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九一章 蛇麟的高超技艺
  蛇麟出去了也就十多分钟便回来了。

  “你真有办法啊?”张天元还是不太放心。

  “您就瞧好吧,我也知道,这东西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如果没有把握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轻易去动手的,放心好了,肯定没问题。”

  见蛇麟如此自信,张天元也就下定了决心了,蛇麟这个人是不会轻易答应别人办什么事情的,可是他一旦答应了,那就一定是会做好的,这一点张天元绝对相信。

  蛇麟出去之后拿回来的工具其实很简单,一个是锉子,另外还有几瓶化学药剂,张天元不认识缅甸文,所以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不过既然蛇麟将这些东西买回来了,那肯定就是有办法解决问题的,自己习惯了大包大揽,什么事情都自己来处理,今天让蛇麟也展露一下拳脚,也是可以的。

  “蛇队,你这是打算先用锉刀把那硅胶给搓下来吗?这可不好弄啊,万一弄不好,连下面的字儿都被搓没了。”

  尽管是打算去相信蛇麟,可是毕竟人不可能完全去信任另外一个人,尤其是看到蛇麟要用锉刀去搓那硅胶的时候,他真感觉有点不靠谱,所以也就多问了一句。

  “那要不我先做个示范给你看看,也好让你放心?”蛇麟怕张天元提心吊胆,就说道。

  “算了,不用了,你既然这么有自信,那就干吧,有什么要帮忙的,我来帮你。”张天元刚刚也是有点太过担心。所以忘记了见事情,他可是有补字诀的啊。就算蛇麟真得把东西给弄坏了,靠着他的补字诀也是可以修复的。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儿,这恐怕就叫关心则乱吧,因为想得太多了,所以反而是把自己给整糊涂了。

  “那我可就下手了啊?”蛇麟最后又确定了一下,生怕张天元再次后悔。

  “下手吧,没事儿。”

  说着话,张天元走向了房门,刚刚萧峰锐和慕容德的到来,让他生出了一个心眼。被别人看到这象牙编织席其实还不算什么大事儿,可他不想让人知道那日本字的秘密,这个事情就他跟蛇麟知道也就可以了,如果让别人知道了,难保不会生出乱子来,因为谁也不清楚那日本字写的到底是什么内容。

  走到门口,张天元把门口挂着的牌子直接翻成了“请勿打扰”,这样一来的话,如果有人来找他。也就不会贸然按门铃了,这样一来是可以让蛇麟专心做事情,二来也免得自己为难,相信只要是稍微懂点道理的人。看到那样的牌子之后,都不会选择贸然按门铃的。

  “蛇队,我是说如果啊。如果这些文字记载的真得是宝藏的事情,那等我们找到宝藏之后。这里面肯定少不了你的。”

  “我可不是为了钱,我跟你一样。也想知道这些日本鬼子到底在上面写了啥,竟然不惜用这样的方法。”蛇麟嘿嘿一笑,已经开始摆弄起了手中的锉刀,他这手一动,张天元才彻底放心了,这只手简直不比他雕刻的时候差,每一次锉刀划上去的时候,总是恰到好处,,不会划得太深了,也不会划得太浅了,那硅胶很轻易就被搓了下来,还没有伤到象牙丝,更没有伤到象牙丝上的字儿,这简直是神了。

  “好家伙,蛇队你行啊,这一手简直绝了,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么一手,要早知道的话,我就不必提心吊胆了。”张天元现在是彻底放心了,如果说之前还有些担心的话,那么现在,真得是一点担心都不存在了。

  蛇麟没有说话,大概是因为此时要专心干活吧,所以张天元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生怕打搅了蛇麟,那最后弄坏了象牙编织席,估计会让蛇麟内疚一辈子,自己可就罪过了。

  待在一旁的张天元,真得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就是怕打搅了蛇麟,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他居然忘记了关机,结果手机铃声突然就响了起来,吓得他急忙翻出手机,一下子就给摁了挂机键。

  摁了之后,他才有点不爽地去看是谁打来的,仔细一瞧,这可是未来的丈母娘翁红的电话啊,自己就这么给摁了,那肯定不合适,于是干脆就进了另外一个房间,将房门关了起来,主动将电话拨了过去。

  “伯母啊,我这儿有个很重要的客人,脱不开身,你们自己去吃吧,不用管我了,对,没错,我已经回到内比都了,明天的翡翠公盘肯定是能够参加的,肯定没事儿。那就这样吧,伯母您赶紧去吃饭,时间也不早了。”

  张天元把翁红在电话里搞定了之后,就急忙选择了关机,他反正是下决心了,在蛇麟把那硅胶处理完之前,他是绝对不会轻易开机的,这一次没出事儿很好,可是万一下一次出了事儿呢?这可就不好说了啊。他虽然很在意自己的丈母娘,生怕丈母娘生气,可是也不想丈母娘这个时候把电话打过来,因为真得是太打搅事儿了。

  他不知道的是,刚刚关机,翁红又把电话打了过来,因为有几句话忘了说了,更年期的女人嘛,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可是谁想到张天元居然挂机了,翁红一时间脑子里就开始胡思乱想了,毕竟男人有钱就变坏这句话不知道影响了多少人,翁红心里头打鼓,那也是很正常的。

  “哎,亲爱的,你说这孩子怎么回事啊,我一打电话,他就把手机给关了,是不是嫌咱们烦啊?再不就是金屋藏娇?在房间里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张天元是幸亏没有听到翁红的这番话,这要真让他听到了,那肯定是要发飙的,为了柳梦寻,他连岛国的动作片都给戒了。这是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啊,那可是连苍老师都给背叛了的。怎么会金屋藏娇?又怎么会做那种事情呢?

  “胡说八道什么啊你,天元是那种人吗?你呀你。别的我就不说了,这种事情可不能瞎胡说,这要传出去了,还不让人笑话啊。要是让天元听到了,他心里头也不会高兴的,你这未来丈母娘怎么总是想一些没边没沿的事儿啊。”柳生平有些不太高兴了,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就不能乱说,张天元喜欢柳梦寻不假。可是也不会无原则的喜欢,如果柳生平夫妇真得在游戏事情上做得太过分了,以张天元的脾气,肯定是要变成仇人的。

  “人家不还是关心梦梦嘛,好了好了,不说了不说了,我也相信我这未来的女婿是个好男人,他关机,当然有他关机的理由。说是在会见一个重要的客人。我们就不打搅了,免得影响了他谈事情。”翁红倒也不是那种死搅蛮缠的人,知道自己错了,也就不提这一茬了。

  ……

  张天元当然不会知道翁红此时的想法和说法。他现在正盯着蛇麟手上的锉刀看呢,刚刚去打电话这会儿,蛇麟已经基本上将上面一层硅胶给搓干净了。接下来的事儿,那就是把这上面的污垢给清理干净了。

  象牙制品如果其表面沾上灰尘可用毛刷轻轻刷除。

  保养不当会出现霉斑。这时应及时清除,这个象牙编织席上。就因为硅胶导致出现了一些霉斑,虽然不太严重,但是如果不能及时处理的话,也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

  较专业的处理方法是,先用柠檬酸和草酸稀溶液(蒸馏水)清洗,然后再用稀氨水中和残留的稀酸,最后用蒸馏水冲洗干净用洁净的干布轻轻的擦干、置于阴凉处慢慢干燥,有龟裂的牙雕不能水洗,可用含1%的酒精肥皂的白酒精或三氯乙烷溶液涂在表面,干洗待溶液挥发后用溶剂擦除附着在表面的微量肥皂并重新打蜡抛光。

  如果没有化学清洗条件,还有几种比较简单的处理方法:若沾上油渍或顽固性污垢,则需要用温肥皂水轻轻刷洗绝不可浸泡;也可以用牙刷沾着牙膏清洁,但是时间不能过久,洗后应及时擦干,以防器物翘起或张开。不要让象牙粘到像洗涤灵一类的带有刺激性液体,那样表面的光泽会变暗颜色发乌。象牙不建议用油保养,发黄的牙雕不能水洗更不能漂白,染色的牙雕器物最好用干洗。

  蛇麟刚刚去外面买回来的那些化学药剂,其实就是用来做清洗用的,这个张天元之前就猜到了,但是究竟要怎么用,他心里头不太清楚,所以也帮不上什么忙。

  大概是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之后,脏东西已经完全处理干净了,上面影响文字阅读的霉斑也已经被直接清除掉了,留下的,就是清晰地字体。

  “兄弟你看,现在这字儿清楚多了吧,用高倍望远镜这么一看,究竟是什么意思,一下子就知道了。”

  将上面的硅胶处理干净之后,蛇麟显得比张天元还要兴奋,这些事情可是他一手完成的,就好像是接生了自己的儿子一样,那种感觉,绝对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兴奋,这当然是要比张天元更加强烈了。

  “兄弟,快看看,到底写了什么字儿?”

  蛇麟并不知道张天元不用放大镜就可以看到上面的字儿,所以还把放大镜递给了张天元,他此时倒是忘记了,张天元根本不认识日语,而且这些日文也比较麻烦,用的是片假名,一个汉子都没有,想猜都猜不出来意思的,张天元看了那也是白搭。

  “到底写了什么,就让咱们一起看看清楚吧,你把放大镜给我拿着,我到网上搜一搜,看看这些日文到底是什么意思。”

  网上的机翻肯定不行,因为一些意思都是乱七八糟的,跟乱码差不多,而去找人工翻译也不行,人家翻译出来了,这个秘密也就知道了。所以张天元的打算是哪怕多花点时间,把这些日文字的单个词的意思给搞明白喽,这样的话,就算一句话读不通,也可以知道个大概的意思,然后再想办法把这些日文字分成几部分,让不同的人帮忙翻译,那就万事大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