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九六章 内比都翡翠公盘开幕
  蛇麟对张天元将东西记在纸上的做法有点不太理解,就问道:“兄弟,你整个存储卡什么的,藏起来不是更方便吗?”

  张天元摇了摇头道:“这你就错了,越简单的东西,其实反而越容易存放,那些刻在石碑上的文字,几千年都不会消失,可是存储卡呢?说不定你放那儿十几天不用,它就出问题了,想修复都没法修复。更有时候,你只要往电脑上一插,得了,中毒了,资料全毁了,所以啊,我现在是宁愿相信这牛皮纸,也不愿意相信那高科技的东西。”

  “有道理。”蛇麟听完之后,连连点头,这样的事情,很多人其实都遇到过。

  张天元将两张纸叠好之后,就贴身缝在了自己的衣服里面,并没有跟钱包装在一起,他是怕万一钱包丢了,这东西也就丢了,还不如分开来安全一些,无论如何,有些事情那都是得考虑周全的。

  不仅如此,张天元还重新将那象牙编织席上的雕刻给清除掉了,虽然这是记录宝藏的文字,但对于整个象牙编织席来说却是一种破坏,所以必须得清除掉。而他清楚这些文字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用补字诀去修复象牙编织席,毕竟对于象牙编织席来说,那些文字根本就是带有破坏性的东西,所以用补字诀就可以处理了。

  如此一来的话,这象牙编织席和那把日本刀已经没有什么秘密了,就算是再被别人得到,也不会惹出什么宝藏的事情。这世上如今唯一知道那个藏宝信息的,就是张天元一个人了。

  “兄弟。这东西可是价值几十亿甚至上百亿rmb的藏宝图啊,你可得收好了。别出什么差错,不然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蛇麟感慨地说道。

  “要不你拿着?”张天元笑道,这东西拿在身上,还真是压力挺大的,就好像自己这件衣服价值上百亿似的,这说出去还不吓死人啊。

  “别,千万别,你要交给我拿着,我怕是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了。”蛇麟急忙摇头说道。

  其实张天元本来就打算把这东西让蛇麟收藏的。毕竟蛇麟是很可靠的一个人,关键这人还不贪财,可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蛇麟已经知道了这里面的秘密,要是把这东西放到蛇麟的身上,搞不好蛇麟真得会每天晚上失眠的,几天就改骨瘦嶙峋了。

  张天元有一点很是得到他那些个朋友以及下属的认可,那就是他很懂得替别人着想,并不自私。不管什么事情,他不仅会为自己考虑,同样也会为下属设身处地的考虑。

  其实他如果真得要让蛇麟去收藏的话,蛇麟虽然为难。但是最后肯定还是会答应的,可是他没有那么做,就是因为他不想让蛇麟为难。

  这东西放他手里就完全不一样了。他好歹也是百亿富豪了,这些钱虽然多。但还不至于搞得他一晚上睡不着觉,他这人有时候就有些吊儿郎当。不会把一件事情一直想一直想,因为那样子就实在是太累了。

  “好了,看把你再吓着了,走,咱们这也忙活了半天了,我带你去宵夜,宝藏的事情就暂时忘了吧,明天可有翡翠公盘需要参加,千万别把这正事儿给忘了。”

  将东西放好了之后,又处理了那象牙编织席,张天元站起来伸了伸懒腰,不知不觉都已经不早了,但是这会儿肚子饿得不行,要是不出去吃点东西,那今晚上估计是会睡不好的。

  两个人去酒店外面的小摊上吃了一顿大濑尿虾,那味道,还真得是相当不错,要不是怕晚上了,没敢多吃,估计张天元还真得是打开吃戒了,这大濑尿虾他在国内没吃过,也不知道是个啥味儿,不过这里的味道那真得是相当不错。

  因为明天还有正事儿,所以两个人就没喝酒,吃够了晚餐之后,在外面散了会儿步,消化了一会儿就回家睡觉了。晚上的时候,张天元连续做了好几个梦,这每一个梦都跟那满地的黄金有关系,看着黄澄澄的金子,他晚上睡觉的时候说了不少的梦话,也就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

  尽管晚上做了好几个梦,每一个梦都是惊心动魄,跟夺宝的事儿有关,有些甚至直接就掺和到电影里面的剧情了,那叫一个火爆啊,不过张天元这觉睡得还算不错,最起码他自己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挺精神的,完全没有说打哈欠啊,或者头晕的症状,看来也不都像专家说的那样,晚上做梦就一定是睡眠不好。

  早上起来的时候,未来的丈母娘翁红就又把电话打过来了,电话里询问了一下张天元昨天的事儿,张天元随口就给搪塞过去了,不过昨天没陪这位未来的丈母娘,明显是不太合适,所以今天对方打过来电话之后,他就急忙出去了,好好陪了陪未来的丈母娘还有丈人爹,把两个老人哄得好好的。

  和这两位吃过了早餐之后,张天元就喊了蛇麟一起,干脆跟着柳生平夫妇,以及石老王等赌石圈子里的师傅们到了酒店门口,等待缅甸方面的专车接送。

  其实这车也是分人的,一般的散户,可能购买翡翠不是特别多的,那就没有这方面的优待了,只能自己打车过去,而经常来的,而且又每一次出手大方的,则有专车接送。这不管到了什么地方,其实人都是分三六九等的,就算你不愿意承认,就算你嘴里边喊着所谓的民主自由,那也没什么意义,现实终究是不会发生任何改变的,富豪们吃一顿饭花的钱,很多穷人可能几年,甚至十几年都花不完的。

  当他们抵达酒店外面的时候,发现很多人都已经出发了,那些没有专车接送的。要么就是坐了出租车,要么干脆租了火三轮。要么就是坐摩的,不管怎么样。这样的日子,对内比都来说,那都是一次盛大的节日,或许一年之中,也就是翡翠公盘开始的时候,内比都才会变得如此热闹。

  这些人里面,张天元认识的人不少,其中有很多是老熟人,熟人里面也是有朋友。又有关系不好,甚至是非常不好的仇人,张天元就看到了关氏珠宝的当家的——关鹰!

  关鹰不愧是关鹰啊,虽然心中对张天元那是恨之入骨,可是见了面之后,居然还能笑吟吟地打招呼,就好像二人之间一点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但是他心里头却在算计着,如何能够把张天元看重的翡翠全部都弄到自己的手中,如何能够让张天元在这缅甸遭受一次巨大的挫折!

  他关鹰自从认识张天元以来。事情就没有顺利过,关氏珠宝屡次被针对,他将仇全部都算在了张天元的头上,甚至最近他的后台被上面调查。他也觉得是张天元告的密,没有任何证据的事情,完全凭着猜测就强加到了张天元的头上。可见他对张天元是恨到了什么程度了。

  也是啊,当年没有张天元的时候。他关氏珠宝一统帝都珠宝行业,尤其是翡翠和软玉珠宝。谁都别想跟他们抢,就算是国外的大珠宝商那也干不过他们,,可是张天元却在不知不觉间就开了三四间珠宝店,又得到了天瑞祥,这是明摆着要跟他关氏珠宝对着干了。

  在帝都的时候,他不敢轻易撕破脸皮去对付张天元,因为张天元背后有聂家撑腰,可是这里是缅甸,他就没什么可怕的了,现在的问题就是该怎么收拾张天元,还不让聂家人知道了,在现在的紧要关头,他可不想犯自己的两个儿子所犯的错,做事情不仅仅是要狠,还要足够聪明。

  “张兄弟,你起来还真是挺早的,怎么不喊我们一声啊,昨天晚上打了几把牌,这差一点就睡过头了啊。”

  萧峰锐和慕容德是一起出来的,正好看到路边张天元跟柳生平还有翁红站在一起,就跟柳生平和翁红打了声招呼,虽说都不是很熟,但却还是认识的,打个招呼,也算是礼貌,更何况萧峰锐知道张天元的未婚妻柳梦寻可是这两位的女儿,就算是不熟,也要攀攀关系的,毕竟为了张天元的婚事嘛。

  “怕什么,就算是错过了第一天,不是还有好几天嘛,也犯不着这么着急啊。”张天元笑了笑道。

  “开什么玩笑啊,你以为来一次缅甸容易嘛,尤其是内比都,就更不容易了啊,国内的话,不去都行,反正规模小,原料也没有这里多,出不了什么好货色,可是这里不一样啊,这可是缅甸政府主办的翡翠公盘哦,错过第一天,可能就会错过很多好东西啊。”萧峰锐摆了摆手道。

  “你们不知道啊,2010年11月在缅甸新首都内比都举办的首届玉石公盘以其高昂的价格和一块1.8亿元天价冰种紫罗兰翡翠原石的诞生,标志着翡翠毛料市场已经进入价格狂飙的新时代。2011年3月落幕的第48届,也是内比都第二届玉石公盘,更是以难以置信的成交价和天量成交额见证了翡翠价格的疯涨,使珠宝界大为惊讶。这样的盛会,我们谁要错过啊,当然不愿意错过了,其实咱们都来迟了,这次的翡翠公盘的时间其实比咱们知道的还要长一些。本次公盘由缅甸联邦政府矿业部和缅甸宝玉石公盘委员会举办,为期十三天呢。其中,前四天是珍珠和彩色宝石看标开标,后九天才是翡翠和其他玉石交易。咱们这真要算起来的话,其实刚好是第五天的开始。”一旁的慕容德也补充道。

  其实缅甸翡翠公盘的情况,张天元还是有些了解的,以前基本上都是在仰光举办的,后来新首都内比都建成之后,就一直在筹备到内比都举办,于是到了二零一零年,内比都第一届翡翠公盘就开始了,而且还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这一次公盘也在内比都,不过如今这座城市已经比过去要强了很多了。

  张天元和萧峰锐、慕容德他们一边聊着,一边等待专车的到来,在张天元的心中,这缅甸官方派来的专车,应该会是有空调,而且非常干净整洁的车了吧,最起码要比那个破烂的出租车好得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