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零三章 托
  因为明标区是在最里面的,必须得走过了暗标区才能到,所以张天元给蛇麟两个人走了将近十分钟时间,才看了熙熙攘攘的人群,这明标的一般来说比较便宜,所以散户也多,很多前来旅游的,看暗标毛料那属于走过场,实际上都想去买便宜的明标,然后碰碰运气,说不定就赚了。{

  明标是没有标箱的,只有编号,到时候竞拍,就是要根据这些编号来叫价,此时人已经多了起来,拥挤的人群里,大部分都是熟面孔的内地人,甚至都可以听到普通话不断响起,有人在讨论翡翠的好坏呢,这感觉不像是在缅甸,还以为是到了内地呢。

  内地也有不少的翡翠公盘,闫城那只是第一次,根本排不上号,最有名的,过去有腾冲、瑞丽、盈江这些地方,不过现在平洲公盘已经超过了这些边境城镇了。

  “平洲东广南海的这个小镇曾经因为90年代大批生产充斥市场的b货翡翠而声名狼藉,但它通过开办公盘重塑形象,并成为取代云南腾冲、瑞丽、盈江等边境城市的翡翠交易集散地。”这是旁边的人在聊天的时候手舞足蹈的说出来的,张天元以前还真不知道,有机会的话,倒是可以去平洲逛逛。

  “当然了,腾冲附近的瑞丽、盈江等地也成为新的毛料市场,那里是少数民族地区,税收政策比腾冲宽松。腾冲的公司每出售一块毛料要交纳33%的税收,而在瑞丽、盈江,不少印度人、缅甸人开的店根本就不交税。当然价格就低,许多腾冲本地人也开始去那里交易。再将毛料运回腾冲加工。”那人又继续说道。

  开店不交税,这多好的事情啊。说得张天元都有点心动了,他没有吭声,而是站在那几个聊天的人旁边,仔细听那人在那里说话。

  这人似乎见围观的人多了起来,还越讲越起劲了,将袖子挽了挽继续说道:“你们估计不知道吧,现在翡翠原石的淘汰率极高,几乎75%的石头开出来是完全要废弃的,能卖钱的也只占25%左右。这样一来。在原石阶段而非成品阶段收税,无疑加剧了翡翠交易风险,加重了买方和卖方的博弈心理。风险必然最终转移到翡翠的成本和价格上来,所以咱们现在买毛料,才会这么贵。”

  “不对啊,市场上不是有很多公斤料吗?那就挺便宜的啊。”有人不同意这人的观点,就提了出来。

  “嘿嘿,那些运费比石头都贵的石头也能叫做赌石?别开玩笑了,那都是真正的废渣子。你要是弄从里面检出好东西来,我叫你爷爷。”那人不屑地撇了撇嘴道:“赌石赌石,那得是有意义才叫赌石,你拿块石头过来。鬼才会出那么高的价给你呢,那不是坑人嘛。”

  “说得好。”有人大概是将这里当成书场了,居然大声叫起了好。

  那人嘿嘿一笑。将腰板挺了挺,继续说道:“1996年。缅甸政府宣布准许私人进行翡翠原石交易后,堵住了缅甸商人边境走私的通道。翡翠交易大多数回到缅甸本地进行。大陆的买家不用再像90年代初的东广人一样,先坐飞机到昆.明,由昆.明倒夜班车到大.理,再从大.理搭一天的车到保山,这样费尽周折才能进行一次原料的采购买卖了。他们可以直接飞到原料产地缅甸。如此以监管交易、增加税收为目的的缅甸‘公盘’就诞生。”

  “哎呀,这个事情我太有感触了,当年我就是绕来绕去地往保山去弄原料,不仅累,而且有时候你到了,已经没货了,那个时候真是苦啊,幸亏有了翡翠公盘,不用像以前那样辛苦了。”又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叹了口气说道。

  “看吧,我没说错吧,不过这个事儿,有些人不太满意呢。”那人摇了摇头道:“对那些拥有货源的缅甸商人来说,则极不情愿接受这种选择。就拿我认识的一个商人来说吧,他是有自己的玉石洞子的,当面交易的传统议价方式,虽然效率低下,但对像他这样自己有玉石洞子的人有利,他有充分的余地考察不同买家的出价,来决定手上的货可以卖什么价。更让他们心存不满的是缅甸公盘的规定给他们增加了风险,如果他的拦标价过高,导致原石流拍,货主需要垫资给公盘买下自己的石头。这无疑给货主拦标施加了压力。”

  “这人也忒不是东西了吧,拦标本就是不光彩的事情,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自己把自己的价格往高了抬,就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我觉得缅甸公盘的规定很正确,不像平洲公盘,简直就是胡搞。”一个大胡子气鼓鼓地说道。

  “平洲公盘怎么弄的啊?”张天元饶有兴趣地问道,他没去过平洲公盘,所以不是很了解。

  “这位小兄弟是新人吧,平洲公盘都没去过?不过怎么感觉挺面熟的,不管了,你听我说啊。平洲玉石协会组织的公盘,就是把货主本人当成上帝了。平洲玉石协会承诺在平洲举行的公盘,货主本人拦标,不需要像缅甸公盘那样,交纳全部现金,当场提货。货主只用付很少的手续费。如果流标,标的原石将自动滚入下一轮拍卖。这个极具诱惑的承诺完全取消了货主本人的风险,给已经不断高涨的翡翠价格上继续推波助澜。”那大胡子此时成了主角,气鼓鼓地说了起来:“要我说这就是胡搞,为了让有原料的货主去平洲公盘,简直不要脸了。”

  “张兄弟,他在生什么气啊,我怎么没太听懂呢?”一旁的蛇麟轻声问道。

  张天元笑了笑,和他走到了一边,解释道:“因为不需要对报价负责。那些炒货的毛料商人完全掌握着对价格的控制权,他们通常自卖自买。先以天价试探,然后在下一次的公盘上略微降价。一年拍卖下来。可能一堆石头没有卖出几件,但是原石价格高居不下。在现在优质翡翠原石紧缺的情况下,这个有价无市的市场只要人气不断,总有急于购买原石的商人高价出手。这相当于让货主回到了传统议价方式上的有利地位。这种方式让平洲尝到了甜头,但我还是不喜欢,这就跟拍卖场上找的托出价一样,太损了。”

  “哦,你一说拍卖场上的托我就明白了,这确实有点损啊。难怪那个大胡子那么生气。”蛇麟也点头道。

  “算了,不管别人的事情了,平洲估计也有平洲的想法,他们利用这种方式,给了货主极大的优惠,所以很多货主就愿意去参加他们的公盘,这也是平洲公盘火爆起来的缘由。”张天元虽然对平洲公盘的做法也有些不齿,但没有明说,毕竟每个人所处的位置是不一样的。作为购买者,自然希望翡翠是越便宜越好了,而作为卖方,那自然是想尽办法也要把价格抬高的。

  “走吧。咱们去看毛料吧,那人下面讲的都是闲扯淡的事儿了,听着没意义。”张天元本来还打算再听那几个人聊一聊。多知道些事儿呢,不过后来听出来那说话的根本就是在瞎吹牛了。胡编故事,觉得无聊。便打算趁着这个时候,去看翡翠料子。

  蛇麟当然没什么意见了,他本来就是不懂这些东西,来给张天元做保镖的,顺便也可以在一些事情上提醒一下张天元。

  于是蛇麟背着包,那包里面放着放大镜、刷子等工具,就是为了做样子的,实际上张天元看毛料,还真用不到那些东西。他手里拿着平板电脑,这可比用纸张记录方便多了,而且还能拍照,自己看上了哪块毛料,拍下来就行了,找起来也方便。

  明标区的翡翠数量当然跟暗标区没法比,但是这要看跟谁比了,如果跟国内的几个市场相比的话,那绝对是要多上很多的,甚至恐怕比起国内市场的暗标都还要多,张天元只是粗略计算了一下,大概有万把左右的毛料,堆放的也都很整齐,上面很清楚的都有编号和底价。

  有一块毛料底价是一百万欧元,这直接把张天元都给吓住了,因为这块毛料堆放在明标区,而且也没有太特殊的地方,就是稍微大一些,一百万欧元,以现在的汇率来说也接近八百万rmb了,这还只是底价,如果成交的话,那估计价格会更高。

  幸亏是这里是缅甸内比都,而不是平洲,不然的话,那成交之后的价格会更加离谱。

  由于我国翡翠市场需求量越来越大,而翡翠资源却越来越短缺,因此翡翠价格一直在飚升。

  据不完全统计的单份成交情况看,约有超过70%的成交价略高于底价,有20%左石的成交价高出底价1倍至2倍;有近10%的竞争非常激烈,有的甚至高出底价10倍以上成交,或许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出有色、种好的翡翠原料价格涨了不少。

  十倍啊!按照张天元看的这块毛料表面上的成色来说的话,十倍之后就是八千万rmb,这就算里面有翡翠,恐怕也赚不了多少了。

  张天元懒得去一个一个看,澳门赌博网站:到了明标区的毛料附近之后,就直接把鉴字诀开启了,他可没有那么多闲时间去装样子,而且也没必要装,这里那么多人,谁会在乎你怎么看啊,你走马观花也好,你低着头仔细查看也罢,反正这世上就没有一种方法是可以完全确认毛料里面有东西的,说白了,那就是运气加上经验,有经验的人,也不用仔细看,一打眼就知道东西好坏了。

  如果说真得有翠,张天元才会站住脚步看看,然后再估估价,对比一下底价,看看有没有赚头,如果没有赚头,哪怕是平价也好,反正自己有自己的珠宝店和珠宝加工厂,翡翠原料变成成品之后,价格还是会有大幅度提升的,肯定是不会吃亏的。

  当然,前提是得有翠,没翠的话,张天元不会这么干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