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一五章 搞错了怎么办?
  “多谢柳伯父关心,您就放心吧,这方面,我知道该怎么做!”

  “你小子啊,那就这样了,你还是继续看标吧,我就不打扰了,这边有块暗标的料子,正在和石老王商量着投标呢。”

  “那行,伯父您先忙吧,这边竞争正激烈呢。”

  张天元挂断了电话之后,心道这柳生平幸亏跟自己不是敌人,这也太了解自己了吧,不愧是未来的岳丈大人啊。不过这边的热闹还在继续,距离自己要拍的144号还差两块毛料,不过这两块毛料的底价都不高,142号是两万欧元,143号则是三万欧元,对张天元来说,这真的不高,就算是全扔进去也没什么,只要能顺利拿到那144号料子,这点钱那都是值得的,绝对要比价格被哄抬起来之后要实惠很多。

  “张老板,您这不会是在拍着玩吧?”

  别人或许看不到张天元的动作,可是吴刚在附近,却能看清楚,张天元根本就没思考,在毛料出现之前,就把出价输入到了投标机上,之后只是按了个确认而已,这哪里是在竞拍嘛,根本就是在玩游戏。

  “怎么?不能按吗?我也是闲的无聊啊,反正我出的价也不高,不会有哄抬物价的嫌疑吧?”张天元纳闷地看了吴刚一眼,脸上是一脸的无辜,就好像他就是那从圣洁浴池之中沐浴出来的天使似的,竟然是那样的圣洁,整得吴刚都误以为真得是误会他了。

  “嘿嘿。张老板你这是开玩笑,开玩笑对不?”

  “吴刚啊。你莫非还真以为我是什么赌石大师啊,我不过区区二十六岁。凭运气赌赢了几次石头,你去问问,我有没有赌垮过?那也是有的,而且还不少,只是运气好,没有大垮罢了,所以总体上是赚的。你们要是相信我的运气,那就跟着我投,不相信就算了。”

  张天元一幅大大咧咧的样子。完全就属于不靠谱的那种人,而吴刚这个人就没亲眼见过张天元赌石,只是有所耳闻罢了,如今听张天元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个人不过二十六岁,能有多少赌石经验,跟他一起去碰运气?那也太不靠谱了吧。

  “嘿嘿,说得也是。说得也是啊。”

  吴刚干笑了两声,似乎觉得跟张天元挨着坐也没意思了,于是就跟毛石发换了位置,又跟蛇麟换了一下。坐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上去了。

  毛石发可比吴刚更了解张天元,他认定张天元这是故意耍人呢,所以除了第一块毛料他也竞拍了之外。其余连着投的,他都没有竞拍。就是怕被张天元给坑了。他可是清楚记得在宝岛和闫城发生的事情,张天元坑起人来。那真得是一点都不客气的。

  第142号毛料,张天元依旧是很迅速地就出价了,只比底价稍微高了一点,这样的话,就算自己拍下来,也能稍微少损失一些。

  “我靠,这谁啊,两百万欧元,这么厉害!”

  张天元刚刚按了确认,就去看有没有人跟自己一起出价,结果刚抬起头就傻眼了,这块毛料,底价两万欧元,他出了两万五,可是居然有人直接就把价抬到了两百万欧元,这直接引起了现场的一片混乱,两百万欧元按照正常的汇率换算价格那就是接近两千万rmb!

  这样的高价,一般是不可能出现在明标区的,明标区的毛料价格能上到上百万rmb那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两千万rmb,这就有些虚高了。

  “啊——,这谁啊,这么阔气!有这钱怎么还来明标区玩啊,去玩暗标多刺激!”有人大声喊道。

  张天元则是注意观察了一下这块料子,这玩意儿卖相好,所以底价高,但是充其量弄出来的料子也就千把块钱而已,即使是请大师做成雕刻精品,估计能值个两三百万rmb吧,两千万rmb?这拍下来还不直接哭死啊,估计自杀的心可能都有了,这不是竞拍,简直级是在玩命。

  别说赚钱了,这根本就是赔死了。

  “尼玛,我把单位记错了怎么办?”

  正觉得这事情离谱呢,就有人猛地站了起来,一拍脑门子惊呼了起来。这声音引得现场是一片哄堂大笑,这些人管你死活呢,谁让你自己把单位记错了。

  主席台上的杨耀山则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我已经提醒过大家了,不要心浮气躁,一切事情慢慢来!可是就是有人不听,现在出了这种事情,唉!”

  搞错换算单位这个事儿,张天元一直就很注意,不过他之前还是差点忘记了,没想到这一次在这明标的拍卖会场上,居然还能见到真正的事儿,这厮大概是想着rmb,然后就忘记了这拍卖也是按照欧元来进行的,那投标机上又没有钱币单位,连个提醒都没有,他中招了,其实也很正常了。

  “王八蛋,什么赌石专家,搞得人心惶惶的,谁让你乱出价来着,气死人了,你喊个屁啊!”

  这人在郁闷了半晌之后,突然间站了起来,指着张天元就大骂了起来,完全是把自己的失误赖在了张天元的身上。

  其实这事儿跟张天元有个屁关系,是他自己忘记了单位换算,自己出错了价,居然赖到了张天元的身上,估计也是想要撒撒气吧,不然得悔死。

  张天元不是那种木讷的老好人,听到对方破口大骂,便站了起来,冷冷看了那人一眼说道:“我求你跟着我出价了吗?毛病!别自己拉了一裤子就怪别人。”

  蛇麟也跟着张天元一起站了起来,他这一次表面上虽然说得是老板,但实际上就是张天元的保镖,他可不能让张天元出事儿。这个人明显就是诚心找茬呢。

  “两位切莫争吵,影响了别人投标。”很快。就有当兵的走了过来,旁边还跟着一个女服务生。提醒张天元和那个人。

  那人其实也知道,自己怪张天元没意义,也没道理,可是就是心里头不爽啊,现在已经出价了,再想后悔就没用了,算了,干脆还是缴纳违约金吧,大不了以后不来缅甸翡翠公盘了。反正自己也不是这方面的人,这一次就是来凑热闹的。

  想到这里,那人叹了口气,先坐了下去,而张天元也没有得理不饶人,这不是说他怕事,关键是因为接下来还有料子要拍呢,他得继续盯着,马上就到他的那块料子了。可不能错过了,为了一点口舌之争要是错过了大事,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添堵了。

  那人也想得开,以后就算真得想来缅甸翡翠公盘。那也简单,让人替自己来也就是了,反正这两百万欧元是绝对不能够出的。那块翡翠毛料怎么看都不值那个价,他可不想吃这个暗亏。

  十年不能进入缅甸?不来就不来了。反正他也对这里没多大兴趣,只是这一次旅游过来。顺便想带点翡翠回去而已。

  实际上这个做法是很正确的,如果说他今天真的人了两百万欧元,那估计这一次回去就该直接找根绳子上吊自杀了。

  其实这跟高价占玉有点像。

  近两年,尤其是商界公盘,少数商人以高价中标多分将高档原石占据到自己名下,然后选其中的一两份中意的拿走,通过损失一点保证金将余下的放弃。上届中标价在1亿元人民币以上的玉石有10份,按时付款提货的只有5份,其余的都被遗弃了。

  只不过别人那是故意的,而他这却是被迫的,实在不是他本来的意思啊。

  这块毛料因为这位仁兄的关系,结果是最后没人再出价了,再高于两百万欧元,除非是脑子有坑了,或者是得了失心疯了。

  接下来就到了143号毛料的竞拍阶段,这块毛料的低价是三万欧元,按照管理,张天元出价三万五,根本就没有做任何的考虑。

  而这一次,几乎跟上一次一样,一开始就有人将价格出的非常高,三十万欧元。

  “我靠,三十万欧元,该不会是谁又忘记换算单位了吧,将欧元当成了rmb?”有人笑着说道。

  “不是吧,刚就有人弄错了,这下子再弄错,那不可能,而且我看着三十万欧元的价格还算凑合,这块毛料体积很大,而且表皮成色非常不错,又是老坑的料子,也值这个价了,不高不高的,这可比144号料子好多了,不然的话,专家怎么会给出三万欧元的底价啊。”

  “说的也是,哎呦,三十五万,这价格又上来了,牛啊,这都一百多块毛料了,除了142那块搞错的之外,这块毛料算是竞拍价格最高的了,看样子还能上去!”

  这话刚说完,价格就又涨了一点。

  “三十六万!”

  按理说,从这块毛料的表现来看,三十六万欧元,接近四百万rmb,那应该是可以出的,但张天元心里头却对此表示非常遗憾,因为这块料子他之前也看过了,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却可以肯定,这块料子其实就是一块砖头料,甚至还不如上一块料子好呢,如果有人真得买了这料子,那就坑死了。

  而且最麻烦的是,按照一贯的经验,越是水平高的赌石顾问,越是容易出问题,毕竟这块毛料从表面上来分析的话,那就是一块表现非常好的毛料,可这种经验论也有不正确的地方,不然的话,那些专家赌石那就是百分之百正确了。

  之前就说过,现在赌石圈子里还没有一套真正意义上科学的理论,所谓的高手,都是凭借狭隘的经验论来进行判断的,大多数时候这种判断非常科学,但是偏偏就有那不对劲的时候,万一遇到了那种情况,你就只能哭着自认倒霉了。

  “这谁出的三十六万啊?”张天元心里头有些纳闷,旁边的毛石发扭过头来对他说了一句“张老板,我看是那个马仔出的价,他好像是你未来丈母娘请的人啊。”

  “什么!”张天元一听这话就急了,赶紧给翁红打了电话。

  幸亏翁红是有两个号码的,这个属于私密号,只给亲近的人,所以张天元电话很快就打通了。

  开什么玩笑啊,这可绝对不能让自己的丈母娘拍走啊,不然亏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