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九九章 磨刀不误砍柴工
  按照三种翡翠公盘的分类,张天元这一次参加的就是第三种,一月份举办的特别珠宝交易会,而且今年的规模比往年要大上很多。

  “您说公盘是拍卖的雏形,那这两个到底怎么区别啊,要我说这不都一样吗?”张天元其实还是没搞明白。

  “这么说吧,对准备交易的物品估算出底价,组织买家在底价的基础上竞价竞买,这就是他们的共同点,相信你参加了闫城的公盘,应该也有所了解了吧。”柳生平问道。

  “嗯,这个我大概知道,那有什么不同呢?”

  “不同点就多了,不过一般来说就三条,这第一条啊,就是公盘只是把准备交易的物品公示于市场上,不须对该物品进行鉴定、鉴别;而拍卖则必须由专家对物品进行分级鉴定,达到一定等级或具有一定价值的物品才能成为拍卖品。

  第二条则是公盘物品只是由业内人士或市场公议出其底价,而拍卖品的底价则由专家科学评估议定的。

  还有一条就是公盘完全依靠市场规律进行运转,而拍卖则必须由有资质的拍卖机构、拍卖师来组织运行,其实这个很好理解的,你参加几次公盘,然后再参加几次拍卖会,对比一下就清楚了,总的来说吧,公盘的范围比拍卖大得多,而且风险也大得多。”柳生平回答道。

  “老公,我也有个问题啊,你说这缅甸翡翠玉石毛料公盘是怎样运作的?他们举办了这么多届了。我一直就没太搞清楚是个什么情况。”翁红见柳生平和张天元说得热闹,自己一个人无聊,就也问了一句。

  作为一个怕老婆,哦,不,应该是爱老婆的男人,柳生平自然是不敢怠慢了,急忙就回答道:“缅甸翡翠玉石毛料的公盘,既保留了公盘含义中的原始状态,又吸收了拍卖的某些手段。缅甸的《珠宝法》规定:从矿产区开采出来的所有翡翠玉石毛料。当然,自从1995年后又增加了宝石、珍珠等珠宝毛料,而这些都必须全部集中到仰光,现在就是内比都了。进行归类、分级、编号、标底价。每年定期或不定期邀请世界范围内的珠宝商家前往仰光或者内比都对这些毛料进行估价竞买。谁出的价格最高,谁就可以买走。实际上,它是介乎于公盘与拍卖之间的一种交易方式。算得上是集合了两种方式的优点吧。”

  从最初简陋而且毫无秩序可言的翡翠公盘发展到了今天,缅甸的翡翠公盘,已经是相当正规了,一般的翡翠公盘,那都是采用明标和暗标两种方式来进行,闫城那一次的翡翠公盘也是一样,这个在翡翠行里,已经成为了不成文的规定了,只有不太正规的公盘,或者规模比较小的,才会选择暗标或者明标其一,主要是为了方便嘛。

  商人们在竞标单上填写好组委会核发给竞买商的编号、竞买商姓名、竞买毛料编号及投标价后,将其投入到标有毛料编号的标箱,因竞买商彼此之间不知道各自竞买的竞买物和竞买价,故称之为“暗标”。

  这一点跟当初闫城公盘基本差不多,只不过没有闫城公盘那么先进,闫城那一次连网上投标都用上了,很多人都是带着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或者手机去投标的,甚至不用走来走去,也不用复杂的手续,只需要实名注册一个账号就可以投标了,这一点比起缅甸翡翠公盘,那是绝对走在了前列的,毕竟缅甸的基础设施实在是有点太差了。

  揭标时,按毛料编号公开宣布中标人和投标价格,每次公盘的翡翠玉石毛料,暗标毛料要占4/5以上,可以说是毛料的主要售出方式。

  明标自然就是现场拍卖了,毛料商人们全部集中在交易大厅,公盘工作人员每公布一个毛料编号,由竞买商现场进行轮番投标,谁出示的竞买价最高,谁就中标,这样卖出去的毛料,还不足1/5。

  “那我们要是中标了,是不是也要想上一次闫城公盘那样当场付账啊?”张天元觉得自己这个未来的岳父知道的事情还挺多的,于是干脆就多问问了,多知道一点东西总没有错,比起之后着急,啥都不懂要好得多。

  “哦,情况是这样的,所有竞买投标活动结束后,中标者与组委会签订《中标合同》,若中标者当场付清中标竞买价款的,组委会现场为其免费办理通关、运输手续或准予销售、加工证明;中标者未当场付清中标竞买价款的,只与组委会签订《中标合同》,也不用交付任何订金,但中标者必须在3个月内将中标竞买款项汇至组委会指定的缅甸银行帐户,由组委会全权为其免费办理通关、运输等事宜。”

  “不可以自己随身携带吗?我看有些人就买了一点点,难道还要麻烦组委会去运输啊,那还不麻烦死了?”

  “当然了,中标的竞买商也可另行出资委托专业货运公司进行运输或随身带走的,这看你的自愿,只要有了组委会给你开的证明,你就可以顺利通关,毕竟这翡翠公盘是缅甸政府主办的,可不是某个公司,海关上也不会冒着风险拦你的。”

  “这还差不多。”张天元觉得自己如果说弄到了大量的翡翠毛料,还是自己联系国内靠谱的运输公司,或者干脆用自己的运输队,自己神罗集团可是有运输队的,常年负责运输翡翠、玉石、民俗用品,到底要放心很多,让别人运的话,那就不好说了,反正他这个人啊,对于陌生人,那总是不怎么信任的,就连在网上买东西,那也一定是要货到付款的。

  “那我下一次如果还来参加的话,会不会给优惠啊?比如说邀请函什么的可不可以简单化?”张天元又问道。这个问题问柳生平肯定是没问题的,因为柳生平就是多次来到这参加翡翠公盘的,如果连他都不知道情况的话,那估计就没人知道了。

  “当然会了,组委会为中标的毛料商人们建立专门档案,为其再次参加公盘,优待办理入场手续,虽然没有所谓的vip贵宾说法,但是实际上在过程中会受到很多优待的,甚至连政府的官员都会为你很多事情开绿灯。即便是违反了规则。那都是可以的,这就是好处了。”柳生平回答道。

  “这么好啊,不错不错!可是我好像听有些人说过,因为很多原因。一些毛料商人宁愿缴纳罚金。也不愿意到缅甸拿自己的标的。有这种事儿吗?”张天元看看汽车还没到会场,所以趁机又问了个问题。

  “当然了,这样的情况肯定是有的。不过如果毛料商人中标后,发生逃标行为,那惩罚可是相当严厉的,组委会将给予无限期(缅甸籍)或10年(外国籍)取消其参加公盘资格的惩罚,外国籍商人更是会限制其五年的入境资格。”柳生平严肃地说道:“如果中标,还是不要逃标的好,反正没有什么好处。”

  “没那么严重吧伯父,我就有朋友逃标很多次,还不是照样每年的翡翠公盘都来缅甸玩?”张天元说的朋友其实就是母仪,那小子给他说过这事儿,虽然不知道其中原委,但张天元觉得,规则还真得是为大多数人设的,总有那么一小部分人,可以做自己的法外狂徒啊。

  “别想那种事情了,虽然你说的也是事实,可是就跟偷窃没被人发现一样,你如果有什么侥幸心理,那吃亏的可是你自己。再说了,咱们就不是那种逃标的人,对公司的信誉没有任何的好处。”翁红很严肃地批评了张天元。

  “嘿嘿,知道了伯母,我不会那么做的,就是随便问问,随便问问,嘿嘿。”张天元挠了挠头道。

  “几位老板,地方到了。”张天元本来还想再多问点东西的,他原来以为自己对翡翠公盘已经很了解了,可实际上来过之后才发现,其实还是两眼一抹黑,啥都不懂啊,有柳生平这个专家在身边,那还不多请教请教,只可惜的是,车已经到地方了。

  “下车吧天元。”

  “不是,这地方没走错吧?我怎么看着像监狱似的,那么多当兵的?”张天元四下里瞅了瞅,这地方还真有点像监狱的感觉,缅甸这是没请什么像样的设计师把,这建筑风格真是看着太别扭了,再加上外面站着的那些士兵,他感觉这里真像是监狱一样。

  “瞎说什么啊,就是这个地方,刚建成后不久的宝玉石馆,内比都举办的翡翠公盘都在这里进行的,你看,还有很多人参加了前几天的珠宝和其余宝石的公盘,正热闹呢。”柳生平下车之后,笑着摇了摇头道。

  张天元下了车,还是忍不住朝四下里看了看,好家伙,这越看越像是监狱种地了,不过就是翡翠公盘而已,怎么门口还挺了坦克啊,我嘞个去,难道缅甸的武装割据势力就这么牛?真得连翡翠公盘都敢抢?

  “没你想的那么夸张,那些当兵的主要就是为了防止有人从墙上翻进去,或者是跟着人群混进去,跟咱们没关系,还是赶紧去办入场证吧,有了那个,咱们就可以顺利进入这公盘会场了。”柳生平看张天元在那里一个人自言自语,就知道张天元在瞎想什么,赶忙解释道。

  “啥?入场证,我怎么没听说过还要办什么入场证啊,不是有邀请函吗,入场证又是个什么东西啊,我不认识他,他估计也不认识我吧?”张天元真是纳闷了,都说华夏证件多,怎么来到了缅甸,也这么多破证件啊,这都是干嘛用的啊。

  “没办法啊,因为很多人付不清玉石的款项,结果导致缅甸翡翠公盘出现过很多麻烦事儿额,所以缅甸政府从2009年10月起缅甸公盘实施保证金制度,即每位去缅甸公盘投标的玉石商人要先交纳一万欧元的保证金方能办理入场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