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三五章 举起手来!
  “看起来那些人说得没错,这好料子都在暗标区呢!瞧这一块块的料子,不仅表现出色,而起里面的玉肉也都比明标区好太多了,这就是差距啊,难怪会有人说其实明标区就是暗标区的垃圾收容所,这话也是有几分道理的。”

  因为明标区和暗标区其实是挨着的,只不过用一条过道隔着而已,旁边站着持枪的士兵,所以张天元去找暗标区,那也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情。

  这才刚刚看了几十块料子而已,张天元就不由得感叹起来了,原来大多数的有钱人集中到这里也不是没原因的,除了暗标区的料子更多一些之外,更重要的,其实还是这里的好料子比较多啊。就说这几十块料子吧,其中就有三块是高冰种帝王绿的,另外还有两块是玻璃种帝王绿的极品美玉,这才明标区可是一块都没看到啊。

  就算是五十块料子就有两块玻璃种帝王绿,那么一百块就是四块,一万块那就是四百块啊,这样的话,张天元压根都不用去买什么明标区的料子了,直接把这四百块料子买下来,干脆以后就改做高档珠宝算了,有这么多的原料,够用十好几年了。

  其实张天元不用这么惊讶的,虽说暗标区的料子是很好,比明标区好了很多,但也绝对不会像他想象中的那样夸张,之所以前面这些料子出现好玉的多,还是要归功于主办方的,主办方为了吸引更多的人去看暗标,所以将前面这些表现比较好的料子摆出来。你就有看下去的**了。

  一般来说,在这种公盘上。是不太可能会出现全赌的料子的,即便有。那也是放在角落里的,几乎所有的料子那都是半赌料子,尤其是表现越好的料子,开窗就越明显,也越大,这为的还是提升料子本身的价值,如果是全赌的话,你料子始终抬价是有限的,可一旦擦出了绿。或者切出了绿,那就不一样了,价格你可以随便抬了,只要不超出那些买卖人的心理底线,那就一点问题也不会有的。

  有些料子甚至直接就是被切开了一半的,两面都是翠**滴,跟翡翠做的地板砖似的,还很长,这种料子。几乎铁定里面是有玉肉的,跟明料都快差不多了,但问题就是,这种料子。要价也会很高,切口的翠表现越好,价格就越是高的离谱。

  张天元对这些料子兴趣不大。他接下来赌石,已经不再是为了给珠宝店找原料了。毕竟在明标区弄到的那些料子,也足够用好几年的了。现在他赌石,只是为了追求捡漏的那种刺激感,也想看看,暗标区的料子到底能好到什么程度,如果今年侥幸也能把标王弄回家的话,那也不失为一件美事啊。

  只是这种料子,就没意思了,大多数人都能看出好坏的,几乎都快成明料了,拍卖的价格也会高的吓人,估计都是上千万欧元的价格才能拿下,花钱多,还找不到刺激感,张天元不太喜欢干那种事儿。

  这人要是捡漏捡多了,自然就不太喜欢正儿八经地买东西了,这就跟靠赌博能够不断来钱的人,谁还愿意去下苦赚钱啊,没意义嘛。

  暗标区里面的毛料,因为是明标区毛料的五倍左右,所以也就是一万多块料子,这可是个巨大的数量啊,张天元看明标区的料子都花费了两天的时间,那还是拼着命看的,那么看这里的料子,如果不拼命的话,估计十几天都看不完,可是要知道,现在距离翡翠公盘结束也就剩下七八天了,根本不可能给张天元太多的时间去仔细品味,他还是觉得,有些自己觉得买着不能大赚的料子可以直接几下,交给柳氏珠宝或者其余几个朋友去处理,而他自己就选几块顶级的料子就可以了。

  虽然高档珠宝买的人少,但是却是用来占领市场的好东西啊,再说了,现在买的人少,以后就未必了啊,现在暴发户土豪可是不少啊,谁知道会不会那一天突然就发财了,然后就多了一大批来买高档翡翠珠宝的客人。

  所以高档料子,就算现在不卖,留着那也绝对是可以升值的好东西。

  张天元综合分析了一下,最后可能拍下来,他也最喜欢的料子,其实反而是那种表现差,但是里面却有好货的料子,这种料子别人肯定不敢轻易投标,所以标书就少,而他自己却可以投标,而且这样做不仅仅是省钱,还可以保证很高的中标率。

  “咦?这中间居然出现全赌的料子了,而且这一片全都是,看起来前面那些应该是专门用来钓鱼的鱼饵了,这主办方,还真是良苦用心啊。”

  张天元看料子大约看到两百多份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就发现与之前的情况不太一样了,之前那些料子,全部都是半赌,甚至有些料子明显就是直接从中间切开的,玉肉可以清晰的看到,所以底价也非常高。但是到了二百份之后,情况就发生了一些变化,开始出现了大量的全赌毛料,没有开窗,没有擦绿,甚至直接就是从坑里面弄出来的料子,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玉肉就扔这块儿了。

  虽然这些毛料从外表来分析的话,表现上是参差不齐,根本没法跟一开始的那些料子相比,可是里面的玉肉,却也并不是太差,最重要的是,这些全赌毛料的底价都要比半赌毛料几乎是低了将近一半啊,普遍都是如此,看得张天元是心旌荡漾。

  他就喜欢全赌毛料,因为赌起来有意思啊,别人看不到里面的好坏,他自己却看得到,这不是很有趣,很占便宜啊?

  尽管这些全赌毛料新坑老坑的都有,但是明显也是经过挑选的,基本上不会说里面一点翠都没有。即便最差的,也是油青种的料子。如果价格适当的话,那买到手还不算太亏。

  “这块料子不错啊。冰种高绿,总算可是逮到一块儿了,嘿嘿!”

  在张天元的眼里,冰种以上的料子都是可以买的,不管是普通冰种还是冰种飘花,或者高冰种,只要是冰种料子,在目前的翡翠市场上,那都是可以加工成高档珠宝的。至于说玻璃种,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根本就不去多想,能遇到了当然好,遇不到了,他心里头也不会太沮丧了。

  在这一片全赌的料子附近转悠了一会儿,张天元就发现了一块长得很有个性的翡翠毛料。说它有个性而不是丑,主要是因为这翡翠料子勾起了张天元童年的回忆啊。

  “葫芦娃,葫芦娃。一个藤上七个瓜……”这料子还真得有点大葫芦的样子,看起来非常像,上面布满了绿色和黑色的廯,看起来真得想是有人不小心把葫芦扔进了毛料堆里面去了。却忘了取出来了。

  他还记得自己在闫城赌石大会上买的那块长得像史努比的料子,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想什么就来什么?或许在别人眼里,这就是一块很普通的全赌料子。但是在他眼里,这料子不仅玉肉出众。而且还充满了童年的回忆,实在令人感慨万千。

  料子整个放在地上。没有开窗,也没有擦绿,就是一块全赌的料子,整块原石大概重一百来斤,其实这都算小了,在暗标区,很多全赌料子,甚至半赌料子那都是成吨重的,有些料子因为太大不好运,缅甸方面也是很无奈的把料子切成几块了,结果把好端端一块巨大的玉肉给切成了几份,不可谓不可惜啊。

  “果然,这暗标区的料子整体底价也比明标区要高,这块料子虽然表现不算好,但是这底价却不低啊。”

  张天元看到这料子,就有了想买下来的意思,所以就看了看旁边标注的底价,嚯,这可不便宜啊,居然是十万欧元,这换算成rmb的话,那可就是将近一百万了,在一般的二线城市买一套房子,还是能拿下来的。

  “普通人赌石,这哪里是赌石啊,根本就是赌命嘛。”张天元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现在有钱了,当然不在乎,可是假如自己只有一百万rmb的存款,又没有六字真诀的能力的话,那他决计是不会沾这东西的,这真赔进去,那就是倾家荡产了。

  他走到工作人员那里,想要一份标书,先投了再说,因为根据他的估价,那块暗标的料子底价是十万欧元,最后成交价估计在一百万欧元左右,十倍于底价,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这在翡翠公盘上是很常见的,当然,如果竞争少的话,那也可能二十万欧元就能拿下,但问题就在于暗标出价你还不能出太低了,否则的话,这料子你就得不到了,因为一个编号,只能填写一张标单,除非张天元让别人帮忙,否则的话,这一张标单下去,想改都来不及了。

  那工作人员很热情地给他去取标单,却因为不小心将标单掉在了地上,慢了一些,张天元倒是没在意,便靠在那里想别的事情,突然间猛地在桌子上拍了一下,大声喊道:“张天元啊张天元,你个蠢货啊,怎么之前没想到啊,笨蛋,真是笨蛋!”

  那工作人员被吓了一跳,以为张天元冲她发火呢,而一旁站着的缅甸士兵早就已经冲了过来,并且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张天元。

  “呜哩哇啦呜哩哇啦(你,站直了,把双手举起来!)!”

  张天元还在暗暗高兴呢,可是被身后那士兵的声音给吓了一跳,等回过头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被缅甸士兵用枪对着,那士兵一脸的愤怒,好像他张天元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似的。

  另外又过来两个士兵,就要将张天元给直接带走,手里头明晃晃的手铐,看着真是怪唬人的。

  “我说几位,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我可是这里的客人,一没偷,二没抢的,用枪指着我干什么?”

  张天元直接就愣住了,想起自己刚刚的举动,顿时一脸的尴尬,急忙回头去给那工作人员解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