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零六章 新厂玉
  


  有一种说法。

  老坑也称老厂,新坑也称新厂或新厂玉等。

  其实老坑种和新厂玉的区别非常简单,一般来说,老坑种料子的质量都比较好,而且轻易就能看出好坏来。新厂玉则不一样,新厂玉大部分都是采用机械挖掘,大规模开采,这也导致了挖出来的毛料大部分其实都是石头,从外表上来看,根本很难分清楚到底是不是有翠,就算是老师傅,也很可能会被新厂玉给坑了。

  这也直接导致了新厂玉赌石风险会更大,而老坑种则一般情况下都要好赌很多,自然了,这些都是相对的,赌石这个事儿,十赌九输那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一般来说,新厂玉大部分标价都会比较低,而老坑玉则不一样,标价会相对要高上很多,一分钱一分货嘛,毕竟老坑出好玉的机率要更高一些,而新厂玉你说不定便宜买来,结果里面什么都没有,那就等于白忙活了,浪费钱倒是不怕啥,关键是既浪费钱,还浪费时间。

  玉石行业有一句名言,即“不识场口,不玩赌石”。

  故在选购翡翠原石时,一定要懂得玉料的产地和特征,否则就无条件做赌石生意。场口就是翡翠的产地。缅甸翡翠产地也称矿区或场区,共分六个场区,每个场区又分许多场口。各个场区所产翡翠,外观、质量、颜色都有各自的特点。

  这个之前就提过。便不再赘述了。

  张天元翡翠,其实根本没必要去了解到底是那个场区出的,只是标签贴在那里。打眼一瞧也就看见了,这块毛料应该是出自马萨场区的。

  这些新场区,著名场口有马萨厂、凯苏、度胃、目乱岗等11个以上场口,其中马萨厂算是很有名的一个场区了。

  如今的张天元,早已经今非昔比了,在闫城的时候,他对翡翠赌石还是一知半解。虽然也查过一些资料,看过一些书。但毕竟没有经历过太多的事情,对于每个场区也没那么了解,现在就不一样了,经过一番锤炼之后。他如今对翡翠赌石的了解程度,那已经比过去强了太多了,对这个马萨厂,也是有过一些研究的,尽管没有实地去过,可是这个场区究竟产出什么样的翡翠,他心里头还是有底的。

  马萨玉石属新厂玉,无皮或少皮,绿较浅淡。水与底有好有差,主要用作低档手镯料或大型摆件料,一般来说。这个新厂不太可能会出冰种,甚至玻璃种的料子,但也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性,张天元曾经就看过一本书上记载了有人在马萨新厂挖到的料子里面出了高档的冰种翡翠。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里的翡翠种可以很好,甚至达到玻璃种。就是这绿较浅,也就是不正。不过这倒也不是什么就问题,这种水毕竟才是第一位的,种水好了,就算是颜色淡一点,那也能卖个好价钱的,有些人还就喜欢颜色浅的翡翠。

  有句行话:“手镯看种,挂件看色”。

  如果是做手镯的话,那颜色反而显得是其次的了,并不是特别重要。

  “果不其然,这属于较高档次的冰种翡翠,就是颜色稍淡,飘着的绿花子看起来不是那么浓厚,颜色不正。”

  张天元心里头有了准备之后,这观察起毛料来,也就不会太失望了,从这块翡翠的的情况来看,种水还真是比较高档的冰种,看起来晶莹剔透,非常漂亮,距离外部包裹的一层石头也就是四五公分的距离,这块头也不小,唯独就是颜色浅了一些。

  可是颜色浅倒也不是问题,用来做镯子,甚至做摆件,那依然是很好的材料,做一些中档的手镯,或者靠着精湛的雕刻技艺做成摆件,那就完全是看手艺人的技术了。

  竹雕、石雕本身的材料都不值钱,可是却能卖上高价,说白了,那卖的就是技术,张天元手底下可是养了好几个雕刻专家呢,实在不行,他自己都能上手了,反正这翡翠块头也不是很大。

  张天元目测估算了一下,这里面的玉肉大概也就是二三十公斤的样子,真得不多,不过好在翡翠的品质都非常平均,不是说有些地方特别好,有些地方又特别差,这样的料子,用来做摆件和手镯那都是极好的。

  按照目前翡翠原料市场的价格,这样的高冰种料子,纵然不是阳绿,那也是十分昂贵的,还不说做成成品了,单纯是把这二三十公斤的高冰种料子弄出来投入市场,那最起码也能卖个上千万了,当然,这里说的是rmb,这要是继续存着,以后价格肯定还会疯涨,毕竟谁都清楚翡翠是越来越少了,而好料子那更是少得可怜。

  再加上翡翠商人的炒作,这价格只会是一路飘红!

  当然了,张天元现在已经不做这种赔本的生意了,他自己有翡翠加工厂,有珠宝加工厂,如果做成成品之后再出售的话,那价格还会成倍的提升,上千万也许最后就变成上亿了。不管谁拿去天瑞祥,还是在神罗珠宝的几家店铺里面销售,那都是能够带来巨大的收益的,而且也能够占领帝都的翡翠珠宝市场。

  自然,二三十公斤的料子,如果生意好的话,那是不经卖的,所以这也只是解决燃眉之急而已,真正的路子,还是要能够直接从缅甸运翡翠回去,就算是已经被解出来的翡翠也行,能赚钱就可以,这才是珠宝店的经营之道,否则你光靠公盘,那肯定是不行的。

  “怎么样啊兄弟,我看你对这块翡翠研究了半天了,是不是东西不错?”

  张天元点了点头道:“嗯。是不错,而且价格也挺便宜的,只有一万块。”

  一边回答蛇麟的额问题。张天元顺便就看了一下这块毛料额标价,只有一万,这料子可不小啊,而且新厂玉出来的东西未必就比老厂差,这样的价格,还真得是十分实惠了,按照张天元自己的标准。最起码得给这定个五万,不然卖了就亏了。

  虽说组织方让专家估价的时候是不用进行鉴定的。可是每个专家心里头都有一杆尺子,如果说看某样东西不怎么好的话,估价也就不会太高,这底价自然也就下来了。

  当初在闫城的时候。那些翡翠毛料都是别人自个儿的,而且是摆摊买卖,所以你看毛料,还不能随便乱动,万一惹得老板不高兴了,大家面子上都不好过,但是这一次内比都翡翠公盘和以往的缅甸翡翠公盘一样,就跟超市买东西一样,没有人跟着你。只要你不破坏毛料,就不会有人管你的。

  当然,这会场都安装有监控。也是为了防止有些人去调换编号,不过就缅甸这条件,监控设备也不怎么样,有很多死角,张天元刚才把毛料翻个过的时候,就刚好是避过了监控。因为他让蛇麟挡住了自己。

  至于说那些当兵的,就更不会管了。只要你不把东西偷出去,不破坏,不捣乱,那他们就懒得管这些闲事。

  “编号144,嗯,这个先记下吧。”

  张天元嘴里嘀咕着,然后用平板电脑拍下了这块翡翠原料,并且记录下了编号。这么便宜的东西,估计会有很多人想试试的,所以之后的价位肯定也不会少,竞拍下来,涨个十倍应该不是问题,也就是十万左右,这个价格绝对是稳赚不赔的,毕竟光是那里面的翡翠都价值上千万了。

  “蛇队,你说这毛料要是出十万,能拿下吗?”张天元随口问了一句,他觉得十倍的价格应该可以了,也不能出太高了,不然的话,会惹来很多麻烦的,毕竟他张天元现在也不是什么小人物了,他的名气在赌石圈子里都传了起来,别人肯定会学他出价的,如果他出太高,那些人肯定会认为这东西绝对有好料子,估计价格会被抬得很高的。

  “兄弟,你说的是欧元还是rmb啊?”蛇麟问了一句。

  “靠!我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啊,得亏你提醒我了,这标价一万是欧元啊,也就是七万五千多rmb,这样的话,底价就有点高了。”张天元一拍脑门,才忽然想起来情况不对啊,这上面的单位,可不是欧元的单位嘛,自己以前没用过欧元,所以也把这个给忽略了。

  将近八万rmb的底价,这确实不低了,因为这块毛料从表面上来看的话,实在是没有什么像样的表现,但凡是个稍微懂翡翠的,都不太可能出太高的价来买,自然张天元是个例外,他有六字真诀,知道这毛料里面有什么,所以能够衡量一下得失,但别人就不行了。

  当然,这事儿对张天元来说绝对是个好事儿,别人被这么高的底价给吓住的话,那他的竞争对手也就少了。只是这欧元的事儿,他觉得自己还是要好好记住的,不然的话,要是最后竞拍价上了一百万,自己还觉得能赚大钱,所以直接填上去,那就是有点郁闷了,因为按照汇率的话,一百万欧元,也就将近八百万rmb了,这样别人肯定争不过他,而他赚的钱可就要少很多了,这样的生意,做起来绝对是很窝囊啊。

  这会儿可以感觉到明标区的人是越来越多了,而且明标区是比较乱的,散户游资特别多,不管是缅甸本地的,还是大陆、港澳台等地过来的,谁都想回家的时候带上一两块毛料,有些人其实就拿了万把块钱而已,也不是买不到,还是能买到毛料的,但问题是能不能赚,那就不知道了,毕竟给这些毛料估价的专家也不是傻子,虽然偶有疏漏,可大部分情况却都拿捏比较准的,价格便宜的,一般都不会是很么好货色,亏钱的时候多,赚钱的时候少啊。

  明标区的毛料也就千把块而已,很少,不过听着少,但转起来却并不少,一千块石头,放在那里也是非常壮观的,再加上人挤人,人撞人,有时候你想去看一块毛料,就得等上半天,等别人看完了你才能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