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二六章 赌中赌
  马蹄金的话刚说完,他旁边那个年轻人就站了出来,不过这厮明明就是个大陆人,却非要学别人叫什么“爹地”,听着还真是怪刺耳的。

  “小马,你去美国读书的时候,可没少到拉斯维加斯玩啊,还经常都是输多赢少,这会儿怎么就这么胆儿正,敢跟我这兄弟赌了?你可站好别被吓着了,我这兄弟在赌.博的圈子里,可是被誉为赌侠的!我说马老总,今天咱们是来看热闹的,又不是置气的,何必呢,要是赌输了,您面子上也过不去啊。”萧峰锐的这番话,看似是在劝说马蹄金和其儿子不要赌,但实际上,最后的这番话,却分明是在添油加柴,煽风点火啊。

  萧峰锐对张天元的信任,可能比柳生平和翁红还要高,也正因为如此,今天这个赌局一旦成了,那最后赢得,他觉得肯定会是张天元,既然有人想丢脸,那他可拦不住,而且这马蹄金过去对他是冷嘲热讽的,现在要不是因为他妻子清醒了过来,他跟老叶家的关系又近了一步,这厮肯定不会这样对他的,所以他也想要让这厮丢丢脸。

  “萧老板,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你那兄弟都敢赌,我儿子为什么不敢?再说了,我儿子可是有那么多专家给撑腰的,就不信还真能输了?”

  这边想要马蹄金出丑,马蹄金还想找回自己的面子呢,如果说自己的儿子能够赢了张天元。那柳生平夫妇的脸上肯定无光,他高兴得很呢。

  “爹地,咱们自己赌很无趣。今天天还早,大家站在这里也是无聊,不如开个赌局,让大家都参与进来,既然张先生认为料子会赌垮,而我们料定料子会赌涨,那就直接开盘做赌吧。我就勉为其难做这个庄家了,赌垮的一赔三。赌涨的一赔一,怎么样?”

  马蹄金的儿子以前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就经常往拉斯维加斯跑,对于这样的赌局。那兴趣是非常高的。

  “行,就按照你说的办,如果赔了,我给你出钱。”这人有了钱,那还真得就是财大气粗啊,随口就来,这要是一般的人,谁敢让自己的儿子这样胡来啊。

  “好,有爹地你这句话就行了。谁愿意下注啊,金额不限,要投注的话。就来这边下注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凑个热闹了,钱多了你多下点,钱少了就少下点,说不定这一把下来。赌石花掉的钱又回来了,赌石赌石。这也是赌的一种啊。”

  要说这马蹄金的儿子还真是有些脑子的,他如果一个人赌,那只怕输了就很难看了,所以便自己做起了庄家,让别人一起陪着他赌,如此一来的话,纵然是最后赌输了,那输得也不是他一个人,丢人虽然丢人,但是总好过一对一对赌的时候输,那实在是有点太过丢脸了。

  赌性大概是每个人都有的,男人尤甚,要不然如今的彩票业也不会那么红火了,区区一场赌局,对他们来说可能无关紧要,就是投点小钱而已,乐呵乐呵也是挺有意思的。

  国内抓赌那么严格,赌.博倾家荡产的人也不少,可还是会有人偷偷摸摸地去赌,就是这个理儿了。

  也正因为如此,当这个小马吆喝了一声之后,凑热闹的人还真是不少呢,尤其这个时候解石还没开始,这边反而成了焦点了,很多无聊的人都来下注,居然连三五块欧元的都有,很多人纯粹就是图个乐子。

  亏得马蹄金带了几个帮忙的人,不然的话,就小马一个人来搞这事儿,估计得累死不可。

  这赔率赌垮是一赔二,赌涨是一赔一,可是基本上投注的,全部都赌得是赌涨,赌垮的到现在为止,还一个人没有呢,虽说赌垮能赚钱,可问题是主办方那么多专家,再加上百瑞祥的赌石顾问都表示了这石头能够赌涨,所以他们就算是三五块欧元,也不愿意打水漂,干脆都扔进了赌涨那边。

  就是马蹄金,也往赌涨那边扔进去两万欧元,这钱不多,但也是支持自己儿子的判断。

  “张老弟,你老实告诉哥哥,那毛料真会赌垮?”母仪在一旁摩拳擦掌,居然也想上去赌,不过听他这意思,好像是要帮张天元撑腰的。

  “母老板,这我可不敢确定,我要是有那本事,就不会出现赌垮的情况了,我只是有七八成的把握而已,您要是赌输了,可不能怪我啊。”

  虽然说张天元已经可以确认那毛料肯定会赌垮,但是就现在这情况来说,他自然是不能一口就咬定的,什么人也不敢如此确定,不然不管是赌垮还是赌涨,别人都会怀疑他,他说只有七八成的把握,那就没事儿了,即使真得赌涨了,别人也只会说他判断正确,说他运气好而已,不会怀疑太多。

  “嘿嘿,那小马的名字叫马约翰,这放在过去,就叫假洋鬼子了,名字是他自己取的,说是嫌父母取的名字不好听,差一点连姓都给改了,他父母送他出去留学,在外面也不学好,整天去赌场厮混,输了不少的钱,要我说啊,柳家丫头没嫁给他,而是嫁给你了,这还真是选对了。反正我是忒瞧不起这马约翰的,哥哥我豁出去了,就押你这宝了。”

  母仪说完话,就挤了过去,然后先押了一万欧元,后来好像是觉得不够,又再增加了一万,最起码也要跟马蹄金押的一样多啊。

  “小马,我赌这块毛料会垮,两万欧元,给我记上,嘿,我还就不信了,我张老弟的判断会错?”

  不得不说,母仪的这番话,还是让张天元对他的印象稍微改观了一点的。不管他人品如何,对自己还算是够意思,这可是第一个来支持自己的啊。

  之后柳生平夫妇、萧峰锐、慕容德、石老王也都押了赌垮。除了柳生平夫妇押进去三万欧元之外,其余几个人都是押了一万欧元。这其实不少了,因为马约翰怕真输了,要赔惨,所以就规定最大下注金额不得超过三万欧元,这小聪明倒是不错,只可惜好像是没用到正向上啊。

  而那杨师傅则是押了一千欧元的赌涨。本来今天这事儿他就跟张天元有私底下的赌约的,现在再扔进去一千欧元。那就是显示了他的自信,表明他也敢跟张天元赌。

  有看热闹得,见这这边热闹,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便往里面挤,却被当兵的给挡住了,踩踏惨剧已经发生了不止一次了,谁都不愿意再看到,这一点张天元倒是赞同的。

  或许连马约翰也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的人都愿意下注,看得出来,这前来赌石的人,或多或少都是有些赌性的。这遇到了赌事儿,自然是要掺和上一下的。看着这些富豪们就像是菜市场的大妈买菜一样挤来挤去,张天元也是不由目瞪口呆。这帮人还真得是闲得!

  “你小子不上去押注啊,这可是个好机会,虽说上限是三万,可一旦赢了,那就变成六万了啊,就算不能干太多的事儿。那也是几十万rmb呢,也能买辆不错的车了。放心。马老总虽说跟你未来的岳父因为儿女婚事搞得有些不快,但是他不会赖账的,这一点你尽可以放心。他是做投资生意的,最要紧的就是信誉,要是没有信誉,这生意只怕也是没法做了。”

  萧峰锐乐呵呵地回来之后,拍了拍张天元的肩膀说道,他觉得张天元既然判断出那料子多半是能够赌涨的,那就应该去下注。

  张天元二话没说,上去就下了三万的金额,如果说不是马约翰规定了上限的话,他估计会下的更多,反正他是十拿九稳的,这就等于是从银行里取钱了,既然人家马氏父子不在乎这些钱,那他就拿过来用用吧。

  三万欧元,对于他这样的人,对于马氏父子那样的人,真得不算什么,当然了,在场的人也有很多出不起的,不过三五块还是有的,三五块也就是几十块rmb,敢来赌石的,要是连这点钱都没有,那还不如乖乖待在家里踏踏实实挣钱呢。

  马约翰跟自己的几个帮手是忙得不亦乐乎,因为投注的人远远超越了他的想象,只是很多人投注的金额都比较少,大概就是因为无聊,所以想来玩玩吧,但这人多了,就算一个人几百块,那也不是个小数目啊。

  投注单都是手写的,不可能打印的,谁也不会把打印机随身带着吧,不过这手写的投注单,或许反而更靠谱呢,到时候就要用这种东西来兑换赌金的。

  此时这解石现场,简直是热闹得很啊,老的少的都想上来掺和一下,那有些年纪大的抹不下面子,所以最少都是一千欧元以上的投,有年轻人则因为兜里没钱,几十块,几块的都有,真把这解石的场所当成了大赌场了。

  那边正在商量着怎么解石的组委会成员,还有百瑞祥的工作人员看到这边突然间热闹了起来,也都感到很奇怪,于是派人过来看了一下,发现居然是在聚众赌.博。

  这事儿要是放在国内,那肯定是不行,但是放在缅甸,尤其是赌石现场,就没什么了,说到底,赌石也是赌博,这样的聚众开盘赌博,反倒是是可以热闹一下氛围,等到解石开始的时候,也不至于让氛围变得太凉了。

  再说了,他们现在操心解石的事情呢,只要这赌局不会影响到他们的事情,他们才懒得去管呢。还有就是听到给赌涨的投注比较多,他们心里头也是更有底儿了,说明大多数人都看好这块毛料嘛。甚至还有百瑞祥的工作人员也为了给自己打气,还跑去投了一注。

  “解石要开始了,都把手头的事情放一放,不要影响了解石人的工作。”

  到八点整的时候,有人用那种手持的喇叭筒冲着下面大喊了几声。

  马约翰一看这情况,得,咱也别继续了,影响了别人解石,那搞不好本来赌涨的毛料都变成赌垮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