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二一章 有贵客
  赌石这一行,当然单纯靠运气那是不可能的,那绝对是要亏死的,不过要说七分运气三分本事,这话倒是不会错的,就算是真正的赌石专家,赌垮毛料那也是常有的事情,所以这一行里很少有人敢说自己是大师的,因为容易被人笑话。

  而所谓的本事,其实就是经验,这些经验是很多的赌石人积累下来的,然后汇编成册,但这额经验却并非科学系统的东西,它有可能是对的,也有可能是片面的,更有可能是狭隘的,所以究竟能不能用到,那真得很难说。

  张天元干脆舍弃了所谓的经验论和理论,单纯以运气和直觉来提及这个事情,就连对赌石非常在行的柳生平,也是无法反驳的,柳生平相信张天元的运气和直觉,当然也并非空穴来风的,这还是以张天元过去做过的事情为根据的。

  如果说张天元从来就没有赌涨过,或者只是偶尔赌涨了一次,那打死柳生平也不会相信他那什么狗屁运气和直觉论了。但事实并非如此,事实上张天元不仅赌涨过一次,而是赌涨过很多次,还有几次都是大的赌涨,这使得柳生平不得不相信,张天元这个人就是洪福齐天的。

  所以张天元越是这么说,他就越是相信,那块料子出极品翡翠的可能性非常大,让理由和经验见鬼去吧,他才不在乎呢,反正就算真得最后买亏了,那也是亏在他女婿身上了,他也愿意。

  “天元。你只说运气和直觉,还是给咱说点实际的吧。你就估计那毛料能出多少翠吧,我算算。看看出多少钱合适。”

  翁红也相信张天元的运气和直觉,不过女人心细,很多事情都想问清楚一点,她不太相信自己这个未来的女婿真就完全靠运气和直觉来判断的,一定还有其余的方法,只是这一家有一家的法,有些可能不好说,说了你也未必能用,她就不好打听了。她现在只是想要知道,那料子究竟能出多少翠,要用多少价来拍。

  柳生平也是这个意思,如果不是现在天已经晚了,他真的会联系朋友直接跑去那毛料大厅里,把那块毛料给保护起来的。

  当然,这只是他的一种心情而已,他很明白,自己从明天开始。就不能多看那块毛料一眼,而且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人家愚公是路过家门而不进,他就算是路过了那块毛料。也不能去看,不能去摸,当然了。捎带一眼还是行的。

  只要不表现出特殊的兴趣来,不引起别人的注意。那就行了。

  “那原石很大,不过恶绺比较深。也很大,所以对于翡翠的影响比较严重,我量过那些恶绺了,然后计算了一下,估摸着这块原石里面,能有个六十七公斤的翠,应该差不多的吧,不过我也希望你们不要寄希望太大了,这样的料子不太可能出玻璃种或者帝王绿,但是冰种阳绿还是有可能的。”

  这样的话从一般二十六岁的年轻人嘴里说出来,怕是没有人敢相信的,但是从张天元的嘴里说出来,那就不一样了,张天元是什么人?行里被称作华夏神眼的赌石大师,而且还是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常任理事,这样的人,说的话你还不信,那你信什么?

  过去没这种头衔的时候,张天元还不敢说太多的话,不敢表达出自己的太多观点,主要是怕别人怀疑什么,就算只是杞人忧天吧,但那个时候小心一点总没有错,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就算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常任理事这个位子可以找关系,走后门,但是那赌涨的毛料却是编不出来的,尤其闫城赌石大会上的毛料,那可是面向全国观众直播的,假的了吗?

  那个时候张天元还不认识聂家人呢,就算真得想要造假,怕也没那个本事啊。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如今的张天元既然是个专家,那就应该有专家的样子,前面说运气和直觉,那体现出了他的勇气和胆略,而如今再说起具体的信息,又体现出了他的经验和知识,这各方面都要有,才能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赌石大师啊。

  你光靠运气和直觉不行,你光嘴上能说更不行,只有各方面结合起来,别人才会信你,才会尊敬你,崇拜你。

  这赌石应该具备的三个条件,张天元可以说都具备了。

  一、要有极大的挑战能力;

  二、富有冒险精神;

  三、必须有相当丰富的经验。在赌石市场上见过一夜暴富的,当然更多的人是一夜倾家荡产。

  “要我算算,六七十公斤的料子,冰种阳绿的品质,现在市场上虽然红翡、紫罗兰的价格都不错,但最贵的说到底还是绿色的翡翠,越绿越高,高价往往都是绿色翡翠买出来的,相同品质的翡翠,绿色的还是要更值钱一些,六七十公斤的料子啊,这粗略计算的话,也是上亿了,如果说通过大师级的水准打造成珠宝首饰,三四亿估计挡不住吧?”

  柳生平已经激动得有点坐不住了,他站在那里,走来走去,嘴里面还念叨着一些话,显然是在分析这块毛料解开之后的价格,而且是越说越激动,要不是翁红拧了他一下,告诉他隔墙有耳,估计他真得要跳起来大喊大叫了。

  他不是没见过那么多的翡翠,也不是没见过那么好的翡翠,可是别忘了,现在柳氏珠宝和诸多的珠宝公司一样,都是严重缺乏翡翠原料的,缅甸政府为了多捞钱,已经严格限制翡翠的挖掘工作了,甚至还为此停办了一次翡翠公盘,这一切都预示着翡翠的确是越来越少了。

  柳氏珠宝现在翡翠原料匮乏,产品虽然暂时还能够为继下去,但是时间久了。如果没有原料补充,那迟早是会断货的。这一次他和翁红代表公司来到缅甸,就是想要多弄点翡翠回去。就算是赌垮了,就算是赔钱了,只要弄到料子,只要能够为继珠宝公司的日常运营,那就算是赚了。

  没办法,运营有时候可能比赚钱还要重要,或许亏损是暂时的,但是你失去了市场,那就失去了一切了。

  这种情况在现在主营翡翠珠宝的公司里面最为明显。也正是因为此,暗标毛料这一次估计竞争会非常激烈,很多珠宝公司都带了充足的资金,哪怕是赔本赚吆喝,也要弄些料子回去,赔钱不怕,只要能把翡翠带回去,就算是完成任务了,更何况有了料子。至于珠宝定多少价格,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只要不违反规定,你可以在珠宝上面把亏损的钱弥补回来吧。

  说到底。羊毛出在羊身上,最后大家赚的都是消费者的钱。

  而张天元选中的这块料子,等于是给柳生平夫妇吃了一颗定心丸。他们不用花费大量的金钱,却可以得到一块品质和大小都很上乘的翡翠。这简直就是财神爷送来的宝贝啊,他们能不高兴吗?有了这块翡翠。柳氏珠宝的高档翡翠和低档翡翠首饰珠宝都不用发愁了,而且最重要的就是,这是一块绿翡翠,要知道,国内市场上,说到底还是绿翡翠占据了主流的,如果是红翡或者紫罗兰,反而还没有这么好。

  高档料子难弄,可是一旦弄到了,却能用很久,毕竟能买得起高档珠宝的人还是少数。这简直就像是紧箍咒一样,澳门赌博网站:始终让柳生平寝食难安,可是现在,他不用担心了,有了这块料子,接下来他可以集中力量再去拍卖几块原石,专心地去弄中档翡翠料子了。

  一般来说,大多数翡翠那都属于中档的,低档和高档反而在公盘上不太多见,中档料子多,也容易买到,在珠宝市场上,那更是主力军。

  当然了,每个有历史的公司,那都有自己赖以生存的资本,包括柳氏珠宝,从柳老爷子开始就已经做大做强了,经过了这么多年,早就有了自己的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来解决这些难题,只是有时候,求人不如求己,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愿意腆着脸去求别人,如果事情可以靠自己就办好,干嘛要去欠别人的人情啊,那没必要。

  “天元,我听你这意思,这个编号741的料子怕是要到大后天才能够拍到吧,按照一天二百块料子的速度,我没说错吧?”

  “嗯,是这样的,如果说现在这种拍卖方式不变,那正常情况下就到大后天了。”

  “好,有时间,有时间,咱们可以好好商议一下,看看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拍下那块料子,可以又便宜,又能得手。”

  “这个还用商量吗?这拍卖方式跟普通的拍卖一样啊,谁钱多谁拿货啊?”张天元纳闷地问道,这样的好料子,你就别想便宜拿下了,最起码也得出到上百万欧元,否则的话,拿下来不太可能。

  “你还不知道啊,今天有人提出抗议了,认为现在的明标竞标方式不好,要修改一下,具体修改成什么样子还不知道,但这个提出抗议的人是很有地位也很有身份的人,所以估计是不会错的。”

  “啊?改方法?改成什么方法?”张天元愣住了,自己刚刚才摸清楚了这里的情况,这就要修改拍卖方法,闹哪样啊,这组委会也未免太任性了一点吧?

  柳生平摇了摇头道:“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估计有一个人肯定知道,你先等一下,我打个电话给他。”柳生平说着话,就取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是耀山吗?问你个事情啊,就是关于明标区拍卖的事儿,听说规则要改变了,到底要改成什么样的规则啊,给透个底吧……什么?你就在外面,哦哦哦,好,你先等着,我出去接你。”柳生平关了手机,回头看了翁红一眼说道:“老婆,耀山来了,我出去迎接一下。”

  “杨耀山吗?”张天元听到这个名字就皱了皱眉道:“既然伯父伯母有客人,我就先回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