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八七章 象牙丝上的微雕
  “嗯?这个是什么?微雕?而且还是日文?”

  张天元通过鉴字诀鉴别了这个的确是象牙编织席之后,就有点爱不释手了,于是用鉴字诀之中的查微去仔细品鉴,却发现在这象牙编织席的一根细细的劈丝上,用微雕手法雕刻了一些奇异的文字。

  这文字雕刻的位置非常隐蔽,普通人根本就看不出来,即便是用放大镜,也很难察觉,除非是高倍的放大镜,再说了,没事儿的话,谁会去拿放大镜去看凉席啊!也就是张天元有六字真诀,可以仔细查看其中端倪,才发现了这些文字,而小石一家几代人,都没注意到这些文字,关键他们把这东西直接当宝给供起来了,毕竟是象牙编织席啊,就算是不懂,那也知道珍贵的。

  “这上面到底刻得是什么字啊?”

  张天元努力瞪大了眼睛去瞧,虽说是看清楚了那些字,可是因为他不懂日文,而这些字都是用日文的片假名写的,没有一个汉子,想猜出其中的意思都很难,想来找也是一位微雕大师的作品了,只可惜这位大师不是日本人,就是同日本鬼子同流合污的混蛋,当初窃夺华夏财宝,不知其数啊。

  微雕是凸出来,富立体感。它甚至可以在米粒大小的象牙片、竹片或数毫米的头发丝上进行雕刻的,其作品要用放大镜或显微镜方能观看到镂刻的内容。故被历代称之为“绝技”。

  现在张天元看到的这微雕,就是如此精湛的技艺,都说艺术无国界。可是艺术如果为战争和盗窃服务,那也是醉了。

  “哎呀,真是急死人了,我还真想知道这日本人的艺术家到底在这么好的象牙编织席上刻了什么东西,简直就是糟蹋宝物啊,一群王八蛋!”

  张天元有鉴字诀不假,但是他不懂日语这个事儿却成了最大的障碍。如果说上面哪怕有一两个汉字的话,他也能猜出到底是写了什么意思。可问题是,没有汉字,一个都没有,这就让人头疼了。他很在意这日本鬼子不惜毁坏这个象牙编织席,也要在上面刻字到底为了什么,绝对不会仅仅是为了显摆自己的技术的,就算是小日本,也没那么无聊。

  此时张天元简直就有一种要炸毛的感觉,心里头好像被什么东西挠了一般难受啊。任何人都有好奇心,而张天元作为一个考古专业的毕业生,那就更是有好奇心了,而且这好奇心比一般人都要强得多。

  这些字。字数还不少呢,又通过这么隐蔽的方式刻在上面,这里面肯定是有事情。哪怕只是一段小故事,一段小历史,张天元也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啊,他决定了,这东西一定要买下来,不管多大的价格都要买。自己买回去之后再好好研究,不把这些字的意思搞清楚了。他只怕自己会彻夜难眠的。

  “张老板?张老板您怎么了?”

  小石见张天元突然间抓耳挠腮,显得很焦急烦躁的样子,不由有些奇怪,就出言问道。

  被他这么一喊,张天元才猛然间镇定了下来,没错,现在不能表现出焦急来,既然已经确定这象牙编织席是真的,那这上面的微雕就不太可能是对方故意设下陷阱来套自己,所以还是买回去之后好好地研究,慢慢的研究吧。

  想到这里,他摆了摆手道:“我没事儿,不过你这可是象牙编织席啊,我不敢白要,开个价吧,我买回去慢慢欣赏。”

  如果说小石不知道这东西是象牙编织席,那张天元估计也就不提这茬了,可关键人家知道,你要是再装傻,那就有点丢人了,张天元现在的面子可比钱重要,为了一点钱把脸丢到国外,万一被谁在上传到网上的话,那影响可就大了去了。

  “张老板,我说了送那就送。”

  “小石,你也别充大尾巴狼了,直接说个价钱,我张天元还不至于占这点便宜。”自始至终,张天元都没说起这凉席的真正价值,这个他是不会说的,没有哪个生意人会把底儿交了,他本来就是干古董生意的,捡漏压价那很正常。

  “是啊小石,你别让张老板为难,他不是占小便宜的人。”毛石发也不懂什么象牙编织席的贵重,他是做玉石生意的,对象牙雕刻就不熟悉,这象牙编织就更是一窍不通了,所以他还真是不知道,这象牙编织席值钱,在他看来,这不就是个破席子嘛,能值几个钱?

  “好吧张老板,看您也是个识货之人,我也就不客气了,这东西算起来应该是古董了,价格或许会高一点,我说出来,您可别生气啊,能不能成,咱再慢慢商量好吧?”

  小石见张天元态度那么坚决,再加上自己其实也不想白送,毕竟这东西虽然不知道实价,可肯定不便宜,而且这还是自己的祖爷爷用一条胳膊还回来的宝贝啊,自己就这么送了人,那实在是有点不太尊重祖爷爷,如果能够卖出个好价钱,给祖爷爷修修坟,那么相信祖爷爷在天之灵也会满意的。

  其实这凉席吧,小石的祖爷爷带回家之后就一直没用过,一直用塑料或者布包裹着,放在了柜子里头,当时接连战乱,小石的祖爷爷不得不四处奔波,但是每到一个地方,都要带上这东西,并不是他觉得那有多值钱,而是因为这东西得之不易,再加上那个日本人临死的时候对这东西那么的重视,死都不肯放手,小石的祖爷爷估摸着这东西肯定不是一般玩意儿,所以也就一直带着,不离不弃。

  “嗨,你就看着出个价吧,我只是觉得这东西很新鲜稀奇。想要买回去把玩把玩而已,不过这东西好像被什么东西划过了,有些刻痕……”

  或许是做古董生意习惯了。张天元第一件事情那就是给这东西找毛病,没有毛病也要找出毛病来,不过这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那刻痕万一被小石看出端倪来,要是不卖,自己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其实他多虑了。用肉眼看的话,看出来的就是一条极为细小的划痕。根本就不可能看出什么字来,反而有刻痕才正常啊,小石可是听他爷爷说过祖爷爷的故事,当年拼刺刀杀死了日本鬼子。还拿了日本鬼子的一把军刀呢,只不过那把刀被上司要走了,但这凉席却留了下来,估计刻痕就是那个时候不小心弄上去的吧。

  当然,这是小石的想法,而且已经根深蒂固了。

  “张老板,我想那划痕应该是当年我祖爷爷跟日本鬼子拼刺刀的时候不小心留下的,您要是觉得影响了这东西,那我就把价格要的低一点。”

  小石本来就没想要太高的价格。一来他是想要巴结张天元的,二来这象牙编织席的价格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他也不知道。他只是自己心里头想到了三四万美金的价,如果便宜一点的话,两万美金估计差不多了。

  而且他一直想找借口来卖给张天元人情呢,现在岂不是正好了,有了这个由头,把东西的价格要的便宜一点。估计张天元也会承他的情的。说起来倒也有趣,一般商人。那都是巴不得价格高点呢,你说我东西不好,我要猛夸我的东西,谁也不让谁。

  只是小石这情况有点特殊,他是有求于人的,所以巴不得能够给张天元一些好处,然后让张天元记住他,好把他想要办成的事情给办成了,自然的,在这象牙编织席的价格上,也就不会太下狠心要了。

  “不用,这样的划痕,正好是你家祖爷爷当年英勇作战的例证,我一直对抗日英雄那都是非常崇拜的,这个东西这样子就很好,你也不用客气,该要多少钱就要多少钱。”张天元嘴里一阵胡说八道,总算是给糊弄过去了,他可不想小石看出什么破绽来,而且有些话他也是真心的,他的确对抗日英雄非常崇拜,这个象牙编织席,甚至可以说是小石祖爷爷的荣誉勋章了。

  “不管如何,都一定是要买下来的,多少钱也要买!”

  张天元此时已经下定决心了,那些日文字,明显是抗战时期刻下来的,也就是说,这不是古代人刻的,搞不好就跟日本军队有什么关系,虽说抗战早就结束了,可是有很多事情,现在还没有史料记载,说不定自己通过这象牙编织席,就能让世人知道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呢。

  当然,要好好研究,那就必须得先把这东西买下来,现在他可是财大气粗,就算是这东西价格昂贵一点,那也无所谓了。

  “对对对,小石你开个价吧,我们来仰光只有一天时间,明天还得去内比都参加翡翠公盘呢,你要是错过了张老板这个大买主,你这东西只怕又得等到很长时间才能找到新的买主了,别磨蹭了,张老板的人品我可以担保。”毛石发等得有点不耐烦了,他是来陪张天元四处旅游的,不能一直待在这儿不走啊。

  “好吧,我也不瞒几位,这东西到底值多少钱,我也不是很清楚,以前我跟家里人商量过,这东西只要能卖一万元以上,那就行了,张老板您看怎么样?这个价格还合适吧?”

  小石没敢多要,本来是打算要两万美金的,可是想了想,怕张天元嫌贵不要了,所以就只说了一万。

  “啥玩意儿?你这破席子能值一万?你该不会说的是缅甸元吧?”毛石发有些生气了,他觉得小石这价要的太不厚道了。

  张天元心里头却是一喜,才一万美金,这东西要是放到国内的拍卖市场上去拍卖的话,估计少说也上亿了,就是怕一级文物不能随便拍卖,那也可以拿到国际市场上去拍,兴许价格会更高,小石只要一万,这真得是太便宜了。

  不过他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表情,虽说这个价简直就是白菜价了,但他还是不能轻易松口,不然的话,小石肯定会起疑心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