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二八章 重千斤的切石机
  两位解石师傅都是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将石皮擦去,这样也没有太大的声音,但是因为周围实在太安静了,那种“擦擦擦”的声音,依旧是听着非常响。

  擦石是一条古老的法则,效果好又安全。

  因为部位没有找准,就下道切割,盲目的开料,会把绿色“解”跑很容易赌输。擦石主要看雾、底和色。因为有了擦口就可以打光往里看,来判断绿色的深度、宽度、浓淡度。

  擦石的顺序:一擦颟,二擦枯,三擦癣,四擦松花。

  说到底,擦石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找到真正的绿颜色。

  随着两个解石师傅的手在不断地动弹,毛料上发出那清晰而又令人紧张的声音,原本还抱着看热闹之心的那些人,都是忍不住闭上了嘴巴,连吸气的声音都不敢发出来了,原本还有几个人在后面窸窸窣窣的说着话,此时也都静了下来,踮着脚,用望远镜仔细看着,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偌大的解石场地,此时却只有偶尔发出的几声咳嗽,以及那擦石的声音,这诡异的寂静,让张天元都感觉有点不太适应了,他因为对那料子并不期待,所以干脆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眯着眼睛等解石结束了。

  他跟百瑞祥是有矛盾,所以才会来看这个笑话,不过也就仅此而已,痛打落水狗的事儿,他现在还不想做,因为百瑞祥跟关氏珠宝之间的争斗,可以给他更充分的生存空间。万一百瑞祥倒了,那关氏珠宝就可以全力来对付他神罗珠宝了。这对他可不是一件好事儿。

  他心里头跟明镜似的,这笑话可以看看。也可以幸灾乐祸,但没必要在嘴上说就是了。

  因为是手工擦石,所以这擦石的过程花费的时间就多了不少,将近十多分钟过去了,那裂绺总算是被擦没了,其实那个裂绺很浅,就只有两公分左右而已,裂绺出也没有见到绿,这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毛料里面没有绿,这是最糟糕的情况,另外一种就是裂绺没有影响到翡翠,这则是最好的情况了,两种极端的情况,也使得人群里的情绪,也出现了明显的两极分化。

  “这裂绺将近两公分,我看危险,里面该不会压根就没有翠吧。就算是翡翠被裂绺影响了,也比没有翠好啊。”

  “放屁,这可是大好事儿,那些专家已经证明了这料子能出高翠。裂绺没有继续延伸下去,说明没有影响的翡翠,这是绝对的大好事儿。别乱说话。”

  “你才放屁呢,我看百瑞祥这一次是真得玩大发了。虽说六十万欧元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可是这脸要丢尽了。”

  “哎呀。大家都不要吵了好吧,这料子还在解呢,谁知道最后的结果如何,只是擦石而已,接下来就看切开之后是个什么样子了吧,吵什么吵,料子也不是你们的。”

  “对对对,一刀穷、一刀富、一刀麻衣戴孝,可别因为一块料子死人就好,嘿嘿。”

  因为擦石出现了结果的缘由,原本寂静的解石现场,此时却开始议论纷纷了,就好像是一群苍蝇飞过来似的,发出了嗡嗡嗡的响声,说话的人太多,有时候真得是听不清那些人在说什么。

  只是到现在为止,究竟这块料子是会赌涨还是会赌垮,还是没有定论,擦石毕竟只是一个开始,这擦石还说不准毛料的质量倒是是什么样的。

  行话说:擦涨不算涨,切涨才算涨!

  切石是赌石最关键的步骤,输或赢的结论只有把石头剖开之后才能认定。有些赌石商人,只要擦石见涨,他就转手出让,让别人往下去赌因为继续擦或是动刀切割,风险将会更大,涨与垮只在丝毫之间,澳门赌博网站:可见切石是非同小可的事。

  正因为没有切石,才会产生那么激烈的争论,若是已经切开了,那这争论也就没有了,以现在这情况,就是赌垮和赌涨的可能性都有了,那些支持赌涨的人,依旧坚定地支持赌涨,而那些支持赌垮的人,也是坚定地认为赌垮。

  马约翰开了赌盘,可是他现在心里头还是一定希望赌涨的,因为赌涨不仅是不用赔钱,而且更重要的是,面子上也有光,他之所以会开这场赌盘,说到底,那还不是因为想让张天元没有面子,张天元可是押了三万欧元赌垮的,如果说真垮了,那张天元就赢了,他还得巴巴地那六万给张天元,那实在太憋屈了,所以他这个时候,心里头紧张得要命,一颗心就快是直接跳出身体了。

  而且他父亲的投资公司跟百瑞祥还有些关系的,百瑞祥曾经在国外收购过一家做服装生意的公司,就是由马蹄金牵线搭桥的。

  珠宝公司收购服装公司?

  还真别不信,这是真事儿,如今那个公司在国外还算做得可以,当然没有珠宝公司赚钱,但也不赔钱,所以这百瑞祥跟马蹄金还是算作朋友的,马约翰自然不希望自己父亲的朋友出事儿,这许多因素综合起来,他铁定要支持赌涨了。

  此时可以看到,围在解石台附近的百瑞祥的专家们一个个都不吭声了,脸色也十分难看,如果说这块料子真得赌垮了,那他们这几个人就要把老脸全扔这儿了,如果是私底下解石,垮了也就垮了,不过六十万欧元而已,卖几件珠宝就赚回来了,可这是现场解石啊,这脸他们实在是要丢尽了。

  可能有看官要问了,既然觉得不保险,那就干脆终止解石算了,这样的话,谁也不知道你到底赌涨了还是赌垮了,那不就行了?

  当然,当然他们可以那么做,可问题是。那样做的情况或许更加严重,那样一来的话。就说明百瑞祥不讲信誉,说好了现场解石。最后解到一般却不解了,让消费者怎么想?百瑞祥这百年老店的信誉还要不要了?

  更何况,这几个专家还不死心呢,他们也是存了另外一份希望,觉得还是能赌涨,这裂绺处没哟擦出绿来,只能说明那个位置没有翠,这块毛料虽然不大,可也不小啊。两公分能代表什么,什么都代表不了,万一能够赌涨了,他们却因为害怕而终止了解石,那他们这笑话不是闹得更大了吗?

  所以既然擦石已经看不出什么效果了,那干脆就切石吧,直接一刀子下去,究竟是个什么情况,那就非常清楚不过了。

  “张师傅。接下来就你一个人来吧,不用继续擦石了,靠着边小心翼翼地切下去看看,往深处一公分。你的技术我们都相信,不会弄坏里面的玉肉!”

  几个专家商议过后,最终还是决定把这解石进行到底。半途而废那是要不得的,只不过他们不想让缅甸方面的那个解石师傅掺和了。因为那会影响到他们的判断,而且他们也不信任那个解石师傅。切石这种事情,是万万不能分心的,还是让自己公司的解石师傅下手比较稳妥。

  专家们心里头还是带有几分信心的,认为这块料子肯定能出翡翠,只是翡翠或许会有点小而已,赚不了钱,但是不赔本就行。

  到不了二十斤,七八斤总可以吧?

  “行,交给我就好了,绝对不会弄坏了玉肉的。”

  张师傅虽然不是翡翠方面的专家,但是他解石的经验都有快十五年了,对于怎么下刀,应该如何下刀都非常清楚。

  然后,缅甸主办方派了两个人上去帮忙,把毛料放到了切石机上,夹具紧紧地把那翡翠毛料夹住,主要是怕毛料放不稳的话,只要稍微有一点点的差错,那就可能会切偏了,这一旦切偏,很可能就把好的翡翠玉肉给切烂了。

  张师傅显得非常慎重,站在那里仔细观察了好一会儿,才在翡翠毛料的裂绺出划出了一道线,那里几时他准备下刀的地方了。

  下刀切石首先是部位要找准,一般是从擦口处下刀或是从颟上下刀,还可以从松花或是顺裂纹下刀,当切第一刀不见颜色时,还可以切第二刀,第三刀。

  所以一般情况下,第一刀都不会从中间去切,一般都是稍微边上一点,免得把好端端的一块翡翠直接给切成两半了,这翡翠大小不同,价值也是有很大区别的。

  按照张师傅画出来的这个切线,如果说切下去还没有翡翠,那赌垮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如果说第二刀还没有,那就是赌垮了,第三刀再没有,那就直接亏死了,六十万欧元,可能就直接打水漂了。

  正因为事关重大,所以张师傅此时此刻的心情,简直就像是被人放到锅里煮了一般,握着切石机的那个手啊,不停地颤抖着,他都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了,但是今天,却又一次出现了。

  这块料子是好几位专家推荐拍下来的,虽然跟他没多大关系,可问题是,这料子是他切,如果说赌垮了,那别人就会说他这双手沾了霉运,搞不好以后一辈子都别想再干这样的事儿了。

  这人嘛,总是会推脱责任,张师傅只是个解石师傅而已,自然比不上那些专家能说会道,也比不上人家地位高,人家如果说要把责任往他身上推,那他也只能受着了。

  所以这块毛料,最好还是赌涨,赌涨的话,大家都好,赌垮的话,大家都不好,他自己则会更加麻烦。

  唉,听天由命吧,如果这一次真得该倒霉,那也没办法了,不是有句老话嘛,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他渐渐冷静了下来,手也不再颤抖了,稳稳地按下了电源开关,然后那切石机就发出了熟悉的声音,这声音一旦响起来,他自己反而平静了,就跟很多长期在车间里干活的工人一样,如果听不到机器的声音,他反而会寝食难安的。

  “咔咔咔!”

  随着那合金齿轮飞快的旋转,第一刀切线被直接切开,惨白的颜色就好像周围那几个专家惨白的表情一样,没有绿,这第一刀就让人心里头凉了一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