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八五章 凉席?
  张天元为了照顾小石的生意,刻意多选了几件牙雕小玩意儿,让小石给帮忙打包了,要知道,这些牙雕虽然算不上精品,但也算是很有特色的工艺品了,这便宜一点的也有好几百块,稍微贵一点的就上千了,而上万的牙雕,那在国内市场上是非常多见的,有些东西去拍卖会上转一圈,直接就能上十数万,甚至百万了,国内的收藏家对于牙雕,那是有一份独特的喜好啊,毕竟咱们国家的牙雕可是从原始社会都开始了啊。

  当然了,张天元现在买东西,已经不着力于赚钱了,他的集团公司发展很稳定,就那么慢慢发展下去,钱是绝对够用的,他买这些东西,只是为了给家里人带点礼物而已。如果遇到好的,加入到自己的私人博物馆,那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啊,毕竟他的私人博物馆里的藏品,不求价格有多高,关键是要新鲜,要精致,要有特色。

  “张老板,加上那红珊瑚烟斗,这些一共也就是一万零三十美元,我看这零头就算了吧,我这就给您包起来。”小石还是想要给张天元一些优惠,毕竟他是想求张天元办事的,这点优惠那还是必须的,其实这样子算的话,等于张天元买来的牙雕都算是白送了。

  “小石,你这样我可不敢买了,你这一天冒着太阳在这里做买卖可不容易,咱们都是华人,应该互相帮助嘛。钱一定是要给的,你不用担心,你说的事情我也会积极协调的。”张天元让蛇麟硬把钱塞给了小石。

  “小石。张老板给钱,你就拿着,他是个大方人,而且言而有信,说过要办的事情,那就绝对不会食言的。”毛石发也在一旁劝道。

  “那好吧,这钱我收下了。不过正如张老板说的,咱们都是华人。你们远道而来,又买了这么多的东西,我总得意思意思吧,这样。张老板您再挑一件东西,我免费送给你,这一次可不能拒绝了,再拒绝那就是瞧不起我小石了。”小石收了钱,不过明显还是不太放心,想要跟张天元拉近关系,他知道国内有送礼的习惯,自己如果不送点东西让张天元记住,怕张天元回国之后就将自己给忘了。这当然不行了。

  说话的时候,小石手里可没闲着,本来这些牙雕一般是不会给特殊包装的。都是买小玩意儿的,本来就赚不了几个钱,谁会给你包装啊,不够这一次,小石却很小心地从身后取了个骨雕的盒子,把张天元买的六件牙雕小心翼翼地放了进去。

  骨雕在我国的历史同样悠久。众所周知,骨雕乃我国流传已久的具有招财纳福。带来幸运,辟邪保平安等意义之吉祥物,据说它的确能给人带来福运、财运、事业、爱情、幸福、学业等一切好运.不仅在我国本地家喻户晓,且在全球范围内也纷纷尊崇。

  小石给拿出来的这个骨雕盒子虽然算不上珍贵,但毕竟也算是件艺术品了,在国内市场上估计卖个百十来块不成问题,不过这一次张天元没有再强行给钱,买东西嘛,对方给包装也是合情合理的,而且这也不贵,自己以前买手机那都要别人送东西的,这很正常。

  他将视线再度转移到了那摊位上,发现这里面居然没有玉石雕刻,便忍不住问道:“小石,我觉得你这生意做得还是太单一了,可以放大胆一点嘛,很多来缅甸的,都是为了翡翠而来的,你这里要是摆几件翡翠雕刻,那肯定会非常好卖的。”

  小石摇了摇头道:“卖是可以卖的,不过这里面有点麻烦,如果没有好的关系,想要进货就是个问题,而且翡翠雕刻其实在缅甸并不出色,很多人宁愿来这里买原料,买翡翠原石,也不愿意买翡翠雕刻的,说是东西反而给毁了。”。

  “可我看别人的摊位上都有类似手镯、耳坠之类的啊,他们怎么会卖那些东西的?”张天元不解地问道。

  “卖当然还是能卖出去的,可是张老板您自己想想啊,像我们这种小摊贩卖翡翠手镯,有几个人敢信的,你卖得贵了,别人肯定不会买,卖得便宜了,自己又心疼。如果进货,那就只能选择一些不好的翡翠了,结果利润也没有多少的,还不如卖一些特殊的东西,比如您公司生产的那些民俗工艺品,其实啊张老板,您的眼光还可以放远一点嘛,不光是华夏的民俗工艺品,您还可以制作国外的民俗工艺品啊,比如这牙雕,您要是有个专卖店的话,有专门的高手来制作的话,绝对比这些小摊贩受欢迎多了。”小石果然还是念念不忘自己之前给张天元提到的事情,不过他这话倒是说得很有道理,张天元这眼界,确实还是窄了一些。

  他之前给自己的妹夫建议过,可以搜集全国各地的民俗工艺品,派人学习技术,并且做成课本,就在上浦的神罗技术学院进行授课,但是现在想想,为什么一定要是国内呢?国外也有很多民俗工艺品啊,如果把国外的技术学过来,在国内卖,那反而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小石,你这建议真得是不错啊,我看啊,你还真是个做生意的材料。”张天云赞叹道。

  “嘿嘿,张老板太过奖了,我也就是一说而已。其实您刚说起的翡翠制品,还有个理由属于政治理由了。”小石像是被夸得不好意思了,将话锋一转说道。

  “政治理由?难道你们国家还不允许卖这些东西?”

  一般跟政治牵扯到一起的事儿,那就会变得非常麻烦,他是知道的,缅甸政府为了多赚钱,曾经放出烟幕弹说翡翠产量不足。不允许再在国外出售毛料,只能到缅甸来,可是经过一些人的实地考察之后发现。这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饥饿营销罢了,就是为了抬高翡翠的价格,同样也拉动一下缅甸的经济。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翡翠毛料不允许买卖,怎么这成品也不允许,这还怎么赚钱啊,不符合基本规律嘛。

  小石笑着摇了摇头道:“您误会了。不是不让买卖,而是要让去正规的商店购买。有正规的发票,正规的手续才行。在这些小摊位上买到的东西,一没有发票,二没有正规手续。买倒是可以买,但是买到了之后,却拿不出国去的,甚至还会被认为是走私,那麻烦可就大了。

  咱也不是多高尚的人,以前也做过这种事儿,不过后来一想这样就没有回头客了,所以就不做了,旁边那些摊位上虽然卖。但是卖出去之后不负责的,要么就是假东西,要么就算是真的。您也拿不走的。”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小石明显将声音压低了很多,那是不想让旁边的人听到,他毕竟还是要在这里做生意的,一般这种话他是不会说的,今天要不是想要巴结一下张天元。这话估计也不会说,谁都想要安安稳稳做生意不是吗?

  其实这一点张天元还是了解的。缅甸经济不够发达,翡翠算是最著名的产业了,政府是一定要将这东西把握在自己手里的,这可是充实国库的最关键的东西,就好像阿拉伯世界的石油一样,只不过翡翠毕竟不是石油,没有让缅甸变得像中东那般富裕。

  “不管别人的事儿了,您挑挑看吧,我这摊位上有的东西,您就随便挑,看上什么拿什么。”小石笑了笑道,表情又变得开朗了起来。

  “那我就不客气了啊。”张天元刚刚经过小石的两次提醒和建议,对这个年轻人的好感顿增啊,别的不说,就光是那第二条建议,听着很简单,但是却价值数十万,甚至上亿,说不定以后就能够给神罗公司带去大笔的收入,既然对方要巴结自己,那就从了他吧,反正自己选一件便宜的东西也就是了,不让小石太迟亏了。

  他随便看了一眼,眼睛就锁定在了放在一堆东西之后的一个凉席,看起来很干净,用塑料薄膜包裹着。

  相传很早以前,当地有一个叫姚焕奎的人,他上山砍柴,忘记了带绳子,正在发愁无法捆柴的时候,看到对面山上有一片绵竹林,于是他去砍了一根绵竹,破成若干细蔑丝,扭成绳用以捆柴,这时他发现细篾丝柔软如麻,坚韧不断。

  从此,姚焕奎经常用绵竹捆柴或捆绑别的东西。后来,当地不少人知道了绵竹的这种用途,也去砍竹破篾扭绳使用。经过逐渐发展,人们又用它编织草鞋,竹篮等。

  发明竹席的,是一户刘家人,刘家世代祖传是竹匠,工艺远近闻名,整个桃花江竹海都有刘家竹席的踪影。

  刘家的竹席,品质优良源于一次偶然的经历。原来,当时的制席工艺师傅都采用两到三年的竹子制席取其嫩、成本低易于成型的特点。一次京城客商来桃江采购,见当地的凉席质量好,一次就将当地几乎所有的凉席都买走了,制席师傅们销量好,当年都做的特别的多,以至竹林中两年的嫩竹子都采空了。

  刘家的祖先就将林中以前制作成本高、难成型的老竹取下制席。结果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这批老竹制出来的席比以前的席更加清凉、耐用,而且具有更好的光泽,简直“妙不可言”。于是刘家这种只采用竹林里这种成年老竹制席的习惯就流传下来了。

  在咱们国家,不管是南方还是北方,只要天气一热,那凉席几乎就是必备的东西,张天元小时候经常拿着凉席去外面场子上睡觉,晚上看着天上的星星,那也是一种享受啊。

  “这样吧小石,你把那凉席送给我吧,正好这几天天热,我铺到酒店里面睡觉,那也舒服啊。”

  张天元指了指那卷的很好的凉席,笑了笑说道,他觉得这东西便宜又实惠,可是却没去多想,为什么小石的摊位上会有凉席这种东西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