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三六章 暗标等于明料?
  那工作人员听到张天元的解释之后,也是半信半疑地看了张天元一眼,直到张天元将入场的牌子,以及购买毛料的票据都拿出来给她看了,她才过去给那个士兵解释了起来,估计是相信张天元的话了。

  那士兵听到工作人员的解释之后,就放下了枪口,也让自己的两个同伴也走开了,看样子也是解释通了。

  “张先生,您的大名我早就听说过了,只是因为工作忙,一直都没见到。这件事情实在对不起了,刚刚还因为您要闹事,所以我们的保安人员就过来了,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

  比起那只会缅甸语的士兵,这工作人员的普通话就讲得非常流利,而且人语气也好,听着觉得舒服。张天元本来脾气不太好,被人用枪口对着,而且还要拷走,说实话这心里头挺不舒服的,但是听了这工作人员的解释之后,他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因为刚刚确实是他因为激动而做了一些鲁莽的事情,尽管本意并不坏,但毕竟是做了,要多道歉的,其实反而是他。

  “不不不,要说这事情,还是我的责任,我刚刚因为想到一件事情,所以就有些激动了,对不住对不住了。”

  张天元给工作人员道歉,不过却没有理会那缅甸士兵,因为就算他的举动有些鲁莽,也没必要用枪口对着吧,这万一要是枪走火了,问题可就大了,虽说自己未必会死,可是谁挨上一枪也不会好过吧。

  “误会?”缅甸士兵用非常僵硬的普通话疑惑地问了一句。

  “对。没错,是误会。是误会,没有事儿了。你们去忙吧。”工作人员点了点头说道。

  张天元也摆了摆手道:“该干嘛干嘛去,别没事儿总托着个枪四处乱转,怪吓人的。”

  “你!不要胡来!懂?”士兵临走之前,还指着张天元非常严肃地说了一句,大概到现在为止,他还觉得张天元是个故意找茬的人。

  说完话,那士兵才转身离开了。

  工作人员苦笑了一声,对张天元解释道:“他们普通话不好,本来很客气的话。说出来都变得不客气了,对不住啊张先生,这是投标单,已经给您准备好了,您慢慢看,不要耽搁了您的生意对不?不用跟那些粗人置气。”

  这工作人员还就是会说话,这人会说话,这感觉都不一样,让你听着舒服。心里头的那口恶气,也就顿时烟消云散了。

  这个时候,周围也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这些人大多都认识张天元。或许以前还有人被那样粗暴地对待过,就替张天元说话,安慰张天元。

  “张老师。别跟那些兵蛮子一般见识,他们抓个鸡毛都当令箭了。不是东西。”

  “对啊张老板,你不知道。上次有个人在这里心脏病犯了,不小心撞翻了一块料子,那些士兵不仅没赶紧送医,反而还把那人绑了起来,最后闹出了人命。”

  “是啊是啊,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张老师您以后遇到这种事儿能忍就忍吧,没必要跟那些人一般见识。”

  “谢谢诸位了,我没事,大家都不要在这儿聚着了,都去忙吧。”

  虽然很感谢这些人对他的劝诫,不过张天元此时心思根本就没在这上面,因为他此时还想着自己心里头的事情呢,之前之所以会激动得拍桌子,还引起了麻烦,就是因为这个事儿让他心头一阵狂喜。

  因为这个事情,忽然间让暗标在他面前变得没有任何秘密了,甚至比新规则之下的明标还要更容易拍到。

  这就好像原本一个穿着衣服的美女,突然间在你的眼里变得是一丝不挂了,这种情况下,张天元没激动得晕过去,那都算好了。相信靠着这一点,只要有足够的钱,他就可以买下所有的暗标毛料,这可不是吹的。

  估计各位看官比张天元聪明,都已经猜到了吧,这暗标的投标箱跟上一次闫城赌石大会上的不太一样,这个投标箱是直接放在毛料附近的,你只要瞧上了,就可以投标,而上一次的投标箱你根本就很难接触到,而且更多的是采用了网上投标的方法。

  缅甸翡翠公盘则不然,用的就是这种难过现场的标箱,你是可以直接看出来的,所以张天元用鉴字诀里面的透视和查微功能,完全就可以看出投标箱里面的情况,甚至那些投标单子上别人投了多少钱,他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这样的话,只要是到最后,看看里面的最高价是多少,他就多投一块钱,那都可以把这块料子给拿下了。

  张天元之前其实就有这种模糊的想法了,只是当局者迷,有些事情还真想不透,再加上这缅甸翡翠公盘的暗标投标方式与闫城赌石公盘不太一样,他一开始就没想过那种事情,刚刚去看那块料子的时候,才猛然间想起了这个事情,而后就是去要投标单的时候,把整个事情都想得通透了,于是就有了那种反常的举动。

  “不对啊,按理说很多人一开始就直奔暗标区来了,这投标箱里面的标单应该很多才对,怎么就一张,而且刚刚好是底价,这家伙该不会是想碰运气吧,看别人不投,所以自己就想好事儿呢,但这种好事儿可没那么好找哦,这毛料就算最后真得只有你一个人投标,别人货主肯定也会中途拦标的,不会这么便宜卖的。”

  张天元看了看刚刚那块全赌料子旁边的投标箱,里面孤零零的就只有一张标单,不过他虽然是要来了一张标单,却不愿意写数字了,这数字写上去,到底要写多少,那是很麻烦的,最后想改都不好改。按照他现在的预想,所有的标单都干脆到最后一天。甚至最后一个小时再开始投,那个时候该投标的估计都已经投标了。期间变化不会太大,中标的几率基本上会在九成以上。

  因为别人不可能像他这样知道那些人的投标价,所以不会等到最后一天才投标的,使得那投标箱里的标单,基本上不会存在太大的变故。

  所谓的投标单,其实就是一张卡片,和名片的大小完全相同,在上面用缅中英三种文字,标明了填写自己编号和投标价格的地方。

  而投标编号。也并不是入场证上面的标号,而是入场证后面的四位数字,加上张天元护照的后四位数字,合起来一共是8个数字的编号,如果是缅甸人,就是入场证后面的四位数字和其本人身份证上的后四位数字相加。

  在办理入场证的时候,必须要填写自己的护照号码的,所以每办理好一张入场证,电脑就会自动生成一个投标编号。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确保毛料商不会被人恶意投标。

  这编号跟密码一样,太简单的话,就容易被别人给识破或者掌握。你密码被识破了,被蹭网那都算是轻的,要是直接被取走银行卡里的钱。那可就出大问题了。这编号也是一个道理,如果被人掌握了。那就可能会被别人冒用,因为编号太简单的话。就很容易被别人所掌握,如果有人用张天元的投标编号,在投标单上写下个几亿欧元,那么张天元就算是能够支付得起这些钱,他也不会支付的,毕竟谁也不想做那个冤大头嘛,最终的结果就是逃标,那样的话,他之前拍到的毛料,也将全部作废。

  虽然这样的可能性比较小,但也不是没有的,历年的翡翠公盘上,都会出现一些怪事儿,很多人为了自己能够拍到毛料,真得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让你防不胜防啊。

  我们常说一句话叫“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但这话只被很多人记住了后半句,前半句却都当成屁了,所以也就出现了很多故意害人的事儿,甚至有些人干脆是害人又害己,不知道是脑子错乱了还是怎么的。

  张天元这一次在翡翠公盘上可是得罪过人的,纵然是没有,那关氏珠宝的那些人也不会让他安安生生地,只要有机会,肯定是会整治他的,所以他自己就得是千万小心了。

  这同行本来就是冤家,再加上张天元跟关氏珠宝也算是仇家了,如果说对方是那种心理阴暗的人,在知道张天元的投标号之后,然后用恶意的方式来报复和整张天元,那也是绝对有可能的。

  正因为简单的编号会出很多问题,所以组委会才会采用这种方式的投标编号,并且在办理入场证的时候,都会特别的提醒各个买家,不要泄露出去自己的投标编号,如果还有人因此被算计的话,那就只能怪自己太不小心了。

  这也就是很多人在填写标单的时候,会偷偷一个人到没人的地方填写的原因了,编号被看到了,那可不是一点小麻烦,那甚至会影响到你整个投标的结果,甚至你整个缅甸之行的成功与否的。

  “嘿嘿,现在都不用估价了,也不用费那个精神了,直接把瞧上的料子全部都记下来,到时候挨个投标就行了,这真得是太爽了。”

  张天元嘿嘿暗笑了一声,将那张领来的投标单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原本他是打算进行一番仔细的估价之后再填写的,可是现在完全没那个必要了。这就好比是皇帝选妃,张天元是皇帝,而那些毛料的出价是妃子,之前穿着衣服,还涂脂抹粉,根本就看不出真实情况,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全部都卸了妆,脱了衣服,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张天元瞧上了谁,晚上就可以直接翻牌子去睡了。

  感觉对他来说,这已经不是暗标的拍卖了,倒像是一次翡翠的展览会,就等着他低价选购了。

  别人买明料的时候才会这么方便,可是对张天元来说,这里的都是明料,几乎没什么分别了,有作弊器的感觉就是这么好啊。

  将投标单塞进裤兜里之后,张天元先拍下了这块毛料的照片,并且记下了位置和编号,这也方便之后投标,不然记混了那最后肯定是要犯错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