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一七章 丈母娘的生意经
  杨耀山本是好意为主办方负责,可是却没有考虑到台下那些人的心情,结果他一番话,立即就引起了强烈的不满,惹得张天元想要大笑,又笑不出来,虽说他对这杨耀山还是蛮敬佩的,可是这个事儿让他很是不爽啊,这杨耀山摆明了就是跟他过意不去嘛,他不笑,那才奇怪呢。

  “好吧,你们自己做决定吧。”杨耀山无奈摇了摇头,知道因为张天元之前的一系列看似犯二的举动,才使得这块毛料没人想出价了,关键这块毛料也真得看起来不好,如果表现要是好一些的话,那说不准,还真得会有人敢跟张天元一起出价了。

  “嘿嘿,有了!”

  终于,144号毛料的竞拍时间过去了,已经到了145号毛料,张天元兴奋地捏紧了拳头,就差没直接跳起来了,那毛料本来他打算十万欧元拿下来呢,谁知道最后就花了一万五,这简直是占了大便宜了,这光沾得不错啊。

  虽然张天元能够看穿毛料,能够看清楚翡翠,知道毛料里面到底有没有他想要的东西,可是到了拍卖场上,有些事情就不是他能够决定的了,就像这样的情况之下,他要是没有一点脑子,不懂得耍心眼,这块毛料估计最后可能花上百万欧元才可能拍下来,但是现在,一万五就弄到手了,这也是赌石的另外一个意外之处啊,说实话这种结果连他自己也没想到。

  虽说很多人玩赌石是为了寻求刺激的,不过张天元却求得一个稳,他不喜欢那种一刀天堂一刀地狱的感觉。如果他没有六字真诀,没有这份本事的话。打死他都不会来赌石的,这玩意儿就是折磨人的。虽说他不太喜欢之前那个责怪他的人,可是对于那个人的遭遇,他还是能够感同身受的,如果那件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他肯定也会不爽额。

  “张老板,你怎么不投标了啊?”

  张天元正高兴呢,一旁的毛石发忽然扭过头来问道,因为此时大屏幕上的毛料编号已经到了150了,可是张天元再没有出价。他就感到很奇怪了。

  “我还出什么劲儿啊,这都亏了,这块烂料子,算是坑在我手里了,唉。”

  虽然说觉得这样做可能有点对不住毛石发,但张天元还是不想说实话,有些事情你很难解释,既然装起来,那就干脆装傻到底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会对毛石发造成什么危害,只是想要保护自己的一种措施而已。

  “没事儿没事儿,放宽心点。就一万五欧元,说不定能够解出什么来呢,张老板你一向运气都非常好。这一次一定也可以洪福齐天。”

  “我没事儿,你呢。有没有拍到自己想要的毛料?”

  “嗨,别提了。都他妈一个个跟疯子似的,就盯着那些表现好的毛料,现在一百五十块过去了,就五十块拍出去了,其余一百块全部流拍了,奶奶的,不知道都凑什么热闹,靠!”

  毛石发现在心情也是非常不好啊,他看中的几块毛料,都有人看中了,而且是一堆人,有些毛料却没人看,以至于最后流拍也没人要,这就好像那什么勿扰节目里,有的女嘉宾一堆男人要,而有的女嘉宾却是无人问津,难道这年头的人都成了专家了吗?还是说干脆都是跟风胡闹的?

  两个人说话这会儿,时间也过得很快,最后剩下的五十块毛料,只有两块拍出去了,其余的全部流拍,也就是说,这第一天就拍出去了五十二块毛料,这个数字实在不算多,不过这也能理解,就张天元今天在明标区看的情况来说,前面二百块毛料表现好的真得不多,反而是二百号以后,不管里面翡翠如何,表现好额毛料去是非常多的。

  当然,虽然流拍的毛料很多,但是因为都挤在那少量的毛料上抢购,结果导致最后好几块毛料都拍出了天价,三百万欧元一块,二百三十万欧元的一块,如果再算上之前那个搞错的二百万欧元,那么这就有七百多万欧元了,再加上其余的毛料,算起来的话,这一天明标区的成交价就有八百多万欧元,也就是相当于八千多万rmb啊。

  “哈哈哈,我他妈中了啊,就不信拍不到了,老子想要的料子,都要弄到手!”

  “高兴个屁啊,那么高的价,亏了就该哭了,还高兴,哼。”这位肯定是自己没拍到,所以就发泄怨气呢,不过他这话倒是也没说错。

  “老子的钱啊,本来打算十万拿下的,这倒好,二十万全扔出去了,这明天想买都没钱了,看热闹得了。”

  当两百块毛料全部都拍卖结束的时候,所有人都发表了自己的感慨,有的是垂头丧气,有的是高兴得不得了,而有的则是怨毒地看着跟自己竞争的对手,心里头发着牢骚。就一次小小的明标拍卖而已,可是这简直就像是上演了一场浮世绘,喜怒哀乐愁全部都可以在这小小的拍卖厅里面找到,所有的表情都可以在这里看到,所有的人,都像是那电影电视里的演员,拼命扮演着自己喜欢或者不喜欢的角色。

  这明标拍卖居然就出现了如此高的竞标价,实在是有些令人意外的,以往的话,几十万欧元那都算是高价了,当然也有上亿的,不过第一天就这样,这还真的是不多,也算是打破了理念来缅甸翡翠公盘的竞拍记录了,虽然毛料还有很多,可是大多数人判断毛料好坏的标准都一样,所以争抢最激烈的,其实还是那少量的毛料。

  就像男人都喜欢美女一样,就算有一万个女人,最后大家都会去追求那少量的几个美女,大多数的女人可能都会被淘汰掉了。这就是现实啊。

  除了张天元,其余的人心里头都像是压了一块石头。重重地喘不过气来,因为这些人都知道。这第一天还有些人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从第二天开始,那就是真正的战场了,后面的竞争只会是越来越激烈,而不会是越来越放松的,这些人都必须得时刻保持警惕,只有张天元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只要跟这些人斗智,玩玩心眼那就行了。

  “张老板。今天时间也不晚了,要不一起去吃个饭吧?”

  毛石发站起了身子,和张天元握了个手说道。他虽然没拍到毛料很气愤,但也不是就没心情了,暗标还没开始拍的,他还是盯着那些暗标呢,明标的拍卖,在这缅甸翡翠赌石大会上,其实就是开胃的小菜而已。当不得主食的,究竟味道如何,还是得看暗标。

  “算了吧,你还是去陪陪吴刚吧。我看吴刚的心情好像跟你一趟不太好啊。我先去交易毛料了,之后可能会跟我未来的丈母娘还有丈人爹吃顿饭。”张天元笑了笑道。

  “也行,吴刚今天心情确实不太好。他想跟着你沾光,结果被你给坑了啊。”毛石发笑道。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我也不是故意要坑他的,是他非要跟着我出价。我总不能因为他,给自己挖陷阱往里面跳吧。”张天元不想得罪人,可是有时候却不得不得罪人,如果那吴刚真得是做生意的料子,相信这点事情应该不会记在心头的,如果是个小肚鸡肠的人,那这生意不做也罢,朋友不交也罢。

  毛石发离开之后,张天元就和蛇麟一起离开了拍卖厅,外面有人用英文喊起了话,是提示那些中标的人,拿着自己的入场证去领毛料,并且办理支付等手续,包括托运等事情,都是要在那里去办的。

  “天元,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没什么,就一块毛料嘛,一万五扔了就扔了,图个开心也就是了。”

  翁红也在外面等着办手续,正好就跟张天元碰面了,关于里面发生的事情,翁红已经听自己雇佣额马仔说起过了,她以为张天元真得是想要坑别人,结果把自个儿坑进去了,所以看到张天元出来之后,就赶紧安慰了几句,虽然知道自己这个未来女婿为人坚强,可是作为丈母娘,就算是未来的丈母娘,关心一下总是没错的嘛。

  翁红自己看起来心情挺不错的,张天元注意到翁红中标了两块毛料,其实那两块毛料张天元也看过了,料子比较差,解出来的翡翠,也属于下档的翡翠,做出来的珠宝业是低档次的,而这个是符合柳氏珠宝的经营风格的,柳氏珠宝就是高中低三档都做,所以翁红拍下来那毛料没错,他张天元就不凑热闹了,他的珠宝店那最差也是中档,要这玩意儿没用。

  张天元听到翁红安慰自己,虽然心中实在不想欺骗翁红,可这个事情不好解释,干脆就搪塞过去了:“没事儿伯母,不就是一万五嘛,说不定这块毛料还真能解出料子来呢,您未来女婿我这运气那可是相当不错的,谁都知道我是洪福齐天啊,您好像也中了啊。”

  “是啊,中了两块,不多,价格也很实惠,一块十万欧元,一块五万欧元,还不错吧?”

  翁红就没打算向张天元保密,直接就把自己记录着重要数据的平板递给了张天元看,看起来她真得是把张天元当成了自己的女婿了,不然的话,像这种公司机密,那是绝对不会给外人随便看的。

  “十五万欧元,嗯嗯,还不错,还不错。”

  张天元因为刚刚跟毛石发聊天,只是注意到了那个马仔拍下了两块料子,而且价格不错,但是具体多少价就忘了,此时仔细看了看,这个生意做得还是相当不错的,两块料子,一共是十五万欧元,就拿行里1:10(不是汇率)的比例来计算的话,是一百五十万rmb,而那些料子解出来,单纯买翡翠,也能卖个八十来万了,如果做成珠宝的话,那利润还会翻番,最后估计能卖个两百多万,所以这两块料子虽然赚得不多,可实际上却是赚得,几十万rmb呢,这其实不是小数目了,低档珠宝能赚这么多钱,那算是很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