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一零章 不一样的明标竞拍
  “天元,你给伯母说老实话,那块料子真得就没有什么赌性吗?”

  翁红没赌过石头,不过她知道张天元鬼点子多,所以就试探性地想要问问,看看张天元是不是故意的。

  “嗯?”张天元正在考虑事儿,翁红问的时候,就愣了一下。

  “翁太太,虽说恶绺也未必不能出翡翠,但是你也看到了,那恶绺那么深,得有四五十公分了,就算是真有翡翠,估计也毁了,我的意思是啊,等到竞拍的时候,价格低了,咱们就拍,价格高了,那就不划算了。”

  不等张天元解释,一旁的杨师傅先开口了,不过这杨师傅并不是那种自以为是的人,他其实也拿捏不准,那里面到底如何,所以就没有把话说得太确定了,只是给翁红解释了一下,然后提出了自己的解决办法。

  张天元把翁红拉出来,本就是为了说这个事儿的,可是杨师傅这么一开口,他反倒不好说了,总不能当人家的面搏人家的面子吧,那样子实在不好,他心里头想着干脆等到晚上的时候再打电话告诉翁红,自己就算是坑别人,也不敢坑未来的丈母娘啊,不然这女婿还没上门,就快成仇人了。

  三个人在那里闲聊了一会儿,看看已经到吃饭时间了,张天元说自己请客,便和翁红还有柳生平等人聚在一起,就在外面吃了一顿,说真得,这边的东西除了大濑尿虾和芒果之外,别的真心不好吃。一顿饭吃下来也是没有什么滋味,张天元还特地买了好几个芒果。就靠着芒果生生把自己给吃饱了。

  吃饭的时候,因为旁边有人。张天元还是不好开口,杨师傅毕竟是柳生平带过来的赌石顾问,那肯定是要一起行动的,张天元这迟疑之下,只能是等到晚上再说了,他这会儿还真没有想要中饱私囊的意思,为了那点东西也不值得,得罪了未来的丈母娘,真是没好果子吃的。

  到了下午。还是各看各的,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也不可能一起行动,张天元不希望别人打搅自己的事情,当然,柳生平其实也不愿意张天元打搅他的事儿,毕竟他带了两个赌石顾问,如果让张天元跟在身边指手画脚,那赌石顾问也太不尊重了。

  再说了。柳生平跟翁红那都是分开看毛料的,毕竟这毛料太多了,除了张天元,别人一个小时可能能看几块就不错了。除非你是观光旅游的,不在乎那毛料的好坏,那倒是可以走马观花了。不然的话,拿着放大镜和小刷子在那里仔细观察。太浪费时间了,从早上九点开始到下午五点结束。这一共也就八个小时而已,能看十几块石头就谢天谢地了。

  下午的时候,有一些昨天玩疯了起来晚的人也来了,还有一些记错了时间来迟的也都到了,经过这么一算,入场人数已经接近一万三千人了,这可是绝对的历届公盘之最啊,幸亏这会场还算不小,不然你路都走不动,就别想着去看毛料了。

  张天元早上的时候,因为看的比较快,但也只是才看到四百多号而已,那个741号比较特殊,是翁红让他看的,所以前面的毛料都是跳过去了,下午来的时候,他就从四百多号毛料继续往后面看,这明标能在今天一天之内看完就最好了,后面几天专心去看暗标。

  他走到哪741号毛料附近的时候,看到很多人都在那里品头论足,不过大多数人看到那黄皮和裂绺之后,都是摇头不已,连说“可惜、可惜了”,看起来大多数人在判断那块毛料的时候,都是不怎么看好的。

  这也不怪他们,关键这毛料放在了明标区,一般认为,明标区的毛料都不会太好,要是这毛料放在暗标区的话,就算有那么多的裂绺,估计敢出价的人也不会少的,这就是区别之处了。

  今天要进行第一波的明料拍卖,大概能到二百号左右,所以这前面二百号的毛料,看的人就特别多,幸亏张天元早上就已经看过了,不然的话,今天下午非得挤死了不可。

  拍卖时间应该是在下午三点半开始的,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要拍卖出去二百块毛料,这可不怎么容易,毕竟明标区的毛料一次公盘拍出去最多也不到四百份,流拍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很多人都已经相中了自己要的料子,不过更多人却是在看热闹,这第一天说实在的,能拍出去一百来份,那就谢天谢地了!不过即使如此,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是有一股非常紧张的气氛萦绕在这些商人的心头,很多人甚至都开始在摩拳擦掌了,也有人坐在那里耷拉着眼皮,正在养精蓄锐,等到拍卖一开始,估计这眼皮子马上就会跳起来的。

  拍卖当然不可能在这里进行了,开玩笑,这里那么多的翡翠毛料,万一是把架子给挤倒了,出了事儿可怎么办?

  拍卖那当然有拍卖用的地方,其实跟这地方还是连着的,就在一处空地之上,不过有门,可以遮挡住,不会影响那些看暗标的人的心情。

  墙壁上有一个电子屏幕,很大,上面显示出了前面二百块毛料的编号以及图片,还有底价,就等着各找各妈了,希望有缘人可以把这些毛料全部带走。

  作为货主,那当然希望自己的东西可以被人带走了,毕竟把毛料带到这里,不就是为了赚钱嘛,如果说东西没人要,那不仅要损失手续费,还要损失路费、保管费等等,他们也是不希望看到的,除非有人觉得价格太低了,不想卖,那倒是有可能的。

  两百块石料并不多,所以这个地方足够容纳一场这样的竞拍了,张天元在前两百号之中。就看中了一块,就是那个144号。看看时间快到了,他就领了个号牌。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蛇麟则在一旁坐着看热闹。

  对毛料没兴趣的蛇麟,对热闹那倒是很感兴趣的。

  “这位先生,请让我看一下您的号牌。”张天元刚坐下,就被一个长得挺漂亮,但是肤色却有些黑的女服务员给叫了起来。

  “美女有什么事情吗?”张天元觉得这女人长得还不错,所以就随口问了一下,在国内,美女本来就是已经演变成一种基本的称呼了。这是喊习惯了,不过应该没问题吧。

  “先生,您的号牌是第一排的六号座,祝您一路顺风,而那位先生没有领号牌,是不能坐下的,后面的位置可以站着。”

  这位美女服务员普通话说得非常标准,甚至比蛇麟说得还标准,蛇麟那普通话虽然不错。可是有些发音是惨不忍睹。

  “哦,这上面的号码是座位号啊?”

  张天元可是第一次来缅甸翡翠公盘,对这些根本就不懂,他倒是去过闫城。可闫城那座位是谁去的早谁坐的,所以那个时候你就是上个厕所也要小心座位被别人给抢走了。没想到这边的习惯还不一样,居然是要按照号牌去坐。这个规定不错,张天元喜欢。这样子最起码秩序不会混乱,不会出现为了抢座位而闹得头破血流的事儿。

  “兄弟。我就站后面去看就行了,这拍卖的事情我也不懂,只是看热闹而已。”蛇麟站了起来说道。

  “不行,赶紧去领个号牌吧,你也是老板,怎么能站着呢,咱们来得早,应该还可以领到号牌吧。”张天元进来的时候,这边还没几个人呢,所以他觉得这号牌应该是可以领到的。

  “放心,我们这里的座位一共有三百个,这个地方可以容纳一千人站立,目前发出去的号牌只有六个,也就是到先生您为止,他当然可以领号牌了,在三百个以内都可以。”那个女服务生解释得非常清楚。

  “站着也可以参加竞拍吧?”

  “原则上是可以的,但是我们的竞拍器一共只有五百个,所以五百个人之外的话,就无法参加竞标了。”

  “竞拍器是什么?”张天元感觉自己好像又变成什么都不懂得菜鸟了。

  “就是那个类似刷卡机的东西,可以如果想要出价,那么只需要按数字,然后再按确认键就可以了,操作很方便,因为很多人并不希望自己的出价被别人知道了,我们需要为他们保密。”服务生指了指就在椅子旁边安置的那个东西说道。

  “就这个啊,也就是说,没有这个,那就没竞拍资格了对吧?乖乖,幸亏今天来了,不然的话那不是惨了。”张天元心里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啊,他原本打算下午人太多的时候就不来了,等到拍卖开始的时候再来,现在想想,这样肯定不行啊,万一来晚了,领不到号牌,拿不到那竞拍器,连竞拍资格都没有了,那不是惨了,自己想要的那块高冰种阳绿的翡翠可就没了啊。

  到了那个时候,还不亏死啊。

  缅甸人似乎很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他们是靠着翡翠发家的,所以他们一定要把卖翡翠的地方建设的很好,也正因为如此,这个地方就建设的现代化程度很高,不仅设备先进,而且还有空调,这里面比外面要凉快多了。

  张天元站起来走到了标有数字六的那个椅子上,此时蛇麟也已经领了号牌过来了,不过是八号,因为在他之前,已经有人领了七号了。

  “哈哈,张老板,我说咱们有缘吧,居然又遇上了。”没想到这七号居然就是毛石发。

  “毛哥,这东西怎么用你知道吗?”张天元虽然知道那个机器叫竞拍器或者说投标机,但是却不知道怎么用啊。

  “张老板,那个很好用的,背面就有英文的说明书,您看看应该就明白了。”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人走了过来,是那个缅甸的老板吴刚,他领的是九号牌子。

  “毛兄弟,你能否让一让啊,我跟张老板坐一起聊聊?”吴刚似乎对张天元特别感兴趣,见张天元坐在六号位置上,就想跟毛石发换个位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