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三七章 投石问路
  “天元,你没忘记今天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吧,赶紧过来,今天明标区竞拍的可是六百到一千号的料子,咱们有好些呢。”

  张天元正打算继续看暗标呢,柳生平就把电话打了过来,这个时候张天元才意识到,已经都是三点二十了,距离三点半开始的明标区的竞拍还有十分钟就开始了,也不知道这位子还占不占得到,因为高兴,都差点将这些事儿给忘记了,幸亏有未来的岳父提醒,不然的话,张天元真得哭死了,这要是错过了自己的料子,平板电脑上记载的那一堆资料可就白白浪费了。

  这人果然是不能得意忘形啊,不管什么时候,一旦得意忘形,那肯定就要出事儿。

  “伯父,你们先帮我占个座,我马上就到了,对了,号牌也帮我领上。”

  “这个还用你说,赶紧过来吧,不然我们不好解释的,工作人员一直让我们催促你赶紧来,不然就要收回号牌了,有好多人都在后面站着呢,今天这人看起来有点多啊。”

  “行,我马上就来。”

  挂了电话之后,张天元转身就往明标区的拍卖厅里跑了过去,他这一跑,险些又一次是把那些缅甸的士兵给得罪了,原来担心他闹事,所以有个士兵就在他附近一直跟着呢,没想到他突然间转身就跑,两个人直接就撞了个满怀。

  张天元多大的力气啊,那士兵却跟瘦猴似的,直接就被撞飞了出去。

  “没事儿吧你?”张天元见撞了人。有点不好意思,上前就要去把那士兵扶起来。没想到那士兵急忙就跑了。

  张天元挠了挠头,嘴里面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我又不是老虎。犯得着这样怕吗?”

  嘀咕完,他又看了那士兵一眼,发现没什么异常,这才又加速跑向了拍卖厅。

  见张天元厉害了,那个被撞倒的士兵看了看自己怀里的枪,居然枪管直接被撞弯了。

  “超人?”

  “嗯嗯,不不不,功夫高手,中.国功夫!”

  原来这缅甸士兵小时候就特别喜欢看华夏的功夫片。还有武侠小说,当然是网上免费翻译过来的,他刚刚见张天元一下子就把那枪管给撞弯了,就意味张天元是传说中的武侠高手,心里头既崇拜,又是惧怕。

  张天元当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出,早早就跑到了拍卖厅门口。

  “在这边,天元!”

  刚刚进入拍卖厅,张天元就看到翁红在向自己招手。旁边还站着一个工作人员,柳生平正在那里解释着什么。

  张天元急忙走了过去,向那工作人员示意了一下,那工作人员就离开了。既然人已经到了,就没必要再继续说什么了。

  柳生平见张天元气喘吁吁的样子,忍不住说道:“你到底怎么回事啊。这么要紧的事情居然也会来这么晚。”

  能听出来,柳生平是有点生气了。

  不料翁红却拧了柳生平一下骂道:“你懂什么。咱们天元既然来晚了,那肯定就有来晚的道理。他是那种不务正业的人吗?你也不想想,他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耽搁了,你说是吧天元?”

  “还真是,不过这个事情不光是关系到我,也关系到柳氏珠宝,等明标拍卖结束之后,我在给你们详细说一下。”张天元一个人肯定买不完那么多的好料子,既然如此,那就对自己未来的岳父岳母能帮忙尽量帮忙了,只要不露痕迹的帮帮,那不过就是送个顺水人情而已,也没什么危害。

  虽然张天元来得晚,不过翁红和柳生平来得还是比较早的,这两个人今天虽然也在暗标区看料子去了,但是心里头却一直都惦记着今天的拍卖,都没什么心思看,结果等到拍卖还早的时候就来这里排队了,通过杨耀山的关系,多要了一个号牌。

  本来的话,人不来,是绝对不会给号牌的,这就是熟人的好处啊。国内国外都一个样子,有了关系,这怎么都行。

  不仅三个人在第一排坐着,而且还是连着的,待会儿商量什么事情都好商量,为了方便说话,翁红和柳生平让张天元坐在了最中间,这分明是要把张天元当成军师来看待了,毕竟翁红不懂什么,她来这里,纯粹就是来看热闹了,拍到毛料的那一瞬间,不光是男人兴奋,喜欢翡翠的女人同样也会兴奋啊。

  因为竞拍规则改变,所以就算是拍卖时间到了,也不用急于出价,三个人有充足的时间去商量到底要如何出价,什么时间出价,怎么出价,甚至把很多可能发生的突发事件都想到了,虽然现实拍卖可能不会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但能小心就尽量小心些了,不然到时候真得发生了的话,都不知道要该怎么解决了。

  今天拍卖的监督并不是杨耀山,毕竟杨耀山是个大忙人,他还有自己的事情呢,所以缅甸翡翠公盘每天竞拍所请的监督,其实基本上都是不一样的人,但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很有地位,而且对翡翠都很了解,不管是缅甸国内的大师,还是国外的大师,只要是缅甸政府认可和信任的,那就没有任何问题。

  三点半的时候,监督用英文宣读了一边明标竞拍的规则,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了主持人去办了,说是监督,其实就是来捧场的,一般这种场合,还真没有人敢轻易招惹麻烦的。所以这监督的责任,自然也就变得比较轻松了。

  “快看看,已经开始了,咱们盯上的毛料有没有人出价?”

  在主持人宣布了竞拍开始的时候,翁红就首先紧张了起来,急急忙忙扭过头来询问张天元。因为她是记不住那些纷繁复杂的毛料的,要查看。还得翻手机,实在他麻烦了。倒不如直接询问张天元更快。

  张天元笑了笑道:“伯母,不用着急,你现在就应该心平气和点,反正不到时间点,那些料子也拍不出去,咱们先慢慢看看情况,等到最后的时间段再出价也来得及,你越是太在意那些毛料,反而越是会引起别人的注意。那样的话可就不太妙了,会有人盯上咱们的。”

  “可是你看看那些人,一个个都猴急的开始出价了。”翁红还是不太放心,指了指那大屏幕,又指了指周围那些一脸严肃地毛料商人说道。

  张天元抬头看了一下,心中感到有些困惑,此时那大屏幕上,六百到一千的毛料,大部分的毛料都有人出价了。那些价格,都是用显著的红字来标识出来的,看着非常刺目。

  “这一个个都疯了吗?刚开始就出价?这不是明摆着要把价格给抬高了吗?损人不利己的蠢事儿,是哪个蠢货开始干的?”

  无奈地看了看四周。他发现大部分的毛料商人都在紧张地关注着大屏幕,或者低头按手中的投标机,那大屏幕上的数字也在不停的发生着变化。虽然变化的节奏比较慢,但却很频繁。

  很显然。昨天解石的时候,百瑞祥的那块赌垮了的料子虽然影响到了很多人的热情。但是后来他的解石,却又给这些人带去了希望,再加上缅甸政府方面新出台的一些优惠政策,使得这明标区的拍卖不仅没有减弱热情,反而是比前几天更加热闹,更加疯狂了。

  他不知道的是,其实昨天的竞拍上发生了一件事情,有个人一开始就给许多毛料出价,将这毛料的价格给抬了上去,然后使得这些货主今天也都紧张起来了,一开始就出价,免得别人看出了,还发明了一个词儿叫“投石问路”,其实不仅仅是问路,还有迷惑别人的意思。

  这要是一个人用,那是妙招,可如果所有人都用的话,那就没有意义了,这也是张天元想明白了之后,也没有掺和进去的原因,因为他知道那是一件相当无聊的事情,没有任何意义。

  “天元,741号毛料你自己盯紧了,那是绝对不能放过的,其余的毛料我们看着,价格的任何变动都不要放过了,这跟股票一样,玩得就是心跳啊,如果发生什么大的变化,一定要互相商量,不要自作主张,知道吗?”

  此时的柳生平就像是个要上战场的将军,显得非常严肃认真,他打开了自己的手机,翻看了今天的任务标的,然后对张天元说了一声。

  这可不是随便知会一声那么简单,这实际上就算是通知分工了,张天元的任务就是记住那块741号毛料,其余的事情就不用操心了,这样子也好,张天元出于私心的关系,有几块自己想拍的毛料并没有告诉给柳生平和翁红,这是他自己的自由,按理说柳生平应该能想到这一点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高兴或者太激动了,居然没有意识到。

  还是翁红提醒了一句:“你呀你,搞清楚点,天元这次可不是咱们请来的赌石师傅,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呢,别影响了天元的事情。”

  翁红这么一说,柳生平才一拍脑门苦笑道:“天元,对不住啊,伯父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还真把你当成我们柳氏珠宝的赌石师傅了,唉,要是你真的是我们的赌石师傅就好喽,可惜了,可惜不是啊。”

  虽然石老王和杨师傅算是比较可靠的人,但就是这样,柳生平也没有让他们掺和今天的明标竞拍,而是给他们放了半天的假,让他们去内比都四处观光,那两位都是人精了,哪里还不明白柳生平的意思,所以也就没反对,两个人也没去逛,这内比都能逛的地方是在不多,只是回到酒店之后,买了点下酒菜,一边吃着下酒菜,一边聊起了天,倒也是滋润的很。

  柳生平不是不信任石老王,也不是不信任杨师傅,但有些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也知道石老王和杨师傅喜欢喝两口,万一酒后说了什么胡话,把风声透露了出去,那情况可就不妙了,所以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打算亲自出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