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二二章 翡翠走私
  关于那块料子如何分配的事儿,张天元并没有提出来,这个事情不用他操心,柳生平会掂量的,总不能让他这个未来的女婿吃亏吧,如果说撕破了脸皮,对他柳生平和翁红也没什么好处,更何况,他确信自己的未来岳父岳母不是那样的人,如果连这点眼力都没有,他这双眼睛真该挖了去喂狗了。

  也正因为如此,听到杨耀山要来,张天元就打算先离开了,他跟杨耀山不熟,甚至还有些嫌隙,虽然这只是很小的一点过节,但见了面总是有些尴尬,还是不要留在这里的好,免得破坏了气氛。

  “别啊天元,你这么着急干什么,耀山跟咱们家关系很近,又是你的前辈,见见面不会有错的,他可是掌控着缅甸二十二座翡翠矿坑,要不是不想走私,柳氏珠宝根本就不缺料子。你还是最好与他熟络一下,日后真正接管了柳氏珠宝,也好沟通。”柳生平见张天元要走,就急忙拦住了,然后自己出去迎接客人,并交代翁红把杨耀山的情况给张天元说一下。

  听了翁红的介绍之后,张天元才知晓,原来这个杨耀山的父亲过去跟柳老爷子是拜把子的关系,甚至柳老爷子还救过杨耀山父亲的命,后来柳氏珠宝之所以能够发展那么顺利,这里面也是有着杨耀山父亲的一份功劳。

  两家如今不仅在生意上有密切的往来,而且也是关系非常亲近的朋友。这年头,亲戚还真得未必有朋友好。朋友可以为你两肋插刀,亲戚不插你一刀那就谢天谢地了。

  为了争夺家产。亲兄弟都能反目,为了分地分房。亲戚成为仇人多得是,朋友之间,则没有这么多的纠葛,反而不容易出现这类问题,再加上两家离得远,这矛盾少了,关系自然也就越发得好了。

  ……

  “柳老弟,翁妹子,你们这一次可不够意思啊。来了缅甸也不通知我一声,还住什么酒店啊,我在内比都就有别墅,让给你们住也就是了!难不成真把哥哥我当成外人了?”

  杨耀山一进门,就笑着对柳生平和翁红开起了玩笑,他的年龄要比柳生平和翁红大一些,所以自称哥哥倒也没有任何问题,从他的口气中就可以听出来,他是真得与这柳家的关系非常近。不然的话,不会有那么轻松的态度。

  “你可是个大忙人啊,我们怎么好意思打扰你?再说了,酒店的情况蛮好的。不说那个了。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你梦寻侄女的男朋友。叫张天元,是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常任理事。对了,就是那个被传得沸沸扬扬的华夏神眼。他如今正在跟关氏珠宝争夺帝都的珠宝市场。你可得多帮衬帮衬啊。”

  杨耀山自然是见过张天元的,不过他还真没想到,这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当时他要是知道张天元是柳梦寻的男朋友,那说什么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的。

  不过这个年轻人居然如此年轻就已经是华夏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常任理事了,当年自己是三十岁加入缅甸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当时可是引起了一番轰动,都说他是虎父无犬子,说他是缅甸华裔的骄傲,可是跟眼前这个年轻人一比,自己算什么啊,要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取得那样的成就,还是靠了自己家族的影响力,不然的话,凭他自己,四十岁能进协会那就要感谢佛祖了。

  他是知道张天元的真实年龄的,因为之前的申请表上,就有身份证复印件,这很容易。

  在任何国家,担任国家玉石协会常任理事这个职位的,那都不是一般人,要么就是自己拥有规模不小的珠宝公司,在行内那是绝对的大佬,要么就是对玉石珠宝研究非常透彻,是绝对的权威人士,澳门赌博网站:你比如玉石雕刻大师,再比如赌石圈子里的真正权威等等。

  当然,还有一个条件,如果你前面两条都不符合,那只要有背景,而且对玉石有比较深刻的理解和见地,那也是能够担任这个常任理事的,如果你什么都不会就像坐这个位置,根本是坐不住的,毕竟这常任理事和普通理事不一样,普通理事你就算一窍不通,靠着走后门也能得到,但常任理事就不行,谁也不敢在这上面胡来。

  杨耀山当初加入缅甸国家玉石珠宝协会有两个原因,一个就是他的家族在缅甸政府里有很强大的影响力,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本身对翡翠的研究也有很深的造诣,尽管谈不上大师或者权威,但是却又自己独到的见地,这就足够了。

  所以无论张天元是不是有背景,都是一个不可小觑的人物,尤其还这么年轻,简直前途无量啊。再加上他深知柳老爷子那个人对于未来孙女婿的要求是非常高的,如果说眼前这个年轻人达不到他的要求,那就算是柳梦寻喜欢,也是无济于事的。

  再加上拍卖厅里的一幕,让杨耀山对张天元这个人的聪明劲有了深刻的认识,他知道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张天元作为晚辈,当然不能让杨耀山先说话,所以在柳生平介绍他的时候,他就已经站了起来,并且伸出了手。

  杨耀山是正好顺水推舟,很是热情地抓住了张天元的手,使劲握了握道:“小张是吧,有前途啊,我在你这么年轻的时候,还是一事无成呢。今天拍卖厅里的事情,是我的责任,如果有得罪的地方,可不要放心里去啊。”

  他能这么说,明显是打算跟张天元化干戈为玉帛,张天元虽然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可也不会无理取闹,首先对方的做法实际上对自己并未有影响,其次,人家可是大师啊。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自己要是还牛逼哄哄的。那真得就不适合做个生意人了,生意人讲究的就是一个圆滑。

  所以张天元就急忙回了一句:“杨先生说的什么话啊。一点小事而已,我早就忘了,这是我的名片,有时间的话,一定要跟杨先生多谈谈翡翠雕刻方面的事情。”

  “哦?你也喜欢翡翠雕刻?”杨耀山像是一下子找到了知己,连柳生平和翁红都扔到一边不管了。

  “他何止是喜欢啊,你是没见过他的作品,要我说啊,实力不下于你。只是不太出名罢了。”柳生平笑着说道,语气之中充满了得意,毕竟这可是他未来的女婿啊,能不得意吗?

  “此话当真?”

  “就是玩玩而已,希望多从杨先生那里多学点,还望杨先生不吝赐教啊!”张天元嘴上很谦虚,但是心里头却是抱着切磋的想法的,他的雕刻技术,无论如何在当世那也能排到前三了。要不然也对不起他的六字真诀了。

  “好了,你们两个的事情呢,以后再谈,耀山大哥你还没说这一次来找我们什么事情呢。不会就是想来跟我们叙叙旧吧?”翁红听到这一老一少在那里互相谦虚,实在觉得无聊,都是有本事的人。干嘛那么谦虚嘛,于是就插了一句话。

  “哦。你看我,遇到知己了。差点给忘了。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想跟你们谈谈翡翠原石的事儿。”

  之前就说过了,杨耀山的家族在缅甸拥有二十二座翡翠矿坑,其中有老坑,也有新坑,但却不能私下里交易,只能放到公盘上来销售,不然的话,就会被视为是走私。原本柳氏珠宝很多原料都是从杨耀山的矿坑里运过去的,那个时候对走私的定义还很模糊,查得也不严,所以比较顺利,但是如今缅甸政府进一步加强了对走私的严控力度,但凡有发现走私行为,除了没收所有毛料之外,甚至有可能直接当场枪毙。

  别以为这只是说说而已,缅甸本来就是军政府出来的,虽然现在已经开始民主选举了,但军队的权力依旧很大,总统都不敢招惹军队,军人擅自枪毙人的事情是屡屡发生,可政府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以如果不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柳氏珠宝真得不愿意让杨家冒这么大的风险来给自己送原石,也就是如此,张天元之前所说的那件事情,才会让柳生平那样的兴奋,不用欠人情,而且也不用让老朋友冒险,这么好的事情,谁都愿意做啊。

  别看杨家在缅甸政府里面关系很深,可这都没用,说到底,缅甸现在还是势力盘根错节,能不招惹军队,能不犯法,还是最好不要那么做,否则就有可能成为压倒一个家族的那根稻草啊。

  “关于这个事情,我已经仔细考虑过了,我觉得还是不要了吧,这么危险的事情,要是连累了你们杨家,我们这罪过可就大了。”柳生平本来就觉得这走私的事情很冒险,尤其是大宗的翡翠走私,那就更危险了,现在加上翡翠方面可以暂时没有危机了,所以就不想再麻烦杨耀山了。

  “看看看看,你还是这样,不是哥哥吹牛,这条线路已经上下都打点过了,绝对可以保证万无一失,那些料子也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虽说未必能出高翠,但是估计也不会差的,我们会选择海路,直接运到香港去,就更安全了。”

  杨耀山以为柳生平这么说只是客气,所以摇了摇头,表示这次的事情没有任何问题。

  毕竟杨家跟柳家的关系一直都很好,这柳家已经是快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如果说自己不做点什么,那还谈什么朋友啊。他也知道走私翡翠会很危险,可是也不是不能成功,只要事情办得漂亮一点,走私个一两次,缓解一下柳氏珠宝的压力,那也是可以的。

  作为原石商人,杨家也是一样不会参与赌石的,所以他们只卖原石,最多也就是半赌的料子,或者擦出了绿的料子,想要知道里面究竟有没有翡翠,还得是请专家去验收,所以这一次柳生平带了石老王和杨师傅,更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为了验收这些毛料,不过现在看起来好像用不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