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六零零章 公盘就是一场大赌局
  “对了,你可要记住啊,在缅甸交易会结束之后一个月内付清中标玉石价格的10%,公盘结束3个月内付清全部玉石货款,如有违约则没收保证金,如果没有违约的话,那钱还会退给你的,会直接打在你制定的账户之上,绝对不会私吞的,缅甸政府的这点信誉还是有的。”柳生平又提醒了张天元一句,他倒不会瞧不起张天元,这些规则学起来很简单,可是赌石的本事,那却不是谁想学都能学得来的。

  “对了张兄弟,我都忘了问了,你带欧元没有?这要办入场证,最好是要缴纳欧元的?”

  张天元他们抵达会场入口处的时候,正好遇到母仪也在那里,这家伙倒是热情,问张天元有没有那欧元,如果没有的话,他就给垫上,也不知道他如此热情,到底能从张天元这里带走多少运气。

  只是张天元清楚,自己赌石可并非靠得什么运气啊,而是六字真诀,自己是看到那些毛料有真材实料才会买的,如果单靠运气的话,那绝对不可能有那么大的收获。

  “带了,这翡翠公盘一直都是用欧元结算的,如果带别的钱币,那不方便,所以我过来的时候啊,不仅是带了美元,还有大量的欧元,这入场保证金,简单得很。”张天元是本着宁愿花钱也不要欠别人的人情的想法,就算他真的没带欧元,其实按照汇率计算用别的钱缴纳保证金也是一样的。所谓一万欧元,就是个标准而已,并不是说你就一定得缴纳欧元。

  “那就行了。我的入场证已经办完了,就先进去了,你们快点哦。”母仪这小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要进去会情人,居然一边哼着歌,一边跑了进去。

  张天元缴纳了保证金之后,并且填写了一张个人资料表,就得到了一张入场证。上面拴着绳子,可以挂在脖子上。以便于进去的时候检查证件的人看清楚,这上面都有编号,待会儿买毛料投标的时候都要用到的,直到这个时候。张天元才意识到这入场证的重要性啊,如果没有这玩意儿的话,你就算进去了,也什么都别想干了。

  内比都宝玉石馆的规模比起闫城的赌石会场其实也差不多,只不过人家这里是正规的,而闫城那边则是临时租用的地方,这档次一下子就不一样了,尤其是这一次来自世界各地的珠宝商人数量骤增,就好像是突然间都有空了。结果主办方为了能够满足这些人的需要,还特地将原本没有使用的几个场馆都重新收拾了一下,开始使用了。这整个面积张天元没算过,不过打眼看看的话,应该也有输完平方米了。

  可以看到,在会场里面有一些穿戴整齐的游客在那里一边走,一边对毛料是品头论足,有些人根本就不是来买的。压根就是来参观学习的,这里毛料翡翠多得是。倒也不会影响到别人投标,关键这儿面积也大,不像上次闫城那么拥挤,说到底,还是华夏人实在太多了,凑热闹的也多。

  组委会向每个入场竞买商发放用英文撰写的《竞标说明书》,详细说明竞标注意事项、竞买物编号、竞买类别(明标或暗标)、数量及底价、投标时间等事宜。

  现场提供竞买投标单。

  也幸亏张天元的英文不错,不然的话连这《竞标说明书》都看不懂了。

  “娘的,这里这么多人说汉语,而且来的人大部分都是华人,拽什么洋文啊,要么就另外再准备一份中文的《竞标说明书》多好。”母仪骂骂咧咧地走了过来,看得出来,这小子不懂英文,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外国人做生意的,或许这也是他的厉害之处吧。

  “其实说来说去也就那些事儿,母仪你来了也不止一次了吧,还不知道?”萧峰锐看了母仪一眼,说道。

  “知道归知道,这每次看到这些洋文就他奶奶的生气,欺负老子没文化啊,不就是不会洋文嘛,老子好歹也是大学毕业的。”母仪十分不爽地说道。

  这几个人在一旁说话,张天元则仔细看了看竞标说明,毕竟这跟自己今后几天的竞标有关系,如果说不好好看看,把什么事情搞错了,那可就不仅仅是丢人的事儿了,还可能会影响到很多事情。

  根据这上面所说,竞买商必须在公盘开幕后头3天的看标日内浏览参加公盘的翡翠玉石毛料,这个称之为“看标”,确定自己的竞买对象和竞买价,填写好竞买投标单,为在投标日的正式竞买做好准备。

  之后先分段进行暗标竞买投标,头天进行的投标,第二天就以电子大屏幕滚动播放、粘贴书面公示、广播反复通知相结合的方式公布、公示竞买结果,并对中标者的身份进行确认。

  等到暗标竞买结束后进行明标竞买投标并现场公布竞标结果。

  大概需要注意的就这几点而已,其余的都是细枝末节,没那么重要,张天元看了一眼之后,就把那说明书收起来了。

  “兄弟,你光看那个说明书没用的,一些东西是不会往那上面写的,还是听哥哥给你说道说道吧,不着急看毛料。”萧峰锐见张天元在那里仔细看说明书,就将张天元的肩膀拍了拍说道。

  “怎么了,难道还有着上面没有说的事儿吗?”张天元愕然问道,这个时候真得越发觉得自己就像个菜鸟一样,什么都不懂了。

  “关于保证金和违约的事儿,你未来的岳父大人给你说过了吧?”此时柳生平和翁红到另外的地方看石头去了,所以萧峰锐说话也随便了不少。

  “嗯。说过了,反正就是不要违约,说是有严重的后果。不过我听母老板好像一点事情也没有啊?”张天元压低了声音笑道。

  “你让他小子敢再玩玩,再玩就把自己玩死了。近两年,尤其是商界公盘,少数商人以高价中标多分将高档原石占据到自己名下,然后选其中的一两份中意的拿走,通过损失一点保证金将余下的放弃。上届中标价在1亿元人民币以上的玉石有10份,按时付款提货的只有5份。其余的都被遗弃了。这使公盘组织者和买家都遭受损失。为杜绝此类事件发生,公盘组织者缅甸矿业部和公盘组委会在本次拍卖会上修改了交易原则。规定中标者在一个月内须交成交价的10%作为保证金,逾期不交视为放弃,没收报名保证金,就是刚刚缴纳的那一万欧元。不再拥有该份玉石的购买权;余下的90%货款必须在三个月内付清,如逾期不付,主办方将没收保证金,取消购买资格,并将其列入黑名单,十年不得参加公盘。而且这个规定现在非常严格,就算你有熟人怕也是不好使的。”萧峰锐看了母仪一眼,然后非常认真地对张天元说道,他可不希望张天元做出跟母仪一样的事情来。

  “放心吧萧大哥。我还不至于那样。”张天元不需要那样做,因为他有六字真诀,知道什么毛料是好东西。什么不是,也能预判到暗标的时候别人投的最高价格大概是多少,他然后按照那个价格再多投一点也就是了,所以完全没必要耍那种小聪明。

  “你不这样,但是有人无所不用其极啊,你在参加这一届翡翠公盘的时候可千万要小心一些。公盘上在几个买方资金实力大体相当的情况下。公盘上互相拆台的事情层出不穷。一些商人在对大份多件组合的玉石出价时,会悄悄将最好的一两件玉石反扣在底部。或者用油笔把一些毛料露出的绿色部分涂住,这种被称为埋金鸡的办法是扰乱对手视线,以求减少竞争低价投得这份翡翠原石。

  还有一些买家乘人多混乱把好坏原石的编号对调,这个很缺德不知情的投标者用高价买次货。拍卖会结束后,吃亏的买方即使发现问题,也根本查不出是谁做了手脚。还有货主拦标抬标等等……,原本公盘真是一个很好的学习的地方,这两年翡翠加工链上的成本持续上涨。加上投资人群的不断增加热钱的爆炒……,原本就如战场一般斗志斗勇的公盘更加的硝烟弥漫!

  公盘使对货源的争夺变得更为白热化。兜里有钱心不慌在翡翠公盘上市行不通的。为了拿下屈指可数的高货,所有人都不惜重金。更多的东广福.建买家现在往往采用合股的方式,共同出资竞拍一块石头,既是增加资本的竞争力,也是分担风险。反正说到底就一个目的,那就是要枪毛料,抢翡翠,你必须得小心些,既不能上了那些人的当,也不要觉得有钱就什么事儿都可以办了。”

  萧峰锐这一番话说完之后,张天元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他原以为这会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可谁知道,居然里头还有这么多的事儿,真是挺复杂的,好像一个不小心,就被人给坑了,看起来还真得是小心加着小心了,万万是大意不得。

  “谢谢你萧大哥,你的这番话我记住了,一定会加倍小心的。”张天元很是郑重其事地说道。

  如果不是萧峰锐的这番话,或许在之后的翡翠交易之中,张天元还真得就受骗了,到时候找谁都没有用。

  “对了兄弟,你不是在赌船上玩过赌.博吗?其实公盘就像一个大赌局,说到底缅甸始终仍是这个赌局的最大‘荷官’,它掌握着发牌权。什么时候向市场释放多少货源,最终是由缅甸政府决定。翡翠是缅甸的第四大财政收入来源。翡翠价格一旦发生剧烈波动,会牵动这条漫长交易链上每一个买家和卖家的利益,但最大输家,一定是这个有一半建立在这种昂贵石头基础上的国家,如果哪一天这种石头没有了,整个国家估计也就该垮了。”萧峰锐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最后不免带着些感慨地又说了一番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