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九零章 作弊神器
  “那咱们就说定了啊,以后要是去哪儿,可得叫上我们,别你一个人跑去搜罗宝贝,把我们都给忘了啊,行,不用送了,赶紧去研究你那宝贝吧,就是别忘了,明天还有要紧的事情呢,千万别耽搁了。”

  萧峰锐说着话,冲张天元挥了挥手,便和慕容德一起离开了。

  张天元此时心里头可是挺着急的,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还有自己的事情想要做呢,这人要是有了着急想做的事情,心里头就会特别的难以安宁下来,哪还有心思去跟别人聊天啊,那一串日本文字,就好像是紧箍咒一样让他心里头没着没捞的,难受得要命。

  送走了萧峰锐和慕容德之后,他就急忙返回了房间,又去研究那象牙编织席了,今天不解开这象牙编织席的秘密,估计他是睡不着觉了。

  “兄弟,这行字的确有古怪啊,我相信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在上面刻字的,你说这会不会是什么藏宝之地的提示啊?”

  因为张天元一直盯着那个有划痕的地方看,蛇麟就拿来的高倍的放大镜,结果真的看到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字,他也不懂日语,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经历的事情多了,所以想很多事情的时候,也是脑洞特别大。

  “你电影看多了吧,别想那种好事了,先不管它到底刻的是什么,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个事情给搞明白了。要是搞不明白,我今天反正是无法安心下来的。如果真的是宝藏,那咱们也未必能得到。如果不是宝藏,那总归是搞明白一件事情,也是不错的收获。”

  张天元倒是没有往宝藏上面去想,不过给蛇麟这么一提醒,他还真有那么一点想法了,当年日本人溃败的时候,曾在这个地方留下了不少的东西。究竟埋在何处,还无人知晓。而埋东西的人,或许早就死了,或许因为种种原因而无法将东西给取出来,这也是有可能的。

  只是这种事情。他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也就是想想而已,如果是真的,那自然最好,如果不是真的,他也不奢求,他的钱足够多了,还真得是不奢望得到什么金银财宝,倒是如果有对方埋下的古玩古董。那反而更加能引起他的兴趣。

  “兄弟,你还真别不信,这微雕自有乾坤。我以前在边境执行任务的时候,就有人用微雕传递信息,我们竟然一开始都没发现,我想既然微雕可以传递信息,那么做这种事情,应该也是可以的吧。”蛇麟似乎很固执地认为。肯定是宝藏的信息。

  其实他这种猜想也不是没有道理,在我国古代的时候。就有很多类似的事情,很多人可是将微雕的工艺发挥到了极致。

  尤其著名的,恐怕就是在考场作弊上面的发挥了。

  科举考试绝对是古人改变命运的时刻,若是榜上有名,真可谓鲤鱼跃龙门一步高升了。可这机会也不是人人都能把握住的,怎么办呢?于是,生出了五花八门的作弊“奇招”。就这样,一场作弊与反作弊的攻坚战拉开了帷幕。

  这场作弊之战可不只是在考场里面进行的,从准备进入考场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你攻我守,打得不亦乐乎。

  作弊的人,用的是五花八门,甚至有用老鼠须写作弊奇书,夹带禁区的,而在老鼠须上写字,要是没有精湛的微雕技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诗书不精的考生绞尽脑汁想把有关考试资料私藏衣物中,带入考场。

  有人将科考相关内容用蝇头小楷字抄在纸片上,然后做马褂一件,将抄袭文平铺熨帖其上,胸前为《论语》、胸后为《孟子》、衣袖为《大学》。还有考生将上衣的里外面都密密麻麻地抄满了科考的范文,约有20万字。

  用衣服“做文章”只是其中一个手段,使用小纸条也是自古就有的。清代的考场上就曾出现过15块长43厘米,宽42厘米特制的黄绢,抄录内容极其丰富,约有40万字。它的第一块黄绢竟是整个抄本的目录,澳门赌博网站:每条目录还都有编号,利用它可以十分快捷地找到其余14块黄绢抄录的资料。

  南.京江南贡院陈列馆中,有一本《五经全注》,长约5厘米,宽4厘米左右,厚度还不到1厘米,书上的字简直如跳蚤一般,小小的一粒米就能盖住8个字,这可算得上作弊奇书了。据说,小纸条上抄大段的文章还有特殊的工具——老鼠须,而且得是精选韧度极好的鼠须才能胜任,现代的笔是怎么也写不出那么小且清晰的字的。

  考生的夹带手法也是多种多样的,《清稗类钞》中记载:“入场者……私藏于果饼及衣带中,并以所携考篮酒鳌与砚之属,皆为夹底而藏之,甚至有帽顶两层,靴底双屉者。”

  这可不仅仅是传说,事实上在民间考古的时候,也发现过许多类似的作弊神器,全部都是以微雕或者蝇头小字入手,要的那就是一个小,一个细。

  梅.州市一名古玩收藏爱好者谢伯向记者展示了他收藏的一批古时科举考试的“袖珍型”作弊书。这批作弊书大部分都仅有12厘米长、8厘米宽的尺寸,但每本书却多达100页左右,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细小文字。

  浙.江.东阳市一农户家中,发现一本上下两册的《五经全注》袖珍作弊书。据考证,这是古代考生专门用于作弊的全国最小的石印微刻《五经全注》孤本。全书长5.7厘米、宽4.3厘米、厚0.8厘米,共28万字。每个字不到1毫米。但看起来十分清晰。

  2005年9月28日天.津发现一套完整清朝考试作弊工具日前,19岁的天.津青年郝笛收藏到一套完整的清朝道光年间考试作弊工具。这套作弊工具共9卷本,均长4.5厘米。宽3.8厘米,厚0.5厘米。每卷本内约有10余篇文章,共10多万字,并配有一双可藏匿卷本于鞋内底层的加厚底男布鞋。

  作弊的道理,与这象牙编织席上写东西几乎就是一样的,都是用非常精湛的工艺将很小的字弄到上面去,别人看不出来。而你自己却明白用什么方法可以看出来。

  虽然这象牙丝上雕刻的手法未必是最好,可是绝对堪称一绝了。如果是科举考场上的监考老师,或许还能查出来,毕竟当时那些老师,可是经过严格训练的。

  朝廷为防止各种各样的夹带。决定对考生进行“安检”,据记载,唐朝省试时,在考生入场时要“搜索衣服”,以防“怀挟”作弊,规定考生进入贡院时,只准携带餐具、水、炭等用具入场。

  金代的搜检更是特殊,为防止考生夹带,命其沐浴。“官置衣,为之更之”,不过该制度不久便被废除了。明代科举检查更为严苛。规定考生进入考场时必须解衣脱帽,接受监门军吏的搜检,“上穷发际,下至膝踵,裸腹赤趾,防怀挟也”。

  到了清代。对考生的随身物品、搜检程序都进行了详细的规定:“士子入场,衣服器具均经定有成式。”康熙年间规定:“凡考试举子入闱。俱穿拆缝衣服,一单层鞋底。”并开始对衣着鞋物等进行限定。乾隆时期又增添了“皮衣去面,毡衣去里”的规定。

  反正为了防止考场作弊,这朝廷也是蛮拼的。

  如果有这么严格的监督,估计这象牙编织席的秘密大概已经被破解了,不过这东西一直放在小石的祖爷爷手里,所以就没有几个人真正看过,就更别说发现那微雕的秘密了,很多人大概还以为那就是普通的凉席呢,毕竟就算是在缅甸这样拥有象牙雕刻很多的地方,也是没见过象牙编织席的。

  “兄弟,你既然知道那么多关于微雕的事情,那就应该明白啊,这微雕里面藏着宝贝的信息是绝对有可能呢,你怎么就不信呢?”

  蛇麟听张天元讲完了故事,就觉得有些不太明白,张天元说这些,明显是知道这微雕技术在隐藏信息方面的至关重要的作用啊,用来隐藏宝藏的信息,也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怎么就不相信呢?

  “蛇队,不是我不相信你说的话,实在是我的心思并不在宝藏之上,我只是想要知道这段文字究竟记载了什么,不过看样子这文字上好像涂抹了一层特殊的东西,有点像是象牙白的胶水,得用个方法把这胶水给弄下来,不然还真看不清上面到底是写了什么。”

  张天元还真不是不相信蛇麟的话,只是他目前的确对宝藏这个说法不太感兴趣,他现在更感兴趣的是,这些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上面涂抹了一层东西,就算是他,也看得不是特别清楚,这日本字的片假名看错一点,就可能会直接曲解其中的意思了。

  “张兄弟,这好像不是什么胶水,而是硅胶,以前很多人都喜欢用这个材料来修复牙雕,效果虽然不好,不过就是便宜,没事儿,这个我知道怎么弄。”蛇麟笑了笑道,他看出来了,张天元是真得心急想要知道那些日本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其实他也想知道,如果不弄清楚,那真得是好像有人在心里头挠着似的,那叫一个难受啊。

  “我是想看看,不过你可别给把这象牙编织席弄坏了,这东西可是一级文物,而且是完好的,如果弄坏了,什么宝藏也抵不上的,多少钱我也会觉得心疼的,你知道吗?”

  张天元虽然很想知道这些日本字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如果因为这个而把整个东西弄坏的话,那就没有意义了,这象牙编织席,对他来说,就已经是宝贝了,为了好奇心而毁掉宝贝的事情,他还真做不出来的,所以如果说蛇麟的办法是要弄坏这东西,他是坚决不同意的。

  “放心吧兄弟,我既然说了能行,那就绝对不会把东西给你弄坏了的,你瞧好就是了。”

  说完话,蛇麟拍了拍张天元的肩膀,让张天元先在屋里等着,他出去买点东西,然后开门就离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