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八零章 都是为了翡翠毛料啊
  对于赌石圈子里给自己起的那个外号,张天元非常满意,他现在也想通了,名气这东西,不是你刻意不要,或者刻意要,就能够改变的,你想低调,别人未必会让你低调啊,这可不是玄幻小说里你想要扮猪吃虎,把那些人杀了就行,这是现代社会,杀人灭口肯定是不行,既然不行,那名声传出去,就太正常不过了。

  “对了张老板,我好像看到了你未来的岳父了,是那个柳生平柳老板吧,我在闫城见过一面的,这次赌石大会,他们好像也是想要弄点好东西回去。”电梯上了四楼,张天元走了出去,毛石发正准备继续上去的时候,想到了一件事情,干脆就走出了电梯,对张天元说道。

  “哦,这个事情我知道了,这可是缅甸翡翠公盘,估计宝岛四大家族都是要来了,那关氏珠宝肯定也会派人来。”张天元倒是没什么惊讶的,他来之前就给柳家打过电话了,柳生平说分开走就可以了,到时候在内必都见了再谈,所以张天元也就没有去叫上自己的丈人爹和丈母娘一起来。

  毛石发看了看蛇麟,然后压低了声音对张天元说道:“张老板,你这个保镖厉害啊,没错,来缅甸这种地方,就应该多注意点,内比都现在还没有仰光那么安宁,没个保镖,搞不好就会出事儿的。”

  虽然之前毛石发在闫城的时候也见过蛇麟。但那个时候只是见过而已,根本不知道蛇麟居然是这么厉害的人,刚刚他相信。如果真得是歹徒袭击,那估计这个歹徒绝对要惨了,蛇麟肯定是不会手下留情的,绝对能将歹徒当场给收拾了。

  “你小子身体也是蛮结实的,不过蛇队毕竟是当过兵的,比不了的,这就是我们的楼层。房间是402,有事情要么打电话。要么干脆就直接过来,我保证欢迎,你看我这身上黏糊糊的,真该去冲个澡了。不然难受。”

  “行,那张老板你去忙吧,我就先走了,我住在六楼。”毛石发等到电梯来了之后,就进入了电梯,然后坐了进去。

  张天元和蛇麟是看着毛石发的电梯关上了门,才往自己的房间走去的,这是最起码的礼貌问题。

  “对不起啊张兄弟,我也不知道那人是你朋友。下手稍微重了点。”

  蛇麟看毛石发走了,才苦笑了一声,对张天元表示了歉意。其实保护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对付这个人的敌人。蛇麟以前下手就没什么轻重的,只要是不弄死,怎么样都行。

  其实刚刚他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估计毛石发一条胳膊是非得废了不可,就算是弄错了,那总比张天元出事要好。

  “这是什么话。你这才叫负责,不管他。一个意外而已,再说了,毛石发还算不上我的朋友,就见过两次面罢了,他要是理解,那咱就跟他做朋友,要是因此而恨上了你,那这朋友就没法子做了。现在别多想了,走,去房间冲个凉,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准备大战一场了,这可是全世界最大的翡翠公盘啊,想想都让人激动。

  两个人走到了402房间,就拿着母仪刚刚给的卡先进房了,至于母仪,刚刚张天元和毛石发聊天的时候就先一步走了,他穿那衣服太厚,站在楼梯间里可不舒服。

  不得不说,母仪订的这房间还是相当不错的,都是两室一厅,两个人住的话,一人一个房间,刚刚好,估计萧峰锐那边稍微有点麻烦,萧峰锐带了两个保镖,肯定有人要睡客厅了,虽然客厅的环境也是不错,但跟房间比,那肯定就不行了,沙发哪里有床躺着舒服啊,当然,两个人挤一张床也行,就是怕那两位不愿意。

  美美地冲了个澡之后,就坐在了客厅里,一边喝着冰镇的饮料,一边看起了电视,这电视也没啥好看的,可是外面天气那么热,张天元也懒得出去,于是坐在那里,坐着坐着就直接睡过去了,最后还是被一阵电话声给吵醒了。

  要说内比都这地方,比起仰光,那真还是差得远,跟北京那就更没法比了,通讯情况是非常糟糕的。

  在2009年之前,出于安全保密方面的考虑,内比都一直没有开通手机,移动通讯主要靠无线电对讲机。西方媒体因此将其称之为“当今世界上唯一没有手机服务的首都”。由于内比都地广人稀,而政府、机构又分散在不同的山谷中,且相隔数公里,因此你想问个路都十分困难,至于其他地方随处可见的公共电话在内比都也成了罕见之物。

  就算在外国人住宿的旅馆内,打电话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一方面是费用高昂——打美国电话一分钟7美元,打到缅甸其他城市的电话也要一分钟1.5美元。另一方面是拨电话非常费劲,往往要拨六七次才能接通。

  虽然内比都现在可以使用手机了,但对于普通的内比都居民来说,享受通信的便利还需时日。记者从缅甸邮电部得到的最新统计数字,缅甸现在全国有电话28万部,电话局569个。与其他国家相比,缅甸通信状况仍很落后。以电话普及率为例,每200名缅甸人才拥有一部电话。

  不仅如此,高昂的手机费用也让老百姓望而却步。在内比都要想拥有手机,光是入网费就高达155美元,而一部非品牌手机售价也要120美元,这样的消费让那些即便在涉外饭店工作,月薪五六十美元的工作人员也感到有点吃不消。

  所以在这里接到电话,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张天元还真不知道这是哪个有钱人给自己打来了电话。拿出来一看才知道,这居然是自己未来的丈母娘的号码,听电话里说两个人都到了内比都了。也是住在这个酒店里面的。

  这未来的丈母娘和泰山大人那是万万不能晾着的,所以就算是外面再热,张天元也是冲了出去,顺便给蛇麟打了声招呼,免得蛇麟看他人不见了操心。

  “天元,这边!路上一切还顺利吧?我们给你订了酒店房间,可是怎么打你的手机也打不通。老是占线啊。”

  张天元都要为自己那几家珠宝店操心,这柳生平跟夫人翁红自然要考虑柳氏珠宝的原料了。他们几乎是每年都要来参加这缅甸翡翠公盘的,只是今年改到了内比都,他们也就早来了一天,安排好了一切。当然了。也请了两位重量级的赌石师傅,其中一位就是那石老王。

  这些年,缅甸方面一直在限制翡翠原石的出口,想要走私原石,已经变得十分困难,以前的很多路子都堵塞了,也抓了很多人,杀了很多人,正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就算你有道理,可是别人不管这些。他们是用枪子来讲道理的,你要是态度稍微不好,直接就崩了你,态度稍微好点,再求爷爷告奶奶,找些后门。还得花大量的钱才能保住性命。

  所以许多大的珠宝公司,也都是希望能在这届翡翠公盘上有所斩获。以保证翡翠原料的供应,不仅仅是柳氏珠宝、关氏珠宝,当然也包括其它有名的珠宝公司。

  由于之前联系过了,所以翁红到这边之后,也就给张天元订了房间,本来是打算等张天元到了之后告诉张天元的,谁想到电话一直打不通。

  “这小子就是喜欢关机,没救了。”石老王看了张天元一眼笑道:“以前你小子没干这一行,没这么多朋友,关机无所谓,现在可不敢这样了,要是别人打电话联系不上你,那这是要降低很多印象分的,懂吗?”

  “石老哥教训的是,我知道了。”其实张天元还真是关机了,他上了飞机就关机了,一直到酒店里才开机。

  张天元现在必须得装得好像乖宝宝一样,毕竟他是要追求柳梦寻的,订了婚还没结婚呢,只要没扯证,那随时就有可能出什么意外,再说了,他都跟柳梦寻有那种关系了,不管如何,对生下柳梦寻的两位,那也得客气点,而对这两位请来的赌石师傅石老王,自然也是不能怠慢的。

  “你是不是已经订了房间了?”翁红问道。

  “是一个朋友帮忙订的,不过没关系,伯伯和伯母帮忙订下的房间,我肯定是要住的,正好我是和朋友一块来的,就然他住原来那个房间吧。”这未来岳母和岳丈的面子可不能博,无论如何,这房间都是要住的,不能让人退了,退了就不好看了。

  “也行,澳门赌博网站:你自己处理吧,这是房卡,房间在五楼。”翁红将房卡交给了张天元说道:“对了,你有时间的话,把家里人带去宝岛玩玩嘛,你母亲,你父亲,都去逛逛,那边空气好,景色也美,嗯,你不是还有个妹妹嘛,有空都带去逛逛,钱可是赚不完的,不要一下子扑到钱眼里去了。我都跟梦梦说过了,让她以后多陪陪你,不要整天扑在工作上,柳氏珠宝有我和你伯父,天塌不了的。”

  女人,尤其是做母亲的女人,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希望自己的女婿好。那边柳生平一看这情况,干脆跟石老王他们聊天去了,一边聊着,一边吃着西餐,这里的西餐还算不错,味道虽说比不上赌船上,但也可以了,最起码是不难吃。

  张天元可就苦了,明明听不下去,还得装着非常感兴趣的样子,脸上时不时露出受教的表情,要么就是点点头。

  “别嫌伯母啰嗦,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不懂得过日子,有时候把钱看的太重了。”

  听到这话,张天元不由露出了奇怪的眼神,这真得是自己那个伯母翁红吗?这人一直都是很现实的啊,怎么今天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啊。

  “是是是,当然,我知道了,我明白,没问题!”张天元其实都不知道翁红在说什么,反正就是随口回答着,还不能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