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七九章 赌石圈子里的大明星
  萧峰锐跟张天元一边说着话,一边步入酒店的大堂之中,果不其然,一进去便感觉到凉爽多了,跟外面好像根本就是两个世界,慕容德也从后面跟了上来,他那眼镜上布满了雾气,正在用眼镜布擦拭呢。

  刚在外面的时候张天远就已经给母仪打了电话,所以这会儿闲着无聊,观察起了这个酒店的大堂。

  很快,酒店大堂中央一个全身碧绿的玉佛吸引了张天元的注意力,那玉佛用钢化玻璃保护着,足足有两米多高,盘膝坐着,手里头捧着一个紫金钵,那正在往下面撒东西,可以看出来,那紫金钵里的东西应该也是翡翠,有绿的、红的、还有紫色的。

  仔细去看,就会发现,这玉佛盘膝坐着的,居然是翡翠雕刻而成的云彩,在云彩下面,是一些正在辛苦劳作的翡翠工人,这个雕刻的寓意其实已经不言而明了,缅甸人信佛,而且其忠诚度要远远高于华夏,甚至高于印度的,有很多人甚至认为翡翠根本就是佛祖赐给缅甸的财富。

  这雕刻绝对是精品,估计如果拿出去卖的话,少说也价值上亿rmb了,也正因为如此,在这酒店大堂里可以看到很多保安,他们就是负责保护这个玉雕的,甚至还配着枪,那翡翠玉雕也是设置了很严密的防盗系统,谁想偷走,那还真不容易。

  看起来并不是张天元一个人对这雕刻感兴趣,此时大堂里聚集了很多人,有的干脆就在那翡翠玉佛下面照相。希望将运气带给自己。

  张天元对这个没什么兴趣,不是自己的。拍了照也没意义,东西越好。反而越是会让你平白增添一些无奈和不甘。

  萧峰锐和慕容德倒是挤了进去,让自己的保镖帮忙给拍照,看得出来,这两个人来缅甸,不仅仅是为了翡翠,还是为了旅游来了。

  “哎呀,张兄弟,张老弟!可算找到你了!热死我了!”

  张天元正在看萧峰锐和慕容德在那里合影,就听到有人喊自己。扭头一看,呵呵,母仪母老板出现了。

  母仪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装酷,在这室内还戴着墨镜,身上穿得整整齐齐的,嘴里头喊热,那不是活该吗?

  “母老板,你就不能把身上的衣服脱了?穿着短袖多凉快,这不是自找罪受吗?”张天元看着母仪说道。

  “嗨。不说我了,咱们还是赶紧上去吧,我订了三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是两室一厅的。应该够住额吧?”母仪看了那边的慕容德和萧峰锐,问道。

  “够了够了,就萧大哥带了两个保镖。我是和蛇队一起的,慕容大哥只带了一个助理。绝对够住了,这次可要多谢母老板了啊。要不是你,我们这一次可能根本就住不进这样的酒店。”

  “嗨,你跟我还客气什么啊,咱们都是住同一层的,四楼,三个房间也是挨着的,晚上要是无聊,就一起到房间里聊天打牌。”母仪摆了摆手道。

  不得不说,母仪这个人人品不怎么样,可是这为人处事却是很有一套的,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有那么多的朋友吧,这一点张天元肯定是没法比的,别的可以不学,不过这一点倒是应该好好学学的。不光是做生意,人活在世上,那就是要活人的。

  张天元刚想跟萧峰锐和慕容德打个招呼,然后跟母仪一起上楼去呢,可是没走两步,居然就被一群人给围住了,这受关注的程度,竟然是不输给那个翡翠玉佛了,有些人甚至还在用手机、数码相机,甚至平板拍照,那样子,感觉就像是疯狂粉丝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大明星似的。

  “张老板!”

  “真得是张老板啊,居然见到真人了!”

  “不会是假的吧。”

  “靠,又不是充气娃娃,哪来的假的,你不稀罕就到一边去,别挡路。”

  “张老板张老板,我是……”

  说真得,张天元长这么大一来,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火爆的场面,很多人硬挤着过来跟他握手,跟他拥抱,要他签名,与他合影。要不是蛇麟眼疾手快,把张天元给护住了,估计张天元就要被一群大男人给强行“猥.亵”了。

  “慕容大哥,萧大哥,我先走了,你们待会儿自己上四楼!”

  张天元好不容易跟母仪还有蛇麟挤出了人群,然后进了电梯,电梯里因为有人,所以那些人想挤也已经挤不进来了,张天元这才松了口气。太疯狂了啊,他已经认出来了,这些个人有几个是在闫城赌石大会上见过的,不过更多的却都是生面孔啊,自己跟这里面很多人甚至是一点交集都没有的,也不知道他们这是怎么了。

  他当然不知道,自己当初闫城一战成名啊,加上又有电视台直播,这事儿就传得非常广了,后来很多人都去调查过张天元的资料,这才发现,张天元的英雄历史可远不止这些,他已经在赌石圈子里打出了属于自己的名气。

  “张老板!唉呀妈呀,谁,谁敢打老子?”

  张天元见电梯门关了之后,也是松了口气,心里头正纳闷这个事儿呢,就听到有人喊他,刚扭过头去看,那人伸过来的手居然被蛇麟一把给抓住了,蛇麟虽说是张天元的朋友,但他这一次就是把自己当成保镖看待的,有人对张天元出手,他可不能视而不见。

  只是这毕竟是在公众场合,所以他也没有下狠手,只是手上稍微有些用力罢了,就疼得地方是大叫了起来。

  “毛石发!哈哈哈!居然是毛石发!蛇队,赶紧松开,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

  张天元记性极好,虽然他与毛石发只是有过两面之缘,第一次是在宝岛那四大家族举办的小型赌石会上。第二次就是在闫城公盘上,毛石发是缅甸人。但其实也算是半个华夏人了,他是原国.民.党93师的后裔。后来就在缅甸待着了,不过常年跑华夏做翡翠生意,那一口流利的普通话、粤语,说的都是特别好,甚至比缅甸语说得还好。

  国.民.党93师隶属于原国.民.党云.南地区的第八军,经历了吕国铨、李国辉、李弥、段希文四位统帅,在1949年战败后由于没有退路不得已在中将团长李国辉带领下进入现在的金三角地区与滞留在当地的原国.民.党抗日远征军残部合并为93师。

  93师隶属于原国.民.党云南地区的第八军,在49年战败后由于没有退路不得已在中将团长李国辉带领下进入现在的金三角地区与滞留在当地的原国.民.党抗日远征军残部合并为93师。49年后,他们作为国.民.党残部由于无法退回宝岛。被蒋介石训令畏缩于金三角地区,等待所谓的“光复大陆”的时机东山再起。

  半个世纪过去了,“原国.民.党九十三师”的番号已经只是一个特定的历史符号而已,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渐渐被淡忘。但是,这支原国.民.党部队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从我国大西南败退后流落泰北、繁衍生息,已经使他们寄居的美斯乐名闻遐迩。

  当然,毛石发的祖上没去泰国,而是留在了缅甸,侥幸活下来。也算是过上了安稳的日子。

  看到毛石发,张天元还是有几分亲切感的,毕竟他买到的第一块值钱的翡翠,就是从这个人手里得来的:“毛老哥。没事儿吧?”

  毛石发揉了揉发疼的手臂,干笑了两声说道:“没事儿没事儿,不过你这位兄弟的手劲可真够大的。我刚才还真怕他一用力,直接把我胳膊给卸下来了。”

  “毛兄。抱歉了,刚刚还以为你要对张兄弟不利。”蛇麟如今早就不是以前那个沉默寡言的人了。比以前要会做人很多。

  听他这么一说,毛石发倒是不好意思了,嘿嘿干笑了两声道:“也是,也是,这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应该小心点。”

  “对了毛老哥,我刚刚在外面的时候,看到很多陌生人都好像认识我,还给我要名片,要签名,要拍照,这给我搞糊涂了,你们缅甸是不是有哪个明星跟我长得一样啊?”

  “不是不是,他们是真得找你,而且那些人大部分都不是缅甸的,而是从国外来的。你好像还真不知道啊,你的大名,早就成为了赌石界的传奇了,他们现在给你起了个外号,你猜叫什么?”毛石发提起这个事儿,就兴奋了起来。

  “叫什么?就别卖关子了,这玩意儿怎么猜。”

  “我说张老板,你可真得多看看新闻,不,应该是多看看翡翠方面的杂志了,你的名字现在一旦出现,就是跟那些大师一起出现的。他们亲切地称呼你‘华夏神眼’,嘿嘿,俗是俗了点,不过挺威风霸气吧?”毛石发嘿嘿笑道。

  毛石发见张天元真不知道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就干脆讲了起来。张天元当初第一次赌石,还是在宝岛,那个时候虽说也是赌涨了,而且还击败了宝岛的石老王,在宝岛扬起了名声。但宝岛毕竟小,传播程度有限。

  但是闫城赌石大会上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张天元不仅仅是赌涨,而且还让关氏珠宝输得很没面子,让很多行内的专家都是大跌眼镜,惊呼这个年轻人了不得。这一次的传播途径就太广了,靠着电视的传播,张天元就有了那个华夏神眼的称号。

  尤其是当时的闫城赌石标王,一下子让张天元赚了几十亿,虽然张天元极力压制这个消息,不让它传出去,可这天底下哪里有不透风的墙啊,很快就有很多人知道了,他现在绝对算是赌石圈子里国内外都非常有名的专家,没有人敢瞧不起他的。

  这样的专家,平日里是很少能见到的,这一次翡翠公盘,很多人就专门是为了张天元而来的,他们猜想到了张天元会来,一早就等着了,见到张天元本人,那还不是疯狂起来了啊。

  “那关鹰是帝都神眼,我是华夏神眼,嘿嘿,这圈子里的人还真看得起我啊,就是不知道关鹰那老家伙会不会气得吐血哦,那样的人,把虚名看得可是很重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