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一九章 老师傅生气了
  “说的是,今天你小子拍下了料子,我们也拍下了两块,价格都不算太贵,按照杨师傅的推算,这基本上是能够赌涨的。”柳生平也笑了笑道。

  现在因为翡翠市场越来越紧俏了,所以就算是低档翡翠,经过特殊的加工工艺之后,也会变得光彩夺目,低档翡翠珠宝卖个几千块,甚至上万块那都是有可能的。柳生平自信自己柳氏珠宝的设计师的能力,就算是低档翡翠,也能够赚钱,毕竟翡翠饰品市场在国内的火爆,那是人人都可以看得到的。

  “就是可惜了那块143号毛料最后价格太高了,不然的话拿下来,肯定是能赌涨的对吧,天元?”

  到现在为止,翁红都以为张天元是觉得那块143号的料子价格太高了,所以才会劝她不要继续加价的,她就没想过张天元是觉得那块料子根本就是砖头料,才劝她的。

  毕竟当时杨师傅还是比较看好那块料子的,而且那料子的品质也是的确不错,最后以六十万欧元的价格拍了出去,就算是拿现在的汇率来计算,那也有四百八十万rmb,加上其余的费用,最后可能会花费五百万rmb左右,这说明不止一个人看上了那块料子啊,都觉得那料子还是不错的。

  也就是因此,翁红就还是觉得那料子有些可惜了,现在想想,说不定就算是一百万欧元也值得,毕竟那料子从表现上来说,那绝对是一等一的好料子啊。

  翁红这番话一问。杨师傅也是饶有兴趣地看向了张天元,他觉得张天元会得出跟他一样的结论。毕竟像他这样的赌石顾问,还是有些自信的。认为自己的判断,那就是对的。

  如果张天元的意见跟他一样,那他脸上有面子,如果不一样,那他可是要跟张天元好好争论一番的。

  “伯母,你这话问我,我就没法说了,我这人赌石,一向就凭两样东西。一样是运气,一样那就是直觉。反正我觉得那块料子不值得赌,别说六十万欧元了,就是按照那个底价买下来,都是会亏死的。”

  张天元是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反正哥就是不懂,哥就是靠直觉和运气瞎蒙的,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

  他之所以不说原因。那是因为也说不出什么原因来,关键那块毛料实在太奇葩了,明明表现是一等一的,可是里面的翡翠却烂得很。这根本就不符合以往的经验,书上都没有介绍过,你让张天元怎么用道理去讲啊。

  跟人家赌石顾问讲道理。那不是拿自己的弱项跟人家强项死磕嘛,所以干脆。张天元直接就说了一声自己是瞎蒙的,靠的就是直觉和运气。你们爱信信,不爱信就算了,他也不求那杨师傅相信他的话啊。

  杨师傅听完话,直接就愣住了,本来想要口若悬河地跟张天元据理力争呢,可谁知道张天元居然是这么一句话,这怎么争?运气和直觉这种东西你根本就说不清楚,但偏偏赌石场上,这两样东西可能比你的经验还要重要,杨师傅顿时傻眼了。

  “哼,我就不信了,那块毛料表现那么好,最少三十万欧元拍下来应该是不会吃亏的。”杨师傅越想越生气,于是冷哼一声说道。

  “老杨啊,你就别跟这小子赌了,赌不过的,想当初我也瞧不起他,要跟他分个高下的,结果被这小子整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他就是洪福齐天的人,你再好的经验和本事,也是没有办法赢得。”一旁的石老王拍了拍杨师傅的肩膀劝道。

  “不行,毛料没切开,谁也不知道那里面有没有翡翠,除非切开了,我才认输,以后我管他叫师父!”杨师傅还是个烈性子,怎么劝都劝不住。

  “杨师傅您可别,您这是要折杀我啊。”张天元苦笑着说道。

  “是啊杨师傅,不用这样了,反正毛料都已经被别人拍走了,有没有翡翠,跟咱们也没什么关系了,没有赌涨的话,你肯定生气,可万一赌涨了,我也会生气的。”翁红也笑着劝道。

  可这杨师傅就是那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你怎么劝他都没用,最后柳生平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他想问问那块毛料到底是谁拍走了,他在这边熟人多,问这个很方面,想要看看有没有可能就在缅甸直接解石。

  “什么,他们真要那么干啊,也难怪,毛料表现那么好,肯定是想涨涨威风吧,好好好,谢谢了,太谢谢了,我们当然是要去看的,一定去,你给留出个位置来,嗯,行,那就这样,再见!”

  电话打完了之后,柳生平的脸上浮现出了得意的笑容,看起来那块毛料的情况有着落了。

  “笑笑笑,就知道笑,赶紧说说,到底什么情况啊?”翁红性子急,所以忍不住就问了起来。

  柳生平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找熟人打听过了,那块料子是咱们国内一家珠宝公司拍下来的,因为想要在缅甸打响公司的名号,所以打算现场解石,主办方也同意了,会提供给他们解石用的材料,甚至还免费提供场地,因为就连杨耀山杨大师都说那块料子表现相当不错,又是老坑的料子,很有可能会出玻璃种的极品翡翠的。”

  “时间呢?”

  “就明天早上,解石的地点也在会场里面专用的解石地点,我已经让人给咱们定下位置了,谁要去看,那就起来早点,不然错过了可别怪我没提醒啊。”柳生平笑着说道。

  “嘿,这倒是巧了。我说老杨,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啊,明天这毛料一旦解开了,那你可就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丁是丁卯是卯。你搞不好就要把那小子叫一声师父了,哈哈哈。”石老王听到柳生平的话之后。用胳膊撞了撞坐在一旁的杨师傅哈哈笑道。

  其实这种公开的现场解石在缅甸翡翠公盘上也不是第一次了,一方面。某些珠宝商认为自己的毛料肯定会赌涨,所以可以借着缅甸翡翠公盘给自己的珠宝公司打广告。

  另外一方面,缅甸组委会为了扩大翡翠公盘的影响,吸引更多的资金流入到缅甸来,也会经常会鼓动一些拍下高价原石的人现场来解石,如果说能够赌涨,解出好的翡翠料子来的话,那影响力自然是大大提升的,以后也会有更多的人带着更多的资金前来这里进行选购。

  要知道。如今在华夏云州那边,已经开始组织起了泛亚太宝石博览会,这就是要跟缅甸翡翠公盘对着干的,缅甸翡翠公盘也不是没有竞争对手,他们唯一能依仗的优势那就是大部分的翡翠都是产自缅甸的,可是包括基础设施,还有营销渠道,营销能力,那都跟云州或者东广那边没法比的。所以他们也必须得想办法加强自己的优势,免得到时候缅甸翡翠公盘办不下去了。

  之前缅甸翡翠公盘就停办了一届,后来看情况不对,才又开始继续举办了。有些事情也不是他们能够决定的。

  当然,这种现场赌石的风险还是比较大的,因为一旦现场赌石赌垮了。那对缅甸翡翠公盘的打击可不小,表现那么好的毛料都赌垮了。会带来什么负面影响那就可想而知了。也正因为如此,对于公开进行解石的料子。组委会方面都会精挑细选,然后再跟货主商量,双方都同意之后,才会进行现场解石的。

  或许那143号并非最好的一块毛料,但它在今天所有的毛料之中表现却是最好的,而且别的货主大概并不想现场解石,所以选来选去,恰好就选到了这一位的头上。

  听到石老王的话,杨师傅颇为不服气,他反正是对张天元凭运气和直觉就做出判断感觉很不靠谱,所以非得是得出个结论才行,他还真不信了,表现那么好的料子,真得能够一文不值吗?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张天元不跟他讲道理,所以他也没办法反驳,不过现在好了,料子要现场解石了,只要毛料能够赌涨,不,就算不会赌涨,哪怕只是能够解出差不多的翡翠,能值个两三万欧元,那张天元的脸就没地儿搁了,以后翁红和柳生平就得听他的,而他也可以借机增加一下劳务费。

  “你少来,你怕了他,我可不怕,我就不信了,那么好的料子还真解不出好翡翠来?你自己说说,可能吗,书上都没那么写过!”杨师傅看了石老王一眼说道。

  “好吧好吧,我是劝不住你,不过这世上凡是都有例外的,你自己小心点吧。”石老王摇了摇头,他知道,身旁这个倔老头是劝不住了,就想看看张天元的意思,让张天元给这倔老头一点面子。

  谁知道张天元此时也是一头倔驴,既然杨师傅非要分个胜负,那他也没什么好怕的,那块毛料要是能解出什么好料子来,他张天元真敢把这双眼睛给挖了,既然看不准翡翠,那要这双眼睛还有什么意义,留着也就是出气的。

  当然,这话他没说,只是不屑地笑了笑,觉得杨师傅这个倔老头真有意思,老子可是个挂逼,你跟我斗,那不是给自己寻不痛快吗?

  回到了酒店之后,杨师傅似乎心情不太好,所以匆匆吃过饭之后就离开了,张天元则是没有任何客气的,在打电话询问了萧峰锐和慕容德都吃过了之后,就跟蛇麟还有自己未来的岳父岳母一起在这五星级的大酒店里面吃起了美味佳肴。

  石老王因为杨师傅,也是匆匆吃过就离开了,说是要去开导开导杨师傅,毕竟他们都是老朋友了。

  因为缅甸的饭菜实在不合口味,所以他们就只要了大濑尿虾,然后其余的菜都是要的中餐,虽说还是没法跟国内的味道相比,但总是好过缅甸人吃的那些饭菜了。

  有很多来内比都的人,都是带着锅碗瓢盆的,为的就是自己在这边做饭吃,也未必就是人家的饭菜不好吃,大概是不合口味吧,这是很有可能的,张天元他们没有带,那就只能尽量挑口味合适的来吃了,比如这大濑尿虾,味道就相当不错,比国内的正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