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九二章 地图和文字
  张天元在大学的时候学过日语,不过当时并不感兴趣,是属于选修课,去听过几次,纯粹就是为了看动漫学的,能看懂一些词儿,但并不是特别的在行,不过有这个基础,在网上查过之后,总是要比没有任何基础的人好上一点,不用别人翻译,这段话的大概意思他已经差不多清楚了。

  蛇麟看了一眼电脑上的翻译,苦笑道:“张兄弟,你这翻译只能看出来几个地名,好像的确是说一件东西在什么地方的,我看不如干脆还是找个人帮忙翻译一下吧,你朋友那么多,就没有一个值得信任的吗?”

  “你说得倒也是啊,我的确是该找个人帮忙翻译一下,这样子的确不是个事儿。”张天元看了自己翻译的那些文字,意思根本就不通顺,要凭着这样的文字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意思,那真得是比登天还难啊。

  他就想着自己认识的人里面到底谁的日文比较好,而且还可以让他放心,正想着,房间门就被敲响了。

  “谁呀这么烦,我都挂了请勿打扰的牌子了,居然还来敲门。”张天元听到有人敲门,思路就被打乱了,心里头自然有些不爽,不过听到敲门声很急促,他还是用东西将象牙编织席盖了起来,然后才去开了门。

  “毛哥?还有,这不是小石吗?你怎么也跑内比都来了?也来参加翡翠公盘?”张天元打开门一看,澳门赌博网站:门外站着的居然是毛石发和小石,就有些惊讶。

  “我参加什么翡翠公盘啊。我是来给您送这个的。”小石说着话,将一把日本刀塞到了张天元的手中。

  “这是什么?”张天元纳闷地问道。

  “是这样的。我来说吧,这把刀是小石他祖爷爷当初一起弄来的。后来不是被他一个上司给要走了吗?你说巧不巧,小石昨天赚了九千美金,就请朋友去吃饭,提起这个事儿,正好就遇到了当初那个上司的后代,那人一听好家伙,一个破凉席都卖了九千美金,当下就跑回去把那把日本刀给拿来了,说是让小石一定给想办法处理了。”毛石发激动地把话说了出来。

  “日本刀啊?我这里有啊。”张天元上次在香港赌船上可是赢了一把妖刀村雨的。他可不相信还有比那刀更好的。

  “不是,张老板,你看看吧,随便给点钱就行了。”小石苦笑道:“我这跑一趟可不容易啊。”

  张天元随意看了一下那把日本刀,当看到刀柄位置的时候,就不由自主地用了鉴字诀,居然看到那刀柄里面有一张牛皮纸,叠得很整齐,而且看纸张的质地。应该是抗战时期的,如今张天元的地气更加充足了,所以这鉴定一件东西的时间,也变得更加精确了起来。

  看到那牛皮纸居然是抗战时期留下来的。心里头就感觉有些蹊跷,这把日本刀和那个象牙编织席是一起被小石的爷爷得到的,而且是从同一个日本军官身上弄到的。这足以说明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想到这里。他就将那日本刀拿了过来,这东西质量还不错。到现在依然是寒光闪闪,不过比起妖刀村雨,那收藏价值就大打折扣了,张天元还真不需要买这玩意儿,不过考虑到那刀柄里的东西,便宜一点买过来倒是可以的。

  “最多给你一百美金,如果愿意的话就成交,不愿意就算了,这种刀对我来说没任何意义。”张天元随口说道:“小石啊,你要知道,给这个价还是因为你辛辛苦苦跑了一趟,不然的话,这东西白送我都不要,这又不是什么宝贝,跟象牙编织席怎么比?”

  “一百美金就一百美金吧,那孙子现在缺钱花,一百美金不少了,那家伙就是个纯粹的败家子儿。”小石也不想得罪张天元,所以干脆就点头答应了。

  双方交易之后,小石和毛石发到张天元的房间里坐了一会儿,喝了杯茶就离开了,毛石发说要请客,让张天元和蛇麟一起去,不过被张天元拒绝了,说是刚吃过饭,现在还不饿。

  等小石和毛石发离开之后,张天元急忙再度将门关了起来,然后回到房间里,直接就把刀柄给拆了下来,从里面取出了一张牛皮纸。

  “兄弟,这不是一张图纸吗?好像还是地图啊,我以前在军队接受训练的时候见过,这种图纸应该是在抗日战争时期绘制的,看上面的日文标识,就知道应该是日本人亲手绘制的了,这所用的牛皮纸非常讲究,地图也很精细,绝对是高水平的测量师绘制的,当时的缅甸和华夏,都弄不出这么好的地图来。”蛇麟看了看张天元从刀柄里取出来的那张铺开放在桌上的纸之后,惊讶地说道。

  张天元非常同意蛇麟的这个说法,这的确是一张绘制非常精细的图纸,一般人肯定是绘制不出来的,这可是经过非常精细的测量之后达到的效果,除了当时的日本人之外,在这块大陆上,还真得找不出别人可以绘制出这样好的地图,要不然当初抗日军队抢到了日本人的地图之后为什么会那么高兴,如获至宝呢,就是这个缘由啊。

  “你说得没错,这是一张地图,而且好像就是绘制的缅甸的地图,上面不仅有日本标注,还有缅甸文,搞不好这东西跟之前咱们看到的那些文字是配套的啊。”

  此时张天元是越来越觉得蛇麟之前所说的话有道理了,搞不好这东西还真得有可能是一份藏宝图,而在当时日军缴获的物资之中,可不仅仅是黄金啊,还有大量珍贵的文物,这要是真发现了,那可了不得了。

  “快,把那象牙编织席上的日文字翻译一下,看看能不能跟这图纸对上号。这图纸上的日文都有缅甸文的注释,你就看得懂。是吧?”

  “没错,我看得懂。可是这图纸上没什么提示啊,得找个懂日文的去看那些字,刚刚咱们不是还提到这个事儿吗,我认识的人不多,兄弟你认识的人可不少啊。”

  “对了,你看我这脑子,刚刚被毛石发和小石一影响,这就给忘了。我想到了一个人,或许她来做这个翻译非常合适。”

  “谁啊?”

  “我未来的老婆呗!她可是宝岛人啊。以前就多次去过日本,应该是会说日文的。”张天元笑了笑道:“不过究竟怎么样,我还得打个电话问一问,看看情况到底如何。”

  说着话,张天元就拨通了柳梦寻的电话,果不其然,柳梦寻不仅懂日文,而且还非常精通,因为去宝岛做生意的日本人很多。她经常要与这些日本人打交道,如果不懂一点日语的话,那肯定是不行的。这女人聪明得很,本来只是想会两句常用语。打招呼好办一些,谁能想到她一学就学精通了。

  得到确认之后,张天云就把那串文字放大之后。拍成照片发了过去,柳梦寻拿到那照片之后。告诉张天元先等着,然后就去翻译了。不管多忙,既然是男朋友的要求,那自己就应该赶紧给完成了,自己都不能陪在男朋友身边,这一点还是要做到的,而且听张天元那口气,好像这个事儿还特别重要,要是不快点完成的话,那估计张天元要等级了。

  她倒是想得没错,张天元现在是真着急啊,刚刚虽说把很多字的意思都搞明白了,可就是无法连成一句话,整得乱七八糟的,这不得已,只能求助未来的老婆了。

  这个事情他都可以让蛇麟知道,那让柳梦寻知道就更没问题了,不过他也提醒柳梦寻了,这个事情尽量不要让别人知道或者看到了,因为这段日文可能牵扯到一段历史上的秘闻,或者一个宝藏的故事。

  另外一边,柳梦寻起初是带着玩笑的心情去看的,觉得这是自己的男朋友给自己开的一个玩笑,就是想逗自己开心而已,可是这越看,心里头就越是震惊,脸上的表情也随之复杂了起来。

  此时她一个人在办公室,可还是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对自己的秘书叮嘱了一句:“不要让别人进来,就说这段时间谁也别打搅我。”

  说完话之后,柳梦寻重新返回到了办公室里,将房门从里面关上,这才重新开始看了起来,对于这纸上的内容,她是越看越心惊,越看越不敢置信了,这真得是一段封存的历史?还是自己的男朋友诚心招来逗自己玩的材料?

  可是文字之中记载的事情却都言之凿凿,实在让人有点不敢轻易怀疑。

  足足十多分钟之后,柳梦寻才放下了手中的照片,长长地出了口气,然后拨通了张天元的电话号码。

  张天元紧张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时不时就去看看自己的手机是不是响了,就好像是随时要接受审判的人似的,张天元感觉到自己的心好像随时都能从胸口里面直接蹦出来了。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张天元迫不及待地摁了接听键:“怎么样?怎么样了梦梦,情况如何?翻译出来了吗?”

  “天元,你老实告诉我,这些文字是你来故意戏弄我的吗?还是说真得是你从别的什么地方找来的古董上刻着的?”柳梦寻想要确认一下。

  “听起来你好像是已经翻译过来了,我可不是乱开玩笑的,这东西是从缅甸人手里收过来的一件东西上刻着的,我不懂日文,所以想让你翻译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啊,你还这么严肃的样子?”张天元纳闷地问道。

  柳梦寻听到张天元的回答之后,深深吸了口气,这才说道:“天元,这段文字记录了一段故事,而且还提到了一份地图,说是有一个宝藏藏到了那地图上的某处,你手里头不会真的有一张地图吧?”

  “有啊,就在我手边。”

  “天元,你可听好了,那地图很可能会是一份藏宝图,不过我不建议你去寻找,这是日本人埋下来的东西,搞不好是化学武器,万一你出点事儿,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柳梦寻出于安全考虑,叮嘱张天元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