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七六章 钱不如命,命比金贵
  张天元肯定不会没事儿往毒贩的窝子里跑,对他来说,那地方充满了神秘感,但同样的,也充满了危险,那里是冒险家的天堂,不过他张天元并不想去冒险,尤其是那种臭名昭著的地方。

  要知道这年头,抢劫盗窃团伙动不动都敢跟警察在大街上对射了,更何况毒.贩,这可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正如王朝所说的,这些人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啊。

  “算了,穷担心个什么啊,或许就是自己吓自己吧,反正终究都是要去的,不是说危险了就不去了,不危险了就去。就好像老祖宗们说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张天元心中如此想着,也就打定了主意了,那边的官方语言是缅甸语,不过很多人都会讲汉语,这对于他来说,倒是省去了很多麻烦

  “张先生,我建议你去的时候还是带个熟悉情况的人比较好,蛇队以前经常去缅甸的,你不如找他跟你一起去吧。蛇队会说缅甸语、英语、法语等多种语言,让他跟你可以帮到你很多忙的。”王朝看张天元在那里沉思,以为张天元无法下定主意,所以就建议道。

  张天元听王朝这么一说,心中不由也是赞同,蛇麟这个人他是非常信任的,如果有蛇麟在的话,那很多事情就简单多了,再说了,他自己不怕危险,但毕竟不是还有朋友一起去嘛,作为一路人,如果看到萧峰锐或者慕容德遇险。那他也是于心不忍的,让蛇麟跟着。也可以保护这几个人嘛。

  “嗯,这倒是个好主意。那你们忙,我去给蛇队打个电话,他这会儿还在帝都。”说完话,张天元就离开了。

  电话打通了之后,张天元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蛇麟当然是没问题了。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你今天来我家一趟,把你的身份证交给我。我需要去办理下手续。”现在很多人都知道蛇麟跟张天元是朋友,所以让蛇麟跟着一块儿去,那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就跟萧峰锐、母仪、慕容德这几个人一起去是一个意思,连身份都不用编,直接当成去缅甸的其中一个老板也就是了。

  说起来,蛇麟去过缅甸很多次了,不过以前每一次去的时候,那都是用的假身份。可以说就像是黑暗中的猎手一样,生怕被人给发现了。那个时候也是整日提心吊胆,终日精神都处于高度的集中和紧张之中,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这个部队的人队伍之后。不太容易找工作的缘由,毕竟有点太神经质了。

  当然了,那个时候就算是被抓了。也不会承认自己是当兵的,更不会承认自己是华夏人。因为一旦承认,就有可能会引起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纠纷。外交纠纷倒还好,万一因此而起了战争纠纷,那罪过可就大了。

  这一次跟张天元去缅甸,跟以往不一样,以往像是老鼠,而今天,却是光明正大的,而且是以大老板的身份去的,那感觉是完全不一样啊,人也会轻松很多。

  “对了,展飞的事儿处理得怎么样了?”张天元突然问道。

  “老铁办事儿靠谱啊,这才一天的工夫,已经处理快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上庭了,他说没有任何问题。我们完全可以放心去缅甸的。”

  “不着急,这还有好几天呢,等展飞的事情处理完了,就让他去西凤那边,暂时先协助蓝凤凰,澳门赌博网站:等熟悉了工作之后,再让他全权负责那边的事情,你觉得如何?”

  “您是老板,一切听您的。”

  ……

  当天下午,蛇麟就到了张天元的四合院,然后两个人一起去了国家玉石珠宝协会,说起来真有点丢人啊,他这个常任理事到现在为止,居然连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门都找不到,最后还是打电话问了李明光,才搞定的。

  办理各种所需的证件都都不需要张天元会蛇麟担心,国家玉石珠宝协会每年都会参加缅甸那边的翡翠公盘,所以对这个流程是非常熟悉的,包括护照、签证、邀请函等等一系列东西,全都是得心应手。

  甚至就连费用都不用张天元掏,玉石珠宝协会的人告诉他,这是公家的活动,所以是公家掏钱的。尤其是在看到了张天元玉石珠宝协会常任理事的证件之后,办事儿的人就更积极了,本来可能要等几个小时才能拍照,当下不到几分钟就就已经拍了,不仅如此,拍过了照片之后,张天元还被拉去喝了会儿茶,好家伙,这热情程度,真有点让张天元受宠若惊啊。

  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之后,空闲了几天时间,展飞的事情已经完全解决了,于是蛇麟也不用再操心西凤那边的事儿了,有蓝凤凰坐镇,再加上展飞这小子的能力,他别说离开十来天,就算是几个月不过去也没事儿。

  在送展飞上了去西凤的飞机之后,张天元又和蛇麟马不停蹄地赶往了酒店,今天说好了要跟萧峰锐、慕容德聚一聚的,至于母仪,张天元虽然同意了一起去,可是无论如何,他都无法对母仪这个人产生好感,这人的为人处事的作风,都是他所不喜的,所以这种朋友聚会的时候,就不让母仪来添堵了。

  “慕容大哥,你这到底是怎么保养的啊,你说你这年纪可比我大多了,怎么看起来还像是大学刚毕业的学生啊。”

  到了酒店之后,张天元就看到萧峰锐跟慕容德在那里聊天,这两个人年纪相仿,但是从面相上看,萧峰锐却是真正的大叔,而慕容德则更像是奶油小生,那白净的面庞再配上一副眼镜,简直就是个大学里的学生。

  “你小子,干脆骂我是小白脸得了。你慕容大哥我也没什么保养得秘诀,就是从小长这个样子而已。那个林大明星不也有一张娃娃脸嘛。这位就是你提过的蛇队吧,果然看起来就不是一般人。来,坐坐坐,咱们边吃边聊。”

  慕容德没去过闫城赌石大会,所以他跟蛇麟是没见过面的,不过倒是经常听张天元提起有这么一个朋友。

  他其实知道,蛇麟一开始就只是张天元的保镖,因为张天元看得起,才让其成为了现在安保公司的老板。不过张天元既然把这位蛇麟当成朋友,那就证明这人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他慕容德自然也不能怠慢了,说不定以后还有事情要求到人家呢。

  “对,这就是蛇队,长得帅吧,嘿嘿,你们怕是不知道,蛇队不仅人长得帅,而且还很能打,以前在军队的时候那可是真正的兵王啊!蛇队。一起坐,都是朋友,不用客气,萧大哥和慕容大哥也是好客之人。当初我还一文不名的时候,他们就对我很是照顾。”张天元把萧峰锐和慕容德当成朋友,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当时事业刚起步的时候。这两个人就没有瞧不起他的意思,甚至还帮过他不少忙。这样的人才是雪中送炭的朋友啊。

  不像有些人,在你落魄的时候巴不得跟你从来没认识过。而在你大富大贵之后,他们又不要脸地贴上来了。

  “萧大哥,慕容大哥,你们去缅甸都不带保镖吗?没有的话,我给你们介绍啊,我那安保公司里可都是好手,听说缅甸那边可不太平啊。”

  落座之后,张天元就提出了这个事儿,他是怕蛇麟一个人照顾不过来,反正萧峰锐和慕容德也不缺那几个钱,请保镖也是可以的,安全第一嘛。

  “嗯,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保镖的事情你嫂子都给我解决了,也是部队的。她听我说要去缅甸,生怕我发生危险,就特地找了两个保镖。”

  “嘿嘿,不错嘛萧大哥,看来嫂子虽然昏睡了快五年了,但对你的感情那还是坚如钻石啊。”张天元有些感慨,什么时候自己的女朋友也能经常陪在自己的身边,然后关心自己那就好了。

  当然,这也就是想想而已,毕竟柳梦寻还有自己的事业,张天元也没资格去剥夺别人的工作自由,现在的女性越是有个性,越是独立,就越是想要工作,这可跟以前的那些女人不太一样啊。

  “我也有朋友,放心吧。”慕容德淡淡说了一句,他和萧峰锐都没把保镖带在身边,不过都是有的,毕竟这种有钱人,对自己的性命看得可比钱更加重要,钱没有了,那还可以再赚,命要没了的话,再多的钱那也是白搭啊。

  萧峰锐和慕容德之所以没叫保镖跟在身边,那是因为他们谈事情的时候,不想有外人在一旁,毕竟有些事情还是涉及到一些机密的,保镖的任务就是保护他们安全,这些事情可不能搀和。

  慕容德扶了扶眼镜,看了看蛇麟,他的话没有明说,但心里头还是将蛇麟当成了张天元的保镖的,所以接下来的谈话,他不太愿意让蛇麟坐在一旁。

  张天元看出了慕容德的意思,摇了摇头道:“慕容大哥,你好像误会了,蛇队可不是我请来的保镖,他也是要去缅甸看翡翠公盘的老板,我不需要什么保镖。”

  说实在话,对于慕容德的这种轻视,张天元不太高兴,毕竟蛇麟是他的朋友,慕容德与他的关系则比较疏远一点,这人一碗水是不可能端平的。

  “哦,那是我误会了,别生气,你也知道,我没什么恶意的。”慕容德倒是个明白人,既然张天元都不介意,那让蛇麟坐着也就坐着了,这都是细枝末节的小事,不能因为这个得罪了张天元,那不仅伤感情,而且利益上也不符合。

  要知道慕容德这一次之所以想去缅甸翡翠公盘,那就是因为上次看到了张天元在缅甸翡翠公盘上的表现,想要靠着张天元发点财。

  “没事儿,都是朋友,说清楚就好了,先点菜吧,点了菜,咱们边吃边聊,我今天早上出门就没吃东西,还真有点饿了。”

  张天元的态度也和缓了很多,他也不像跟慕容德闹翻了,虽然他现在已经不需要求慕容德帮忙了,但人不能过河拆桥对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