话,那就完美了,现在就是缺少这种冒险精神,所以虽然有些事情上不会吃亏。但也不会占便宜啊,这就属于那种赚不了大钱的性格。

  关震霆或许并不知道,这一次返回帝都之后,他的父亲关鹰为了培养他,可是要给他不少的苦头吃了。

  人的性格肯定是会改变的,这一点关鹰绝对相信。

  关鹰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又想起了关震玉和花石,其实那个花石,那个私生子是他最满意的。不过现阶段家里还是得靠关震霆,他这年纪已经有些大了,经不起太多的折腾了,而且自己这个老家伙跟张天元那小辈斗的话。也太没面子了。

  “什么!价格又上涨了!”

  刚刚回过神来,关鹰就愣住了,本以为自己退出了。对方就不会再出价了,可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那一百五十万的价,又被抬到了一百五十五万。虽然只是增加了五万欧元,但是这却让关鹰原本计划好的事情,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他的心再度提了起来。

  关震霆扭头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发现父亲虽然生气和惊讶,却没有再出价,也是松了口气,是啊,只要不好过二百万欧元,那就可以不当回事。

  “妈的,难道我猜错了,不是咱们跟别人竞争,这竞争的人不止是张天元那小子,还有别人?”就在关震霆松了口气的时候,却听到他的父亲愤怒地骂了一句,原来那价格又一次提升了,一百六十万欧元,接近二百万就差四十万欧元了,这可不是一个好事情。

  “老爷子,您不要激动,他们争他们的,咱们稳住就行,这就叫坐收渔翁之利!”关震霆劝了劝自己的父亲,却见关鹰已经闭上了眼睛,大概是觉得眼不见心不烦吧,他就没有继续再说什么了。

  ……

  “老板,这块料子顶多就值两百万欧元,你这已经出到了一百六十万欧元了,都没人跟您争了,还要继续吗?咱们这一次迫不得已来赌裂,就是冲着那姓张的小子来的,您可别忘了之前解石的教训啊。”

  拍卖厅的角落里坐着几个人,正是百瑞祥的老板,还有他的一个赌石师傅。

  此时那赌石师傅正在劝说百瑞祥的老板,因为这位老板出价实在是有点让人看不懂,明明已经没有人继续争夺了,却还一个人在那里乐此不疲的出价,让这个赌石师傅实在是有些看不懂了。

  说到底,赌裂那就是碰运气,这块料子的表现并不好,比昨天解石赌垮的那块料子差了很多,所以赌石师傅认为自己的老板是受了刺激了,那天拍了一块表现很好的料子,最后是赌垮了,今天就故意要在这表现不好的料子上较劲。

  而且最让他不解的是,自己的老板最近还一直都在打听那个张天元的一举一动,在听说张天元当天看了这741号毛料之后不屑地说法之后,反而是哈哈大笑了寄生,就成了今天这个样子了,好像中了邪一般,也不知道是个怎么回事。

  “老秦啊,你是不是以为我疯了吧?这块料子的确表现不怎么样,而且恶绺也很严重,但你要明白一个道理,赌裂那就是碰运气,咱们已经赌垮了一块料子了,想要重整旗鼓,获得自信,那就必须得来一次大翻身,而一旦这块料子赌涨了,就可以做到,即便是赌垮了,那影响也不大,毕竟它本身就表现不好,而且是我一个人做的决定,你们不用有心理负担。”

  “可是老板,你这又是何苦呢,这一次我们的判断失误,让您遭受了董事会的苛责,我们心里有愧。如果再因为这块料子而出事儿的话,您的位子怕是不保啊。”那老秦有点急了。

  百瑞祥的老板摇了摇头道:“不怕,你觉得那个姓张的小伙子赌石能力如何?”

  “很强!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我虽然可能比他懂得多,但在真正见真章的时候,却未必有他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