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一一章 赌石大师
  其实投标机这种东西是从一种很简单的机器演变而来的,澳门赌博网站:国内的很多电视节目上都已经在用了,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玩意儿,就是做个程序,然后连上网,就能用了,这种程序,就连学计算机工程的大学生都能做出来,当然,书呆子不行。

  明标竞拍一旦开始,前面的电子屏幕上就会显示出从第一号到第二百号毛料的照片以及编号,还有简单的介绍,这是为了防止有些人记错了,也算是比较贴心了,这样的话,你坐在那里,看到自己之前就相中的翡翠,便可以出价了,你出了多少钱,大屏幕上会有显示,但是除了主持竞拍的人之外,没人知道是你出的。

  其实这个大厅不小了,张天元完全不用担心自己来迟了就排不上号了,因为玩明标的人,一般也就是三四百人而已,撑死了也到不了五百,毕竟大多数人感兴趣的还是暗标,暗标不仅料子好,而且出翠的可能性也更大,否则的话,就不会出现整个公盘期间明标最多能接到投标三四百份的情况了。

  当拍卖开始之后,大屏幕上会按照顺序放出每一块毛料,并且旁边就会有很大的字体显示的底价,如果有人竞拍,那就开始竞拍,如果无人竞拍,那就算是流拍了,接着进行下面的,所以有时候如果流拍情况比较严重的话,这竞拍的速度就会很快。

  如果说你看中了大屏幕上显示的那块毛料,那么很简单,只需要在投标机上输入你想出的价钱。这实际上跟喊价是一个道理,只不过整了个高科技的玩意儿而已。万变不离其宗,基本道理是没有丝毫变化的。

  大屏幕上会显示每一个报价。不过如果有更高的报价的话,前一个报价就会被清除掉,所以基本上,你在大屏幕上看到的报价,那就是最高出价,如果你想要的话,那么只要出价比那个高,而且一次性出价符合标准,那就行。

  拍卖师的作用就是在一旁对翡翠毛料进行介绍。并且说一些煽动性的话,实际跟一般的竞拍也没什么分别,说白了就是把喊价改成了投标机输入金额,免去了口水和乱哄哄的场面,这样拍卖师的话说出来也会听得更清楚一点。

  另外就是把实物用图片的形式放了出来,这样也更加方便,不用把毛料搬来搬去那么麻烦了。

  按照规定,毛料是要从第一号到二百号竞拍的,别看整个过程是一个半小时。如果说当那个毛料被放出来,却没有人出价的话,那就算是流拍了,如果你真想再拍。那就只能等到二百块石头的竞拍都结束了,而时间还没结束,你变能够再度出价。

  这一个半小时指的只是竞拍所准备用的时间而已。跟拍卖没有什么关系,如果说一块毛料已经中标了。那就可以现场付钱,别人再想要。那也不可能了,这是信誉问题,缅甸政府方面不敢胡来的,除非他们这翡翠公盘不想继续搞了,那样的话倒是可以不要脸的整一次。

  不过流拍的翡翠毛料也不是说就没有任何额机会再得到了,想要再次得到的话,级需要等到暗标竞拍结束之后的那天,会有一次补拍,重新想好要买的人,或者因为一开始时间没跟上的人,都可以在这一点来进行拍卖。

  因为明标竞拍是要现场结算的,所以一般情况下,只要你中标了,电脑端都会记下你的入场证编号,还有你所拍的毛料的编号,你只需要拿着入场证去付款,并且领取毛料就行了,如果想要办理托运的话,也可以直接现场进行,一切都很方便。

  虽说缅甸的生活条件是差了一点,办公条件也不太好,但是别人毕竟已经办了好几十届的翡翠公盘,有些事情该怎么做,还是非常清楚的,那已经形成了一套现实经验。

  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人在现场进行解石,当然了,如果你非要现场解石的话,主办方也不会拦着你,甚至还会提供给你专门的场所,以及专门的工具,这也是为了活跃气氛,一旦赌涨,将会带动整个公盘的购买**的。

  关于这些事儿,都是吴刚亲口告诉张天元的,这个吴刚既然那么热情,张天元也不好去摆着一张臭脸吧,更何况他也的确想要知道这些事情,所以听得就很耐心。按照现在这种拍卖方法,一般情况下,二百块毛料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能很有秩序地拍卖结束了,因为是一边拍,主持人一边在旁边进行说明的,和传统拍卖不一样的就是不用一个劲儿地敲着锤子问还有没有出价的,只要没人出价,就自动拍卖成功,可以进行下一个了,这样子非常节省时间。

  基本上平均下来的话,一块毛料的拍卖甚至还用不到一分钟时间,也就几十秒而已,因为大家都是一起按自己心里的那个价码的,速度就要快上很多,即便最后加价,也是一起加,不用等别人出价,也不会有人坐在那里故意等拍卖师敲了两下锤子之后才出价,那样浪费时间就太多了。

  当然了,之所以平均下来时间这么少,主要还是有一多半的翡翠毛料肯定都会流拍,这不是谁计算的,而是从第一届翡翠公盘开始就是这样的,不会说这一届就突然增加太多了,就算增加,估计也就是几十份投标而已。

  也正因为如此,主办方才只规定了一个半小时的竞拍时间,毕竟这不是拍卖,跟拍卖还是有比较大的区别的,这是先看货,然后按照你看的货去出价的。。

  张天元往后看了看,其实这个地方人并不多,他本以为会挤进来上千人,毕竟今天来的人可是将近一万三呢,谁知道大概数了一下。一共也就三百多人而已,刚刚把位子占完。还有几个在旁边站着。

  这样的话就轻松多了。

  “这环境不错,人也少。要是真得上千人挤在这里面,就算有空调,估计也得热得不行了。”

  张天元心中暗暗称道,拍卖嘛,又不是看热闹,人多了对参加竞拍的人一点好处都没有。虽然他今天只需要竞拍一块毛料,可是这一块毛料就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呢,而且这出价的时间不能多于一分钟,你要是耽搁了时间。说不定东西就是别人的了。

  主办方这么做其实挺坏的,时间短,你就没有思考和犹豫的时间,要么拍,要么不拍,是要立即出价的,万一晚了一点的话,那估计东西就成别人的了,而拍卖有继续进行下面的了。

  说实在的。张天元现在有点紧张。

  其实不光他紧张,在场的所有毛料商人都紧张,这明标区的毛料商人一般都是带的钱不多的,暗标估计弄不到。想要在明标区讨点好处。虽说也有像张天元这样的人,但毕竟不多,这玩意儿麻烦就麻烦在你可能不知道别人出多少。如果一下子出太高的话,可能就把价格给抬上去了。就算最后拍下来,也不划算了。

  因为毛料是按照顺序竞拍的。所以你最好是把你所看中的毛料的编号记住,不然没有任何准备的话,时间一到,你可能就慌了。当然了,像张天元这样的,还有蛇麟帮忙,两个人可以商量着各自投拍不同的毛料,其他的毛料商人也都是有同行人员的,别人也并非只是孤身前来的。

  “诸位,静一静,这明料的竞拍就要开始了,作为本次明标竞拍的监督,我非常荣幸能够跟大家在这里见面,我的名字想必大家都知道,我叫杨耀山,很多人喜欢称呼我杨大师,那是抬举我了,你们管我叫一声杨先生,或者吴杨都行。”

  张天元正在跟一旁的吴刚说话,就见主席台上,一个大概五十岁左右的老者笑了笑,对着台下说了一番话,这人气场很足,坐在那里,绝对能够镇得住人。以张天元看人的眼光来说,这肯定就不是一般人。

  杨耀山见底下静了下来,然后笑了笑,由旁边的翻译将他说的话翻译成了缅甸文和英文再读给在场的人听。

  他说的是普通话,虽然有些字眼不太标准,但是总体上来说,还是非常不错了,最起码张天元听起来是非常清楚的。

  杨耀山是谁,张天元不认识,也没兴趣认识,不过听这人的口气,好像他在这缅甸还挺有名的,不然的话,不会有人称呼他为大师吧。

  只听杨耀山说完话,那大屏幕上就先是黑了一下,继而再度亮起来的时候,编号为一的那块毛料就呈现在了人们的眼前,上面有详细的介绍和资料,甚至比之前在外面展台上看的时候还要仔细,除了这些资料之外,就是这块毛料的底价了。

  “杨耀山!这可是大人物啊,想当初我要请他去我的洞子里看看,给我点建议,可是都没见到他的人啊,不愧是缅甸翡翠公盘,连这样的大人物都请得动,羡慕,羡慕啊。”

  张天元还在想着自己的事情,一旁的吴刚却用普通话摇头叹息了一声,这话明显是对张天元说的,不然他就应该用缅甸语了。

  “大人物?这个杨耀山有什么事迹吗?听您这意思,好像他还很不给您面子啊,你就不生气?”张天元一直觉得吴刚就是一个很有地位,而且很有面子的缅甸商人,这个杨耀山居然敢不给吴刚面子,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啊,这么牛?

  大师什么的,张天元见得多了,什么鉴定大师,什么哲学大师,什么古董大师,还有雕刻大师,可是赌石大师,他还真是头一次见到,就连石老王也不敢说自己是大师,顶多挂个专家的名号而已,大师那是什么?那是登峰造极的人才敢用的称号啊。

  因为张天元要拍的毛料还在144号,距离远着呢,所以这会儿问这个问题,倒是非常合适,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吴刚,毕竟他还真不知道吴刚相中了哪块毛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