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九八章 露天浴场
  如果说仰光看起来像一个巨大的公园,那么内比都就更像是自然公园里的建筑,这里属于大自然的东西,显然要多余人为创造出来的东西,由于建成时间并不长,所以这里的佛塔并不是很多,反而是各种花草树木占据了大半。

  当然,佛塔少,并不代表没有,毕竟缅甸可是所谓的佛国,在城里面,随处都可以看到裸露左肩、穿着红色袈裟的僧人赤脚在街上走着,在他们的腋下,都夹着一把棕红色的油纸伞,不时合十对着街边的人打着招呼。

  这一点倒是跟仰光的情况非常相似。

  如果你想离开大城市的繁华,而来到更贴近大自然的地方的话,那么内比都无疑是个很好的选择,但与此同时,你就要忍受落后的设施了,当然,有些人可能觉得为了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辛苦一点也不算什么,这就看每个人的喜好了。

  这里的街道很空旷,没有熙熙攘攘的小贩,也没有交通堵塞的道路,但许多游客却将这里比作一个“可爱”的国都,就是因为他小,就像小孩子一般可爱。

  内比都的旅游景点不是太多,来这里参观内比都和平塔、内比都体育中心、内比都动物园以及宏伟的市政厅办公楼。

  和平塔1952年建成,缅甸有佛塔之国的美称,相对于其他的佛塔来说,和平塔是最年轻的一座,它又和其它的塔不一样。全部是由钢筋水泥建造而成,云坛与塔高都是36米,全塔有6个门,都供奉着一座佛像,象征着六次结集。

  和平塔宝库中还保存着释迦摩尼两大弟子的舍利子,还有一尊重达一吨的银佛像以及其他一些宝贵的佛家名藏。和平塔的东北部还有一座吉祥山,建有佛殿、经房、禅窟等。左上角有戒坛,右下角又是缅甸教会会所,右边是巴利佛学院,这里是举行佛教节日庆祝活动的总道场。

  在仰光街道上行驶的汽车很多都是英国殖民地时期留下的车辆。而在内比都。大部分汽车则更像是从报废汽车收购站里捡出来的车,很多车早就过了报废期限了,可是还一直开着,这一方面是因为西方世界的封锁。另外一方面。当然也跟缅甸的经济落后有关系。不然的话,进口汽车这种事儿,西方是封锁不了的。

  不过这或许反而成为了缅甸各个城市的特色了。在宽敞的马路上,你看到的,经常都是那种老爷车、老式的吉普等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进入了电影拍摄现场呢。

  跟别的车相比,张天元他们所乘坐的这辆车就显得非常现代化了,据说这车是缅甸国外的珠宝公司无偿捐献给缅甸的,至于怎么到了私人的手里,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这车的确更具现代化特征,在缅甸的大街上行驶,还真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昨天去仰光的时候,毛石发就告诉过张天元,说是在缅甸的城市里有许多露天的浴场,这里的妇女们经常很大方地在露天洗浴,和马路隔开的仅仅就是一道并不高的墙而已,甚至坐在车上站起来就可以看大里面的旖旎风光了。

  可是因为后来买了象牙编织席,张天元都没心思去看这样的风景,只是不曾想来到内比都,总算是过了过眼瘾了,那些妇女们身上裹着薄薄的裙子,上身都是光溜溜的,张天元不经意间,就可以看到那白皙柔腻的胳膊,以及性感的锁骨,更是能够听到那些女人悦耳的银铃般的笑声。

  司机大概是见怪不怪了,所以也就没有往旁边看,只是路过的时候,车速减慢了很多,这也是为车上的几位乘客提供方便嘛。

  柳生平有意无意地扭过头去看了一眼,结果就被翁红拧着耳朵给拧回来了:“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女人洗澡啊,把耳朵也给我捂上!”

  “老婆,你这不是难为人嘛。”柳生平苦笑道。

  他其实主要是因为听到了那悦耳的笑声以及水声,所以才会不经意拧了一下头而已,还什么都没看到呢,就被妻子翁红给发现了,只能是作罢了。

  张天元心里偷笑,便扭过头去看了一下,不得不说,这个国家很多女人还是蛮开放的嘛,那些女人就在身上围了一条毛巾而已,便在路边拧着头发,那雪白的大腿和丰满迷人的胸部都是若隐若现,看得人口干舌燥的。

  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其实这话不对,生理上的事儿,怎么能跟男人的品质联系在一起呢,这不科学。

  张天元精神上可没出轨,但小弟就是不听话,你让他有什么办法,除非是利用地气命令小弟选择投降,可那样的话,他怕次数多了之后会出事儿啊。

  “天元,你也给我闭上眼睛,不许看!”翁红教训完了老公,就扭过头来教训起了张天元。

  幸亏张天元反应快啊,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那吹了几声口哨,他倒不是怕这未来的丈母娘,而是怕这未来的丈母娘把事情捅给了未来的老婆,那可就麻烦了。

  就算柳梦寻不说什么,他自己心里头难免还是会有些亏欠心理的。

  不能不佩服的是蛇麟,从始至终,蛇麟这脑袋就没有拧过,一直都是目视前方,简直就跟那路边的雕塑似的。

  其实他不知道,不是蛇麟不想看,而是蛇麟这人外表刚强,内心害羞啊,他想看得要命,可是又不好意思,心里头正在做着斗争呢。

  当蛇麟终于下定了决心向扭头去看的时候,却发现车子已经穿过了内比都,距离翡翠公盘举办的地方都不远了。

  “哈哈哈,蛇队。错过好戏喽!”张天元哈哈笑道。

  “什么好戏,你别胡说,我心里头只有玥玥一个人!”蛇麟的脸皮子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天元,你就别欺负老实人了,我看蛇麟是个好孩子,你以后得多向他学学,别学一些有钱人,有了老婆还要去外面偷腥,那样不好。”翁红开始替蛇麟主持公道了。

  张天元耸了耸肩,嘿嘿一阵干笑。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位未来的岳母到底在担心什么。如果他张天元真得喜欢沾花惹草的话,那这一次来内比都,那绝对带几个大美女一起来了,至于带个男人过来嘛。唉。

  “对了伯父。我是第一次来内比都。一直听别人说什么翡翠公盘,可是这公盘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啊,它是长得什么样子。属什么的,我都是一点不清楚,这距离那地方还有点时间,您给说说呗?”

  张天元问这个问题,一来是的确自己的概念有些模糊,毕竟他加入赌石圈子里的时间还不长,二来就是不想听未来的岳母大人在那里唠唠叨叨的了,有些话他真的不爱听,可是如果闲着的话,你不听还不行,干脆直接把话题引到别的上面,这样就好了。

  “不是吧天元,你真得连公盘都不知道什么意思吗?那你是怎么赌石赚了那么多钱的啊,这个不用你伯父说,我就知道,这翡翠公盘啊,翡翠公盘就是……就是……,是什么来着老公,我好像以前听你提起过,怎么给忘记了,忘得死死的。”

  “这位岳母也太有意思了,兴高采烈地要解释,结果自己都不知道公盘是个什么意思,还得求助于自己的丈夫,只可惜这是我的未来岳母啊,不然我非得损她两句不可。”

  张天元心里头虽然这么想,可是嘴上是绝对不敢说的,不然得罪了未来的岳母大人,以后可就没好日子过喽。

  “其实啊,所谓公盘,就是指卖方把准备交易的物品在市场上进行公示,让业内人士或市场根据物品的质料,评议出市场上公认的最低交易价格,再由买家在该价格的基础上竞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只是‘拍卖’交易方式的雏形。

  缅甸政府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将所有的矿产资源收归国有后,为堵塞税款流失,使稀缺的翡翠玉石资源为国家创造出更多的外汇收入,于1964年3月开始举办翡翠玉石毛料公盘。

  过去这个翡翠公盘是在距离仰光二十五公理外的缅甸珠宝交易中心进行的,因为这个地方的英文缩写是mcc,所以当地人也经常把翡翠公盘称为“mcc”,而在内地,一般的说法那就是赌石大会,说白了这是最直接地概念。”

  柳生平咳嗽了两声,端了端架子,然后才扭过头说了起来,毕竟是干这一行很多年的人了,他知道的事情,比张天元都了太多了,或许也是怕自己的老婆继续唠叨,柳生平这一说起来,那就几乎打不住了,连缅甸翡翠公盘的很多细枝末节都告诉给了张天元。

  张天元自然是要仔细听的,因为他现在也是干这一行的,自然要了解,那就得了解透彻一些,不要一知半解的,以后别人闻起来,也不会像自己的未来岳母那样支支吾吾说不清楚了。

  其实缅甸最早举办翡翠公盘的时候,还要追溯到1962年,那是在军方接管缅甸政权后,为堵塞税款流失,使稀缺的翡翠玉石资源为国家创造出更多的外汇收入,于1964年3月开始举办翡翠玉石毛料公盘。

  而且这所谓的翡翠公盘,还不止一个,而是分成了三种。

  一个是缅甸珠宝交易会:1964年开始举办,每年的3月各举办一届,截止到2009年3月,已举办了46届。每届参加公盘的翡翠玉石毛料占缅甸年总开采量的2/5左右。

  另外一个是缅甸年度中期珠宝交易会:1992年开始举办,每年的11月各举办一届,截止到2008年11月,已举办了17届。每届参加公盘的翡翠玉石毛料占缅甸年总开采量的2/5左右。

  还有一个是缅甸珠宝特别交易会:1995年开始举办,由缅甸国营大型珠宝公司自行组织货源选择在每年的1月或6月不定期地进行。它是以上两类公盘的重要补充形式,由政府进行监盘。该类公盘的翡翠玉石毛料占缅甸年总开采量的1/5左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