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七八章 抵达缅甸
  缅甸翡翠公盘的规模是全世界最大的,比上一次张天元参加的闫城翡翠公盘要大得多,虽然据说最近缅甸翡翠公盘有衰落的迹象,很多华夏人都要求翡翠公盘放在彩云之南举办,当然了,这只是要求而已,最起码就现在来说,这缅甸翡翠公盘有着其得天独厚的优势,还是全世界最大的,而且最近还有一些红宝石也在这个公盘上出售,大概是想因此而拉动一下翡翠公盘不太好的发展趋势吧。

  张天元带二十亿欧元,那的确是有些多了,不过有备无患嘛,万一遇到了好的东西却买不到,那就是最痛苦的事情了,更何况他这一次可是为了自己的公司,而不是为了个人,这些钱到时候公司自然会付钱的,这二十个亿,就算是公司借他的。

  虽然这公司也是他自己的,但公家和私家的财务分清楚了,以后办事也方便。

  要知道,缅甸翡翠公盘的翡翠毛料可以以数十万,甚至上百万来计算的,里面好东西肯定不少,如果张天元想要大规模购买,像慕容德和萧峰锐带那么点钱肯定是不行的。

  这一盛大节日的开始,可不仅仅是给华夏人举办的,这是全世界珠宝商人和翡翠爱好者的节日,张天元钱带的不多,还怕被别人抢去了自己想要的翡翠呢。

  萧峰锐和慕容德带的钱不多,不过他们想来这一次还是稳赚的,因为他们心里头已经把张天元当成了那百战百胜的翡翠大将军了,似乎只要有张天元在。那就一定能够大发特发,毕竟张天元在翡翠圈子里可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奇的传说。

  这些事情。现在流传在街头巷尾,早就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甚至很多加入翡翠赌石这一行的人,都是因为张天元而下定的主意,只是能不能赚,那就不知道了。

  ……

  “嚯,我还以为穿越了呢,这帝都还是冰雪飞舞,这边怎么这么暖和?”

  张天元他们算是比较幸运的,如果早些年到内比都,那还得先到仰光。然后再坐八个多小时的车才能抵达,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到了昆州之后,直接坐飞机就能直达内比都机场了,张天元飞机上穿着的是一身单衣,就是怕这边热,没想到下飞机之后,还是感觉到有点不太适应,这真得有些像是一下子从冰河世纪到了火山口了。

  他还好。因为身材匀称,再加上地气的效果,不怕热,可是萧峰锐却是有点微微发福了。虽然不算胖,可依旧是满头的大汗。

  同行的国家玉石协会的人,也是热得直脱衣服。有些人在昆州的时候穿着羊毛衫,还凑合。可是到了这里,又得脱衣服。这热得人是简直有些受不了。不过蛇麟就不一样了,毕竟是当过兵的,穿着单衣,虽说身上也有汗水,可是却一点都没叫苦,不像这些娇滴滴的人儿啊,一个个都是嘴里面直喊着难受。

  “大家也别叫苦了,赶紧去订个酒店,比站在这太阳地里舒服多了。”

  张天元作为常任理事,这一次虽说没有担负什么重要责任,可是他说话那还是有人听的,国家玉石珠宝协会里看的就是权威。

  “兄弟,怎么不见母仪那老小子啊?”

  萧峰锐虽然对母仪很没有好感,甚至怀疑母仪就是当年逼死他兄长的人,但是这一次出来,毕竟都是同胞,他也不想母仪挂在异国他乡,就算母仪要被收拾,那也应该是他来收拾,而且要在国内。所以没看到母仪,他就有些纳闷了。

  “那老小子早就先一步到内比都了,咱们还在帝都的时候,他就先到了仰光,说是见几个朋友,估计啊,又是搞走私的事儿,不过跟咱们没关系。”

  张天元说这番话的时候,就压低了声音,他现在还不太想跟母仪将关系搞得太臭了,毕竟那老小子还有一定的利用价值。

  “真得谁狗改不了吃屎,你说得没错,肯定是那样的。”萧峰锐对母仪那也是太了解了,母仪到底是去干什么,他也猜出了几分。

  “走吧,咱们先去订酒店,听说内比都这些年发展还算不错,不过好酒店不多,咱们得赶紧了,不然的话,估计连酒店都订不到了。”张天元也不想多谈母仪的事情,现在赶紧找到住处才是重点。

  张天元、萧峰锐和慕容一行人向机场外面走去,姓李自然有人帮忙拿着,萧峰锐和慕容德请的保镖那可都是花了高价的,这个事情必须得做,至于蛇麟,张天元就没把他当保镖,可是蛇麟这人脾气很倔,非得帮张天元拿东西,他还能怎么样?总不能为了这个事儿去跟蛇麟打一架吧,所以他也就这么屈服了。

  刚出机场,几个保镖就立即将老板们护在了身后,因为外面这黑压压的人群啊,居然都是来接客的,有出租车,不过更多的还是那种三轮车,甚至还有摩的,这些人大部分都有着亚洲人的面孔,不过个子要稍微矮小一些,而且说什么语言的都有,最主要的就是缅甸语、汉语和英语。

  这些人穿得凉快啊,都是短裤加上短袖,花花绿绿的样子,倒是像极了电影里那些常在海边待着的人。

  “老板,坐车了,很便宜的!”

  “老板,坐我的车吧,我这车里还有车载电视!”这位的车里头的确有车载电视,不过就是在三轮车里面整了个能看一两个台的那种小电视而已。

  “老板,我这车新啊,还是汽车,日本产的!”

  “老板老板,我这车有空调,凉快!”

  这些人实在是太热情了,为了拉一个客人,甚至两帮人都能骂起来。最终还是张天元做主。选了一辆有空调的出租车,毕竟他还不缺这点钱。商量好的价钱之后,就把行李先放了上去。然后人也跟着上车了。

  上了车张天元才知道,空调有是有,不过根本不能用了,他倒还好,可是把萧峰锐热得够惨的,一路上都用衣服在扇风,说自己受骗了。但是他心里头其实是清楚的,在缅甸,坐小轿车那都是一件非常奢侈有面子的事情。不,应该说出租车的那都算是有钱人了,这车虽然是日本产的,不过很明显是二手车,空调坏了那很正常,估计就算好着,司机也舍不得用的。

  在车上,张天元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母老板,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啊?”

  “你赶紧过来吧。酒店我都订好了,给慕容德和萧峰锐也都订了,这酒店好,你现在根本就订不到。”母仪嘿嘿笑道。

  他之所以这么热情。其实还是看准了张天元赌石的能力,跟萧峰锐和慕容德的想法差不多,都想借着张天元赚点钱。发点财。

  张天元给司机说了地方,那司机对这里很熟悉。当下就掉头开过去了。萧峰锐知道这事儿之后,不由笑道:“这母仪办事儿还不错嘛。在缅甸翡翠公盘这几天,你如果订酒店晚了,那就只能去找熟悉的人家借住,要么就是直接睡大街去。我原本打算带你们去一熟人家里住的,不过现在也不用麻烦人家了,就住酒店吧,酒店有空调,好得多。”

  从内比都机场到母仪订的酒店,距离不算远,也就是五公里左右,张天元直接那rmb付账了,缅甸是可以用rmb的,张天元身上有零钱,所以就直接用了,欧元还都在卡里头没取呢,反正在缅甸,你用rmb付账肯定是没问题的,这里的人也认这种钱,当然了,如果是欧元或者美元的话那就更好了。

  看到那出租车司机很高兴地走了,还留了电话给张天元,说是什么时候都可以叫他,张天元倒是无妨,自己有没有空调都无所谓,不过萧峰锐却是心里头不爽啊,他心里头已经琢磨着去借朋友的车了,他朋友在内比都,那也是富豪级别的,那车里头肯定有空调。

  “我看酒店外面就有租车的,不如干脆租个车吧。”张天元笑了笑道,虽说他有钱,但是也不可能来缅甸一次就买辆车,那太麻烦,也是浪费。

  萧峰锐摇了摇头道:“那些租车行里的车倒是不错,也有高档次的车,最起码是有空调的,不过麻烦的是,这可是翡翠公盘啊,来的人那么多,咱们未必抢得到啊,你没听母仪说嘛,这里可是最好的酒店了,估计但凡稍微有点钱,有点身份的人,都会住这儿的。”

  母仪订下的这个酒店,居然是个汉文名字,叫“时尚大厦”,估计在内比都,这样的建筑可是少之又少的,毕竟这地方2005年才开始被当成首都的,这也就是几年的时间,就算发展再快,也快不到哪里去,说句不好听的话,这里还真是不如张天元以前住的那个小县城,毕竟这里的前身彬马那不过就是个小镇而已,现在倒是扩建了,面积比仰光还要大,只是发展起来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这一次来自全世界各地的翡翠毛料专家、珠宝专家、观光客,有很多都提前订下了这个酒店,要是没有母仪帮忙,估计他们肯定是住不进去了。

  要知道每年到了翡翠公盘开始的时候,这家酒店的房间那都是提前很长时间都被订光了,而且很多人根本不惜押金,如果来不了,宁愿押金不要,也要先把房间给订下,免得以后没地方住了。而这里的房价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了,简直可以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一晚上就三百美元左右,比国内的五星级酒店,要高出不少。

  酒店里住着上千个来自各个国家的毛料商人,仅凭他们酒店本身的车,根本就不够用的,虽说酒店用车费用会比较高一些,可是能来这里的人,谁还会在乎那几个钱啊,所以这附近才会有租车行的生意,很多人都会去外面选择租车,但即便如此,有时候还是租不到的。

  “这鬼天气啊,简直受不了了,我这人是怕热不怕冷啊,在帝都还舒服一些,来这儿简直就是受罪!走吧,先到大厅里凉快着,然后给母仪打个电话,让他下来接人,这老小子一听你到了,肯定会冲出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