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二三章 宝藏领路人
  杨耀山不是不知道走私翡翠的危险。

  这条走私之路从缅甸进入到泰国,基本上都是热带丛林和山脉,带着那些原石穿山越岭的,这活可是不轻松,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纵观周围,也就这一条路对走私的盘查比较轻松一些了,如果选择直接从边境进入华夏,那你就等着吃不了兜着走吧。

  而且就算是将原石运上了船,还得小心会被海巡船给逮住了,最近华夏对于领海的巡视越来越频繁,可不是什么走私的好时段,走私犯的日子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虽说这种事情肯定不用杨家人亲力亲为,他们只要安排手底下的人去做也就是了,但这种事情,一旦泄露,还是会连累到杨家的,想要完全斩断联系,那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杨耀山也担心,可担心怎么了?难道担心就不帮忙了吗?这以前又不是没走私过,只不过重操旧业而已,别人都没出事儿,自己还真就这么倒霉?就一定会出事儿?

  “耀山大哥,你听我说,你的好意我真得心领了,原本这一次来缅甸,为的就是让你帮忙运一些原石过去,以解我们的燃眉之急,但现在缅甸对于走私抓得太严,国内又正好在严打,这个事情干不得,到时候若真得连累了你们杨家,让我们的脸往哪儿搁啊,就算我们想要帮忙,都不知道该如何帮你们了。”

  “对啊耀山大哥,走私这个事情不能轻易做,如果说我们柳氏珠宝真得是山穷水尽了。不得不走这一步的时候,我会联系你的。只要你到时候别推脱就好,这一次就算了啊。”翁红也在帮腔说道。

  人都是有私心的。这话不假,如果说之前没有那块741号毛料,柳生平和翁红就算明知道走私有风险,也肯定会让杨耀山帮忙的,因为那样的话,柳氏珠宝就被逼到了绝路上了,不冒险都不行了。但现在情况已经得到了转机,根本没必要破釜沉舟,所以他自然也不用非得让朋友冒险去走这一趟。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如果一个人都快饿死了,他还会在乎什么法律和道德吗?都要死了,一切都顾不上了,那个时候,真得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所谓的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会咬人,都是这样的道理。

  有了高档翡翠。中低档的料子真得没必要冒险,只要在翡翠公盘上按照规矩来竞拍就行了,以柳氏珠宝的财力,加上石老王和杨师傅相助。总是能弄到一些中低档的料子回去的。

  一般来说,缅甸翡翠公盘的暗标区很少会出现砖头料,赌垮是有可能。不过现在这情况,柳氏珠宝都不在乎了。即使赌垮,只要能把翡翠带回去。那总是会有办法弥补回来的。

  “我说你们怎么还不相信我了是吧?我说了没事儿那就是没事儿,走私虽然凶险是没有错,可是我已经上下打点过了,基本上不太可能出问题的,如果是为我们杨家担心,那就更没必要了,一次走私而已,以我们杨家和缅甸政府的关系,还真不怕会出什么大乱子。”杨耀山到现在还是觉得柳生平和翁红只是担心出事儿,所以一直就在表达没事情这个意思。

  不得不说,杨耀山这个人还真得是相当不错的,能为朋友两肋插刀,这让张天元不免又产生了许多好感。

  最后被逼得实在没办法了,柳生平才苦笑道:“实话告诉你吧耀山大哥,料子的事情已经暂时解决了,你说老爷子糊涂不糊涂,他居然在地底下埋了几块上好的毛料,解出来之后,居然有六七十公斤的高冰种阳绿料子,这一下子就把高档珠宝的料子问题给解决了,不是不信任耀山大哥你,只是现在冒险真得有些没必要了。如果真给我逼疯了,我怎么会客气呢,你也对我的性格很了解的啊,这柳氏珠宝我从十七岁就开始接管了,老爷子不是多病吗,我对这个珠宝公司那是很有感情的,绝对不希望他倒下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不早说!怎么,还怕我去抢了你的料子啊?得,既然没问题了,那就好了,我也省得去冒险了,不过以后要是遇到什么麻烦,还是可以来找我,咱们两家的关系,虽然不是一家人,可是去胜似一家人。这一次你们好不容易来缅甸一趟,等公盘结束了,一定要去我们家看看,咱们有好几年没聚聚了,每一次见面都是匆匆而过啊。”

  虽然不知道柳生平说的是借口还是真的,但柳生平如此坚定的态度,却让杨耀山不好继续说下去了,他可以肯定的是,柳生平一定是通过别的渠道弄到料子了,只要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那他也不用瞎操心了。

  “你们两个都是大忙人,每次见面喝杯茶就差不多要各奔东西了,都上了年纪了,以后可得悠着点啊。”翁红在一旁劝道。

  “好,这一次就去你家逛逛,顺便看看你的矿坑,对了,我有个不情之请啊,可不可以这一次去的时候带上天元,他也算是我们柳家的人了,让他也去见识见识翡翠开采现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以后别人问起来,也不至于出丑。”

  本来的话,柳生平还得到处跑翡翠原料的事情,但现在又了741号毛料,他就不用担心这个事儿了,托运的事情只要交给组委会方面代劳就行,他还真得是有时间去杨耀山家玩玩的,说不定能够在矿坑那里看上几块好的料子,然后再买下来。

  这样的购买其实也是可以的,只要得到缅甸政府的许可那就行,就相当于是在公盘上买的,只是有些货主觉得私底下买卖的价格不够好。反而是更愿意在公盘上销售,毕竟竞争多了。那翡翠毛料的价格也就上去了。

  但现在这个货主可是杨耀山,是自己人。就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了,杨耀山或许会坑张天元,但是绝对不会坑柳生平和翁红。

  “这算什么事情啊,当然可以了,我还想跟小张切磋切磋雕刻技术呢,一定要去的。”如果是别人,杨耀山或许会拒绝,毕竟他也是个大忙人,很多人相见他那都得排队呢。甚至就算是排队也未必能够见到,可张天元不一样啊,不仅是自己侄女柳梦寻的男朋友,而且在华夏国家玉石珠宝协会还是常任理事,再加上又懂得翡翠雕刻这一点,实在是让他透着十分的好奇。

  只是这两位光顾着在这里说了,却没有想过去征求张天元的意见,也不问问看张天元有没有时间,有没有那个精力。唉,这长辈们啊,总是喜欢给小辈来拿主意。

  当然,鉴于柳生平和杨耀山都是好意。张天元待会儿推脱起来,也不能太过强硬了,还是等到杨耀山离开之后。再好好给自己未来的岳父说说吧,自己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呢。

  那份藏宝图。虽说现在被他压在了心底,不好给任何人说。但是却始终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啊,那东西对他来说,可是这一次来缅甸的特殊收获,如果不能把事情搞清楚了,他以后睡觉那都会睡不香的。

  涨见识什么时候都行,可要是这个事情不搞清楚,他是无法安宁的,严重的话,甚至有可能会茶不思饭不想的。

  “对了,天元,忘了问你了,你公盘结束之后有时间吗?你耀山伯伯的矿坑大部分都在帕敢,基本上是位于密支那地区了,那里还是挺危险的,不过只要有你耀山伯伯在,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等等伯母,你刚刚说什么?密支那?”

  张天元忽然间记起来了,那段文字里面所记载的地方就是密支那地区,至于哪个方位不太清楚,不过好像说的也是有很多矿坑的地方,难道就这么巧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刚好可以搭个顺风车了,也免得自己去找的时候遇到麻烦。

  这种感觉,简直就是想睡觉的时候就有人把枕头给送上来了,真是不错。

  “对啊,你不知道吗?密支那地球可是缅甸翡翠矿坑最集中的地方,几乎所有的中高档翡翠毛料,都是从那个地方运出来的。”

  翁红还没来得及回答,杨耀山就先说话了,他知道年轻人都有一颗好奇心,尤其是张天元这种对于翡翠有独特爱好的年轻人,就更是如此了,总想知道翡翠毛料到底是怎么开采出来了,他倒是没有朝别的地方怀疑,不知道他要是知道张天元去那里其实只是为了那份藏宝图上的宝藏,他会是个什么样的想法啊。

  “我给你说啊,这翡翠矿坑虽然和别的资源矿差不多,但是当你采到一块好料子的时候,那心情是完全不一样的,他跟和疆的和田玉也不太一样,和田玉只要是找对了矿脉,那很容易连着挖出好玉来,这翡翠就不行,基本上没什么规律,或许有吧,只是现在还没人搞清楚呢。你一定要去看看,说不定你这一次去,就能看出什么门道来呢。”杨耀山接着说道,提起自己家的翡翠矿坑,他就开始眉飞色舞,那种得意之色,是非常明显的。

  “杨先生,您这也太瞧得起我了吧,我赌石都是靠瞎蒙,还懂什么翡翠矿坑啊。就说我在和疆那块玉田吧,那其实就是偶然间发现的,根本都没什么科学道理可讲,只能说啊,我这个人二十五岁以前倒霉事儿遇得太多了,所以老天爷在给我降下恩泽呢。”无法解释的事情,张天元都会直接推给老天爷,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到底烦没烦。

  当然,嘴上这么说,张天元心里头去想得是如何骗过自己未来的岳父岳母,以及这位杨耀山大师,然后跟蛇麟去寻找那地图上的宝藏,去那里或许不难,不过要寻找宝藏,却得小心一点啦,他跟杨耀山又不熟,万一杨耀山见财起意,那可就大事不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