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零八章 翡翠的裂绺
  关于目前翡翠原料上的困境,基本上都是众所周知的,所以即便是翁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也是无所谓的,更何况在翁红的眼里,张天元就是她的女婿,是未来柳氏珠宝的掌舵人,有什么事情给张天元说,那还真是没找错人。

  之前就说过,在这里,有钱你也未必是大爷,虽然你的选择性会更多一些,但是别人比你可能会更疯狂,一两亿欧元的确不少了,但是看这架势,今年这翡翠公盘,必然是一场疯狂的节日啊,就不说别人,单单是张天元、柳氏珠宝、关氏珠宝这三家的钱,就比那三十亿rmb的总成交量高了,这还不包括别的珠宝商和散户,所以今年这情况,成交量翻倍甚至都是有可能的,毕竟每一年这翡翠斗殴要更金贵一些。

  “也是啊,现在大家都缺料子,你像我那几家珠宝店,现在都快要断货了,这属于正常情况,现在不是已经有人在寻找替代品了嘛,等找到了,这翡翠也就没这么金贵了。再说了,这一次伯父请了石老王和杨师傅坐镇,这是花了大本钱了,一定会有收获的。”

  缺料子这个事儿,张天元也帮不到忙,所以只能是安慰两句了。要么就是等翁红或者柳生平看好了料子,自己给参详参详,倒不是不信任石老王和杨师傅,关键他这是百分之百的准确,而那两位也是靠经验而已,这之间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不管如何,柳老爷子把帝都的那块地送给了自己。又将帝都的天瑞祥送给了自己,这还仅仅只是订婚礼而已。自己这点忙如果都不帮,那也忒没良心了一点啊。

  “希望如此吧。来来来天元,你也一块看看,我和杨师傅相中了这块料子,不过我一个朋友,也就是那个络腮胡的,说这不是老坑的,不好,我们就争论起来了,正好你来了。也给看看。”

  翁红虽然当初并没有参加闫城的翡翠公盘,但是却听柳生平提起过,知道张天元在赌石方面的造诣,是非常厉害的。而且这一次请的石老王,也是一个劲儿地夸张天元,还说了“你们有那么好的女婿,根本就不用花钱请我的,这是浪费知道吗?”

  也正因为如此,翁红其实也很期待。这一次又这个宝贝女婿,说不定真得能够满载而归呢。

  “行,那我就看看吧,不顾伯母。如果我看错了,您可别生气啊。”

  “那不会,这赌石谁说得准啊。看吧,没事儿。”

  张天元没有再说什么。跟着翁红来到了那块毛料附近,周围原本挤着很多人。这会儿都纷纷让开了,这可不是给柳氏珠宝面子,更不是给翁红面子,而是给张天元面子啊。如今张天元的名气已经在赌石圈子里传开了,他的名气不是说是谁吹出来的,而是实打实的,通过一次次的赌石给赚来的,谁都诋毁不了。

  这人有了本事,那比你说破喉咙吹嘘自己都要有用的多。

  “咦?看这切口,应该是一块相当不错的好料子啊,这翠**滴,惹人喜爱,单从开窗处来看,绝对是好东西啊!”

  因为毛料体积不小,估计重量得有将近七百斤吧,这样的原石,即便是在缅甸翡翠公盘上也是非常少见的,所以张天元看的时候,一下子看不完,就先从开窗的地方看了,单纯就切开这一块来分析的话,这原石产出翡翠的可能性非常高,绿色很正,也很阳,底水同样是相当不错。

  如果说标志栏上所写的资料没错,那和还是老坑种的料儿,更加值钱了,当然,杨师傅有他自己的看法,认为这根本就不是老坑种的料儿,而是新坑出的,只是贴上了老坑的标签罢了,这根本分辨不清的。

  他对于老坑新坑并不在意,因为珠宝商人都是要把翡翠做成成品珠宝的,所谓老坑新坑那就是垃圾概念,完全没有意义的,老坑新坑的区别仅仅是原石的时候,一旦解出来成了翡翠,那就是要看翡翠本身的好坏了,与老坑新坑,一点关系都是没有。

  不过张天元纳闷的是,这么一块巨大的料子居然摆在了明标区,这似乎是透着不合理啊,按理说,好料子一般都是会摆在暗标区的,便于货主拦标,如果你直接是明标的话,拦标就比较麻烦了。

  因为这料子比较大,而且切口的表现也很好,所以就吸引了不少人的围观,此时张天元过来了,那走过来看热闹的人就更多了,他们或许买不起这料子,可是看看热闹那又不费劲,有些人还忙着拍照呢,想要学学张天元到底是怎么赌石的,只可惜他们恐怕是要失望了,张天元自己可没什么好方法,不过就是利用六字真诀而已。

  其实张天元还是有些误解了,一般情况下,暗标区的料要比明标区好,但这毕竟只是一般情况。明标区也能出好料子,毕竟赌石所谓的技巧,到如今还只是经验论而已,而经验毕竟是片面的,有时候真得不靠谱,有些表现不佳的毛料,最后却能赌出好的翡翠了,这就是明标区也能出好翡翠的缘故了。

  张天元还有件事情不知道,今天这明标区之所以会突然出现这么多人,那就是跟他有很大关系的,他以前赌的很多好料子那都是从明标区挑选出来的,大家都想跟着他碰碰运气,自然也都想来看看了,而且明标区是明码标价,直接竞争,你有钱就能得到,不像暗标区,你价高价低了,那都会有问题。

  “怎么样啊张老板,总是听石老哥说你这赌石技巧何等了得,也让老头子我见识见识啊。”这个慢条斯理的声音,张天元刚刚听到过,就是跟在翁红身边的杨师傅。

  大概此时杨师傅有点不太痛快吧。所以这说话也带着几分讥讽的味道。

  张天元倒是能理解,毕竟这位杨师傅才是赌石顾问。他这里横插一杠子,那也确实有点不太好。

  “杨师傅。您这话说得太客气了,您是老前辈,又是真正的专家,这料子如何,您的话比我的话靠谱啊。我虽然是赚了些钱,但不过是承蒙老天爷保佑而已。要不是翁伯母提起了,我还真不敢在您面前造次了,对了,还有个问题想要请教您呢。这料子开窗的地方看起来不错啊,怎么就摆在明标区来了?”

  张天元很给杨师傅面子,因为对于这个杨师傅,他还是蛮有好感的,尤其杨师傅之前所说的那一番话,他感到是非常同意,知道这人是个有学识的人,赌石的本事如何不清楚,但绝对学识渊博。就这一点,也受得起他张天元的礼遇了。

  更何况他有什么啊?除了六字真诀之外,他在这一行就是个菜鸟,虚心一点没有错。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要知道他这才二十六岁,眼前这位杨师傅按照年龄的话。都能做他爹了。

  或许是觉得张天元有礼貌吧,杨师傅放下了架子。笑了笑道:“小张是吧,你说这料子切口处不错。我也这么认为,不过啊,你再仔细观察观察这皮,应该就知道道理了。”

  科学的研究和实践的总结表明,翡翠赌石的皮壳与皮壳下内部玉质有着密切而又有一定规律的关系。一种特定的皮壳,一定有特有的内部玉质和种水色。

  赌石是一定需要掌握翡翠这一特定的规律,才能增加赌涨的机会。

  赌石解石实例表明,赌石的皮壳以细皮最好,皮壳颗粒细,有“水”,或有绿的迹象,皮下内部玉质细腻,而且会出绿色的可能性较大。

  皮壳特征较好的有:黄盐沙皮、白盐沙皮、黑乌沙皮、水西沙皮、杨梅沙皮、黄梨皮、笋衣皮、腊肉皮、老象皮、铁锈皮、脱沙皮、田鸡皮、黑腊皮、洋芋皮和铁沙皮等。

  上述细皮的皮壳,种类也多,赌石人喜欢赌这类皮壳的赌石,赌性也大。

  张天元听杨师傅说让他去观察这翡翠毛料的皮,就估计是跟着石皮有关系了,不同的石皮,所包含的内部信息都是不一样的,这可是一门比较深奥的学问啊。

  只看了一眼,张天元就知道为什么这块巨无霸的毛料翡翠会摆在明标区了,看起来不是货主喜欢明标,而是因为这毛料除了切口处的表现不错之外,石皮的表现实在是不怎么样的。

  这个是黄皮,包含的信息就是颜色变化从浅黄色到深黄或褐黄色,从种老到不够老,一般水头不足,有翠的可能性不大。

  这样的毛料是属于中低档翡翠毛料,虽然可赌性不大,但赌性还是有的,赌涨的概率相对低一些而已。

  除此之外,在靠近背面,被其它的毛料挡住的地方,居然有好几条裂绺,这可是直接影响了毛料本身的价值,再跟黄皮综合起来考虑的话,这块毛料估计价格也贵不到哪里去,毕竟出翠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就算出了翠,估计也可能已经被破坏了,裂绺多就有这个麻烦。

  翡翠最忌讳的就是裂绺,裂绺太多,就会大大地影响翡翠的价值,没有裂绺的原石是比较少的,但是这裂绺,也是分为好几种,并不是说有裂绺,里面的翡翠一定会废掉。

  此外,裂隙有大小有开合等种类,这对估价加工利用有很大影响,是翡翠一大缺陷。业内人士说,不怕大裂怕小绺,宁赌色不赌绺。在赌石交易中对大绺外绺注意观察如夹皮绺、大绺、恶绺等,对小绺、内绺观察相对薄弱,必须慎之又慎。

  夹皮绺应该是比较明显的一种裂绺,在翡翠原石上,即可看到很深的裂痕,开口处有明显的铁锈或其它杂色的物质,这样的裂绺,只需用锤子轻轻地敲几下,即可震开。裂绺的表面常常可见明显的腐蚀风华层。一般来说,这种裂绺只存在于表面,并不会影响到翡翠本身,所以就算有,问题也不是很大。

  另外,在绿色或其它色的边缘,按照色的走向有序生长的裂绺叫跟花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