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三零章 愿赌服输
  当然了,百瑞祥的遭遇,那都是后来发生的事情,现在要提,就是要说说这公开赌垮毛料之后的问题的严重性。

  那一众百瑞祥的工作人员,此时面色都很难看,或许是都跟他们的老板想到一块儿去了,想到了以后百瑞祥可能会面临到的困难。

  “喂,刚刚是谁开赌盘来着,这块毛料现在是彻底赌垮了,是不是该付钱了啊,小马,你别哭丧着脸了,你们家有钱的是,没必要,真得没必要。”

  这不合时宜的声音,是来自母仪的,母仪本来就是个走私贩子,这人有什么人品可言,更不会在乎别人的感受,再说了,之前马约翰还挤兑过他,他现在赢了,那自然是要找回面子来了,所以当那块毛料全部解完之后,他便大声喊了起来。

  百瑞祥的老板对于母仪这样的喊声却没有理会,他此时沉浸在了自己的担忧之中不能自拔了,作为一个老板,他必须得考虑到这块毛料赌垮之后的严重性。

  “你们都不管管吗?在我们的解石现场玩赌钱,这也太过分了,你们缅甸方面是怎么做的?”百瑞祥的老板没说话,不过有个专家却急了,这人自然也是判断失误的专家之一,你不能说他水平不行,相反他水平很高,可是这块毛料就像是故意戏弄专家的毛料似的,你越是专家,就越容易上当。

  此时他本来就已经很愤怒了,可是母仪那么一喊,简直就是在他原来的伤口上又戳了一下子。搞得他很是不爽,他真想上去掐死母仪那混蛋。事实上他也那么做了,只不过被缅甸的军人给拦住了。

  这帮军人才不管你心情怎么样呢。他们的原则只有一个,那就是不要闹事,你赌博可以,赌石可以,但就是不能打架闹事,否则的话,他们就要干涉了。

  此时的母仪那是非常兴奋啊,虽然他只押了两万欧元,即便是一赔二。最后也就能拿到四万欧元而已,也就是不到四十万rmb,这对母仪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但是他高兴的不是因为钱啊,他高兴的是自己现在可以损损那马氏父子了,刚刚那马约翰说什么来着,哼哼,现在毛料赌垮了,该轮到他得意了。

  坐在那边的张天元也是面露笑意。他押了三万欧元,这都是小事儿,只是看到马约翰本来是想整他,让他没面子。可是最后自己却要扔出去三十多万欧元,他这心里头就痛快啊。虽然说他还不至于像母仪那样大喊大叫,可是心里头的痛快却是很实在的。

  看你小子以后还敢跟哥哥抢女人。不玩死你才怪。

  最后已经没有多少人去关注那解石了,大部分都是去看热闹。看马约翰父子那苦瓜脸,也比看那毫不成样子的毛料好得多。

  不过有两个人一直在关注着。一个就是张天元,另外一个则是杨师傅,杨师傅和张天元打的那个赌不是赌涨或者赌垮,而是说这块毛料里面只要有像样的翡翠就行,张天元则赌这是一块砖头料,最后也就几百块钱的翡翠而已,所以两个人自然是要看到底的,看看那情况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这边众人在这里聊天打趣,那边张师傅忙活了又有二十分钟的时间,总算是把所有的石料都给解完了,结果就掏出来一两斤那种街头卖的翡翠料子,就算是做成手镯,一个也就几十块钱罢了,就是地地道道的砖头料。

  如此一来的话,百瑞祥珠宝公司买下来的这块料子,就已经完全可以确定是彻底赌垮了,不存在一点点侥幸的可能性了,所以也就是说,他们花费了六十万欧元,最后买到了一块基本可以说一文不值的废渣渣,就是这么残酷的现实。

  这个现实一旦揭晓出来,除了看热闹的之外,其余人都已经离开了,今天的公盘已经正式开始了,他们必须去忙活了。

  不过这件事情对这些人的打击倒不算什么,因为来这里赌石的,除了少数人之外,大多数人那都是来了很多次了,什么没见过,赌垮的、赌涨的,他们都是亲身经历过的,早就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身了。

  唯一让他们担心的是,这快毛料的表现如此之好,最后居然是那种情况,想想自己已经拍到手,或者是即将拍到手的料子,心里头实在都没什么底儿啊,这一贯用来判断翡翠毛料的方法突然间失效了,就好像是坚持了多年的真理,突然间发现其实根本不是真理,都与偶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除了百瑞祥的竞争对手之外,大多数人都是唏嘘和担心,还真没有闲工夫去嘲笑百瑞祥珠宝,他们也还操心自己的事情呢,万一自己的料子也是那样,自己是否有勇气像百瑞祥的老板那样大大方方地接受呢?还是说当场晕倒?

  唉,赌石如赌命啊,对于某些人来说,就是如此。

  缅甸组委会方面搞了这么一件让自己脸面无光的事情,有一些人去跟百瑞祥的人商量赔偿的事情了,估计之前就有过约定,而另外一些人,则当众向现场的人宣布,今天会有一批大约两百块的暗标毛料被运过来,这二百块料子的表现都是非常出色的,但是价格却会非常公平。

  他们这么做,其实是有苦衷的,本来公盘上,缅甸政府方面已经开始在限制毛料的数量了,这二百块好料子,是打算之后的公盘再用呢,关键时候,也有其余的用处,可是为了能够打消买家们的疑虑,他们还是将这些东西拿出来了,无非就是想借此减轻一下这现场解石失败的影响,免得所有人都被这个事情给影响到了。

  这种做法,倒还真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本来嘛。赌石就是有赌涨,也有赌垮的。不是说你每块料子都会涨,或者每块料子都会垮。现在有了新的兴趣点,他们也就没必要继续围在这里干等了,也挺无聊的。

  圈子里一直都在说一句话“神仙难断寸玉”,可偏偏就是有人嘴上挂着这样的话,心里头却根本不信。但是这一次的赌石,有十几个专家都评价这块毛料能够赌涨,可是最后结果呢,不仅是没有赌涨,而且还是亏得一塌糊涂。

  当真是一刀穷成狗啊。

  有意思的是。这还带来了一些其它的影响,有胆小的毛料商人,拿着自己已经竞拍到的料子所得到的证件,就在当场叫卖了。

  而且是便宜一半的价钱,因为他们也怕血本无归,怕遇上跟百瑞祥一样的事情,玉器那样,倒不如索性便宜卖了算了。

  “我这料子是十万欧元拍下来的,现在就卖五万。谁要的话,就跟我去办下手续,马上东西就是你的了。”那人拿着毛料的照片和证明给众人看,显然是铁了心要卖的。

  “五万还是太贵了。再便宜点吧,你既然想卖,就得让大家伙儿都满意啊。”有人上前凑热闹。看样子是想买,就是嫌价钱有点贵了。

  “天元。别看了,那种料子有什么好看的。还是看暗标要紧,这时间可不等人,错过了好料子,后悔都来不及的。”

  柳生平和翁红从马约翰手里接过了六万欧元之后,心里头也是美滋滋的,正要一起去看暗标,却见张天元站在那里,看着那个人手里拿着翡翠的照片和缅甸政府和主办方开具的证明进行贩卖,就过去喊了一声,在他们看来,这种托经常都有的。

  很多人就是如此,抓这个空子,说毛料是拍卖来的,实际上谁知道是怎么弄来的,那些证件也可能是假的,你如果买了,那就受骗上当了。

  “没事儿伯父伯母,这前后也就几分钟的事情,去了还得等,我一直相信这翡翠跟人之间也是有缘分之说的,没缘分,那就算去得再早也没有任何意义。”

  张天元并不想走,并不是因为他嘴上说的这番话,而是有其它理由的,本来他来缅甸之前,也有人提醒过他,买料子一定要到里面买,不要在外面私底下交易,否则的话,受了骗你可能连讲理的地方都找不到的,他一开始也就没怎么在意,可是看到那边进入会场的人还在排长队呢,就无聊之下用鉴字诀看了一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却是吃了一惊。

  这料子不错啊,虽然只有拳头大小的一块翡翠玉肉,但是却是真正意义上的冰种啊,虽说不算高冰,但也可以,这绿也是相当不错,尽管没达到帝王绿,但是却也算是够正够阳了,就这么大小一块,拿出去直接卖的话,也能卖个十来万欧元,如果这个人说的是真的,那他这竞拍价可真是太准了,折价五万卖的话,买下来绝对有赚头的,如果说再做成翡翠珠宝的话,那还能翻番的,如果是行家做成雕刻,搞不好就能卖个四五百万rmb,这就是大师们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了,张天元自认为自己还是有这本事的。

  所以他想买,五万就想买,之所以没问价,是想等那些人先讲讲价,自己再过去说,也省得费口水了。

  张天元现在已经不稀罕这些钱了,可是赌石赌石,有时候图的那就是一个赌字啊,张天元也希望能够刺激一点,能够惊喜多一些,这白来的钱,他不花白不花啊,与其让别人拿去了,还不如自己弄到手呢。

  “好小子,你这眼光确实离开,老朽服了,以后就叫你师父了,我姓杨的敢作敢当,愿赌服输!”杨师傅输了钱,又输了赌局,心情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这种人很奇怪,就跟石老王已经,明明是被张天元这臭小子给击败了,可是却没有丝毫的怨恨,只是有些沮丧和无奈而已。

  大概就是这样的性格,才能让他们在这条路上越走越成功吧,相反那种嫉妒心很强,永远看不出自己弱点,永远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的人,路只会越走越窄的。

  “别别别,怎么敢让您老叫我师父啊,这不是折煞我了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