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三一章 你方唱罢我再来
  几家欢喜几家愁,几人疯狂几人哭。

  此时就在这不大不小的解石场地上,却上演了一幕幕精彩的脸谱戏,刚刚虽然赌输了,把张天元叫师父的杨师傅的脸上很是复杂,有几分决然,又有几分无奈。

  而距离不远处,还没有离开的那几个百瑞祥珠宝的专家,脸色却是如丧考妣一般,他们是真真切切地觉得那块毛料可以赌涨,可是最后却彻彻底底地被大自然给戏耍了,那脸色蜡黄蜡黄的,就好像是得了什么重病似的,实在难以说清楚。

  如果说当初买下那块料子的是翁红的话,那么只怕此时脸上无光的就是柳生平夫妇了,幸亏他当时阻止了,不然这事儿也太丢脸了,自己拥有六字真诀还要让自己未来的岳父岳母吃这种亏,那可是太无语了。

  柳生平和翁红此时站在张天元的身边,脸上高兴的笑容实在是掩饰不住,按理说,他们本来不该这样的,因为百瑞祥珠宝和柳氏珠宝在上浦还是有合作关系的,按理说,柳氏珠宝的掌舵人,实在是不应该笑话百瑞祥珠宝的,完全没有必要,甚至可以说不应该如此幸灾乐祸吧?

  幸亏此时百瑞祥的老板已经离开了,不然的话,这事情说不定以后还会闹出许多矛盾来。实际上这两位高兴,可不是什么幸灾乐祸,而是纯粹因为张天元的判断对了,那块料子的确赌垮了,自己未来的女婿实在是太有本事了,也免去了自己吃亏的麻烦。

  尤其是翁红。要不是因为张天元是自己未来的女婿,她真得会上去亲几口的。

  原本昨天晚上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柳生平和翁红虽说支持张天元,但是说到底。他们也是存在一定的疑虑的,因为赌石这种事儿,本来就不是那么肯定的事情,就算他的女婿有本事,看走眼那也是绝对有可能的,仅仅凭借张天元的直觉就来判断一块料子的好坏,未免太草率了一些。

  尤其是晚上想了很多之后,这两位越想越是不能理解啊,也因为这个。对于那块741号毛料的好坏,也产生了一定的怀疑,毕竟那块料子要竞拍的话,可能价钱不会便宜的,想要直接让那块料子上砸钱,没有个准头那真得不行。

  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柳生平夫妇即使比平时早起很多,都要来看解石的缘故,结果出来了,自己的未来女婿赌对了。那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呢,说不定真像女婿所说的那样,连老天爷都在帮他呢,他能不赌赢吗?

  刚刚两个人也商量过了。即使是打算竞拍那块料子,也不打算去看了,更不打算告诉石老王和杨师傅。有自己这未来女婿拿主意就足够了。

  “哈哈哈,老杨啊。你看我说吧,这小子的运气鬼得很。我上次就输给他了,现在你也输了,哎呀,咱们老哥俩现在成了一对可怜虫了,哈哈哈。”石老王笑得非常开心,以前只是他自己输给了张天元,杨师傅还因为这个事儿挤兑过他呢,他又没别的理由反对,现在好了,杨师傅自己也栽在张天元的手里了,这下子他就不是孤独一个了。

  “师父,你盯着那块料子看,是打算想买吗?”杨师傅还真得把张天元叫师父了,张天元不让他叫,他就是不听,这人脾气怎么也这么倔,难道有本事的人都是如此吗?

  “杨师傅,你真得不要叫我师父,就像石老哥一样叫我就行了,你要执意叫我师父,那咱们以后就不要说话了,我怕折寿。”开什么玩笑,让这么一个老头儿叫自己师父,这要是传出去了,别人还不说自己欺负老弱啊。

  “老杨,你就听他的吧,没必要较真。”石老王也劝道。

  杨师傅这才罢休,称呼了张天元一声老弟。

  “杨师傅,麻烦您个事儿,去把那块毛料买下来吧,钱我出,咱们也来个现场解石,就叫神罗珠宝现场解石,反正工具还没搬走呢,咱们也趁机用用。”张天元这也是一时兴起,他想要打响自己神罗珠宝的名号,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啊,可不能错过了。

  “真要买?”杨师傅愣住了。

  “买,只要是十万欧元一下的价格,都可以买,我看那料子能赌涨,那料子表现那么好,你们两位都能看出来了,再加上我这鸿运当头,还真不怕解不出好东西来。”张天元现在也不用藏着掖着了,那块料子表现好,就算是一般的赌石师傅也看得出来,只是因为刚刚百瑞祥解石的事情刺激了大家,所以都不敢打包票了,那人之所以会卖自己好不容易拍下的料子,也是这原因。

  “好,那我这就去买。”杨师傅虽然是翁红和柳生平带来的赌石师傅,不过现在对张天元那是非常的佩服,听了张天元的话之后,就过去把那毛料用四万欧元的价格买下来了,然后直接就放到了解石台上。

  “哎,大家听好了,这块毛料我们也要现场解石了,大家感谢一下神罗珠宝的张老板,谁要是有兴趣,就过来看热闹了,说不定这就能赌涨呢,也给大家提提神!”

  杨师傅将毛料放到了解石台上之后,就冲着周围那些人.大喊了起来,以至于正在往远处走的百瑞祥的老板都回过了头,缅甸组委会的办公人员也回过了头,都觉得这是在胡闹,所以想要过来阻拦。

  但是这组委会的人,却被那百瑞祥的老板给拦住了:“让他们解石,我倒要看看,这个年轻人还能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这位百瑞祥的老板其实早就认出张天元来了,当年就因为他的一个失误,错过了这么一个好的合作伙伴,如今虽然后悔。却因为面子上拉不下来,所以就没有再去找张天元。

  张天元真感觉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想法。他真想对着那百瑞祥的老板大喊一声“当年你对我爱答不理,如今我让你高攀不起。”

  听到这边又有人要解石。很多喜欢热闹的人都凑过来看了,那些没有来得及进入会场里面的人,也都过来看热闹了,毕竟毛料就那么多,看完了也就没什么看的了,大多数拿的钱也就够买个一两块毛料而已,没必要全都看一遍,有自己中意的也就行了,但是这现场解石的热闹。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到的。

  “神罗珠宝是个什么鬼啊,为什么我听都没听说过?”

  “孤陋寡闻了不是,神罗珠宝不就是最近在帝都跟关氏珠宝斗得热火朝天那个嘛,听说老板就是咱们的华夏神眼啊。”

  “哦,就是他的珠宝公司啊,那得去看看热闹。”

  “他不怕赌垮吗,刚刚可是才赌垮了一块表现很好的料子啊,那可是六十万欧元的料子,他这块也就十万欧元。刚刚花四万欧元买的,能赌涨吗?”

  “谁知道呢,咱们就当是看热闹呢,走走走。反正也不花钱。”

  “老弟,你看谁来解石啊?”杨师傅问到。

  “就你来解石吧,我今天就不出手了。”张天元之所以不想自己解石。还是要找些借口的,之后说起来。也可以说是杨师傅的手比较红,才能开出那么好的料子来。解释起来也容易解释清楚。

  杨师傅心想就是四万块的料子,就算是真得赌垮了,自己也赔得起,所以就没怎么犹豫,他是不怕切坏的,因为他自己既是赌石师傅,同样也是解石的大师,这点本事还是有的,要是再连解石都不会的话,那他可真就混不下去了。

  “喂,你小子到底耍什么把戏啊,里面的暗标还看不看了啊,怎么还有闲工夫在这里玩解石游戏啊,你是不是看百瑞祥赌垮了,觉得他们孤单,所以也想试试啊?”母仪有些纳闷,张天元这没来由地来这么一出,到底是为了啥啊,他实在是搞不懂,搞不明白,直接想破脑袋都想不清楚,所以本来已经进去了,结果又出来了。

  “母老板啊,没事儿,就是耍耍玩嘛,既然出来了,就看看热闹吧,我买的那块料子不错吧,嘿嘿。”张天元看到母仪,或许是因为此时心情不错,说话也亲近了不少。

  母仪看了看杨师傅正在擦石的那块毛料,他虽然赌石,但是却不算精通,只能粗略地看懂一点点而已,看到了擦出绿来,先是激动得抖了一下,本来想说话,都不说了,而是专心致志地看了下去。

  “我去,不是吧,则还真赌涨了啊,要不要人活了啊。”

  母仪瞪大了眼睛,此时杨师傅已经把料子切开了,里面就看到了一块大概有成年人拳头大小的料子,水种的,不过颜色很正,翠**滴啊,这料子即便是不能算高档,那也是中档向上了,颜色这么纯的话,卖个十万欧元那是非常轻松地,如果说再制作成珠宝,那价格肯定还会上涨。

  那边百瑞祥的几个专家看得是目瞪口呆,自己这好几个人瞪大了眼睛买下来的六十万欧元的毛料结果赌垮了,再看看人家,四万欧元买下的料子,却结结实实赌涨了,而且还是大涨。这人比人,简直就是气死人啊。

  那刚刚把毛料卖给杨师傅的人也傻眼了,只听得噗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地上,这叫一个郁闷啊,还以为自己占了便宜呢,没想到转手一下,就吃了这么大的亏,他现在倒是不恨杨师傅,也不恨张天元,反而是把恨对准了百瑞祥。

  想想也是啊,如果不是百瑞祥之前赌石赌垮了,他怎么会临时起意做出这样的愚蠢决定啊,难道这不都是百瑞祥的错吗?

  “啧啧,这还有一小块呢,好家伙,这是玻璃种啊,就是太小了,不过这种水这么好,还是正阳绿啊,这可值老钱了,做成戒面也能卖不少呢,不止十万,这料子不止十万啊,真是大涨,大涨了。”杨师傅小心翼翼地把那整块料子都切成渣渣了,居然又淘出来了一块拇指大小的玻璃种的玉肉,张天元之前都没怎么注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