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七七章 皇城之都
  菜上来之后,众人一边吃着,一边聊天,一边吃起了火锅,今天是慕容德点的菜,吃的是海鲜火锅。

  张天元以前在南都上学,火锅吃了不少,不过海鲜火锅却并没有吃过,这还是破天荒头一次,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所以一开始看到那些东西,还有点担心。

  裙带菜嫩叶,牛角鱿鱼花,月牙贝,大海虾,蟹足棒,大海螺,全籽乌贼,特色墨鱼滑,美味鲜虾滑,鲜美纯虾滑,大连花蚬滑,扇贝滑,鲍鱼滑等优质的食材。

  这些食材以前张天元有些倒也吃过,可是当火锅吃还是头一次,不过味道比想象中的要好得多,看起来以后还真是应该多吃点。

  几个人一边吃,一边就聊起了这一次去缅甸的事儿:“萧大哥,慕容大哥,这一次的翡翠公盘到底在什么地方举办啊?我听别人说,好像是改到别处了,不在仰光了,是吗?”

  “嗯,我也是最新才得到的消息,这一次的翡翠公盘会改在内比都举办,不过在哪里举办都一样,只要公盘照常开始就行了。”萧峰锐吃了一口菜,将东西咽下去之后,才回答道。

  “内比都是个什么地方?我怎么没听说过啊?”

  “缅甸的首都啊。”

  “啥?缅甸首都难道不是仰光吗?我以前在课本上学的就是仰光啊。”张天元愣住了。

  “哦,是这样的,内比都位于缅甸中部的山区。距离仰光以北400公里,当年迁都的时候很是急促。到现在对迁都的事儿也是众说纷纭,有些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因为缅甸军方高层担心缅甸可能会受到袭击,特别是来自美国的袭击。这样的话,远离海岸的地区更有战略安全的优势。

  但也有人说,这不过是缅甸军方重复缅甸古代国王迁都的习惯,根据占卜决定风水宝地,然后在那里修建新的城镇或是宫殿。”萧峰锐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又吃了一口菜。

  接下来才继续道:“不过主流的意见还是觉得缅甸政府迁都的目的,相信主要是因为该地相对位于海旁的仰光较有利防范海陆进侵。及控制钦族、克伦族、卡雅族和掸族等势力强大的少数民族。据bbc的报导,迁都时所有人都不可以带家眷前往,许多未婚的单身汉也被军政府下令迁住该地。”

  “这个事儿我也有所耳闻,据说当年迁都的时候,还是军政府管辖,过程也有点力离奇。2005年11月4日,各国驻仰光使节被约请到缅甸外交部听取通报,而缅方并未预先告知通报内容。使节们已习惯了这种约请。正在交头接耳之际,吴貌敏副外长表情凝重地匆匆走进新闻发布厅。向使节们宣布:缅甸政府决定从即日起将首都从仰光迁移至彬马那。他说,仰光是当年殖民统治者给缅甸确定的首都,并不代表缅甸人民的意志。缅政府决定迁都彬马那,是由于它位于缅甸国家版图的中心部位。放射能力强,有利于政府施政。他还介绍说,目前彬马那已建成一座机场、一家医院、一座高尔夫球场。两家小型宾馆。而这个彬马那,就是现在的内比都!”慕容德喝了杯酒。笑道。

  “嗯,这件事情之后。缅甸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就被抓了,当时还影响到了我们的军队,我曾经被派去调查过。”蛇麟插了一句道。

  “对了,这个内比都怎么样啊?”张天元对政治上的东西不太感兴趣,他只是想要知道自己将要去的这个城市,到底是什么样的,看看有没有需要准备的。

  “内比都作为缅甸首都,但基础建设还是比较落后的,比国内一般的县城都不如,但空气环境来说,国内就远比不上了,饮食都以酸辣为主,我个人不是很习惯,不过支持一段时间还是没问题的,反正就十来天嘛。”

  “另外,这里除了有翡翠公盘外,当地的物价还是很低的,这也是我个人的感觉,就说这里算是比较热闹的夜市里面,牛杂三串一百缅币,一百相当人民币六毛多些,,也就是差不多两毛钱一串,我以前觉得,吃个大饱也花不了十五元rmb,缅甸华人介绍,当地平均一般工资也就是六万缅甸币,不到人民币四百,应该还是比较落后的地方,当然缅甸的仰光就好很多了,是缅甸最好的城市,有机会你也应该去看看,反正这一次是要去缅甸的,不妨就去逛逛。”

  “对了,如果一定要介绍什么好吃的,大濑尿虾不能错过,每只单重在七八两的都有,两只就让我吃晕了,个大的味道特别不同,肉多味美,水果来说我个人就更偏爱榴连,还有当地的凤梨也相当甜,有机会值得一试,味道比国内一般好很多,而且还便宜。”

  “看起来萧大哥你对那边很了解啊。”张天元见萧峰锐说起来就没完没了了,连那边吃什么都说的是清清楚楚,便问道。

  “一般般吧,反正那地方又不大,去一次基本上就能逛完了。”萧峰锐笑道。

  “嗯,我知道了,去了一定尝尝那里的大濑尿虾!对了,有个事情我还要给你们说说的,这一次去缅甸,咱们就分开来赌吧,怕是不能像上次那样合赌了。”张天元说出了自己的一些事儿。

  “怎么了?你小子是不是嫌我们占你的光啊,那你得早说啊,早说我就请专家跟着了,现在这世间,怕是来不及了啊。”

  上一次在闫城,萧峰锐因为张天元而赚了大钱,所以他对张天元的眼力是非常自信的,这一次也想沾沾光,就干脆没请鉴定师父。反正在他的眼里,张天元赌石,十次就有七八次是赚的。虽然做不到百分之百,可这也足够了。

  “萧大哥你怎么忘了啊。我在闫城那会儿,弄到了毛料。可能还会卖给你们。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啊,我在帝都有好几家珠宝店都需要翡翠原料,我肯定是不会再卖的,这事情我得说清楚啊,当然了,如果两位相中了什么毛料,想让我给参详参详,那还是没有问题的。”

  张天元并没有把话说死,毕竟是朋友。如果眼睁睁看着萧峰锐和慕容德亏太大那也不好,所以小亏小赚他就不说了,如果遇到大亏,他一定是要帮帮忙的,既然这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他眼力好,会赌石了,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这跟看病不一样,毕竟赌石是很难用科学来界定的。这本来就是碰运气。

  虽说萧峰锐和慕容德鉴赏翡翠的水平不差,但也比不了专业的鉴定师傅,跟张天元那就更没得比了,要知道那地方。很多专业的鉴定师傅都会栽跟头呢,更何况这两个人,张天元如果不再悬崖边上及时拉他们一把。那他们非得掉沟里去不可。

  掉沟里还好,万一掉悬崖里。那就真没救了。

  “不会打搅你的事情吧?”听了张天元的话,慕容德问道。

  其实不管是萧峰锐还是慕容德。去缅甸翡翠公盘的目的就是两个,一个是为了看热闹,喜欢翡翠的人,这样的日子就跟结婚一样,那是大喜的日子。另外一个目的自然也是想赚点钱啊,没有人是会嫌自己钱多的。

  当然,玩赌石,那最刺激的还是莫过于现场解石了,不过听张天元这意思,好像就没有现场解石的想法,是打算直接买毛料回国啊,这样的话,岂不是太没意思了啊。

  不过没意思归没意思,慕容德也能理解张天元的难处,所以就问了一句,生怕因为自己和萧峰锐的事情而耽误了张天元的正事,那样就不太好了,大家都是朋友,你不能因为过去给过别人一点博恩,现在就索取无度吧,那太不合适了。

  “放心,我的事情不会耽搁,我主要的目的也不是这次公盘,我是想认识几个朋友,这样子以后进货渠道也会更加畅通的,这种事情,我不可能每年都过来的,而且现在翡翠公盘一年才举办一次,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在那里弄到自己心仪的翡翠的,我看还是私底下的交易比较合适。”

  “不耽误你的事儿就好,我和你萧大哥这次带的钱不多,如果遇到了那价格昂贵的好料子,你可要与我们联手买下来啊,就像上次闫城赌石大会那样,一赚就是好几十亿,那是真发了。”

  张天元想了想就答应了,如果说毛料真得好,他当然不好意思直接从萧峰锐和慕容德手里边抢,除非这朋友不做了,而慕容德提出的这个合伙一起买,那就不错。他现在不缺钱,光是在赌船上弄到的钱就够了,他后来还又给自己在瑞士银行的账户里打了不少钱,现在那边的账户可是有二十多亿欧元呢,参加一次翡翠公盘,那是绰绰有余了,他玩得起。

  “两位大哥带了多少钱啊?”

  张天元问了问,他心里头其实希望这两位少带点钱,这样的话,他掺和进去的机会就会更多一些,如果慕容德和萧峰锐带的钱太多的话,人家不需要合伙,自己也不好硬加进去吧,那样的话,自己买的毛料,岂不是也得让别人来掺一脚了,那不好,对他来说太不利了。

  “我带了一千万欧元,现在换算成rmb大概也就是八千多万左右吧。”萧峰锐回答道,他因为花在自己妻子身上的钱多了,上次闫城赌石大会又花了不少钱,那些料子还存着没出呢,所以带不了太多的钱,可是八千万rmb啊,这对普通人来说,那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我带的多一点,有两千万欧元。”慕容德说道。

  “哦,这样啊,那是有点少。”

  张天元是拿自己的钱来做参照物呢,他可是有二十亿欧元啊,这换算成人民币可是一百二十多亿,当然比慕容德和萧峰锐都要多得多,不过如果让别的商人听到萧峰锐和慕容德拿的钱,那绝对会惊愕的说拿得太多了。

  这大商人和小商人,有时候就是不一样,你到了那个程度,看钱的概念都不一样了,前些日子听说有人花了一千三百多万买的车子被女性朋友给撞烂了,结果人家多大度,不要赔,有钱人就是任性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