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七四章 翡翠公盘
  送过了寿礼之后,外人都散去了,只留下聂家人吃饭,这没办法,国家明文规定不能大宴宾客,聂老爷子只能忍了。

  饭后,萧峰锐和聂震都找到了张天元,萧峰锐是满脸的感激,不过聂震脸上却有一点不太高兴啊。

  至于柳梦寻,没吃饭就走了,是张天元送去机场的,她今天来祝寿,那都是挤出来的时间,张天元为此很高兴,不过别离的时候,总还是有些伤感的,这又有很长时间见不到的。

  “萧大哥,今天嫂子能到这儿来,我可是非常意外啊,没想到她居然康复的这么快。”

  张天元嘴上说的和心里头想的有点不太一样,这恐怕就是所谓的言不由衷吧。其实叶灵非的身体能康复这么快,他是心里有数的,不过叶灵非今天能来到这里,他还真是有点意外啊。不过仔细想想也就明白了,这女人昏睡了快五年了,现在醒了过来,又发现自己的身体康复得很好,肯定会想出来的,再加上过去跟聂家关系不错,还经常到聂家玩,来到聂老爷子的寿礼上露面,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这事情可得谢谢你啊,要不是你……”

  萧峰锐话说到这儿,才意识到聂震还在一旁,这话就说不下去了。

  聂震冷哼了一声道:“你谢谢他干嘛,该谢谢给嫂子看好病的医生,这小子今天不厚道啊。”

  没想到聂震压根就没多想,反而是将话题扯到别的上面去了,今天他也送了一件寿礼。一开始也没多想,可是后来见那些人去夸奖张天元的礼物。心里头就不是滋味了,不过他这人明显没有太多的花花肠子怪心眼。心里头不痛快就直接来找张天元说了,而不是背地里说坏话。

  “你小子今天风光了啊,可是我就惨了,听听那些人怎么说,亲孙子送的礼还不如干孙子送的呢。”

  “别人来怪我也就罢了,你小子干嘛来怪我啊,这件礼物你当初是知道的吧,前些日子我还说这礼物算咱们两个一起送的,你还不乐意。现在生个屁的气啊。”张天元也是事后才察觉到了不妥,自己的礼物确实有点太张扬了,这样子不好,以后还是不要干这种事儿了,否则真要把聂家的其余人都得罪光了。

  听到张天元的话,聂震愣了一下,然后无奈地叹了口气道:“靠,我这是自找啊。”

  “你以为呢。萧大哥,别理这小子。咱们说咱们的。”

  “不行,你得帮我找块好玉,然后再给我也弄一件像样的东西,我当着众人的面。把这礼物送给老爷子,不然的话,我这脸上放不下去啊。多少钱都没问题,反正这个事情你要给我办好。”聂震开始耍起无赖手段了。

  “罢了。也不知道谁是哥哥,谁是弟弟。这样吧,我很快就会去缅甸,到那儿给你弄一块翡翠,回来雕刻成礼物行了吧,硬玉和软玉搭配,那叫软硬兼具,这才是好礼物,否则你想超越我那个软玉的七龙呈祥,怕是有点难哦。”

  尽管知道聂震是耍无赖,不过张天元并不生气,聂震从来就没少给过他钱,这些礼物其实都是付了钱的,包括他之前送给聂老爷子的那七龙呈祥,那可是价值上亿的宝贝啊,聂震也付了钱,这主要还是怕上头一旦调查,好有个说辞,至于后面张天元把这个钱是不是还回去,那就无人知晓了。

  “好吧,随便你了,不管怎么样,你给我整个好的出来,不然我可跟你没完啊。”聂震说完话,对萧峰锐挥了挥手道:“萧大哥,我先陪朋友去了,你们聊。”

  看到聂震走了,萧峰锐便和张天元坐在了角落里聊了起来,两个人很快就提到了有关缅甸仰光翡翠公盘的事儿。

  “对了兄弟,你嫂子现在没事儿,我也放心了,所以我打算等慕容德也来帝都跟咱们回合,之后咱们一起去缅甸,还有,整个事情母仪也知道了,他也想去,你看怎么办,要不要叫上他一起?”萧峰锐喝了口茶,问道。

  对于萧峰锐来说,接下来的日子绝对是好日子,妻子苏醒了过来,说了要到娘家先住上一段时间,正好他可以趁着这个时间去一趟缅甸。要知道萧峰锐对于赌石那可是非常痴迷的,就跟瘾君子喜欢吸烟是一个道理,能不能赚钱那是两码事,就算不能赚钱,赌石对他来说那也是刺激的游戏,他萧峰锐玩得起,为什么不玩?

  当你赌涨了一块石头的时候,那种令你血脉贲张的感觉,甚至比在床上和女人干那种事情还要令人欣喜,还要兴奋,身体里仿佛有某种东西在不断刺激着你。

  当然了,别的娱乐项目也可能会达到类似的效果,不过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兴趣爱好嘛,这你不能强求,萧峰锐就是喜欢赌石。

  “母仪想去就让他去嘛,反正也影响不到我们,反而还多个帮手,到了国外,咱们这边还是人要多点硬气,再说了,母仪应该对缅甸公盘更了解,是吧?”

  “那行,就照你说得吧,让母仪也一起去。”

  “可是萧大哥,这缅甸的翡翠公盘到底是个什么说法啊,我到现在还雾里云里的,这段时间一直很忙,虽然查了下资料,不过毕竟知道的只是皮毛。”张天元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问一问去过缅甸翡翠公盘的人。

  他查过资料,但也不过仅仅就是知道一些概念性的东西罢了。

  翡翠毛料的“公盘”,是翡翠毛料交易的盛事,它是较独特和公正的一种拍卖方式。公盘一般历时10天左右的时间。缅甸对翡翠资源的管理严格。只有通过“公盘”才可交易出境,其他一律视为走私。

  缅甸翡翠公盘犹如翡翠商们的“擂台赛”,是一种财力、眼力和胆识的大比拼。在正式公盘之前。所有翡翠毛料都编好号,注明了件数、重量和底价。不过底价一般都很低。所有毛料都公开展出三天,翡翠商们对所有展品一件件观察。从中挑选出自己需要的毛料,然后评估其价格,确定出最佳的投标价,投入投标箱中。

  对于同一份料,由于有多人竞争,而且相互之间都不知道对方的投标价格,也就是所谓的暗标方式,因此投标价的确定是非常微妙的,价高了要亏损。价低了又怕别人买去,在公盘时经常发生标价低几元或几十元钱而失去可以赚几百万元翡翠毛料的事例。在正式下标的次日开始正式逐一公布每件料中标的公司、中标的价格。毛料则由中标者在付款后由专门的公司运输至目的地。

  从2009年10月起缅甸公盘实施保证金制度,即每位去缅甸公盘投标的玉石商人要先交纳1万欧元的保证金方能办理入场证。并且在缅甸交易会结束之后一个月内付清中标玉石价格的10%,公盘结束3个月内付清全部玉石货款,如有违约则没收保证金。

  缅甸公盘使用欧元投标。

  因此出现了很多去缅甸投标的我国商人误用人民币投标以高出很多倍的价格中标导致经济损失的事件。

  张天元其实从闫城那次赌石大会之后,就一直想要去缅甸玩玩,一来是赌石,二来也想看看如果有机会的话,能不能弄个翡翠矿来。可因为对这些事情不太熟悉,所以就一直没有成行,也就是前几天再度听萧峰锐提起缅甸翡翠公盘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去那边,只有三种方式是被认可的。

  一是由缅甸各级政府邀请,这个邀请比较难。必须是跟缅甸各级政府关系比较好,而且或者有经济上的往来;

  二是由缅甸各级珠宝协会邀请。一般说来的话,张天元这种身份。选择这样的邀请方式是最合适的,缅甸各级珠宝协会是很愿意邀请大陆的国家玉石珠宝协会成员的,尤其张天元还是里面的常任理事呢。

  三是缅甸珠宝贸易公司邀请,这个珠宝贸易公司暂时来说还不好办,因为张天元这方面没有熟人啊。

  后两种邀请方式必须由邀请方以担保的方式上报组委会审核同意。竞买商凭以上邀请方的邀请函办理进入公盘场所的手续。若无邀请函,竞买商必须由缅甸珠宝公司担保并向组委会缴纳1千万元缅币/人的保证金方能申请办理入场手续,公盘结束后,如数退还给竞买商。

  所以思前想后,张天元还是觉得去申请一份缅甸阳光珠宝协会的邀请函,这样子会比较方便,而且这一次去的人也会比较多,澳门赌博网站:熟人多了好办事,听说那边还是挺乱的,人多了也安全嘛。虽说如今因为翡翠公盘的价格越来越离谱,很多人到那边之后都只是看热闹而不买,但人家毕竟是去过很多次的,有经验啊,这一点正好是张天元比较缺乏的。

  “其实我觉得张兄弟你对这一次去缅甸还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萧峰锐突然说道。

  “为什么?”张天元有些纳闷。

  “价格虚高,料子还不够好,这是很严重的问题,就说上次缅甸翡翠公盘的标的供应量吧。居然较往年下降了四分之一,估计今年下降可能还会更多,这导致额多数理智的老板质疑举办方的‘饥渴销售’方式,认为不利于行业良性发展,容易造成虚高泡沫。据了解,由于采掘技术革新,缅甸新开矿藏增加,翡翠矿产的实际贮藏量与生产量并不像市场传言的那么少,缩减供应应是主办方的有意之举。”

  “饥渴销售?”

  “也可以说是饥饿营销吧,现在手机厂商惯用的手段,不过别的行业其实早就开始用了,目的不一样而已。这缅甸翡翠公盘的饥渴销售,纯粹就是要抬高价格,有点太贪心了。”萧峰锐去过缅甸好几次,所以对缅甸翡翠公盘还是比较了解的。

  “萧大哥你去过几次了?”

  “嗯,算起来有四次了,所以这方面,我是有发言权的。从收藏的角度来看,多数拍品是虚高的产物。一块带点儿绿丝的原料石,95%以上的面积都是白色的,起拍价要几十万元人民币,怎么可能升值?”萧峰锐颇为不爽地说道,看起来是的确被这缅甸翡翠公盘给气着了。(未完待续。。)