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八三章 缅甸的古玩艺术品摊子
  仰光大金塔东南西北都有大门,门前有与我国寺庙前常有的守门狮子一样,各有一对高大的石狮。门内有长廊式的石阶可登至塔顶,阶梯两旁摆满商摊,有用木、竹、骨、象牙等雕刻的佛像和人像,有供佛用的香、烛、鲜花,还有各种缅甸的风味小吃。

  张天元这一次从内比都赶到仰光,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来这里看看那些雕刻,如果东西好的话,倒是可以买几件拿回去作为礼物或者收藏品都行。即使没有入眼的,那也可以当作是来这里游玩了,反正既来之则安之嘛,仅仅就是这仰光大金塔就让张天元完全不虚此行了,更不要去说别的。

  如果想要进入大金塔里面,那一定是要脱掉鞋子的,这是为了表达对佛祖的恭敬,别说是张天元这几个人,就算是外国来的领导人,那也不能例外,否则或许佛祖不会生气,但是和尚们一定会生气的。

  张天元对这种事情颇为不屑,毕竟佛祖既然那么伟大,还不让人穿鞋吗?再说了,这谁要是有脚臭的话,岂不是反而熏坏了佛祖了。

  当然了,不屑归不屑,如今既然来到了别人的地盘,那就该入乡随俗,按照别人的传统来,他张天元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

  走在阶梯上,可以感觉到脚下传来一阵阵的凉意,这大热天踩在大理石砌成的地面上,倒也舒服。阶梯上面是用大理石铺成的平台。平台中央是主塔。塔内供奉着一尊玉石雕刻的坐卧佛像和罗刹像,刻工细腻,端庄秀美。塔的四周有六十四座形状各异的小塔环绕。有的像钟,有的似帆,有石砌的,也有木制的。这些小塔的壁龛里都有形态各异、大小不同的玉佛。塔上的四角都有一个较大的牌坊和一座较大的佛殿;塔下的四角都有缅式狮身人面像。

  上阶梯的时候,张天元注意到有不少人在塔前诵经,静坐和膜拜的,也有在大殿里拜佛的.这里是他们心中的一处圣地.听说不少人是下班后来静坐一会再回家的,这就是缅甸人啊,对佛崇拜。估计就算是我们国家佛教最为繁盛的时代也比不上的。

  张天元并没有先去那些卖雕刻的地方看,他打算先把大金塔里面逛一圈之后再去。那样的话,也可以安心买东西了,不然的话一直挂念着大金塔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那肯定是没办法专心地。这一路上。都可以看到佛陀的像,仔细去观察塔底就会发现,这些是由砖块砌成,并覆上金块,看都是纯金制成的真正的金砖,是由缅甸上下各阶层的佛教徒们捐赠出来的,塔内伏笔上的壁龛里,则供奉着形态不一的玉石佛像。

  进入大金塔之后,张天元的印象稍微有点差了。因为人们都是光着脚的没有穿鞋,所以能够闻到一些奇怪的味道,让人根本就没有心情去欣赏景色了。再加上这已经是一年之中的最后一天,大量的信徒和游客聚集于此,到处都是人群,喧哗的声音,比之菜市场那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张天元心中不由苦笑,这些人难道就不怕打搅了佛的清静嘛。过年非要来这里,图个什么啊。

  路上。张天元遇到了几个小尼姑,粉色的袈裟是她们的标志,张天元现在才知道,原来这里头尼姑跟和尚是在一起的啊,不像武侠小说里的少林寺。

  在大金塔里面参观的时候,张天元还遇到了不少同胞,听他们说,一开始来到仰光老城的时候,那真得是巴不得马上回家,因为这里到处都是脏兮兮的,让人看着难受,可是看过了大金塔之后,就又不急于回去了,这地方虽说现在是挤了点,可是景色却还不错,弥补了很多缺陷。

  参观完了大金塔之后,张天元感觉到自己的地气仿佛又醇厚了许多,虽说还是没有达到造字诀那个程度,不过这事情慢慢来嘛,他也不着急。尤其是这里头的那种庄严的气息,让他的心也安静了不少,忘记了人世中繁杂的琐事,心里头只是一片敞亮。

  出来到了之前买东西的地方,这里真得可以说是一个小商品的集散地了,你可以听到有人用汉语,有人用缅甸语,有人用英语大声叫卖着,摊子上不仅是各种雕刻,还有很多纪念品,都是跟佛教和缅甸有关系的,另外,还有一些不知道从哪儿搞来的古代钱币,应该是缅甸古时候的,还有据说是波斯和华夏传过来的玩意儿,是真是假,一时还不太清楚。

  “蛇队,来一趟缅甸也不容易,看看有什么想买的就买上吧,给徐玥姐送去,不管东西贵重与否,最起码是一份心意对吧?”

  现在蛇麟和徐玥的感情发展非常顺利,尽管很长时间都不能见面,但两个人每天晚上几乎都要煲电话粥,好像电话不要钱似的,要么就是网上视频聊天,亲亲我我的样子张天元虽然没见过,但是也想得到,估计跟自己和柳梦寻是差不多的。

  蛇麟来缅甸之前也兑换了一些美元放在身上,大概有一万多,他又不卖翡翠,只是买点纪念品,绰绰有余了,要知道刚刚进入大金塔,也才不过五美元的门票啊,比国内的很多景点都超值多了,而且缅甸人进入里面还是免费的。

  张天元随意看了一下,很多摊位上摆放的都是雕刻,有骨头、象牙、木头等等材料,雕刻得还算玲珑精致,可是对于张天元这个雕刻大师来说,这些东西未免是差了一些,看看也就是了,他不太想买,倒是如果有原材料的话,他可以买点,然后自己回去雕刻。

  “嘿,毛哥。你怎么有空来这儿玩啊,你可是大忙人啊,这两位是您朋友吧?来来来。看看我这东西,绝对都是上档次的好玩意儿。”

  几个人正走着,忽然有人来了一句地地道道的普通话,而且好像跟毛石发还是老熟人,估计以前就认识。缅甸虽然大多数人说汉语,澳门赌博网站:但是真正普通话流利的,还真没有多少。毛石发的这个朋友看起来也就不到三十岁,相貌上也略显稚嫩。就是俗称的娃娃脸。

  这位仁兄摊位上可以说是百宝摊了,因为摆放的东西很多,除了各种材料的雕刻之外,还有一些明显是从华夏进来的货。张天元甚至还注意到这里面有他神罗集团产出的小商品,上面还有标志呢,没想到这生意居然都做到缅甸来了,虽然只是这么一个摊位,但他那个妹夫本事还真是不小呢。

  “小石!你小子上个月不是说过年就回大陆省亲的吗,怎么还在这儿做生意啊,这明天可就是新年了啊?”毛石发显然也认出了这个人,惊讶地问道。

  “毛哥,你也太没见识了。我说的过年是华夏的农历新年,又不是公历新年,这还早着呢。不着急不着急。”小石摆了摆手道。

  “张老板,蛇队,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个是小石,跟我一样,都是当年远征军留在缅甸的后裔。我们这些人关系都不错,而且非常团结。我跟小石算是老朋友了,这样,有什么喜欢的地方,你们尽管挑,就算是照顾我这兄弟的生意了。小石,张老板可是大老板,这一次是来缅甸参加翡翠公盘的,顺便看看翡翠矿,你这里面有些东西还是他的集团生产的呢,就是那个,神罗集团。”毛石发指了指摊位上的一样东西,笑着说道。

  “张老板好,蛇队好!”小石赶紧将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伸出双手就跟张天元和蛇麟分别握了手。

  “你们说起来也算是华人了,咱们这几个人,都是一块土地上延续的血脉啊,不管现在如何,大家见面就是缘分,不用客气。”这攀关系是交朋友的第一步,再说了,张天元心里头也是这么想的。

  小石嘿嘿笑道:“张老板说得没错,我们一家虽然现在算是缅甸人,不过我家里有很多亲戚都在大陆呢,以后会经常回去看的,再说了,我这不还要去进货嘛,没想到您级是神罗集团的大老板啊,那我可得给您说道说道。”

  张天元对当兵的很有好感,对于当年浴血奋战的远征军的后代也是比较有好感的,所以这话也就多了一些。

  我国在缅甸生活的人,为数不少,而且都是军人。

  当年在抗日战争时期,我国曾先后派遣两次远征军,总兵力达26万人入缅作战,因盟军指挥失策,协作不力,第一次远征以失败告终,在溃败中被俘虏、被炸死、被饿死和被传染病夺去生命死亡或者失踪的人数,达到了七万人之多。

  当年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可以说是打得最“乌龙”,牺牲也最不值得的作战。几万最为精锐的中华子弟兵,就在无能的将军史迪威的瞎指挥之下,无耻的英国友军屡次临阵脱逃下,不明不白地成为孤军,更有上万华军为此在异域断送了生命。大后方云贵更从此成为了西南前线,也只有英雄的我国人民才能承受如此困局依然坚持抵抗侵略者。

  有很多幸存的我国士兵,就留在了缅甸生活,直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那段尘封的历史才被重新揭露了出来,当时还掀起一阵迎接阵亡英雄们遗骨魂归的活动,很多老兵们,也返回大陆寻根问祖。

  而第二种留在缅甸生活的人,基本上就是建国战争时候,被蒋介石安排到缅甸进行策应,说是准备要光复大陆,可是后来因为种种情况,这个计划始终是没能实现,于是这些人就被扔在了那里,现在大部分去了泰国,还有一小部分留在了缅甸,而毛石发和小石的祖上,那都是第一次远征留在缅甸的。

  张天元自己是无党派人士,他对这些拿自己的性命去跟日本鬼子拼的军人都非常的尊敬,小石是这些人的后代,张天元对他的话也就格外在意,于是问道:“哦?你对我的公司还有什么建议,可以说说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