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一六章 捡了个大便宜
  “天元,你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啊,我正忙着呢,那143号毛料就是我投的标,现在竞争很激烈,我出了三十五万,有人就出了三十六万,我这会儿正犹豫要不要继续加价呢,杨师傅说那块料子很可能会赌垮,让我不要再继续了,你看呢?”其实张天元给翁红打电话的时候,翁红也正想给张天元打电话呢,这是柳生平说的,要是赌石上遇到什么难事儿,就找张天元。

  “杨师傅说的没错,您就听杨师傅的,不要再加价了,那块编号143的毛料我也不怎么看好,其实能到三十多万,已经有点不靠谱了,幸亏有人比您出的还高,您就正好放弃,不要继续了。杨师傅是真正的赌石顾问,他的意见您不能不听啊。”这个时候,与其说自己不看好那块毛料,还不如将功劳强加在杨师傅身上,这样的话,也不至于引起怀疑。

  一个人说那毛料不行,翁红或许不会听,会犹豫,可是两个人都说不行,那翁红就不得不听了。

  其实关于这块毛料,杨师傅的判断还是出错了,之前就说过,这毛料水平越高的赌石顾问越容易被坑,按照经验去判断,那就得认栽。杨师傅只是觉得三十万欧元朝上就不划算了,所以才不让翁红继续加价的。

  而张天元则是知道,那块毛料也就值个几百块钱,而且还是rmb,不过现在目的一样,他也就不用把不该说的都说出来了。不然不好解释。

  张天元此时心里头责备自己,明知道翁红也是看了明标毛料的。就应该提前问一下,看看自己这未来的丈母娘看上了什么料子。然后给做个分析,这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别人的死活他可以不管,但是自己家人的死活,能不管吗?

  “真的啊天元?幸亏你提醒我啊,不然我就要继续加价了!”

  翁红急忙给自己再拍卖厅里的马仔打去了电话,让放弃竞标,杨师傅就站在她身边,脸上表情不是很好看。

  在杨师傅看来。自己劝了半天,翁红都不听,可是那个张天元不过一个电话打过来,翁红就立即取消竞标了,这算什么?难道自己还不如一个二十六岁的黄毛小子吗?简直是岂有此理!

  要不是因为收了柳家的钱,他真的会拂袖而去的,这口窝囊气,他可是咽不下去。

  “取消了吗伯母?”

  “行了,没事儿了。已经取消了,你忙你自己的吧,别耽搁了自己的正事儿。”

  翁红也是松了口气,毕竟她以前从来没有赌过石。这一次是因为有杨师傅跟着,她才敢出价,否则的话。这种事情她是不敢去做的,她也不知道那块毛料到底怎么样。可是既然杨师傅和自己的未来女婿都不看好,那就只能作罢了。如果说那料子真得开出了好东西,那自己也不会后悔的,毕竟没拍到,总比亏一大笔钱要好。

  按照杨师傅的推断,这块毛料最后很能会上一百万欧元的高价,如果这样的话,那就是快一千万rmb了,这些钱对柳氏珠宝可能不算什么,但却也是公司的资金,柳氏珠宝是股份制企业,一下子损失这么多钱,那是要出大问题的。

  挂断了电话之后,翁红看了杨师傅一眼笑道:“我那女婿一直夸杨师傅您有能力,他所了,既然是您说不要继续加价了,那就让我听您的。”

  她也是很会做人的,如果不说这句话,杨师傅心里头肯定不高兴,但是说了这句话,那就完全不一样了,最起码在杨师傅想来,这个事情最终还是自己的功劳,那个黄毛小子倒是有点见识。

  此时的拍卖厅里,很多人都眉头紧蹙,因为他们的一些计划被打乱了,本来很多人都已经制定好了投标的计划,并且确定了自己想要投标的毛料,可是自从第134块毛料开始,就风云突变了,因为张天元的关系,一些人竟然放弃了自己原来的打算,改为跟着张天元竞标,结果他们身上就带了那么多钱而已,拍下了毛料,才察觉到没办法去买自己想要的毛料了,只能是无奈放弃。

  事实上,就连翁红都受了张天元的影响,她让里面的马仔跟着张天元一起投标,连续投了三四块,这才觉得不对劲,就赶紧放弃了,幸好她也没什么损失,因为那三四块毛料她也没弄到手,主要是不想跟自己的未来女婿争而已,就只是出了一次价,便放弃了,这样子才避免了损失。

  所以有时候好心有好报这句话还真的是有道理的。

  “终于到了144号毛料了,真还有点紧张啊。”

  张天元看了看大屏幕,143号毛料最终以八十五万欧元的高价被一个印度商人拍走了,之后,那144号毛料就出现在了大屏幕之上,开始等待着命运的抉择,这感觉就跟青楼选花魁似的,站在那里让下面这些看客们品头论足,然后决定是否出钱,出多少钱。

  这块毛料张天元是绝对志在必得的,对于他来说,这可是能够缓解他珠宝店原料缺乏的关键标的,至于说长时间的进货渠道,那他得另外想办法,不过这个必须得先弄到手才行。

  拍卖厅里面其实还跟之前一样,有人在交头接耳,有人在打电话,也有人在那里盯着大屏幕看。可是或许是因为心理作用的影响,张天元总感觉好像每个人都盯着自己,整得他还真是有点紧张了起来,额头上都渗出了豆大的汗珠子。

  “张老板,你很热吗?”毛石发奇怪地问道。

  “是啊,这人太多了,有空调都没有用,还是这么热,你不热?”张天元用地气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所以说这番话的时候,显得很自然。

  “热。怎么不热啊,不是。张老板,你怎么又出价了啊?真得是在玩啊,这块毛料表现太差了,根本就不值一万欧元的,您一下子就出一万五,会不会太多了点啊?”

  听到毛石发的话,张天元心里头暗笑,你懂个什么,这块毛料光是解出翡翠来直接卖。那都上千万rmb了,要是经过大师的手做成珠宝,那肯定是要翻番的,绝对值得很呢,别说一万五,就是十万欧元我也出啊。

  有意思的是,这一次居然没有人再跟张天元“胡闹”了,经过了从134号到143号毛料,这些人也看出来了。张天元纯粹就是在耍人,前面几块毛料表现不错,尝试着跟一根也行,就算是被耍了。那说不定还能赌涨呢,可是这个144号毛料,不仅石皮表现不佳。而且还是马萨新厂的料子,赌石圈子里大多数人还是认老坑的。像这种新坑料子,是很难得到人们的关注的。结果就是张天元出了一万五之后,就没有人再出价了。

  “咦?你们怎么不出价了啊,刚刚不都抢着出的吗?”张天元脸上露出了愕然的神色,实际上心里头却快笑死了,这样的情况,他想到过,不过没敢奢求,因为这实在太美好了,按照他原来的想法,这块料子最少也得十万欧元才拿得下,可是照这个情况,估计一万五就差不多了。

  “当我们白痴啊,谁还会跟着你继续发疯,你就一万五买块砖头吧,反正你是有钱人,哈哈哈。”有人幸灾乐祸地大笑道。

  张天元看了一下,就是那个因为紧张而忘记换算单位的家伙。

  “张老板,没人跟你争的,这块毛料估计就是您的了。”

  “这真得就是传说中的华夏神眼吗?我怎么看简直就是靠着几个臭钱来碰运气啊,我要是有钱,把这些毛料都拍下来,那也能赚吧?”

  张天元很是无奈地颓然坐了下去,这种表演艺术,是他在长期与生意人的斗争之中磨练出来的,生意场上的人,那才是演技最好的。

  表面上颓然无奈,实际上他心里头不知道有多高兴呢,眼睛时不时还朝那大屏幕上看去,发现自己出了价之后,就始终没有人再出价了,就连货主也没有拦标的意思,估计这块毛料的货主也觉得它不值钱,一万五能拍出去都不错了,留下来也就是一块没用的砖头而已。

  按照张天元的推测,那块毛料外在丝毫都没有出彩的表现的毛料,本身给出一万欧元的底价,都有点不靠谱,这也是为什么他之前会误以为这块毛料一万rmb的理由,毕竟专家估计底价,那也是看毛料的表现的,他们不可能把毛料解出来,那样就不叫毛料了,直接就叫翡翠了。

  毕竟经验论现在在赌石圈子里那是十分盛行的,新坑的料子就是没有老坑好,而且表现这么差,有人肯出价买已经不错了,货主还不尽快脱手啊。

  “我靠,怎么感觉时间过得这么慢啊,赶紧快点,快点啊!”

  之前张天元还觉得一块毛料几十秒的拍卖时间太短了,都来不及多想,可是现在,他真得是巴不得时间赶紧过快点呢,只要时间过去了,这块料子就是他张天元的了,一万五欧元就能够拿下这么好的一块料子,那真得是要赚翻了。

  他的手在抖动,不过被自己强行给摁了下去,这个时候可不能表现出任何紧张的样子来,不然的话,会被看出破绽来的。

  让他非常不爽的是,坐在主席台上的杨耀山这个时候说话了:“大家要注意一点,这块毛料虽然表现不好,而且是新坑毛料,但是赌性很大,说不定里面就有好东西呢,我就亲眼见过一块被认为是砖头料的毛料,最后竟然出了天价翡翠。”

  虽然明知道杨耀山这是为主办方负责的态度,可是张天元却是恨得牙痒痒,这个老东西没事儿你瞎说什么实话啊,就不能让人安安静静地拍一块好料子吗?

  好在底下的人似乎并不愿意冒险,尤其是那个翁红派进来的马仔还冷笑了一声道:“杨大师,这我们要是赌垮了,您给赔钱吗?您要是赔钱,那我们就敢出价!”

  “对啊杨大师,您是有钱人,可能几万块欧元不算什么,咱们不行啊!”有人开始起哄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