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三八章 隐形敌人
  “伯母,没事儿的,我虽然也看中了几块料子,但是多一块也不是问题。”张天元这话刚说完,脸上的肌肉就猛地抽动了一下,因为刚说要盯着741号毛料,那料子居然就有人出价了,而且这第一次出价,就大大出乎了张天元的意料之外。

  出价的,只有一个人,但这价出得实在让人觉得有点不太舒服,那块毛料本身的价格不贵,可是这人却直接就将价格抬到了十万欧元,这一下子,就让张天元的眉头拧在了一起。

  “伯父伯母,有情况,741号料子有人出价了,十万欧元,一开始就出这么高的价,我感觉今天这气氛有点不太对劲啊。”

  按照张天元所想,这拍卖才刚刚开始,一般不会有人轻易出那么高的价的,可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这让他眼皮跳了跳,对自己之前的乐观估计,有点怀疑了,所以他赶紧告诉了柳生平和翁红,若论诡诈之道,柳生平肯定比他强,毕竟柳生平坐过的飞机,或许都比他吃过的盐还要多呢。

  “不着急,或许只是有人想要搅乱大家的视线,我认为你说得对,在一般情况下,这种裂绺很严重的料子,只有对自己特别自信的人才敢赌,别人都是不敢轻易出价的,时间还早,这才刚开始而已。”

  柳生平似乎并不慌张,因为他给这块料子的估价在四百万欧元左右,现在才不过十万欧元而已,距离他的心理底线还早着呢。虽说赌裂的人不多,但敢赌的。那都是有钱人,这块毛料的价格绝对不会太便宜的。

  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柳生平就显得比较淡定了,反正他也没指望能够便宜拿下这块料子,别说四百万欧元,就算是攀升到一千万欧元,他也拼了,尽管不敢确定那里面究竟是否有玉肉,但见识了几次张天元的神奇之后,他还是愿意看看张天元的本事的,不。不仅是看看,而是绝对愿意相信!

  他就不相信还有人敢冒这么大的风险,所以这块料子,他是铁了心要拿下了,只要时间把握好了,说不定还能少掏一点钱呢,他当然不可能一开始就直接出一千万欧元,除非是脑子秀逗了。现在还早着呢,可以慢慢观察。等候进一步的情况发展,说不定也就一开始有人出价,接下来出价停止了呢。

  这赌石跟投资一样,风险越大。利润也就越大,别人说那块料子不好,你就认为那块料子不好。别人说哪块料子好,你就认为哪块料子可以出价。这样子跟风的话,你永远都不可能赚大钱的。不想冒风险还想赚大钱,这世上就没有这样的事情,而且这块毛料可是地道的老坑料子,老坑料子在所有赌石商人的心目中,那可是出好翠几率最高的毛料。

  所以也千万别把别人都当傻子了,有些人还就是喜欢赌那些别人都瞧不上的料子,事实上,在这个问题上,张天元影响了一大批人。

  张天元从国内到缅甸,已经买过好几块别人看不上的料子,可是最后居然都赌涨了,有些没有解石,所以不太清楚,但是人们宁愿相信,那些没有解开的毛料,其实也肯定会赌涨,因为张天元不是那种无的放矢的人。

  正因为如此,即便是有很多的赌石师傅都对这块料子给出了很低的评价,但是偏偏就有人愿意为他出价,或许原因很多,但出价的目的都一样,那就是想要冒险搏一搏。

  “嗯?看来我的想法是对的,应该是遇到高人了,要不就是有人故意哄抬物价,这毛料的价格上涨节奏不太对啊,又涨了,还在涨!”

  在接下来的三十分钟时间里,741号料子从十万一直涨到了一百万,这才渐渐平稳了下来,不像之前那么疯狂了,但是价格还在涨,只不过出价的人应该是少了,所以隔一段时间,才会有新的出价刷新出来。

  “肯定是有人盯上了这块料子的,不然的话,不会这么出价的,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这么早就暴露自己的目标,是想吓唬住别人,不让别人跟他争吗?”柳生平咬了咬牙,终于是有些紧张起来了,他看了一眼大屏幕,对张天元说道:“你先忙你的事情,我来盯一会儿,观察观察情况。”

  尽管柳生平心里头觉得那块料子应该会有大胆的人出价,可问题是他也不是没见过那料子,甚至在照片上也可以清楚的看到,那料子表现并不是很好,而且又有那么大的恶绺,严格来讲,除了提及和出厂之外,别的真可以说是一无是处,如今价格如此飙升,如果说没有不正常的地方,他真得难以相信。

  ……

  “老爷子,真得要跟吗?那小子在闫城赌石大会上就耍过我们,这一次不要又被这小子给坑了啊。我仔细观察过那块料子,恶绺太大,而且表现也不出彩,咱们都把价格出到一百万欧元了,这可是一千万rmb啊,要是在赌垮了,那就有点麻烦了。而且再说了,咱们这一次来的主要目的还是暗标毛料,这明标就出这么多的钱,不太合适吧?”

  “你懂什么,姓张那小子喜欢故弄玄虚,他喜欢的料子,咱们就不要去拍,他说不好的料子,咱们反而要去争一下,这才是对的。那小子天生就是个演技派,不去做演员实在是可惜了,上一次在闫城赌石交易会就吃过他的亏,这一次可不能再被他给骗过去了。哼,他那点看那块料子的时候我就观察过了,他的表情有过一些很微妙的变化,这料子里面肯定有货!”

  张天元他们坐在第一排,而关鹰和自己的人则坐在最后一排,坐在他身边那个,不是别人。正是关震玉的哥哥关震霆,也就是关鹰的儿子。

  两个人因为是否继续投拍这块恶绺的料子而产生了一些分歧。关震霆认为关鹰太过在意张天元,所以反而是着了魔了。有一种胡乱投标的嫌疑。而关鹰则认为关震霆太不了解张天元了,所以这一次的出价肯定没有问题,关鹰这老东西不愧是狡猾的老鬼,居然真得猜对了,要是让他在一千万欧元以下把这块料子得到了,张天元可就要郁闷了。

  至于关震霆的弟弟关震玉,现在还在监狱里关着呢,据说是被人爆了菊花,以前在外面得罪的人太多了。进去之后被人报复了,哭着喊着要找张天元报仇,关鹰原本是打算把自己的儿子给保出来呢,可是最近风声太紧,上头查得很严,他根本就没什么机会。

  再说那花石,也就是关鹰的私生子,上次因为张天元的事情,也是吃了大亏。因为唆使手下用枪对付张天元,被判了个重罪,目前也在监狱里关着,跟关震玉一样没有好日子过。不过这个花石因为在外面还算比较低调,所以到了监狱里面之后,还反而是交到了一些朋友。

  也正因为如此。这一次陪着关鹰来到缅甸的,就只能是关震霆了。论沉稳,关震霆还是要比关震玉和花石好很多。

  关鹰第一次出价十万欧元。结果有人比他出得更多,这就激恼了关鹰,第二次就直接出到了五十万欧元,居然还有人跟,他一气之下,甩出了一百万欧元,这个时候对方好像是有些犹豫了,就没有再出价。

  这期间还有一些人出过价,但都是匆匆而过,没掀起什么风浪,真正和关鹰对抗的,应该只有一个人,这是关鹰的猜测,他误以为这个人就是张天元呢,其实张天元到现在为止,还一次价都没出过呢。

  看到关鹰与人斗得这么兴奋,关震霆真得是有些害怕了,想想当初在闫城赌石交易会上发生的事情,他心里头就不太安稳,急忙劝道:“老爷子,咱别跟那种人怄气好吧,咱们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呢,不要为了一块表现不好的料子把自己弄得脸红脖子粗,最后还要赔钱,那就太冤枉了啊。您可别忘了上次在闫城赌石交易会上的教训啊。”

  “赌石赌石,不赌怎么能叫赌石?你真以为你爹我老了不中用了吗?不就是个混小子嘛,他敢赌,我也敢赌,而且你放心,你爹我不会乱出价的,这块料子撑死了也就两百万欧元,再多你爹我就不出了,这总可以了吧?而且你看看,这跟价的人还多着呢,你还怕咱们把料子坏在手里啊?”

  关鹰是个喜欢冒险的人,所以他比较喜欢的是关震玉和花石,对于这个太稳当的关震霆,他反而是不怎么喜欢的,不过到底是自己的儿子,也不能说讨厌,只是有些时候,两个人的想法会出现一些偏差而已。

  那天关鹰当着张天元的面仔细观察了那块741号料子,实际上手里头却是拿了个反光的镜子去观察张天元的表情,果然发现张天元那小子表情不太对,他那个时候就猜测这块料子有问题,虽然张天元嘴上把这块料子说得是一文不值,但这料子肯定是有货的,就是具体有多少货,他还不太清楚,不过他到底也是个行家,再和自己的赌石师傅商量过之后,就决定估价二百万欧元拿下了,如果说能拿下,那自然最好,拿不下的话,也要给张天元添点堵。

  只是他不知道,现在跟他斗价的那个根本就不是张天元,不过给张天元添堵这一点,他暂时也实现不了,毕竟张天元的估价是三百万欧元,超过了这个价,才算是能够添堵,不然还不够格。

  一百万欧元的出价,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关鹰和关震霆还在那里争论的时候,那741号毛料的价格又变了,只不过这一次变动比较小,只是从一百万欧元变成了一百零五万欧元。

  关鹰看到这变化,嘿嘿一阵冷笑,就停下了和关震霆的争论,直接拿过投标机,在上面输入了一百二十万欧元的数字。

  “老爷子,算了吧,没必要为了这事儿置气的。”关震霆挡住了关鹰的手,不让摁确认键。

  就是这么一耽搁,那价格又变了,从一百零五万欧元变成了一百一十万欧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