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二九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张师傅的双手又一次颤抖了起来,甚至有点无法控制了,他颤颤巍巍地走到一边,喝了口茶,平息了一下心情,才将无法安静下来的心平复了下来。

  “我说那位解石师傅,不行的话就换人吧,你想把人急死啊。”

  有人还不嫌乱,扯着脖子大喊了一声,张天元注意到,那人应该是关氏珠宝的人,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倒也体现了这两家珠宝公司之间的明争暗斗。

  关氏珠宝在帝都是主要市场,但全国也都有分店,百瑞祥则在上浦是主要市场,在全国也有分店,而且这两家一直都想进入对方的主要市场之中,那是绝对互不相让的,关氏珠宝之所以没有精力全心全意对付张天元的神罗珠宝,除了张天元背后有聂家人之外,还有一点,或者说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关氏珠宝无暇去顾及,这一段时间,国内珠宝公司的翡翠原料都缺乏,关氏珠宝和百瑞祥的争斗也是愈演愈烈的迹象,不像以前那么有闲心对付那些进入帝都的小的珠宝店了,这才给了神罗珠宝钻空子的机会。

  这一次百瑞祥要是当众赌垮,最高兴的自然就是关氏珠宝的人了,关鹰自己当然不好意思喊,他是大老板,又是老人儿,还是要脸的,不过让手底下的人喊,那就没问题了,他还故意呵斥了一句:“喊什么喊,赌垮毛料的事情谁没遇到过,高兴什么?”

  这还把自己整得跟大好人似的,其实他心里头比谁都高兴呢。

  张师傅叹了口气。将那切石机的锯刀放到了第二道切线之上,如果这一刀还没有东西。那基本上就可以确定是赌垮了。

  巨大的合金齿轮,闪烁着寒光。狠狠的切进了加固在切石机的原石之中,张师傅虽然心中已经紧张到了极点,可是一旦听到切石机的声音,他这手就慢慢不抖了,将这第二道切线切了下去。

  “哐啷”!

  一块石头跌落到了一旁,惨白的颜色依旧,只能从石头之中看到一丝丝的绿痕,那不是翡翠,而是不知道什么东西留下的痕迹。

  事情到了这里。其实结果如何,就连周围那几个专家都明白,只是人有时候就是不死心,张师傅自己也不死心,他也想看看,这最后到底能切出什么来。

  这个跟赌.博有点像,钱都输光了,却将运气寄托于最后卖女儿卖妻子的那笔钱上,能赢吗?

  这一次。张师傅反而没有犹豫,受伤的动作非常干脆麻利,几乎是一丝一毫都没有倾斜地切在了那条白线之上,将那块毛料的第三道切线彻底切开了。

  “玩了。真得玩了,这不光是赌垮啊,这简直就是亏死了!”

  现场又响起了那个关氏珠宝的人的喊声。只不过这一次跟上一次不一样,上一次还有人朝他瞪眼。表示出不满,但是这一次。却没有那种情况了,没有人再去搭理他了,因为现场所有人的意见都已经统一了,这块料子是彻底垮了,就算剩下的最后四五公分里面有玉肉,那也最多一两斤而已,这简直就是致命的打击。

  当然,这前提还必须是有料子,离得比较近的人都看得很清楚,即使是只剩下四五公分的厚度了,可是却还是没有见到翠的影子,表皮上擦出来的那一片绿,简直就像是老鼠夹子上放着的故意引诱老鼠上当的奶酪,彻底得把人给坑了。

  就算是不懂赌石的人,看到这里,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百瑞祥珠宝的几个专家都是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块毛料,其中两个年迈的,更是脚下一软,瘫倒在了地上,输钱是小,可是丢面子却是大啊,他们干了一辈子这个事情了,今天却在这里栽了,实在是无法相信。

  就算是没有瘫倒的,也是面如土色,就好像大病了一场似的,嘴里头想说几句安慰老人的话,可是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嘴唇蠕动着,澳门赌博网站:就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在跑,张了张嘴,只看到嘴唇在动,却没有听到嘴唇里面发出了什么声音。

  讽刺,简直是巨大的讽刺,一块被十好几位专家认定可以赌涨的毛料,却偏偏赌垮了,这就是赌石,真正意义上可以让你失去一切的赌石。

  “张师傅,把毛料解完吧,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还是让大家看看明白吧,就当花钱买了个教训。”

  百瑞祥珠宝的掌舵人看起来很是争气,并没有哭天喊地,也没有怨天尤人,更没有像那几个专家那样不济。他的脸上一片平静,连脸色都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张天元却看得出来,这位真得是要被气坏了,可是作为百瑞祥珠宝的掌舵人,还必须表现出镇定的一面,不能在这么多的同行面前丢人,更不是在关氏珠宝和神罗珠宝的老板面前丢人。

  关氏珠宝那是对手,而神罗珠宝,当初是要跟他合作的,却被他拒绝了,那个年轻人当初恳切的表情,如今却变成了讽刺和嘲笑。

  不过他并不憎恨这关氏珠宝和神罗珠宝的老板,因为毕竟是生意上的竞争,可是他却很透了缅甸政府,恨透了主办方,六十万欧元虽然不多,可也是一笔不菲的钱财了,这都不算什么,他百瑞祥珠宝家大业大,损失六十万欧元,还是受得了的,可问题是,这公开的解石,尤其是当着这么多同行的面公开解石,简直就是狠狠抽了他们的脸啊,这种事情,他实在是难以接受。

  别人他不知道,但是关氏珠宝肯定是会落井下石的,趁着这个机会,还不好好地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啊,估计别的商家也好不到哪里去,或许不会像关氏珠宝做得那么明显,但是也绝对不会轻易就把这个事情放过的。

  到时候。他百瑞祥珠宝,很可能会成为被踩到坑里的那个可怜虫。彻底得沦陷下去。

  都说同行是冤家,这话或许未必正确。但是同行是竞争对手,这却是肯定的,在任何行业里都是如此的,珠宝行业这种暴利行业尤甚,谁不是挖空了心思去诋毁对手,然后说自己的东西好。

  平日里或许还看不出来,都在嘴上说什么质量第一,只要质量好,别的都是虚的。可是实际上,如果有痛打落水狗的机会,有人会放过吗?

  在很多大城市里,往往都可以看到,一家珠宝店的旁边,基本上都会有很多其它的珠宝店,有些人没见过,那就拿最常见的手机店来举例子吧,清楚得就能看到。这些商店几乎都在一条街上,人们的选择很多,虽然吸引了诸多的客人过来,可是相对的。这竞争的压力也变得更大了。

  在没有正规的法规制约之前,价格战是这些商家经常用的,为了吸引顾客。增加市场份额,甚至可以赔本赚吆喝。硬是把别人的店搞垮,然后再慢慢涨价。反正如今翡翠原料非常稀缺,就算你的价格恢复了正常,甚至上涨几倍,该买的人还是要买的,取得了垄断地位之后,就是有这样的优势,只要不违反相关法规,那价格都是你说着办了。

  帝都的市场控制在关氏珠宝手中,那自然是关氏珠宝说了算了,就连整个帝都的珠宝价格,都由关氏珠宝掌控了,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相关规定,有很多空子可以钻的。

  上浦的市场则控制在百瑞祥的手中,道理也是一样的。

  如今百瑞祥赌垮了这块毛料,而且还是彻底垮掉了,虽然说对他们的原料来源影响不算太大,毕竟这只是一块小的明标料子,他们真正的大手笔,还是在暗标上面的,可是这个打击对百瑞祥的声誉影响可是很大的,那么多专家都看错了,这些专家靠谱吗?

  这些专家不靠谱,那百瑞祥的珠宝还敢买吗?会不会根本就是赝品假货啊?

  人们肯定会产生这样的或者那样的怀疑,然后由竞争对手再趁机宣传一下,得,百瑞祥就算还能继续玩下去,那也会遭受到严重损失的,别看现在只是六十万欧元,可能最后损失的就是六百万,六千万,甚至是六亿欧元了,都有可能将百瑞祥直接搞垮了。

  一直以来,商场就是没有硝烟的战场,甚至比那个有硝烟的战场更加残酷,也更加凶险,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前方有什么陷阱,不知道有谁盯着自己,真正当你发现了敌人的存在的时候,你却发现自己其实已经中了别人的陷阱了,根本就爬也爬不出来了。

  这没有硝烟的战场也是会死人的。

  炒股、赌石、投资、经商,失败之后自杀的人大有人在,这可不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几乎每一件事情都是历历在目,发生在眼前的。

  百瑞祥老板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

  事实上这一次返回上浦之后,百瑞祥就嗅到了一股不寻常的味道,街头巷尾,总是有人在议论缅甸翡翠赌石的事情,就连一些不知道赌石为何物的大妈大爷,也在那里聊得津津有味,好像有人故意将这个事情编成了故事四处流传。

  街头巷尾这还算小的,最可怕的还是网上的传播,简直太疯狂了,包括微博、**、贴吧、论坛等等地方,几乎都有类似的故事,类似的讨论,一时间,百瑞祥好像成为了全华夏人口中的笑柄。

  也正因为如此,在这段时间里,百瑞祥的收入出现了严重的滑坡,尤其是翡翠珠宝这一块,是下滑最为严重的。

  尽管后来事情发生了转机,百瑞祥凭借自己百年老店的信誉和名望,联合国家玉石珠宝协会举办了一场场现场的鉴定大会,确认那些翡翠珠宝都是真的。

  而百瑞祥的老板甚至亲自登门拜访,请了自己曾经瞧不起的那个年轻人,如今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常任理事,在缅甸翡翠公盘上成功预见了那块毛料赌垮的高人,这才把事情平息了下去,免去了关氏珠宝进军上浦的大麻烦,不过也因为这个,却让神罗珠宝抓住了机会,在上浦也开了几家分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