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一八章 冲冠一怒为岳母
  张天元觉得自己真得是关心则乱,那杨师傅和石老王纵然不如拥有六字真诀的他,那也是相当有本事的人啊,只要不是那种特别奇葩的料子,一般情况下还是不会看走眼的。

  就说杨师傅给推荐的那两块料子吧,虽说翡翠质地是差了点,但是做低档珠宝完全没有问题。

  这样一来,柳氏珠宝不仅不会赔钱,而且还会赚不少的钱,虽然跟张天元没法比,可是就翁红来说,这拍卖还真是拍对了,说明人家杨师傅还真是有些本事的,可万万是不能小瞧了人家啊。

  “天元,看到那个杨耀山了吗?那是你伯父的老朋友,过去到宝岛,经常到咱们家里坐呢,现在杨先生可是正在和咱们柳氏珠宝合作,你要不去认识一下?”

  张天元看了那杨耀山一眼,心中颇有些不满,刚刚拍卖厅里发生的事情,他还记着呢,这老小子差点就坏了他的好事了。不过既然这老小子跟自己未来的岳父岳母是好友,又是生意上的同伴,他也不好拉长一张脸,在杨耀山路过的时候,他也是微笑着打了声招呼。

  本来大家还要多聊会儿的,翁红甚至提出邀请杨耀山一起去吃个饭,谁知道正好那边喊着让翁红去办理手续,无奈,那么多的钱,总不能让马仔或者杨师傅去处理吧,翁红就只好是自己抱歉离开了。

  杨耀山跟张天元不熟,所以两个人也就没怎么聊,而且看起来杨耀山似乎也有什么急事。人家毕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啊,在缅甸可是有二十二座矿坑呢。这有事情是非常正常。两个人只是低头微笑,算是互相示意了。

  不过这倒也没关系。这杨耀山与柳生平夫妇很熟悉,自己什么时候想见,那都很容易,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

  “蛇队,你要是饿了就先去吃饭吧,我这边还得等一会儿呢,前面人多,这个好像不是按照毛料的拍卖顺序来的,而是按照价格来的。我这一点五万欧元就拿下的东西,可能到最后了。”张天元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快五点二十了,就对蛇麟说道。

  “我还是留在这儿吧,刚刚拍卖厅里那个人一直盯着你,我怕你出事儿。”蛇麟摇了摇头道。

  张天元虽说并不怕那人来找麻烦,可这是蛇麟的一片好意,他要是直接拒绝的话那未免有点不太合适了,所以就没有再说什么。等翁红那边办理完拍卖手续。打了声招呼就先离开了,张天元虽说没有排到最后,毕竟他后面还有很多几千欧元成交的毛料呢,可就是如此也是比较晚了。因为办理手续的过程比较麻烦,所以他一直等到六点多才轮到他,这给他等得简直心烦意燥的。不过想想自己花那么点钱就弄到了好料子,也就忍了。不是有那句古话嘛。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这明标的竞标活动结束之后。中标者与组委会签订《中标合同》,若中标者当场付清中标竞买价款的,组委会现场为其免费办理通关、运输手续或准予销售、加工证明,这都是一系列全套的,也不会歧视谁,不管你的竞拍价格是一百万欧元还是一点五万欧元都一样。

  当然了,如果说你的竞拍价格比较高的话,组委会就会与你私下取得联系,给你一个尊贵的身份,这样的话,以后你要是还来参加这缅甸翡翠公盘,他们就会提前为你安排好一切,都不用你自己麻烦了。

  如果说中标者未当场付清中标竞买价款的,只与组委会签订《中标合同》,也不用交付任何订金,但中标者必须在三个月内将中标竞买款项汇至组委会指定的缅甸银行帐户,由组委会全权为其免费办理通关、运输等事宜,这个过程都是系统化的,做得非常仔细,毕竟人家都已经办了几十届的翡翠公盘了,这一点还是没问题的。

  有些人怕不安全,想要自己运输那也行,中标的竞买商也可另行出资委托专业货运公司进行运输或随身带走,别人也不会逼迫你。

  张天元的那块毛料的价格只有一点五万欧元,压根就没必要整那么麻烦了,所以当场就支付了全价,当然,这拍卖价虽然低,可是料子却不便宜,运回国内会有很多麻烦,所以张天元干脆就让对方直接帮忙托运了,托运的地址就是帝都的四合院,因为帝都是大城市,所以比较方便,再加上张天元目前所有的翡翠加工已经转移到了帝都,在那里办起了加工厂,运到帝都那也是最合适的,之所以不直接送去加工厂而是送到四合院,主要还是张天元想自己解石。

  对他来说,这解石也是一件非常有趣味的事情啊,他那四合院地下就有专门解石的仓库,这是为他自己准备的,办起事情来很方便,不会干扰到别人,自己也能安心。

  在签署了《中标合同》之后,张天元就现场支付了所有的货款,然后因为他要办理托运手续,就在工作人员用普通话的指点之下填写了一张很详细的表格,留下了两个电话,这是为了东西送过去之后联系方便,万一一个电话打不通,还可以去打另外一个电话来联系。

  比较可惜的就是他这毛料拍下来比较便宜,所以没有得到贵宾的资格,这也很正常,一点五万元就想成为贵宾,那也未免太容易了一点。

  不过这对张天元来说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他来这边一次,见见世面,把事情办完之后就可能不会再来了,毕竟他并不是一个赌石狂魔,也不像萧峰锐那样追求赌石的刺激,这一次来,纯粹就是被逼的没办法了。

  如果非要弄个贵宾也没什么难的,这之后不是还有暗标拍卖吗?那暗标拍卖才是重头戏啊,估计是不会再有这么好的事情了。到那时候就算张天元不在乎这个什么贵宾身份,那别人也可能会主动给他的。以后再来,缅甸政府就会主动邀请了。不用再去办其它什么复杂的证件。

  办完手续离开的时候,张天元才算是把一颗心彻底地放下来了,只要运输途中不出现问题,等到几天之后,他就可以在帝都见到自己拍下的那块毛料了,虽然说他赌涨的次数也不少了,可依旧是特别的兴奋,人嘛,总是喜欢捡便宜。张天元这一次算是捡了个大便宜,你说他能不高兴吗?

  从拍卖厅办完手续出来,是要经过原石区的,这个时候里面的灯光虽然还亮着,可是已经没有人了,主办方说了五点清场,那就一定会清场的,而且当张天元进入这个区域的时候,居然还有背着枪的军人跟了过来。就走在他的身后。

  他知道,这是为了防止他在原石区干什么坏事,不过这样子被人盯着的感觉还真是不太爽,简直就跟犯人似的。

  “张老板。你可出来了,你先在这儿等着,我去叫柳老板和柳太太。”翁红虽然不姓柳。但她是柳生平的妻子,所以叫柳太太也没错。尤其是在缅甸,那种阶级观念还是非常强烈的。男尊女卑也比较严重。

  说话的是mpv的司机,他站在车边抽烟,而柳生平跟翁红则坐在附近的小店里喝茶,毕竟外面太热了,那小店里面还有风扇可以扇扇。

  司机说完话就去叫人了,张天元和蛇麟干脆先上了车,此时萧峰锐、慕容德他们早就坐着母仪的车先走了,这都六点半了,也难怪人家走得那么快,忙活了一天估计都饿了。

  柳生平和翁红过来之后,一边上车,一边笑道:“天元啊,听说你花了很少的钱拍了一块表现很差的毛料,这一次是不是又要给我一个惊喜啊?”

  “嘿,您懂得。”因为石老王和杨师傅也在,所以张天元就没直说,干脆说了一句只有柳生平跟石老王听得懂的话。

  “你小子!要我说啊姓柳的,你这一次压根就不用请我和杨师傅,有你这宝贝女婿就足够了,他可是有一双真正的火眼金睛啊。”石老王是跟张天元对赌过的,不过最后成了朋友,所以这说话呢,也比较随便。

  “他不是还有自己的事情嘛,行了不说了,司机,开车去酒店,估计都饿了吧。”

  汽车启动之后,张天元才笑了笑道:“石老哥,您就不要取笑我了,你赌石那靠得是本事,我赌石靠的却是运气,咱们之间差了些档次呢,我哪里能跟您比啊。”

  这是实话,张天元也很想学学石老王的赌石技巧,不过他现在还没那本事,一时半会儿估计是学不会了,这可是要长期积淀之后的经验积累啊,希望六字真诀不要太快消失了就好。

  “行了,你们就别互相吹捧了,有什么意思哦。”那边翁红摇了摇头说道:“你说那些当兵的啊,也太可恶了吧,我们就说了在里面等等人,他们都不乐意,太气人了。”

  “怎么?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我看那里面竟然干干净净的,除了没办完手续的人之外,别人都走了,这是怎么回事?”

  张天元之前也纳闷呢,只是因为刚刚的话题没在这上面,所以他也就没有多问,不过这个时候翁红提起来了,他就问了一句。

  “还能是怎么着,缅甸现在虽然已经不是军政府了,可是以前的老毛病可没改掉,还是喜欢用枪杆子来赶人啊,民主什么的,在这里暂时还看不到,刚刚你伯母差点就被那些人用枪把给推出来的。”说起这个事儿,柳生平就有些生气,那些当兵的,简直是把毛料商人当成囚犯了,一点都不客气。

  “混账,是哪个人做的事儿,我去找他去。”张天元怒不可遏地站起来说道。

  “好啦,反正也没事儿,你能有这份心就足够了,咱们还是赶紧去吃饭吧。”翁红对张天元这样的态度很满意,冲冠一怒为岳母嘛,这种女婿,能不好吗?她心里头可是美滋滋的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