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八八章 老乡老乡,未必一枪
  “你要是嫌贵的话,咱们还可以再商量嘛,不行就九千,九千怎么样?”小石要一万美金,那也是自己瞎估摸的,他觉得这东西值那么多钱,而且还觉得自己已经优惠了,可是毛石发此时这么一说,他心里头顿时就没底了,生怕张天元心里头不高兴了,就急忙又降了一千。

  毛石发还想说什么,却不被张天元给拦住了,其实这价格已经很低了,他又不缺这点钱,又不是刚出道的时候去捡漏,现在别说这东西只花九千就可以买到,就算是花九万美金,他也肯定是要买的,平时做慈善送出去的钱都比这个多了。

  “九千这个价还不错……”

  张天元不让毛石发再说话,而是又仔细把这象牙编织席观察了一番,然后问道:“小石,我问你个事情,你可得老实回答啊。”

  “您问吧。”

  “这东西你也没有正规发票给我吧,我能把东西拿出去吗?九千美金可不是个小数目啊,我要是无法带回国,那不是就等于钱白扔了吗?”张天元是想起了之前小石所说的那番话,所以心里头也不是特别肯定,毕竟这还是他头一次出国,从来没有从国外买过东西回家,这有些事情还是要问清楚的,否则的话,一旦出了事儿,那就算只是丢九千美金,也心疼啊,做慈善和做好事那不一样,最起码那是自愿的,而这样把钱扔出去。他是接受不了的。

  “对啊小石,这个事情你可得凭良心讲,咱们可不能坑张老板啊。”毛石发也叮嘱小石道。毕竟毛石发心里头是清楚的,这年头到了国外,坑华人最惨的,反而正是华人。

  小石摇了摇头道:“您放心吧,谁会去查一个凉席啊?再说了,您要是真担心的话也简单,我这里有熟人。给您开张发票,就写成是工艺品。就算真得检查,也不会出问题的。如果说最后真得出了问题,毛哥认识我,连我家在哪儿都知道。您就一百个放心吧。”

  说完话,小石就跑向了附近的大商店,只有那些正规的商店,才能出具有法律意义的正规发票,小石在这里摆摊这么多年了,认识几个熟人那是肯定的。至于这摊子,有毛石发在,他也不怕会被人给偷了,他跟毛石发那可不是一般的朋友。两家现在就跟亲戚一样还经常走动呢。

  其实张天元并不担心小石骗他,这人是要经常去西凤进货的,如果真骗了他。以后这生意还要不要做了?再说了,小石是个很有生意经的人,想要赚大钱,不会为了九千美金就跟张天元玩心眼,那样的话,到最后吃亏的只能是他小石。而不会是张天元自己。

  “张老板,我就纳闷了。这不就一破席子吗?就算是象牙编织的,那也就几百美金可以买下来了,九千美金?那可是好几万rmb啊,您还真是大款,舍得花钱,换了我肯定不行的。”

  毛石发其实从头到尾都没搞明白为什么张天元会喜欢上这看起来不怎么样的席子,如果是象牙雕刻的话,他还能理解,当摆设,那也是挺好的,可是这席子又没有什么审美的价值,花好几万买个席子,他觉得自己有点无法理解现在这些年轻人的想法了。

  正因为他跟小石熟悉,所以也知道小石干得那些勾当,以前可是用假东西蒙过人的,而且不止一次,他可不敢保证小石这厮见财起意,用假东西来坑张天元,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毛石发可就罪过大了,一张破席子花了六万块钱,这要是传出去,他毛石发也丢面子啊。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叫:老乡老乡,背后一枪吗?很多出国旅游或者是打工的人,经常被坑,那坑他的多半都是老乡或者自己人,尤其是商人啊,都是喜欢钱的,在利益面前,那就能变成猛兽。

  马克思主义对不对,毛石发不敢擅自评论,可是他始终觉得马克思有一句话说得好啊“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

  “这东西毕竟是象牙编织的,你可能不太懂吧,象牙编织品在华夏可是很值钱的,关键是好用啊,这东西比竹席、草席都要两块,当年雍正皇帝都用过,我就全当是享受了,有了钱就是要享受嘛,难道学别人一毛不拔?死了都还不知道享受?”

  张天元并没有告诉毛石发实话,毕竟他跟毛石发也不太熟,如果把事情交代太清楚的话,难保毛石发不会见财起意,再说了,隔墙有耳啊,这附近可是有很多摊贩和路人的,万一听到这东西价值上亿,那免不了会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麻烦事儿,到时候就算是不怕,可是也麻烦啊,尤其缅甸这地方,你不熟悉情况,可能被人半路劫杀了都不知道是谁干的呢。

  “服了服了,张老板您可真得是财大气粗啊,九千美金说扔就扔了,我就不行,我辛辛苦苦赚那么些钱,买了房子和车子之后,现在直接又一贫如洗了。”

  嘴上这么说,毛石发心里头却是有点嫉妒,这就是大富豪啊,跟自己赚那么点钱不一样,他还记得当初在宝岛见到张天元的时候,张天元还不算多有钱,而且他打听过,当时的张天元才刚开始做生意,跟他差不多,只是没想到这才几个月不见啊,张天元就变得如此阔气了,这真得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正想着,小石已经办完事情跑了回来,这一次过来的时候,手里头拿着一个那种长长的布包。那就是专门用来装凉席的,所以长短大小都一样,还能直接背在肩膀上。虽然这样的包装肯定不算怎么样,但是主要是方便啊,其实也安全,很少有人会因为一件凉席而去打劫的,不是吗?

  现在很多人出门喜欢把钱直接装进蛇皮袋子里面,其实也是为了掩人耳目,如果装在太好的包里面。那是会被贼给盯上的啊。

  当然,这布袋是小石自己花钱买的。他的摊位上没有,就到那个大商店里买了,这样的话就比较方便了。

  张天元和小石一起将那凉席小心翼翼地装进了布包之中,为了避免凉席被弄坏。还特地在外面包了一层海面垫子,保护得非常好,本来这象牙编织席就很有韧劲,与一般的象牙雕刻完全不一样,现在又这么妥当的保护了起来,那就完全不是问题了。

  “张老板,这个东西您拿好,这个是发票,您也一定装好了。万一海关上要查,把发票给他们就没事儿了。”小石从蛇麟手里面接过了钱,数了数之后。就喜滋滋地收了起来了,虽说这东西卖出去了,但也赚了九千美金啊,这在缅甸,那绝对是一笔很大的数目了,就算他一两年不做生意。那都是没问题的,当然。发票也是给了蛇麟。

  蛇麟认识缅甸语,所以看了上面的缅甸文,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就从张天元手里把那布袋子接了过来说道:“张兄弟,东西我拿着吧,这发票没问题,看看还有什么地方要逛的吗?”

  “行了吧,还逛什么啊,回内比都吧,仰光大金塔都看过了,这边也没什么留下来的意义了。毛兄,要不要一起回啊?”张天元现在可是一心想要搞清楚这凉席上面那些日文到底是什么意思,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参观仰光啊,正好今天天还早,飞回去休息一晚上,明天就是翡翠公盘了,如果能够趁着今天晚上把这些日文搞清楚含义,那他估计才能睡个好觉啊。

  毛石发耸了耸肩道:“我本来就是陪张老板你逛的,既然你都要回去了,我留在仰光也没事情做啊,一起回吧,反正咱们的机票是往返的,现在就去机场。”

  ……

  三个人的运气还是不错的,最近缅甸的天气都很好,所以飞机几乎没有延宕,到机场也就等候了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三个人就乘坐飞机又返回了内比都,毛石发觉得这一趟有点无聊,但张天元却是心满意足了,到了酒店之后,毛石发去自己房间休息了,反正他对那凉席也没什么兴趣,而张天元则和蛇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这个过程说起来简单,不过却也极为凶险啊,张天元酒店门口刚一露头,就直接被人给盯上了,当然不是打劫的,而是从世界各地赶来的珠宝商人,还有翡翠大师,这里面不仅有熟面孔,而且还有一些生面孔曾经在电视和网络上看到过张天元,这一次来翡翠公盘,根本就是冲着张天元而来的,他们都知道张天元的长相,所以见张天元下车,就都挤了过来。

  这一次的翡翠公盘正式开始时间就是新年的第一天,也就是明天,一些人之前订好了酒店,不过并没有赶过来,而是大部分都在今天赶到内比都的,毕竟这个城市实在没法跟仰光相比,很多人都是先到仰光去旅游,之后才赶赴内比都,准备参加明天的翡翠公盘的,结果这人啊,基本上都是挤成一堆了。

  幸亏有蛇麟在一旁保驾护航,张天元才是冲破了重重包围,进入到了电梯之中,可是这刚刚才冲出了狼窝,就发现自己又到了虎穴了,好家伙,这电梯里的人居然也不少,一个个也是同样的热情,有人看到张天元怀里抱着个凉席,还很热情地过来说要帮忙拿着,吓得张天元险些就动手了,开什么玩笑啊,这可是宝贝,能随便给人吗?

  “蛇队,今天可得亏了你了,要不是你啊,我从楼下到房间,最少也得花费十几个小时,还未必走得动。”

  这酒店的保安也不知道怎么搞得,都不知道过来帮忙疏通一下路线,说真的,要没有蛇麟,张天元走一步路,那就得磨蹭一个小时,还未必能走得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