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八九章 一级文物
  “对了张兄弟,之前你在仰光的时候给毛石发说那是借口吧,我知道你不是那种贪图享受的人,你买这东西,肯定是有原因的,象牙编织席,到底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价位?”

  回到了酒店的房间里,张天元就小心翼翼地将象牙编织席给取了出来,准备好好查看一下那些日本到底写了什么,缅甸上网很不方便,不过这五星级酒店还是可以的。

  蛇麟给张天元帮忙的时候,就忍不住问了一句,他知道张天元不是那种无的放矢的人,既然买了这东西,那肯定就有买的目的,说是为了享受?打死他都不信的。

  “嘿嘿,我告诉你啊,这象牙编织席的价值不是用钱可以衡量的,这在国内可是一级文物,只有故宫博物院才有的,别人根本就没有。真要说个价的话,估计也能上亿吧,关键现在谁给我一亿,我是打死都不会卖的。”

  很多书里面都有一句话,叫“乱世黄金,盛世收藏”。

  说的其实就是兵荒马乱的时候,古董之类的收藏品是上不去价的,很多人都是直接贱卖了,毕竟这些东西拿起来很不方便,还不如换成黄金更加合适。但是到了和平年代,那就完全不一样了,这黄金客不如古董值钱了。

  就说张天元吧,别人纵然愿意拿黄金跟他换这固定,他自己还不乐意换呢。

  “上亿!一级文物!”

  蛇麟是曾经在军队工作过的。也为国家夺回了不少文物,所以对于一级文物的概念还是非常清楚的。

  《文物藏品定级标准》规定:文物藏品分为珍贵文物和一般文物。珍贵文物分为一、二、三级。具有特别重要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代表性文物为一级文物;具有重要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为二级文物;具有比较重要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为三级文物。具有一定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为一般文物。

  这象牙编织席就是珍贵文物里面的一级文物,也就是说。这是最好的文物。

  蛇麟不能不震惊啊,他有些不可思议地松开了自己的手,因为之前手还摸着那凉席呢,这会儿他不敢摸了,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这东西给摸坏了。他见过张天元拣宝,而且不是第一次了,可是每一次都有不一样的震惊。这捡漏捡到一级文物,还是头一次。

  有那么一瞬间。蛇麟想过自己干脆也去学点古玩知识,干脆也做这一行算了,这来钱多快啊。可是很快这个想法就被他给否决了。你有什么样的本事,那就吃什么样的饭。那么多收藏古董古玩的人,也没有说几个像张天元这样的,这是真正的天才,自己学不来的,就好像爱因斯坦、爱迪生这样的人,这千百年来,也就出了那么一个啊。

  “兄弟,一级文物可是不能贩卖的,不然是犯法的。”蛇麟提醒道。

  “这个我知道。这东西我可没兴趣卖,我要自己留着把玩,这么好的东西。卖了岂不是太可惜了啊。”

  张天元从来就没想过卖这东西,如果说是他刚开始玩古董那个时候,手里头没有钱,那估计就卖了,国家不允许买卖,那也没事。直接带去香港卖了也就行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自己肯定是不愿意卖的。他现在关键是不缺钱,如果缺钱的话,那还好说,不缺钱卖了那岂不是太可惜了。

  两个人正说话呢,外面忽然想起了门铃声,蛇麟打开门的时候,走进来的是萧峰锐和慕容德,而张天元因为太过专心想问题了,居然是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了,要是知道的话,那凉席他肯定是要先收起来的,这毕竟不是一般的东西啊,要是让外人看到了,总归是不太好。

  “臭小子,你一个人躲在这里看宝贝啊,刚才听毛石发那小子说你买了个破凉席,花了九千美金,还以为你是疯了呢,后来才知道是象牙编织席啊,是不是真东西,要是真东西的话,九千美金你小子占大便宜了啊。”

  萧峰锐现在跟张天元的关系那可谓是更近了,这不仅仅是亲戚关系,更因为他知道张天元救了他老婆,张天元连这么重要的秘密都能告诉他,那就是把他当成了极好的朋友的,他现在跟张天元不仅仅是称兄道弟,说话也变得随便了很多。

  “两位大哥既然来了,就过来一起看看吧,其实我也瞧不准,就是看到那个叫小石的人还比较实诚,九千美金也不太贵,就咬咬牙买了下来,正好你们帮我来鉴定一下,看看这到底是不是真的象牙编织席啊。”张天元当然不会说实话,这样子说,其实就可以了,让萧峰锐和慕容德去鉴赏一下,自己也不用太张扬了。

  这年头,象牙雕刻假的也是非常多的。

  由于象牙材料价值昂贵,来源又较少,但其纯洁温柔的特点格外受到青睐,因而假冒象牙制品屡见不鲜。其作伪者多用骨材仿冒牙材,用烟熏和染色于新牙材以假充真,以次充好而牟取暴利。

  牙雕工艺品的鉴定与竹雕的鉴定一样,要从其质地、器用风格、造型、花纹,款识等入手,抓住关键,综合考察,才能去伪存真。

  其实有很多鉴定方法,一般要通盘考虑,不过萧峰锐和慕容德都不是象牙雕刻的行家,所以他们的判断都有些片面,但都是正确的。

  萧峰锐就说了:“象牙本身有它独有的花纹,名为‘牙纹’,如同树木年龄一样;以牙心为中心向四周扩展,随着大象年龄的增长牙纹也变得越来越粗,象牙天然的纹为一深一浅的牙纹组成平行状或‘人’字形和网状形。而一般用来制作假的牙雕的。都是骨头,骨制仿品则没有牙纹,其质地粗糙。用放大镜观察表面布满了粗糙的小砂点,顺此,验看牙纹和小砂点即可分辨是牙器还是骨器;塑料制品几乎看不出纹路。根据这个来判断的话,这东西应该是好东西,真是好东西,这么细致的象牙编织席,还真得是非常难得的。尤其是劈丝工艺失传之后,想要用象牙来制作凉席。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市面上的很多所谓象牙编织席都是用塑料假冒的,你这个不错,是真的。说不定雍正皇帝还坐在这上面批阅过奏章呢,你太行了,这捡漏的本事真得是太大了,这宝贝好像都跟你是亲戚关系似的,总是往你手里跑啊。”

  慕容德也点了点头道:“真品象牙制品没有疏水性,若以水珠在制品上,水滴没有明显的边缘,用手抹开后能很均匀地吸附在制品上,水亦不会收缩;塑料纺品则具有疏水性。即滴在塑料上的水珠不会浸开,用手抹撒水珠,其水迹也会收缩。我刚刚看你汗水滴落到上面,基本可以证明这是真东西了,我也羡慕啊,张老弟你这好运实在是让我们嫉妒啊,你老实交代,是不是玉皇大帝的小舅子啊?”

  萧峰锐和慕容德观察了许久之后。都得出了自己的结论,两个人对张天元那真得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以前就知道张天元善于捡漏,可是这屡次遇到,也是感到惊讶不已啊,好像不管走到什么地方,这宝贝都是如影相随,这象牙编织席可是清代国内的东西,居然让张天元来缅甸的时候遇到了,你说这是不是缘分?

  听了慕容德和萧峰锐的话,张天云摇头笑道:“话不是这么个说法,我也希望自己是玉皇大帝的小舅子,甚至是玉皇大帝的女婿呢,只可惜不成啊,要真是的话,我还这么辛苦跑缅甸来干什么啊。你们一到酒店就蒙头大睡,我辛辛苦苦顶着烈阳去仰光,来回可是坐了两个小时的飞机啊,这不叫运气好,这根本就是天道酬勤!”

  “唉,你说的这个也有道理,我们要是勤快一点,也去一趟仰光,说不定这东西就是我们的了,可惜啊可惜,被你小子给抢了先了。不过这东西国内不能交易,要不我开两亿,你把东西卖给我怎么样?我得给叶老爷子送见礼物啊,你上次给聂老爷子送的那个七龙呈祥,可是把他眼红得够紧啊。”

  萧峰锐相信张天元的眼光和人品,所以他真敢花两亿把这东西给买下来,两亿虽然不少,可是他还是能拿得出来的,如果能够把叶老爷子讨好了,以后不仅是生活顺利,估计这生意上也是少不了叶家的帮衬的。

  因为回到国内之后这东西就没法买卖了,私下里交易倒是行,可万一出了事情会很麻烦,倒不如趁着在缅甸呢,先把这东西弄到手,至于钱,他可以回去之后再给张天元嘛。

  “净想好事儿呢,我给你两亿,你给我弄个一模一样的东西出来?对了萧大哥,我当初卖给你们的那些东西,现在可不可以赎回来啊?我现在才知道,这卖东西容易,买东西反而很难了,现在是有钱都不知道到哪儿去花呢。”

  张天元非常坚定地拒绝了萧峰锐,甚至还提出了要赎回以前卖出去的那些古玩的要求,当然,他只是说说而已,他真卖后悔了,现在有钱了,再想买回来,那真得是非常困难的,除非萧峰锐他们经济上出了大问题,那才有可能,不过也有点趁火打劫的意思,不太好。

  现在张天元是死活也不会把到手的东西给卖出去了,真正想要收藏的时候才会知道收藏是一件多么辛苦的事情,你想买,你看中了别人的东西,别人还未必肯卖呢。捡漏这种事情,也就是纯凭运气了,遇到了好,遇不到了,那你着急也没有用。

  “别想啊,千万别想,卖给我们的东西,那就是我们的了,你小子要是想凭着财大气粗硬抢,可别怪我们几个翻脸啊。”

  “得了吧萧大哥,我就是那么一说,你还真怕我抢啊,我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嘛?安心了安心了,不过萧大哥,以后要是遇到困难了,想要卖,那就来找我啊,我保证给你最好的价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