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二五章 马蹄金
  车子跟着前面的大巴车很快就驶入了内比都的宝玉交易中心,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但车上的张天元,却略略有些兴奋,男人嘛,总是要面子的,昨天晚上他与杨师傅的赌约还在呢,到底那块毛料能不能解出好料子来,今日就得见分晓了。

  会场中心设置了专门的解石场地,这里依旧有那些背着枪的士兵在外围巡逻,此时天早就已经亮了,不过太阳却还不热,所以趁着这个机会解石,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场地里面因为地方比较小,所以只能容纳几百人观看,不过外面却能够站很多人,有些人甚至连望远镜都拿来的,就是怕站得太远了看不清楚状况。

  这里并没有设置直播,所以来得早了,才能占据有利的位置,否则就算你有望远镜,站到人堆里怕也会被前面的人挡得严严实实的吧。

  此时场地里面已经有上百人了,好在张天元他们来得并不算迟,所以倒是选了场地里面的位置,看得比较清楚,连望远镜都用不着了,那被张天元视为砖头料的143号毛料,已经被人放在了解石机上,周遭的设备也都非常齐全,看起来这组委会方面办事还是挺利落的,该准备什么,都已经提前准备好了。

  找了地方站好了之后,张天元就跟一旁的柳生平聊了起来,他对国内的珠宝商还不是很了解,所以对于是谁买了这块料子。也还迷糊着呢,就问了问柳生平。

  柳生平笑了笑道:“看见那边那个中年人了吧,那就是在上浦市场上占有很大市场份额的珠宝公司百瑞祥的老板。不对啊,你应该认识这个人才对吧,你的公司就是从上浦开始发展起来的啊?这百瑞祥可是老字号了,从民国的时候就有了,一直到现在都屹立不倒啊。”

  “嗯,百瑞祥我听说过,当时到上浦初去乍到。还曾拜访过百瑞祥的老板,只可惜被拒之门外了。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做玉器生意了,主要还是联络几个客户,没曾想人家根本瞧不起我这个做小本生意的,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这里遇到了。有意思。”

  张天元的话里头,有点幸灾乐祸地味道,因为他心里头非常清楚,这开毛料不仅会赌垮,而且会垮惨了,到时候这位百瑞祥的老板绝对会被气坏的,百家老店倒不会因为这个事儿而受到多大影响,澳门赌博网站:毕竟赌垮毛料这种事儿在赌石圈子里太正常了,但绝对可以恶心一下百瑞祥了。对百瑞祥的公司形象上也会有一定的影响。

  另外,估计缅甸组委会也会黑脸的,这个事情搞不好就会搞得双方都很不满意。最后可能连再次合伙的机会都没有了。

  虽说可能有点不太厚道,但张天元还是在心底说了两个字。

  活该!

  “哈哈,这不是柳老板嘛,哎哟,还有萧老板和慕容老板,这世界可真小。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了。”

  或许是有人听到了柳生平说话,就朝这边多看了一眼。却察觉到是熟人,便笑着打起了招呼。

  这有钱人的圈子其实并不大,你去问问那些上亿身家的有钱人,基本上都是互相认识的,或许关系并不是很熟悉,但是总是见过面,说过几句话的。这就好像网文的圈子也是一样,大神之间,就算不在同一个网站,那也是互相认识的,而且有的关系还特别好。

  “哎呦,这不是马老板嘛,我可是听说你到欧洲去谈大生意了,怎么跑缅甸来了啊,没听说过你们公司在珠宝方面也感兴趣的啊?”柳生平扭头一看,也是热情了很多,上去就跟那人握了握手。

  “那人是谁啊?”张天元问一旁的母仪道。

  此时萧峰锐和慕容德也都都跟那个人打招呼去了人家毕竟是先问好的,就算你混得比别人好,那也不能坐视不理是吧,那就是品行问题了,不过母仪倒是站在那里没动,嘴里头嚼着口香糖,只是盯着那解石的地方看,所以张天元就问了他一句。

  “你不知道啊,那人叫马蹄金,是国内知名投资公司的老总,投资公司你知道吧,那才是真正做大生意的,据说是已经在国外做了好多笔大生意了,帮人收购公司,帮人投资,所以圈子了的富豪对他都很熟悉,不过这人一向不玩珠宝的,怎么今天也来了,有点意思。”

  母仪干得事情求不到投资公司,所以也就跟那个马蹄金不太熟悉,不过也见过两面,大概是没说上话吧,所以那马蹄金也就没有给他打招呼,但听母仪这话里头的意思,这马蹄金在国内富豪的圈子里地位可不低啊。

  现在很多公司都企图收购国外的公司,马蹄金就是干这个的,他已经成功帮助不少的大企业在国外成功收购了公司,并且也赚了钱,所以这人还真得在国内算得上一个大红人了,只可惜张天元到现在为止还没跟这种人接洽过,以后或许会吧,毕竟收购国外的珠宝公司,然后自己来做,这要比白手起家容易得多。

  这马蹄金的出现,让张天元想到了最近翡翠圈子里流传的一句话“外行内行都往里面钻,也不怕挤死了。”

  这话说得很俗气,过去张天元还不太相信,但今天见到马蹄金,他突然就信了,估计像马蹄金这样的富商,这样一点都不懂赌石的人,也想掺和进来,所以最终才导致了翡翠价格的虚高吧,唉,这就是所谓的热钱涌入啊。

  这种情况最终引起的就是珠宝的价格提升,珠宝公司总不可能一直做赔本的买卖,原料贵了,珠宝自然也是要提价的。资本家可以一时好心,却不可能总是好心,羊毛终归是要出在羊身上的。所以到头来,倒霉的还是普通的消费者。

  因为双方靠得比较近,所以那边的对话,张天元也能听到,而且听得非常清晰。

  “我这是瞎玩,反正也没事儿干,欧洲那边的老板说是喜欢翡翠。我这次来缅甸,就是打算给弄点的。三位老板,你们可都是赌石圈子里的行家啊,对这块料子有什么见解吗?反正解石还没开始,咱不如聊聊吧?”

  那马蹄金见闲着也是闲着。再加上他自己又不是很懂赌石,所以就干脆趁机询问柳生平等人的意见了,说实在的,他对赌石没什么兴趣,之所以今天来这么早,是想等翡翠解出来之后,买下来呢,那什么明标暗标,他还真玩不转。还不如花大价钱直接买翡翠实在。

  在马蹄金身边站着一个斯斯文文的年轻人,头发梳得锃亮,就是看起来有点傲慢。居然都没向柳生平等人打招呼。

  柳生平笑了笑道:“以前不是有个传说嘛,说缅甸玉石商人赌石后,当真正切开加工时,一般不敢亲自在场,而是在附近烧香、求神保佑!这行里的人都说啊,神仙难断寸玉。我们虽然是比你稍微了解多一点关于翡翠的事儿,但也是不敢肯定的。那块毛料表现不错。从外表上来分析的话,应该会赌涨,可是我未来的女婿却判断那东西会赌垮,他是真正赌石方面的行家,比我更在行。”

  张天元听到柳生平的话,不由苦笑了一声,他当然知道柳生平这么说的意思,谁要是有个好女婿,那都想在别人面前显摆显摆的,柳生平当然也不例外,所以就把他的事情说了出来。

  其实张天元不知道的是,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故事呢。

  当初这位马蹄金老总的儿子也瞧上了柳梦寻,也就是那个斯斯文文的年轻人,只可惜柳梦寻对他没感觉,当时那家伙就说了,说柳梦寻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好的对象了。

  这话可是当着柳生平的面说的,尽管那是气话,但柳生平却记下了,所以说起张天元的时候,就要特别地夸奖一番,以证明张天元比马蹄金的儿子强。

  那马蹄金当然知道柳生平的话是什么意思,淡淡看了张天元一眼问道:“你家女婿,不会就是那个年轻人吧?”

  “对啊,还不错吧?”

  “人长得是不错,就怕是绣花枕头啊,柳老板,不是我说你啊,一个年轻人说的话,你居然也敢信啊,这缅甸组委会方面都经过集体商议了,认为那块毛料肯定能出中高档翡翠的,要不然的话,也不敢现场解石,谁也不想丢脸对不?那些专家难道还及不上你女婿一个人?”

  这话张天元可就不爱听了啊,这叫什么话啊,不过碍于长辈都在,他也不想插言,反正这毛料解开之后,打谁的脸也不会打他的脸啊,谁现在说得越是来劲,待会儿就越会倒霉。这就叫有理不在声高。

  不过张天元不愿意说话,一旁的翁红却有些不乐意了,女人的脾气可不小啊,尤其是美女,听到马蹄金那么说,便笑着说道:“马老总,我那女婿的本事,你是不知道,他赌石,向来都是赌十个,也能对九个的,那些专家,还真的未必有我这女婿强,我这女婿……”

  “伯母,您别生气了,那毛料也不是咱们的,是赌垮还是赌涨,都跟咱们没关系,咱不生这闲气,只是今天我还真把话撂这儿了,马老总,这块料子要是能赌涨,我跟您姓!”张天元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对方惹他未来的丈母娘生气了,他总是要说句话的,不然那不是成了怂人了嘛,再说了,自己就是十赌九中,有什么不敢承认的,这在行里头都传开了,根本不算什么秘密。

  谁料他这番话,却是激怒了马蹄金,马蹄金可是高高在上的投资人啊,很多大老板都要求他办事的,一个晚辈在他面前如此嚣张,他可咽不下这口气。

  “小小年纪也不知道收敛锋芒,我老马虽然说不懂赌石,可是你真要这么说的话,那咱们赌一把怎么样?”马蹄金盯着张天元,眼睛瞪得很大,好像要把张天元给吓住似的。

  “爹地,这个事儿还是让我来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