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三三章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我说天元,你这是昨天晚上没睡好吧,也不对啊,尽早的时候,你脸色还挺好的啊,怎么这会儿看起来脸色这么差?出什么事儿了?”

  中午张天元和柳生平还有翁红就在宝玉石交易会给批出来的地方自己生活做饭,翁红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手艺,炒了好几个菜,味道都相当不错,可是张天元看起来好像没什么胃口,而且脸色也很难看,作为女人的翁红,自然比较心细,看到之后就忍不住问了起来,

  感觉这不像是没睡好,倒像是生命了。

  “没事的伯母,好像是吃坏东西了,那大濑尿虾太好吃了,结果吃多了点,放心吧,果断时间就好了。”

  张天元不想让柳生平和翁红为自己担心,所以笑了笑,就吃起了饭,就算是明明没有胃口,也还是吃了两碗米饭,好在他的地气已经开始在慢慢恢复之中了,这个时候的情况其实已经比之前的时候好了很多,不然他肯定是连一口饭都吃不下去的。

  一早上就看了一千多块毛料,虽说看起来他只不过是在那里走来走去,体力消耗不大,可是脑力劳动更是伤人啊,人家体力劳动,只要不过度,那对身体是有好处的,可是脑力劳动不管过度还是不过度,对脑细胞的璀璨都是很可怕的,尤其是脑力劳动过度的话,那就更麻烦了。

  以前张天元上高三的时候,那就非常累,那个时候他头上甚至都出现了很多白头发。不过后来高考结束了,那白头发也是悄无声息的没有了。这就是脑力劳动代价啊。

  这世上就没有白吃的午餐,特殊能力很好用。但风险也很大,所以张天元一般情况下都不会用,而且大部分时候,他都只是用鉴字诀,其它五字真诀用的都不多,补字诀用过,每一次都把人整得很惨,但那也是在无奈的情况下使用的,必须得用。

  这会儿吃饭。一来是为了不让柳生平和翁红担心,二来当然也是为了补充养分了,不然越不吃饭,那情况也就越糟糕了。

  “来,伯父伯母,我把明标区的料子基本上都看完了,给你们推荐几块料子,你们适当去拍一下,这些料子我都做了估价。我这估价属于封顶价,如果超过了这个价,就果断放弃吧,因为拍下来也可能是赌垮。我把图片发到你们的手机里面把。你们仔细看看,不要搞错了,编号、毛料的样子。以及封顶价都要看。”张天元将要给柳氏珠宝的资料整理到了一块,然后打包发给了柳生平和翁红。这上面只有他的估价,以及毛料的照片和编号。其余的信息他没有给,不然要是他这未来的岳父岳母问起来,那可不好解释啊。

  吃过了饭之后,张天元将柳生平和翁红叫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把自己原本打算推荐给柳氏珠宝的毛料的简单资料发了过去,这是尽他的一份心呢,如果说自己的岳父岳母不相信自己,那就算了,他反正尽了他的心就行了。

  “你老实告诉我们,是不是因为做这些事情,所以才会把你弄得这么累啊?还说是吃坏肚子了,当伯母傻啊?”翁红瞪了张天元一眼,有些怜爱地质问道。

  语气虽然严厉,不过却是关切的意思。

  “嘿嘿。”张天元尴尬地挠着头笑了笑,他没想到自己的未来岳母居然眼睛这么毒,一下子就看出了问题所在了。

  “傻笑什么,要是为了我们的事情把你累坏了,梦梦可要来兴师问罪了。”翁红没好气道。

  “没事儿,真得没事儿伯母,我休息一下就好了,这些资料你们先看着吧,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尽管来问我,我给你们解释。”

  “不用了,你说让我们买,我们就买,亏了算我们的,赚了算大家的,说到底,我们没有儿子,就一个女儿,你和梦梦成婚之后,就算是我们柳家的继承人了,这些东西以后还是你的,你说我们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啊,就这样吧,你赶紧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千万别累坏了,这翡翠是宝,可是对我们来所,你才是真正的宝啊。”如果这事情换做昨天,柳生平肯定是要问一下张天元为什么会看中那些毛料的,但是自从发生了今天早上的事情之后,他就不打算问了,自己的未来女婿有本事,这已经在他的心里头刻上烙印了,女婿说得,那就肯定不会错的。

  “那也行,这几块料子在封顶价之下的,一定要拍下来,多半是会赌涨的,当然了,你们的女婿我也不是神仙,里面肯定会有可能出现赌垮的料子,但一般来说,都不会亏太大,我还是相信我的眼力的。”张天元提醒道。

  他说这番话,其实是有原因的,他给柳氏珠宝介绍的那些料子,赌涨的占了多数,而且基本上都是大涨,当然也有几块是肯定会赌垮的,那是他故意选进去的,不过即使赌垮,也只是小垮而已,综合一下的话,最后即便是有赌涨,有赌垮,柳氏珠宝光凭这几块料子,最后也能够净赚上亿rmb了,这还仅仅只是说玉肉,如果说做成珠宝,那会赚的更多,张天元这个未来女婿,做得算是非常称职了。

  不过张天元这一次并没有像在闫城那样选那些切不出翡翠的毛料来做赌垮的添头,他选的赌垮的料子,也是有货的,不能水平相差太远了,否则也会引起怀疑的,反正不管如何,张天元都是想着能够尽量谨慎小心一些,不要把自己的底儿给暴露了,这才是关键。

  一个赌石专家,很少是会出现大垮的案例的,之前百瑞祥那个是特殊情况,特例之中的特例。那是很稀罕的事儿,可能很多年都遇不到一次。

  做生意嘛。有赚有赔那才正常,关键是最后算总账的时候是赚了。如果是他自己买,那就没那么麻烦了,反正不用现场解石,他自己买的那些料子,当然全部都是能够赌涨,而且都是大涨的料子,作为张天元,有这么点私心,那已经算是很够意思了。如果他真是那种只顾自己的人,根本就不会把这些事儿告诉给柳生平和翁红,让他们瞎忙活去,自己还不用担心会被人怀疑。

  这种情况,跟雷锋叔叔没法比,但是作为一个好女婿的资格还是有了。

  其实今天所看的翡翠毛料,张天元都是可以一口气吃下来的,不过他并没有那么做,一来是太过惊世骇俗了。二来他的钱还要留下一些去拍暗标呢,暗标的好料子可比明料多多了,三来就是自己吃了肉了,让未来的岳父岳母跟着沾点光。喝点汤,那也是应该的。

  再说了,这里面有不少都属于低档翡翠。虽然也有利润空间,而且还不小。但问题是张天元的神罗珠宝是冲着中高档市场去的,买了也没用。就干脆全部扔给柳生平了。

  当然,他也给萧峰锐和慕容德各自留了几份料子,让他们去拍卖场上竞争,买下来了,那他们就赚了,买不下来,张天元也没办法了,朋友毕竟只是朋友,不是自己,能做到张天元这一点,算是够可以了,再让他往多了去做,对不起,他可不是圣母,不是圣人,还没那么伟光正。

  “这么多料子都能赌涨?让我看看,这可是一百多份啊!天元,你不会是把好料子都让我们拍了吧,你自己不要了?”

  柳生平不可能不震惊,要知道这缅甸翡翠公盘每一年明标区的成交额也就在三百份左右而已,光张天元就介绍给了他们一百多份,还真是把他们给吓住了,他们不知道的是,要不是张天元自己从里面挑选了更多的料子,还不止这些呢。

  往年明标区的料子成交量低,但并不代表好料子就少,只是很多人觉得明标区的料子不好,不愿意买而已。照今年这态势,估计明标区的成交量是要超过五六百份了,这可都是张天元的功劳啊。

  “放心吧伯父,我自然会给神罗珠宝留料子的,这一点你尽可以放心,唉,明标区的料子质量还是太差了,如果能够再好一些的话,我还能为你们多选一些。只是你们不要介意啊,我选的这些料子里面,有不少都是中低档的翡翠料子,没问题吧?”

  张天元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把一些问题放到台面上来,有些事情事前就说清楚的话,事后就不用扯皮了,尤其是亲密的人更应该如此,免得伤感情。

  “这有什么问题,不管是高档料子,还是中低档的料子,我们都是需要的,你别看高档料子利润空间大,可问题是它的销售量没有中低档料子大啊,说起来,珠宝里面真正赚钱的,其实反而是中档的料子,既不会太便宜,也不会太贵,很受消费者的欢迎。”柳生平很看得开。

  对于张天元给出的封顶价,柳生平心里头有个衡量价值,如果说这些封顶价真得拍不下来的话,他还会适当加一些的,这样的话,就算是赌垮了,应该做成珠宝之后还是可以赚的,他相信张天元对毛料的判断,不过对张天元的估价却心存怀疑,毕竟他才是珠宝行里摸爬滚打了很多年的老油条啊。

  事实上,他这么做还真没有错,张天元的估价,是按照翡翠玉肉来计算的,如果因为这个封顶价就拍不下来的话,那真得会很不划算的。

  这一点,张天元还得是好好学习,不过这些东西毕竟是要积累经验的,张天元在这一行里还是干得时间太短了,慢慢就明白了。

  和柳生平、翁红分开之后,张天元直接就去外面,躺在母仪的车里头睡了一觉,一直到下午两点的时候才醒过来,然后才去继续看完了接下来的六百来块毛料。

  不过这一觉母仪真得不愧,张天元借他的车睡觉,还给他指点了一下迷津,介绍了几块可能赌涨的料子。

  母仪以前还想利用张天元,不过现在他已经没这种想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